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报告文学

血战长津湖

  • 定价: ¥52
  • ISBN:978751439370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现代
  • 页数:291页
  • 作者:何楚舞//凤鸣//陆...
  • 立即节省:
  • 2021-10-01 第1版
  • 2022-02-14 第9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这部2021年万众期待、燃到飙泪的热血大片,值得每个中国人去看。而长津湖之战的真实情况究竟如何?这部纪实作品给读者更为残酷更为铁血的真相!
    这一场血战过于残酷,堪称人类历史上极残酷的会战之一:志愿军战斗伤亡14000多人,冻伤减员近30000人,冻伤减员达兵团总数的32%,严重冻伤达到22%;美军伤亡7000多人,其中阵亡及失踪2500多人,冻伤减员为7300人。
    本书从朝鲜战争源起讲到长津湖之战,既有宏大叙事,又有微观解读,还原真实的战争、政治与人性。比如部分志愿军战士对美军也经历了轻敌、畏敌,再到同仇敌忾的心理过程;也包括中美军队装备、编制、后勤补给等细节内容的解读。
    亲历者实录,作者历时两年多,走访居住全国各地、参加过长津湖之战的数十名志愿军老兵,也采访当年参战的各级指挥机关和军事科学的研究者。他们是仅存的历史见证者,讲述了丰富的战场细节。同时也运用了很多美军和其他外军的口述资料。

内容提要

  

    长津湖之战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中美双方王牌部队改变历史进程的一场决战,堪称历史的拐点。
    七十余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身穿单薄棉衣,在长津湖接近零下40摄氏度的严寒中与美国王牌师——陆战一师展开了一场长达28天的大战。战斗的残酷程度超出了所有参战人员的想象,武器和战术的较量最终演变成双方意志力的殊死抗争。这是中美两国军人永远无法忘怀的惨烈记忆,也成为战争史上引起许多唏嘘感叹的经典战例。
    本书如实地记录了志愿军血战长津湖的战况,大量战斗情节和丰富战场细节来自亲身参战的老志愿军的口述以及美军的回忆资料,真实可信、令人震撼。他们是历史的见证者。

目录


第一章  台湾还是朝鲜
  (一)毛泽东钦点九兵团
  (二)台湾还是朝鲜
  (三)中国的底线
第二章  圣诞节攻势
  (一)威克岛秘密会谈
  (二)中美首战
  (三)中国仍在19世纪
第三章  彭德怀的口袋
  (一)示弱诱敌
  (二)美第七师中了头彩
  (三)合围与口袋
第四章  大军渡江
  (一)暗度陈仓
  (二)宋时轮的担忧
第五章  亮剑长津湖
  (一)西线战火酣
  (二)王牌对精锐
  (三)收报奇功
第六章  鏖战新兴里
  (一)新兴里第一夜
  (二)新兴里第二夜
  (三)降伏“北极熊”
第七章  突破柳潭里
  (一)寒风弹雨
  (二)致命的错误
  (三)卡住南逃之路
第八章  向心攻击下碣隅里
  (一)史密斯的困境
  (二)下一秒攻击
  (三)苦战机场
  (四)夺桥攻防战
  (五)东山争夺战
  (六)再血战:阻击南逃之敌
  (七)杨根思
第九章  突围与反突围
  (一)德赖斯代尔特遣队的悲剧
  (二)天啊,我从来没有碰到过陆战队参与后退
  (三)突围的准备
  (四)撤向古土里
第十章  大撤退
  (一)殊死阻击水门桥
  (二)不死的战斗队形
  (三)兴南大撤退
第十一章  二十六军的隐痛
  (一)总预备队错失良机
  (二)永远的长津湖
附录一:长津湖之战态势图
附录二:长津湖之战双方参战部队序列
附录三:志愿军第九兵团编制及装备简表
附录四:美军陆战一师编制及装备简表
附录五:长津湖之战大事记
附录六:口述人
本书写作中引用或参考书目

前言

  

    陆战一师作战处的阿尔法·鲍泽上校后来认为,如果中国人拥有足够的后勤支援和通信设备,陆战队将不可能逃离长津水库。“陆战一师不过是侥幸而已。”他说。
    中美军人都不愿回忆长津湖之战,因为这一场血战过于残酷。
    长津湖,是朝鲜北部最大的人工蓄水湖。七十多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身穿单薄棉衣,在长津湖地区接近零下40℃的严寒中,与美国陆战一师展开了一场长达28天的大战。战役的残酷超出了所有参战人员的想象,武器和战术的较量最后演变成双方意志力的殊死抗争。
    朝鲜半岛,南北直线长约800公里,东西最宽处约300公里,面积约22万平方公里。
    北纬三十八度线——一条仅存在于地球仪上的版图纬度线,将朝鲜半岛同一民族横截成两个意识形态截然不同的国家。北纬三十八度线在真实的地理环境中看不见、摸不着,却极端现实地存在,就像在一具美丽的胴体上留下的深深刀疤,那一刀刻在所有朝鲜半岛人民的心上,让朝鲜民族的躯体血流不止。
    如果说三八线是由一条苏美之间的势力分割线演变成的横断南北国家分界线,那么半岛北部还有一条更实在的地形线,那就是狼林山脉。
    狼林山脉在朝鲜北部中央,大致呈南北走向,平均海拔约2000米。最高峰卧碣峰2262米。狼林山脉是朝鲜北部地形分界线和河流分水岭,将朝鲜北部分割为东西两个板块。
    朝鲜战争期间,难以逾越的狼林山脉成为交战双方的战斗分界线,战场因此划分为西线和东线。
    我们重点讲述的长津湖,位于狼林山脉东侧,常年冰封积雪,几乎不为外人所知,但1950年11月发生在朝鲜战场东线的一场大战,让长津湖家喻户晓。有史学家称,长津湖之战是历史的拐点,是中美双方王牌部队改变历史进程的一场决战。
    无论长津湖之战是不是拐点,有没有改变历史进程,当时的情况明摆着:美军第十军在向长津湖地区攻击前进,意欲攻占朝鲜临时首都江界,而后向西转进,包抄西线志愿军后路;而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紧急入朝的目的,就是挫败美军的战略意图,挽救朝鲜人民军被合围的危局。
    志愿军与美军在冰天雪地的长津湖的殊死搏杀,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会战之一。
    被美军称为农民武装的中国军队所表现出的顽强精神和战斗力让世界震惊,美军的战略企图无法达成,不得不仓惶撤退。
    七十多年过去,不少战争史学家还在争论东线作战的必要性,就像争论中国该不该出兵朝鲜一样,争得面红耳赤。
    争论的焦点在于,东线战场的志愿军第九兵团仓促入朝,是不是犯了兵家大忌,与毛泽东一贯坚持的“不打无准备之仗”大相径庭。第九兵团的仓促上阵,主要表现在连过冬的服装都未换上,就在零下三四十摄氏度冰雪皑皑的长津湖地区与装备精良的“联合国军”交战,导致许多指战员冻伤冻亡。
    志愿军的战略企图主要是想在西线吃掉“联合国军”的主力,如果当时将第九兵团主力调至西线,是否西线的战果会更大?而长津湖所在的东线战场,由于特殊的地理和气候环境,交战双方没有必要在此大打出手。
    美军中也有不少人持这种观点。
    “长津湖地区根本就不适合军事行动,就算是成吉思汗也不会想去征服它。”美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在战后的一句话表明了他对美军高层指挥的不满。
    但是,历史就是历史,它已经发生,没有“如果”。谁都可以在事后轻松点评局中人的做法,而当时那场战争的决策者和参与者已经把既成事实摆在了历史的天平上。
    我们认为,史密斯无疑是长津湖之战的失败者,他的话不过是为自己和“联合国军”的失败寻找托词罢了。试想,连成吉思汗都不敢想的事,“联合国军”去长津湖干吗?不按常理出牌,是军事家们的葵花宝典,麦克阿瑟更是一个出奇兵的高手。按理说,南朝鲜那个叫仁川的港口更不适合军事行动,可是麦克阿瑟偏偏说服了那些难缠的美国决策层,冒险登陆,不也赌赢了吗?如果他出兵长津湖,而志愿军放弃对抗,朝鲜的东线战场长津湖不会成为第二个仁川?谁敢保证?
    作为历史的创造者或者是参与者,在参与历史的进程中,可能会有无数个选择,但是,当结局出现,历史就将盖棺论定,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它可能鲜为人知,甚至不为人知,它只是静静地躺在消散殆尽的硝烟下面,就像长津湖夏天的湖水,微波荡漾着历史的尘埃;它更像冬天的长津湖水,冰洁玉清,镜子似的提醒着人们——七十多年前,这里展开了一场震惊世界的王牌与王牌之间的生死决战,是交战双方永远无法遗忘的惨烈记忆。
    作者历时两年多,走访居住在全国各地的28名志愿军老兵,也采访当年参战的各级指挥机关和军事科学的研究者。他们多数是参加长津湖之战的志愿军第九兵团第二十、二十六、二十七军的当事人,既有战斗英雄、火线指挥员,也有参与战略决策的高级指挥员、参谋。他们是仅存的历史见证者。
    让我们记住他们,记住长津湖,记住不该忘却的历史!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毛泽东钦点九兵团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
    由于战略误判,战争已经开始了9小时,杜鲁门总统才得到消息,美国领导人在忙乱中,聚在一起商讨如何应对朝鲜人民军的进攻。
    当天,美国要求联合国安理会采取行动。苏联并没有投反对票,因为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雅科夫·马利克已经于这一年的1月13日离开安理会,以抗议联合国拒绝中华人民共和国替代中华民国成为联合国的合法成员,苏联代表在6月25日的表决中缺席了。
    6月26日,美军太平洋部队奉命全力支持南朝鲜李承晚政权,第七舰队也侵入台湾海峡,防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
    6月27日安理会再次通过决议,责成联合国向“大韩民国”提供可能需要的援助,以击退武装进攻并恢复这一地区的国际和平与安全。7月7日,通过了向朝鲜派遣“联合国军”的决议案,同意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军队使用联合国的旗帜,并组织“联合国军司令部”,由美国批定“联合国军”最高指挥官。8日,美国总统杜鲁门任命美国远东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为“联合国军总司令”。所谓“联合国军”实则主要为美国军队,还有英国、澳大利亚、荷兰、新西兰、加拿大、法国、菲律宾、土耳其、泰国、南非、希腊、比利时、卢森堡、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等国的少量军队,有些国家只是象征性地派兵。
    面对朝鲜的战局和美国出兵的形势,1950年6月28日,毛泽东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发表讲话,号召全国和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中央军委根据毛泽东主席提议,于7月7日和10日,由周恩来主持先后召开会议,讨论保卫国防问题。13日,做出了《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决定抽调第十三兵团第三十八、第三十九、第四十和第四十二军,炮兵第一、第二、第八师及高射炮兵、工兵、运输兵(汽车)等各一部,共25万余人,组成东北边防军,保卫东北边防安全和必要时援助朝鲜人民抗击美国侵略者。上述部队于8月中旬在中国东北地区南部完成集结。之后又将第五十军编入东北边防军,加强东北边防力量。时隔6年后,毛泽东在与苏共中央代表团谈话讲起这件事时说:“战争开始后,我们先调去3个军,后来又增加了2个军,总共有5个军,摆在鸭绿江边。所以,到后来当帝国主义过三八线后,我们才有可能出兵。否则,毫无准备,敌人很快就要过来了。”20年后的1970年10月10日,毛泽东与来访的金日成谈话时又提到这件事,他说:“可惜那时候只有5个军,那5个军火力也不强,应该有7个军就好了。
    8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毛泽东在会上指出,如美帝得胜,就会得意,就会威胁我。对朝鲜不能不帮,必须帮助,用志愿军的形式,时机当然还要适当选择,我们不能不有所准备。8月5日,毛泽东致电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高岗,要求东北边防军在月内完成一切准备工作,准备9月上旬能作战。
    8月18日,又电高岗,边防军务必在9月30日以前完成一切准备工作。同时,毛泽东亲自点将,将第九兵团和第十九兵团调至津浦、陇海铁路沿线地区,以策应东北边防军。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