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失焦(精)

  • 定价: ¥52
  • ISBN:9787559803375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广西师大
  • 页数:295页
  • 作者:(匈牙利)罗伯特·...
  • 立即节省:
  • 2017-10-01 第3版
  • 2017-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罗伯特·卡帕著的《失焦》中,卡帕回忆了1942年夏至1945年春他作为随军记者亲历的一系列重要战役——西西里战役、诺曼底登陆、解放巴黎、攻克柏林。书中,卡帕用照片记录下交战双方的普通士兵——弹坑中,病床上,空降前,抢滩后……还以文字生动描述了战场内外的巴顿、布莱德利、李奇微等二战名将。以战地记者的职业敏感,再现了战争中的小人物与大人物。

内容提要

  

    卡帕有着典型的冒险家的性格,他曾说过:“如果你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这已成为摄影领域的“金句”之一,而他自己,则成为了战地摄影师的代名词。
    罗伯特·卡帕著的《失焦》是罗伯特·卡帕亲历二战的摄影手记,作品忠实记录了他在战争中经历和感受到的一切。展卷阅读,有时会哑然失笑,而更多的时候,则会让人心情沉重。卡帕深深热爱生命,热爱和平,他厌恶战争,痛恨自己的职业——眼看着一个个年轻的生命,生死只在一瞬间,任谁也无法承受这种巨大的反差——尤其是当这种事情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甚至随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时。然而卡帕却以近乎“冷酷无情”的冷静忠实地记录下这一切,他的文字,他的照片,无一不充分体现出这种冷静,而隐藏在冷静背后的,是用生命才能换取的勇气。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942年夏
    再也不必一早就起床了。我的工作室在第九大街一幢三层楼房的顶层,带一个全景天窗,大床放在一角,电话搁在地板上。没有别的家具了,连个钟也没有。阳光把我晒醒。我不知道现在几点,也不想知道。现金只剩一枚五分硬币。要是电话不响,没有人给我来一顿午饭,一个工作,或是一笔贷款,我会就这么躺着不动。电话没响,但我的胃却叫个不停。我发现继续装睡是没有用的。
    我翻了个身,看见门缝下面房东太太塞进来的三封信。过去几周里,我只收到过电话公司和电力公司的账单,所以这神秘的第三封信最终让我起了床。
    很显然,第一封是来自爱迪生电力公司的,第二封是司法部的,通知我,罗伯特·卡帕,曾为匈牙利公民,现在身份未定,被列为潜在的外国敌对分子,所以我必须上缴我的照相机、望远镜和枪支等物品,而且任何离开纽约10英里以上的旅行我都必须特别申请。第三封是《科利尔》(Collier’s)杂志的编辑写来的。他说杂志在仔细评估了我的作品剪贴簿两个月后,忽然确信我是一个出色的战地摄影师,并决定给我一项特殊的拍摄任务。杂志社已经为我订好了船票,48小时后前往英国,信里还附有一张1 500美元预付金的支票。
    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如果我有一台打字机并有足够多的字符可用,我会回信给《科利尔》杂志,告诉他们我是个外国敌对分子,我甚至都不能去新泽西,更不用说英格兰了,我带着照相机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市政厅的敌国侨民财产委员会(The Enemy Aliens’Property Board)。
    我没有打字机,但口袋里有一枚五分硬币。我决定扔个硬币试试运气。如果是正,就算顶着谋杀的罪名也要去英国;如果是反,我就退回支票并向《科利尔》解释这个情况。
    我抛了硬币,它掉在地上——是反面。
    然后我马上意识到,硬币里是找不到未来的,我将保留并兑现那张支票,无论如何都要到英国去。
    纽约的地铁接受了我的硬币,银行也接受了支票。我在银行旁边的詹森餐厅花了2.5美元吃了顿丰盛的早餐。好了,现在一切都定了,我不可能拿着1497.5美元再回头去《科利尔》杂志社,那一定会有麻烦的。
    我重读了他们的信,确认我的船将在大约48小时之后起航。然后我又重读了司法部的信,想弄清楚该从哪儿开始。我总共需要一张征兵局的豁免证,一张美国国务院和司法部出具的出入境许可证,一张英国签证,以及用来贴签证的护照。要搞到这些东西,我可承受不起一上来就碰壁,所以我要首先找到一个能够听我解释并理解我的人。我碰到了麻烦。可是,美国人才刚开始意识到什么是麻烦,而英国人已经参战两年多,应该已经习惯麻烦了。我决定先从英国这边人手。
    从詹森餐厅到机场只有五分钟的路。不到一个小时之后就有一班去华盛顿的飞机。我买了一张机票——《科利尔》的钱还有很多。
    两个半小时之后,一辆出租车把我送到了驻华盛顿的英国大使馆门前,我要求见使馆的新闻专员。接见我的是一位身材单薄的英国绅士,他的脸很红,表情厌倦。我报了自己的名字,但不知道该如何开始讲自己的故事。于是我给了他那两封信,一封是《科利尔》杂志社的,一封是司法部的。他读了第一封信,没有任何反应,但他读完第二封信时,嘴角闪过一丝微笑。多少受了这个微笑的鼓励,我掏出那封还没拆过的爱迪生电力公司的信递给他,我知道那是给我的停电通知。他看了之后示意我坐下。
    他终于开腔说话,想不到竟然充满了人情味。战前他一直是个地质学教授,战争爆发时他正在墨西哥快乐地研究火山顶层的土壤构成。他不太关心政治,但这是战争,他们征召他做了一名新闻官。从那之后,他的工作就是从英国的利益出发,否决各式各样的申请和要求。他向我保证,说我的情况把他以前处理过的所有案子都比下去了,我是冠军!我心里充满了对他和我自己的同情,于是,我提议共进午餐。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