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国与家(曾国藩这么做)

  • 定价: ¥99
  • ISBN:978755983293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广西师大
  • 页数:427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国与家:曾国藩这么做》是一本严肃的书,杜绝戏说,注重资料来源的可靠性、可信性,全书脚注近千条,行文讲求有根有据,合情合理。它与市面上那些写曾国藩的书既不同质,也不同构,这本书不仅适合喜爱中国近代史和人物传记的读者披览,而且适合任何一位爱国者、爱家者阅读。
    作品以曾国藩日记、家书、奏稿等丰富扎实的一手史料为基础,杜绝戏说而又不失文学性,具有可信度和可读性。在作家王开林的笔下,曾国藩爱国爱家的大情怀、大功德、大成就,旁及同时代各路俊杰的共鸣共振,呈现了晚清时期复杂的政治生态和社会格局,令人掩卷沉思。

内容提要

  

    曾国藩爱国,不惜把整条命豁出去,只求国势转危为安,国力由弱变强,国运能顺利纳入正常的轨道,国民能确实过上温饱的生活。就算弹精竭虑,做劳人,做苦人,做病人,他也死而无怨。
    曾国藩爱家,不惜把整颗心掏出来,只望家人克勤克俭,家训谨记力行,家道有知书识礼的子弟维持,家声有行善积德的口碑支撑。就算舌敞唇焦,讲事理,讲情理,讲道理,他也乐此不疲。
    本书采用翔实的一手史料全方位刻画曾国藩爱国爱家的大情怀、大功德、大成就,旁及同时代各路俊杰的共鸣共振,呈现了晚清时期复杂的政治生态和社会格局。

作者简介

    王开林,1965年出生于长沙市,198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供职于湖南省作家协会。迄今已出版散文随笔集三十五部,长篇小说两部,长篇人物传记两部。2013年,复旦大学出版社隆重推出“王开林晚清民国人物系列”(六卷精装本)。其作品被收入海内外四百余种文鉴和选集。曾获得湖南省青年文学奖,《青年文学》创作奖,《萌芽》文学奖,《十月》文学奖等奖项。

目录

上篇  国有良相
  引言
  01章  批逆鳞,因祸得福
  02章  墨绖从戎练湘勇
  03章  险些沦为“龙王三太子”
  04章  恶补兵书,不尚成法
  05章  总揽东南战区的军政大权
  06章  狂风恶浪打熬苦人儿
  07章 “剃头”不闻落发声
  08章  被李秀成逼出私念来
  09章  湘军爱民是无解的难题
  10章  洋务棘手,要在远虑深谋
  11章  晚年险些办砸了两件大事
  12章  鉴人之准如有神助
下篇  家无败儿
  引言
  13章 修身虽苦,受益无穷
  14章 “以期家声不坠”
  15章  历尽劫波兄弟在
  16章  自嘲“坦运不佳”
  17章  与李鸿章亲如家人
  18章  忌盈、恶贰、恐高和养晦
  19章 “不信书,信运气”
  20章 风水之谜,莫诘其义
  21章 “世间尤物不敢妄取”
  22章  滑稽之雄,妙语连珠
  23章  学未完卷愧叹多
  24章  斯人而有斯疾
赘语
阅读须知
主要参考书目

前言

  

    晚清时期,“是非不明,节义不讲”,外敌环伺,内乱频仍。
    咸丰三年春,国内局势愈益严峻,曾国藩忧心忡忡,致书江忠源、左宗棠,语意颇为沉痛:“今日百废莫举,千疮并溃,无可收拾,独赖此精忠耿耿之寸衷,与斯民相对于骨岳血渊之中,冀其塞绝横流之人欲,以挽回厌乱之天心,庶几万有一补。不然,但就局势而论之,则滔滔者,吾不知其所底也!”
    国势危殆,曾国藩殚心以忧国家。
    咸丰十一年二月下旬,曾国藩在家书中坦然表白:“然余自咸丰三年冬以来,久已以身许国。愿死疆场,不愿死牖下,本其素志。近年在军办事,尽心竭力,毫无愧怍,死即瞑目,毫无悔憾。”
    戎马倥偬,曾国藩奋身以许国家。
    同治元年九月下旬,在金陵城外,湘军腹背受敌,极度承压。曾国藩致书九弟曾国荃:“当弟受伤,血流裹创,忍痛骑马,周巡各营,以安军心,天地鬼神,实鉴此忱。以理势论之,守局应可保全。然吾兄弟既誓拼命报国,无论如何劳苦,如何有功,约定始终不提一字,不夸一句。知不知,壹听之人;顺不顺,壹听之天而已。”
    时运凶险,曾国藩拼命以报国家。
    秦汉以来两千多年,相臣不计其数,曾国藩所倾心宗仰者仅寥寥四人:蜀汉贤相诸葛亮,唐朝贤相陆贽,宋朝贤相范仲淹、司马光。“每诵其书,慨然想见其人,而平生志事规模,亦略与四贤相似。”刘蓉是曾国藩的老友和亲家,彼此知根知底,自然言之凿凿。四贤个个饱经忧患,留意民瘼,萦心国运。诸葛亮撰《后出师表》,自誓:“鞠躬尽力,死而后已。”陆贽回复朋友,剖明心迹:“吾上不负天子,下不负吾所学,不恤其他。”范仲淹撰《岳阳楼记》,具有大关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司马光撰《谏院题名记》,提出高要求:“居是官者,常志其大,舍其细;先其急,后其缓;专利国家而不为身谋。”曾国藩的德业、功业、名业与四贤相侔,对后世影响之大也不遑多让。
    曾国藩扬历中外,膺任南北节相十余载,尤以枢辖两江盛极一时,手握重兵,一身牢系国家命运,倘若他暗存东晋权臣桓温的谋篡之心,江山易主,大有可能。然而曾国藩恪守儒家的行为准则,忠君而无异志,爱国不断实行。他度德量力,有所为,有所不为,所为者功过可论,所不为者成败未睹。
    每当王朝命悬一线时,忠君与爱国就是一道烧脑的思考题,在极端情形下,甚至是一道二难选择题。蜀汉末年,魏军大举西进,直逼成都,谯周劝后主刘禅出降,这种做法,谓之忠君已典见颜,称之爱国必反胃。王夫之在《读通鉴论》中骂道:“周之罪通于天矣!”袁枚赋诗嘲讽之:“将军被刺方豪日,丞相身寒未暮年。惟有谯周老难死,白头抽笔写降笺。”忠君与爱国本可两全,谯周却单选忠君,将暗藏之私虑捎入,这样的忠只是伪忠。南宋末叶,元军大举南下,包围临安,年方六岁的宋恭帝赵□随太皇太后谢氏出降,及至大臣文天祥在五坡岭兵败被俘,宁死不屈,那句壮言“君降臣不降”千秋之后犹有余响。忠君与爱国难以两全,文天祥单选爱国,正气凛然且浩然,这样的爱才是真爱。
    晚清时期,国势危如累卵,忠君与爱国似合而离,似离而合。有时,忠君是要和的,爱国却是要战的;有时,忠君是要战的,爱国却是要和的;真难为了那些个既忠君又爱国的臣子,其心理恒处于矛盾纠结中。曾国藩自许为“血诚儒者”,忠君乃是“题中应有之义”,爱国则出于强烈的责任心。他平乱、裁军、辞官、办案,忠君的比重高;他休养生息、振兴文教、甄拔人才、创办洋务,爱国的成分大。然而曾国藩受制于封圻,受限于年力,只足以平江南,致中兴,不足以拒列国,致富强。这个遗憾摆在明处,其门生弟子目击心伤,无计可消除。
    曾国藩修身苦,律身严,持身正,但他始终是个复杂的矛盾体,称之良相则可,誉之圣相则过。在乱世,他担负的责任綦重,一念之仁救人多,一念之忍杀人夥,恁谁刻意地美化他或污化他都是徒劳,倒不如连缀真相的碎片,知其遇,觇其情,射其覆,揭其谜。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Ol章批逆鳞,因祸得福
    我们阅读正史和野史,很容易遭遇到玄虚的文字。在司马迁的《史记》中,刘邦是赤帝之子,醉后斩杀了拦路的白蛇,即斩杀了白帝之子,他推翻秦皇暴政,正当性和合法性能一抓一大把,还要靠这类荒诞不经、拙劣无比的传说来帮忙?至于刘家老母与神龙野合而生刘邦,更像是太史公笔下的高级黑。不是龙子龙孙不能为帝,这种认证方式历经夏、商、周而固化,秦朝尽改往昔规模,唯独保留了这道门槛,不满者弗惬于心而未敢明言。陈胜面对一群泥腿子伙伴,却斗胆吊起嗓门,即兴爆出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真好比当头棒喝,令脑容量奇低的患者们直接傻眼。其后不久,青年项羽在路边热眼观看了皇家卫队的煊赫仪仗,顿时豪气干云,脱口而出的心里话竟是“彼可取而代也”,身旁的强悍大叔项梁也被这六个字唬出一身冷汗,生怕桀骜侄子的妄言会招致灭族之祸。陈胜和项羽都如愿称王,但憋得脸如通红的烙铁,仍做不成皇帝,客观和主观的原因可罗列一大堆,谁也厘不清,谁也理不顺。倘若用命相学解释就能够迎刃而解:他们不是“神圣家族”的核心成员,而只算从野路子上斜刺里杀出的搅局者。在史家笔下,皇权必经天授,连胚胎都直接出白天庭,其诞生的情形就绝非简单的呱呱坠地,要么异香满室,要么仙乐盈空,要么祥云托日,要么瑞鸟衔枝……哪有诌不出的新鲜名堂?若非如此,史家先就过意不去,帝王的迷弟迷妹们也会掀翻八仙桌,拍烂惊堂木。
    神蟒或癞龙转世
    帝王的来历如此出奇,大臣的来历也不可落俗,二者如何匹配是一门精妙的学问。无须多虑,自有人编。
    葛虚存著《清代名人轶事》,揭秘曾国藩是神蟒转世,而且言之凿凿:曾国藩喜欢吃鸡肉却害怕鸡毛,日后执掌戎机,遇有捅羽的加急文书,不敢亲手拆封,看见鸡毛掸子,也会皱紧眉头。葛虚存相当慎重,为免读者生疑,他特意引用《随同随笔》作证,说是焚烧鸡毛,长蛇巨虺闻气即死,曾国藩讨厌鸡毛乃事出有因。他以此为依据,坐实曾国藩为神蟒转世。一个玄虚无根的说法被捏造得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齐全,就看你信还是不信。章太炎早就撰文揭露过老底:“凡有成勋长誉者,流俗必传之神怪。唐人谓郑畋之生,妊于死母,其夸诬盖相似。”若非神怪则无法建成伟业丰功,于大多数人而言,这种思维定式能产生阻遏和抑制作用,胆怯的野心家也可能会踌躇几小时。至于胆肥的妄想症患者,将更加勇锐无畏,因为他们素来就已认定自己是天选之子。
    曾门弟子薛福成平生喜好“子不语”,每有惊奇,必涉神怪,他拿出过另外一款诠释,认为曾国藩器宇凝重,面如满月,须髯甚伟,如同韩愈在《殿中少监马君墓志》中所称道的马燧那样,气象若“高山深林巨谷”,气势如“龙虎变化莫测”,来历必定非凡。相比同时代的名臣大帅,曾国藩凝重、威严的特质确实具有极高的辨识度。知府张澧翰很会看相,说是曾国藩端坐注视,张手捋须,形态颇似癞龙。曾国藩究竟是神蟒转世,还是癞龙投胎?恐怕谁也拿不出标准答案。
    无独有偶,左宗棠的来历也很不寻常。别人编不出新奇的花样,他的小儿子左孝同就亲自充当操盘手,《先考事略》语出惊人:“府君将生之夕,祖妣梦有神人自空中止于庭,谓牵牛星下降,惊寤而府君生。室中忽有光如白昼,灯烛皆掩,移时天始曙。”瞧见没有,曾国藩是癞龙投胎或神蟒转世,左宗棠是牵牛星下凡,他们既赢在起跑线上,又赢在终点线上,命中注定会成为大人物,建立不世之伟业和不朽之奇勋。通常来说,吃瓜群众对这种角色派定毫无疑义,个个点头如鸡啄米。
    “子不语怪力乱神”,且不管曾国藩是不是癞龙、神蟒投胎转世,单从“人看其小,马看蹄爪”的角度人手,会比较靠谱。小时候,曾国藩就显示出了与众不同之处:“国藩幼而端默,未尝啼泣,花开鸟语,注目流眄,状若有悟。”这样的好孩子生长于半耕半读的家庭,自然能成为坚实之器。
    曾国藩的父亲曾麟书是科举场上所在多见的倒霉蛋,每次人闱必铩羽而归,总共经历了十余次挫败,这才抢在曾国藩之前一年考中秀才,至此裹足不前。倒是后辈们几个箭步抢到前头:曾国藩中了进士,曾国华捐了监生,曾国荃选为优贡(国子监太学生)。曾麟书眼看着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在沙滩上,乐得自撰一副对联,令家中长子曾国藩挥毫书写:
    有诗书,有田园,家风半读半耕,但以箕裘承祖泽;
    无官守,无言责,时事不闻不问,且将艰巨付儿曹。
    曾老爷子貌似轻松洒脱,内心何尝没有苦涩无奈。相比而言,林则徐的父亲林宾日题联于书斋,就比曾麟书要豪爽倜傥一百倍:“粗衣淡饭好烟茶,这个福老子享了;齐家治国平天下,此等事儿曹任之。”这有个说法,林家老辈的底气比曾家老辈的底气足,林宾日与曾麟书同为一生未仕,以舌耕为业,就凭着那口底气硬是分出了高下。
    晚清文人刘声木撰《苌楚斋随笔》,针对曾麟书的这副楹联发表过一番高论:“文正在当时,确具旋乾转坤之力,扫清宇宙,几于有社稷危而复安、日月幽而复明之概。然君上倚之、众人仰之则可,若出自其家人之口,则陋矣。
    P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