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六爻(2上下求索)

  • 定价: ¥55
  • ISBN:9787569922226
  • 开 本:32开 平装
  • 作者:Priest
  • 立即节省:
  • 2018-08-01 第1版
  • 2018-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网络连载积分高达1 404 994 304!
    Priest,超人气作家,代表作:《默读》《有匪》《大哥》备获好评,掀起一片评论热潮!
    Priest著的《六爻(2上下求索)》文风潇洒畅达,题材类型包罗万象,极擅以幽默语言讽刺现实,引人深思!
    懵懂的少年,痛苦的成长,探讨生与死哲理意义上的扛鼎之作!
    《六爻》已签约同名影视!
    Priest亲自修订,编辑部两年打磨。
    《六爻》全五册之第二部,重磅上市!

内容提要

  

    Priest著的《六爻(2上下求索)》讲述了一个江湖上破败不堪的没落门派“扶摇派”是如何在几个同门师兄弟手里重振繁荣的故事。不像其他小说中人物趋于完美的设定,这几个师兄弟中有爱臭美的,有捣蛋精,有刻薄鬼,还有出生便历经坎坷幸而有师兄们照顾守护的小杂毛。个性和性格的不同导致了他们走上的道路不同,但同门情谊融入血脉,为了“扶摇派”几人内心均是有所坚持,因而《六爻》本身便避免了流于表面的故事讲述。
    虽然作者行文戏谑善用幽默,但引人入胜的故事发展下暗藏的情感却不容忽视,并且作者极其善于营造气氛,故事更是高潮迭起,悬念层生。看毕掩卷,你会发现,这个故事并不是《六爻》,它是少年们破茧成蝶的成长,是脚踏实地汲取经验的残酷磨练,是每个少年人心中坚定生长的坚持,是经过万千后破土而出的新生。

作者简介

    Priest,网络超人气作家,笔下作品网站积分均过亿。语言幽默讽刺,文风洒脱,题材多变,涉猎现代、未来、古风等多种类型,深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有匪》《镇魂》《默读》等
    其中,“有匪”系列图书2016、2017连续两年荣登豆瓣年度读书“幻想文学类”榜单。

目录

第一章  掌门印
第二章  青龙岛
第三章  小成
第四章  青龙岛主
第五章  不得好死
第六章  灵玉
第七章  永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天光渐次透过云影,山谷中长烟荡然一空。
    程潜不知在原地跪了多久,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爬起来,也不知道起来又该去哪。他脑子里一会是大雨夜里师父为他遮雨,一会是扶摇山上师父摇头晃脑念经,一会满脑子的扶摇木剑自顾自地联系在一起,不管他想看不想看,只是在那来回演示……最后,都落在一片莽莽苍苍的世道上,茫然失怙令他措手不及。
    程潜就像一只刚刚提心吊胆地试飞了一圈的雏鸟,满心欢喜地想要回来讨个称赞,却发现自己的窝已经没了,而从今往后,他就算能通天彻地、翻云覆雨,也再讨不到他想要的那份欣慰的称赞了。
    程潜不想承认自己害怕,他认为自己只是孤独。
    这时他才发现,他太需要一个仇人了,只要有了那么一个仇人,他就能在未来十年、二十年乃至一生的时间,为自己竖立一个清晰而强大的方向,他可以从仇恨中汲取无边的力量,靠着这种力量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可是……没有。
    师父似乎已经看透了他,预料到他在最无助的时候会本能地选择什么,因此防备得滴水不漏——木椿真人与蒋鹏,那不知名的北冥君师祖,与什么四圣五圣的恩怨,他没有透露一个字,所有的故事都被他塞进一个铜钱,埋进了土里,连一点可供仇恨生长的渣都没有给程潜留下。用心良苦地逼着他丢掉所有的拐棍,哭完自己爬起来。
    同时,木椿真人还给他留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尾巴,一只嚎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水坑。
    以水坑目前的智力,还不大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她饿得前心贴后背,她不明白师父去哪了,遍寻不到,身边只有一个破师兄,师兄还不肯理她。就算她天生皮实,没什么小性子,也终于不堪忍受了。水坑发觉自己哭了半天也没人管,便只好自力更生,泪流满面地抱起师父变出来的木剑,上嘴啃了起来。
    等程潜想起她的时候,她已经利用仅有的五颗乳牙,将木剑一侧啃出了好几个坑。天妖一口乳牙也生得这样刚烈,果然不同凡响。程潜连忙撑着酸麻的膝盖,踉跄了一下方才爬起来,掰开水坑的嘴:“吐出来!”
    水坑发出抗议:“啊啊!”
    然后她被师兄倒提起来,拎到一条河边,按着脑袋强行漱了口,水坑有生以来第一次直面三师兄“无理取闹”的一面,顿时不干了。
    程潜瞪了她一眼:“不许哭。”
    水坑尖叫:“啊啊啊!”
    程潜铁石心肠,任她叫唤,眼皮也没掀。水坑抹了一会眼泪,很快发现哭也是白哭,师父无影无踪,这里只有她和三师兄两个人,连告状的地方都没有,于是她也很想得开,当即止住抽噎,安静下来,期待着师兄能良心发现,给她找点食吃。
    哪怕捉条肉虫子也可以啊。
    程潜将被水坑啃掉了一个边的木剑抢救下来,在水里洗刷干净,他没心情哄小孩,只是顺手将她放在河边,严肃地警告道:“在这坐着,别乱动。”
    说完,他挽起裤腿下了水,笨手笨脚地试着抓鱼。
    水坑别的优点没有,唯有“识时务”一条堪称道,她立刻从他的行动中判断出自己这顿饭有着落了,于是老老实实一声不吭地在河边坐等,好像一条训练有素的小狗。但是鱼不是那么好抓的,程潜从小没干过上房揭瓦、下水摸鱼的事,到了门派里更是不可能,对这些事毫无心得,那些满身鳞片的东西几次三番从他手里溜过,偶尔还有故意用力摆尾的,坚硬的鳞片几次划破了他的手。
    天色渐黑,水坑等不下去了,又渴又饿地蜷缩在岸边睡了过去,一根手指还不由自主地含在嘴里。程潜赤脚蹚在冰冷的河水里,看了看她,一无所获地直起弯得酸疼的腰,低下头舔了舔手上的伤口。
    师父说,他有一天能腾天潜渊,师父可能是错了。(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