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中国女孩耶鲁梦

  • 定价: ¥38
  • ISBN:978750864240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259页
  • 作者:(美)郭珍芳|译者:...
  • 立即节省:
  • 2013-11-01 第1版
  • 2014-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中国女孩耶鲁梦》编著者郭珍芳。
    就算被遗弃在最黑暗的角落,你也可以赢得所有人的尊重!
    《中国女孩耶鲁梦》是一个中国女孩的美国奋斗史,更是《纽约时报》《USA Today》强力推荐的超级畅销书,《中国日报》2010年“阅读版”重磅报道,中国作协推介项目。刚一上市,销量不仅击败同期出版的小说,更是超过美国前第一夫人劳拉·布什的回忆录,一时间,中国女孩的勇敢受到无数美国人关注。
    如果《风雨哈佛路》曾鼓舞过身处困境的你,那么这本讲述身在美国的中国女孩,如何用勇气改变命运的《中国女孩耶鲁梦》,将再一次点燃你对生活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心。
    没有谁是天生的好命。只是你尚未发觉,那个咬紧牙、温柔又倔强的自己,其实拥有无限可能性。
    因为,每一次挺住,都是值得骄傲的财富。

内容提要

  

    《中国女孩耶鲁梦》编著者郭珍芳。
    《中国女孩耶鲁梦》是一部讲述身在美国的贫穷女孩如何成长为耶鲁高材生的励志传记。
    如果不是一场家庭变故,中国女孩阿金的生活里只会有“幸福”和“读书天才”这样的字眼。11岁那年,她不得不随母亲到美国投靠亲戚。然而,在这个看起来遍地都是黄金和梦想的国家,迎接她的,将是前所未有的生存挑战。
    势利的亲戚,陌生的语言,难以维持生计的工作,环境恶劣的贫民区……白天和夜晚,学校和工厂,她奔波于两个有着天壤之别的世界。在中西方文化的冲击之中,她学会了辨别是与非,善与恶,赢得自尊,赢得爱,更重要的是,她一次又一次赢得读书的机会,并最终被耶鲁大学录取。

媒体推荐

    说母语时,他们本是聪明伶俐的一群,但一变成英语,却成了无知文盲。这正是新移民每天面对的问题。
    ——路透社

目录


前言

  

    我生来就拥有一种天赋,不是在舞蹈、喜剧这些令人愉快的事物上,而是我对付学校里的功课总是有诀窍。那里教的所有东西,我都能又快又不费力地学会,就好像学校是一个巨大的机器,而我是完全契合这个机器的小齿轮。这并不是说学习对我来说永远是件轻松的事。我和妈妈刚到美国时,我只会说几句英文,为此我奋斗了很长一段时间。
    中国有个说法:命运如风,从各个方向推动着我们的生活,催促着我们沿时间的路径前行。意志坚强的人或许能与狂风抗争,选择自己的道路,而意志薄弱的人只能被风吹着走。对我而言,与其说我是被命运推着走,不如说拉着我前进的是我的决心。一直以来,我都渴望获得那些我原本无法拥有的东西。等一切好像触手可及时,我却做了一个从此改变我人生轨迹的决定。
    现在我站在婚庆用品店的橱窗外,看到那个小女孩静静地坐在模特脚边,闭着眼,被层层叠叠的厚重布料所包围。我想:这绝不是我想让我的孩子过的生活。我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她会把全部课余时间都花在这家商店里,帮着处理杂事,比如整理珠子。接下来她会学习手缝、机缝,最后负责一些刺绣和修整工作,而到了那时,她每天放学后、每个周末都会俯身在没有尽头的布料前。对她来说,没有在朋友家里的戏耍,没有游泳课,没有海滩消夏,除了缝纫机针无情的节奏,几乎什么都没有。
    随后,她的父亲走了进来,她和我都抬起了头。这么多年过去,我仍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心仍会在胸腔里猛烈地颤动。我曾像她这么漂亮吗?我的童年几乎没留下任何照片。我们买不起相机。我在美国照的第一张照片,是刚进学校时学校给拍的,那时我十一岁。后来的某一天,我决心放下过去,让生活继续,便撕碎了它。但我并没有扔掉那些碎片,而是把它们藏在一个信封里。
    最近,我又翻出了这个信封。我掸掉上面的浮尘,拆开封口,抚摩着里面的碎片:一点儿耳朵尖,一部分下巴。那时,我的头发被母亲剪得参差不齐,而且极短,向右偏分得过多的头发帘扫过前额,看上去就像个男孩。“样片”一词盖住了我的大半张脸和蓝色涤纶衬衣的一部分。当时我们没钱买真正的照片,所以保留着这张他们寄到家里来的样片。
    我把这些碎片拼在一起,照片中的我直直地注视着镜头,任何留心的人都会注意到目光中流露出的热切希望和远大抱负。要是我早点儿知道就好了。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妈,”我小声说,“这里安全吗?”
    “保拉姨妈不会把我们带到任何危险的地方的。”妈妈说,但她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怀疑。妈妈的广东话通常非常标准,但她紧张时,家乡口音就会变得越发明显。“把扫帚给我。”
    我把东西搬进狭窄的通道里,妈妈走上楼梯,挥舞扫把开始打扫。
    “待在这儿,把大门开着。”她说。我知道,这样是方便我跑出去求助。
    看着她爬楼梯,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这些台阶久经使用,每一级都弯曲变形了。我担心台阶坍塌,担心妈妈会摔下来。她走过楼梯转角后,我看不见她了,只能听见台阶一级接一级地发出嘎吱声。我扫视我们的行李,想找出什么当武器。要是出什么状况,我会大声呼救,然后跑上楼帮妈妈。我的脑海中闪过几个孩子的形象:姓王的胖小子和姓林的高个儿,他们都是我在香港就读的那所学校中的小霸王。为什么我不像他们那样大块头呢?楼上传来脚步声,门咔嗒一声打开了,地板发出了几声呻吟。是妈妈还是别人?我竖起耳朵,想听听会不会有喘气声或重击声。可只有一片寂静。
    “上来吧,”妈妈叫道,“你现在可以关门了。”
    我觉得自己手脚无力,像泄了气一般。我跑上楼去看我们的新家。
    “什么也别碰。”妈妈说。
    我站在厨房里,风经我的右侧,呼啸而过。我正奇怪妈妈为何要开窗,突然发现窗户其实是关着的,只不过窗上的玻璃不是没有就是破损,污黑的玻璃残片从木窗框中伸了出来。厨房的小桌和宽水槽里积着厚厚一层灰,而水槽本是白色带纹孔的。我设法绕开遍地已经变脆的蟑螂尸体。它们个头巨大,骇人的身影下,粗壮的腿格外醒目。
    卫生间在厨房内侧,门正对着炉灶。每个孩子都知道,这样的格局风水极差。水槽和冰箱下面的暗黄色漆布有一部分被撕掉了,露出底下丑陋的地板。四周的墙壁裂开,鼓起的地方就好像它们吞了什么下去。有些地方的墙皮整块掉了下来,灰泥裸露,就像皮肤下面翻出的肉。
    厨房跟另一个房间相连,中间却没有门。当我们走进去时,我瞥到棕色的东西慢慢退回墙缝里——是活的蟑螂。墙里可能还藏着大大小小的老鼠。我拿过妈妈手里的扫帚,倒过来,用扫帚柄重重地敲打地板。
    “阿金,”妈妈说,“你会吵到邻居的。”
    我停下来,什么也没说,尽管我怀疑我们是这栋楼里唯一的住户。
    这个房间的窗户朝街,玻璃是完好的。我意识到,那些别人能看到的问题,保拉姨妈的确会解决。房间里没什么东西,却有一股臭汗味。在房间一角,双人床垫放在地板上,上面有蓝色和绿色的条纹,污迹斑斑。还有一张矮咖啡桌,其中一条桌腿并不配套——后来我就在这张桌子上做作业。另有一个梳妆台,它那种石灰般的颜色让人想起头皮屑。除了这些,再无他物。
    我心想,保拉姨妈在说谎,这个公寓已经很久没人住过了。我意识到了真相:她所做的一切都是设计好的——让我们在工作日而不是周末搬进来,在最后一刻给我们礼物。她想把我们扔在这儿,然后用工厂做借口迅速离开,在我们仍对她的好意表示感激时就离开。保拉姨妈不会帮我们的,我们孤立无援。
    我双臂环抱着,说:“妈妈,我想回家。”
    妈妈弯下腰,用她的额头贴着我的额头。她几乎挤不出笑容,可眼神却无比热切:“会没事的。你和我,妈妈和宝贝。”我们两个,我们一家。
    妈妈心里的真实想法我无法得知。妈妈这个人,无论我们去外面哪家餐厅吃饭,都会用餐巾纸擦拭所有杯子和筷子,因为她不确定它们是否干净。当她看到这个房子的时候,一定也对自己跟保拉姨妈的关系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那是藏在礼貌的谈话背后的赤裸裸的、令人隐隐作痛的事实。
    P4-P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