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七喜

  • 定价: ¥25
  • ISBN:978780759241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万卷
  • 页数:254页
  • 作者:韩寒//石康//饶雪...
  • 立即节省:
  • 2008-06-01 第1版
  • 2008-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是文学中的MMORPG,是史上首部名作家【角色扮演】小说。
    车夫韩寒,客栈老板石康,导游雪漫,吝啬痞子蔡,神秘人蔡骏,失恋女沧月,探险家孙睿,逃犯江南,联手巨献。

内容提要

    韩寒、石康、雪漫、痞子蔡、蔡骏、沧月、孙睿、江南,这些天才作家,把一次旅行变成了想象力的盛宴。武侠、玄幻、推理、言情,题材各异。幽默、睿智、华丽、温暖,好的文字又都是一样的。就在短短数千字之间,你能领略到这些作家的才华和风格。

媒体推荐

    这些天才的作家,把一次旅行变成了想象力的盛宴。武侠,玄幻,推理,言情,题材各异。幽默,睿智,华丽,温暖,好的文字又都是一样的。就在短短数千字之间,你能领略到这些作家的才华和风格。
    ——路金波

目录

序·韩寒
之一·遇见自己,在雪域中·蔡智恒
之二·倘若我叫七喜·饶雪漫
之三·莫卧尔宝石·蔡骏
之四·奇游记·孙睿
之五·大话七游·石康
之六·梦·枕·貘·沧月
之七·再见,加德满都·江南
后记·八个人行十万里路写一本书·路金波

前言

    这几天西藏又成了新闻,勾起了我对西藏之行的回忆。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非常向往西藏,负责地说,这种向往完全是附庸风雅。在大概我初中的时候,西藏突然开始和“心太软”一起流行,都说西藏是圣洁的地方,可以洗涤心灵。这很好,大脑已经被洗涤了,心灵再去洗涤一下,齐了。
    我对西藏的向往都是小资小调的,是伪情怀的,而且根据我的观察,似乎周围的人都是这样的。没人弄明白藏传佛教和藏獒有什么关系的时候,大家的人生梦想都是去一次西藏,似乎每个去完的人回来,人生观和世界观乃至消费观都发生变化。那个时候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我觉得去西藏是一件很高级的事情。
    后来我长大成型了,都一直没有成行。记得我当年说我的理想是去西藏的时候,很多无知小女生都写信告诉我,你真有追求。然后《萌芽》在2000年连载了一年多的一篇关于西藏和可可西里的纪实文学,作者的女朋友恰巧也叫韩寒,于是很多小女生又给在上海郊区家里的我写信道:你真是我们的偶像,说到做到,而且雷厉风行,我们还没买到中国地图,没弄明白西藏和新疆哪个在上面哪个在下面你就已经颠了。所以至今在一些《萌芽》的读者的心里,我于2000年已经去过西藏了。而且我还没写文章,隐忍不发,是最高境界,只有和我同游的另一个男作家写了感想。
    那位作家也怪,通篇就没和他的女朋友亲热过。
    后来我几乎没有动过这个念头。因为我对西藏失去了兴趣。我不需要依附于辽阔之地和世界之巅来给我假的强大和虚的感悟。论坛上一直是自驾游去西藏的,但平时都忙于比赛,所以空下来都不想开车。
    再后来有了这个机会,行家和七喜以及万榕文化邀请我参加去西藏的活动。其实我一开始有点犹豫,一方面听说要跟随一些其他人,让我觉得很不自在,另一方面我总觉得这等于一次走穴,然后回来写一个走后感,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似乎太过残酷。但是在多方讥笑我是不是怕高原反应,是不是不敢徒步去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刺激下,再回想起那也是我儿童时候的梦想,就毅然去了。
    去的第一天,我为了防止迟到,特地睡在虹桥机场里面的酒店里。算算时间差不多了,我从容出发,出酒店步行十秒,到了候机楼,一看离停止办票还有十分钟,这算是我近年来最宽裕的一次登机。我慢慢打通了领队的电话,大家相约在一号门。我站在一号门下,寻觅领队张翼的身影,电话那头说,我也在一号门呢,你看见我没?
    我说,没有,我举着手呢,你举手……
    电话里说,我伸手了,我怎么没看见你举手……
    第二天的同一个时间,我准时到了浦东机场,飞往成都,再转机西宁,和前一天飞走的领队张翼汇合。我们直接开车去拉萨。
    青藏线是非常好走的,至少比上海的外环线平一点。因为我对主办方一直表达对司机技术的担忧,所以他们派出了最好的李师傅和我们一起开车去拉萨。听说路上会有砂石和暗冰,所以我的意思是,路况好的时候由司机驾驶,路况复杂的时候由我驾驶。主办方的意思是路况好的时候我可以开着过一把驾车的瘾,路况差的时候由司机驾驶。我们的意思完全岔了,我是一点驾车的瘾都没有,也不觉得在民用公路上驾驶有任何的乐趣,我只是不放心别人开车,坐别人的车我天生紧张。结果到了当地一看,一马平川,连个鸟都没有,也没有任何的悬崖,从上海内环线上掉下来至少要比从青藏线马路上掉下来高十倍。而且坐了一公里车,李师傅的驾驶也是非常的沉稳老练,我就很快睡着了。
    醒了的时候就是青海湖。我又睡了。再醒就到了第一天该住宿的地方。这里的人都热情问我,有没有反应,有没有反应,我一开始不明白,偷偷摸了摸下面,说,现在还没有反应。他们说,你现在没有反应是正常的,等明天,你就有反应了。
    我暗想今天晚饭是不是放了什么藏药秘方。
    接着他们说,有的人到了这里,就有反应了,整个人都不行了。你行不行?不行你就说。
    我说,我行,我行,我没反应。
    说着真是矛盾。
    第二天去往格尔木。一路都是高山白云,风景就像是复制粘贴。途中经过了可可西里,很快看见一只藏羚羊,我一个朋友激动地下车,说,藏羚羊。藏羚羊很机敏,撒腿就跑,我朋友撒腿就追,司机李师傅看了直摇头,说第一次看见用人力来追藏羚羊的。
    我那朋友跑了三步就吐了,从此开始高原反应,一路反应到拉萨,整个一千多公里都反应不止,一直在车里昏睡,醒了就喊着要寻死。所以下文就忽略此人。在格尔木好好休息了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上海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一直心情不好,这样的风景也没有办法提起我的兴致。我想风景总是次要于人类的,因为风景是背景,主体如果没表演好,背景好看也枉然。
    我从那曲开始有高原反应,因为我着凉了。在那曲的酒店我洗了个澡,开始发烧。高原的一切都来得很快,立竿见影。一晚头疼,怕自己烧坏了,回去不记得自己去了哪,没办法写这个序,但又不好意思打扰隔壁房间的司机和领队,所以一直扛到六点多,给隔壁打了个电话。他们起床后决定送我去医院吸氧。但那曲的医院在哪是个问题,我艰难地收拾好东西,上车求医,当时天未亮,找医院和急诊室大概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街上偶然出现的人都指引我们去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在漆黑中一阵乱开,终于找到了一个加号,进去吸氧半小时,打了一针退烧针,又马上全部康复。
    从医院出来已经天全亮,我们惦记着要去吃点早饭,走出医院大门,我回头凝望,突然发现紧挨着医院的建筑群有点眼熟,定睛一看,是住的酒店。
    剩下来的路程还有两天,但我决定一天就到。途中我们要翻越最高海拔的唐古拉山口。路上巨大的冰川,那些都是长江的源头。但当我看见那些自然界神奇壮观的景色,我总会去想,这是多么狠的一件事,这就是文明的源头,因为这是河的源头。但这些神奇总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肉眼所看见的事物,都应该是理所当然的。
    然后我们就到了拉萨。我住的酒店正对面就是布达拉宫。晚上去了大昭寺,坐在领队张翼带去的一个餐厅和酒吧里。那里拥有了情怀,我看了一些留言册,里面都是对姑娘的表白,显然,这些姑娘都不是此刻坐在对面或者旁边的,另外还有对理想的决心。在凡是表决心的留言下,我都跟贴了。我想,既然是握着笔,我就不能写“顶”,于是,我在所有的决心下都写了“批准”。有的时候,人下的决心其实一点都不坚决,分分钟一个闪念就能摧毁,如果自己批准不了,我想,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或者一个陌生男人的批准都是会有帮助的。但是,理想在此刻还是淹没在本子里大断的情话和伤感的爱情里。我想,一个人来拉萨的乐趣总是不及两个人去拉萨,完美的境界是一方面没反应,一方面又有反应。两个人如果喜欢,可以去拉萨四处走走,只是因为……空气好。你如果看见他人的留言,请多看眼前的人几眼。至少你还有得看。在这个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城市,又有宗教给你们的痴言助兴,多好。
    倘若有喜欢之人,又得手,真是一件开心的事。
    我在某本某页留了一句话,你们永远都不知道。

后记

    八个人行十万里路写一本书
    路金波
    陈忠实在《白鹿原》开头写到:白嘉轩后来引为自豪的是,他有七房女人。
    那我拾人牙慧应该如此描述:路金波现在引为自豪的是,他有八位作家。
    故事的开始是某一个饭局间来源模糊的消息。说一个和西藏旅游局关系密切的旅行社,正在推广冬季的进藏游,想寻找文化机构合作。那时我们正准备出版蔡智恒兄的新作《暖暖》,编辑们在策划所谓“寻找温暖”的活动,其中一个方案是,离太阳最近而圣洁的高原,是不是更温暖?
    其间因为另一个合作草案和百事接触,偶然说到旅行方案,参会的“七喜”组的经理说,这么有品位的活动,俺们可以赞助饮料。
    冬天太冷,喝不了太多饮料。
    于是,我们设计了“七”条线路,并且答应在活动结束后推出一本书,在“七”后面再加一个“喜”字。
    以换得一些盘缠。
    成交。
    (心下感慨,幸亏这个品牌名还比较有文艺腔,而且开头是个位数,要是“万”宝路就麻烦了。)
    组织八位作家在这个寒冬在喜马拉雅山区域(西藏、尼泊尔、印度等)旅游。
    我原本就是做了这点俗事。
    但是今天,当我静静地阅读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真的骄傲起来。
    这些天才的作家,把一次旅行变成了想象力的盛宴。
    武侠,玄幻,推理,言情,题材各异。
    幽默,睿智,华丽,温暖,好的文字又都是一样的。
    就在短短数干字之间,你能领略到这些作家的才华和风格。
    感谢蔡智恒兄,这位憨厚而风流的老大哥真是劳动模范,他准时交稿,百分之一百忠于约稿信的要求,并且写下了本书中最长的篇幅。他还特意来信说:请把本书的稿酬,捐献给和藏区有关的公益项目。
    感谢石康老大,这位空想商业天才时常教导我些做生意的法则,但其实他是特传统的“老派”知识分子,对朋友很热心,半道还打电话给我,  “路上艰苦,我就自己做主给随行工作人员提高住宿和伙食标准了,回头你从我稿费里扣”。
    感谢雪漫姐姐,现在似乎我们公司里不分老幼都如此称呼她了。她那么有才,又那么勤奋,还那么好学,不成功简直“天理难容”。我会记住她的一次口误,说要为我“每年贡献三十亿码洋”。
    感谢沧月妹妹,在所谓“网络文学”的道路上,俺是看着你长大的(当时我做榕树下网站主编的时候,建立一个“状元阁”,似乎第一邀请的明星就是沧月),也是你把我们这些“老江湖”挤下历史舞台的。如果一个女孩子又年轻,写的又那么好,长的也好看,还会画建筑图纸。我觉得你很快会和刘晓庆一起探讨出名辛苦这种话题的。
    感谢江南博士,虽然江湖传言您的博士没有毕业,但是在粉丝们的心目中,您是为了祖国的文学事业毅然返乡的。您和此次因为公务未能成行的冯唐博士一样,都是学贯中西,一边做生意一边著文章的跨界高人。
    感谢蔡骏大师,您总是那么高产,也总是那么寡言,您那么高产还每本书都卖的好,您那么寡言还骗了那么好看的女朋友。以后唱歌俺们都带上您,您是唯一一个代表上海麦霸抵挡浙江女麦霸沧月的高手。
    感谢孙睿孙导。您越发有艺术家气息了,自从贵圈潜规则曝光以来,很多朋友都指望您早点毕业出来拍片,给大家分点儿副导演副制片的活儿。对了,敝内回来说,孙导不仅摄影好,英语侃价也是一绝,和尼泊尔摊主大战三百合,终于买了一个不漏水的水壶。 也感谢韩寒,我的兄弟。如果您改掉迟到的毛病,我就成立一个助选办公室,力推您成为下一任中国作协主席,以实现您亲自下令关闭这个组织的人生理想。 古人说,读万卷书,行千里路。 他们合计走了十万八干里。写了这么一卷书。 作为行路和出书的策划者,我以这篇小文向读者推荐此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是一个哲学家,出版过大百科全书与哲学辞典;同时是一个诗人,我的韵文曾在伊斯法罕和君士坦丁堡的宫廷传唱;还是一个小说家,我的书已被基督徒翻译成拉丁文在罗马出版。
    尊敬的读者们,请不要感到奇怪,在我们那个年代,哲学家、诗人、小说家,甚至最伟大的宰相,这些头衔都可能是同一个人。当然,我要补充声明一下:目前我还没有当上宰相,否则也不会经历这场故事。
    我们的宰相家世高贵,属于最早随巴布尔大帝入侵印度的家族。而我则相形见绌,尽管我的家族也可追溯到帖木尔大帝时代的撒马尔罕,但我的曾祖父不过是阿克巴大帝麾下的骑兵,我的祖父是僻居旁遮普乡间的阿訇,到我的父亲已沦为皇家图书馆的看门人。不过也因为这一便利,我得以在图书馆中度过童年。所有阿拉伯文、波斯文、希腊文、拉丁文的图书,都被我装在了并不怎么大的脑袋里。荷马、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维吉尔、海亚姆,这些伟大先贤的著作与诗歌,我可以一字不差倒背如流。感谢我默默无闻的父亲,他选择了一个最幸运的职业!
    二十年后,我成为整个莫卧尔帝国最著名的哲学家、诗人与小说家。就连帝国最高统治者,神在大地上的影子——沙贾汗皇帝陛下,也将我召人他豪华的宫廷内。皇家大象驮着我进入德里红堡,在威严的皇帝陛下面前,我滔滔不绝地讲述了三天三夜。从古希腊与古阿拉伯的哲学,到即兴创作波斯语的诗歌,直到我那构思中的史诗小说。整个皇室都为我所倾倒,美丽的皇后泰姬对我十分尊敬,她希望自己的女儿——珂赛特公主能够学习波斯语,因为这是皇后故乡的语言,她聘请我每天向公主传授波斯诗歌。
    珂赛特公主,是皇宫中最神秘的人物——据说她的眼皮上写有咒语,只要一闭起眼睛,看到她的人就会中毒身亡!当我第一次面见公主之时,也恐惧得双脚颤抖,期望神能够拯救我,让杀人的公主永远不要闭眼。
    终于,公主缓缓走出珠帘,裹着一身紫色的丝绸披肩,睁着一双波斯湾似的大眼睛,带着天生的玫瑰香气来到我面前。
    不,她不是想象中的魔鬼,而是天堂里的贞女!她是如此美丽迷人,每一次眨眼,每一次微笑,每一次回眸,都让我神魂颠倒。当她闭上充满诱惑的双眼,听我朗诵最得意的情诗时,我再也不惧怕她的眼皮了——事实上什么咒语都没有,那都是为了吓唬求婚者,因为泰姬皇后最爱这个女儿,希望最爱她的男人才能娶她。
    没错,按照小说里的通常情节,我迅速爱上了珂赛特公主!
    每夜我都会在灯下奋笔疾书,用波斯语创作一首又一首情诗,次日带入红堡念给公主听。再次感谢我那图书馆看门人的父亲,使我成为最有才华的诗人——每当公主听到我的情诗,她都会安静而羞涩地微笑,因为她知道这些诗都是送给她的,没有比这些赞美更痴情的了,也没有什么能比我的心更着急的了。
    是,我决心向珂赛特公主求婚。
    事实上公主也是这么想的,她的每一个眼神都在暗示着我,每一次交谈都颇有深意。她交给我的那些诗歌作业,都记录着她最真实的心情——她渴望离开宫廷,走进我那并不华丽的小屋,每夜都被我的诗歌赞美。
    终于,在某个炎热的下午,当沙贾汗皇帝召我人宫讲解哲学,问我需要得到什么报酬时,我庄重地回答道:“尊敬的陛下,我不要黄金,也不要官爵,更不要采邑,我只要您的掌上明珠——珂赛特公主!”
    “我亲爱的诗人,你没有开玩笑吗?”
    “尊敬的陛下,我已下定决心,无论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我。”
    “可你既不是王子,也不是贵族,更没有万贯的家财与万里的封地,凭什么娶我的女儿呢?”
    “尊敬的陛下,您需要什么才能把公主嫁给我?”
    “一份最贵重的聘礼!珂赛特公主是我的无价之宝,只有同样的无价之宝,才能值得上我的女儿。”
    “什么才是无价之宝?”
    “上个月,土耳其苏丹要用一百座城市来换我的公主,但我说一百座城市还不及公主的一根头发,现在你明白什么是无价之宝了吗?”
    这次谈话让我沉默了三天,虽然我的诗已使我名满天下,但我只是图书馆看门人的儿子。我的全部财产,除了脑子里的智慧以外,不过是一间小屋,半岂小院,几只母鸡,还有一条狗而已。我到哪里去寻找一份“无价之宝”的聘礼呢?此时皇帝又下令,不准我再靠近珂赛特公主,没有皇帝的亲笔召唤不得入宫。
    就在我陷入绝望之时,突然收到一封来自远方的信:
    诗人先生:
    若你有兴趣,请光临喜马拉雅山脚下的万榕山庄。本庄藏有一枚无价之宝,只有具备大智慧者方能获得。
    期待你的光临。
    七喜
    这封信实在是奇怪,是一个乞丐放在我家门前的,当我追出去时乞丐已经跑了。
    我捧着信思考了整整一夜,这喜马拉雅山脚下的万榕山庄究竟是何地?那无价之宝又是何物?什么人才是具备大智慧者?写信的七喜到底是什么人?是否一个陷阱一个阴谋?
    但为了我的珂赛特公主,所有的危险我都愿意尝试,我下定决心收拾好行囊,告别炎热的印度平原,向从未涉足的喜马拉雅山前进。
    艰险的旅途刚刚开始,我就遇到了许多困难:身上的盘缠不足,只能夜宿古庙之中;白天太过于闷热,只能在危险的黑夜赶路。
    第七天,当我在干旱的大地上筋疲力尽时,身后响起一阵急促的蹄声,一辆骆驼车停在了我的身边。
    年轻的车夫包着白色头巾,也许来自西部的拉贾斯坦,他抚摸着高大的骆驼说:“喂!你要去哪儿?”
    “我想去喜马拉雅山!能否带我一程?”
    “好吧,坐到车上来吧。”
    我心满意足地坐到车上,由骆驼载着我继续前进。年轻的车夫对路很熟悉,他向骆驼挥舞了几下鞭子,便在大道上飞奔了起来。没想到骆驼飞奔起来如此之快,我紧紧抓着车栏十分担心,万一连人带车摔出去就惨了。但车夫驾驭得非常稳,骆驼车居然还转过几个弯道,就连最快的驿马也追不上我们。
    “非常感谢你!”我爬到车夫的旁边,与他并排坐在骆驼车上,“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汗·汗。”
    “汗·汗?真是奇怪的名字,你很喜欢赶车吗?”
    “是的,这是我的职业。”
    “你去过喜马拉雅山吗?”
    “当然去过!”
    汗·汗已把我当作好朋友了,一路上和我不停地聊天,而骆驼车的速度也丝毫没有减慢。他挥着鞭子大声说:“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的骆驼车变成了四个轮子,而骆驼变成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不再需要给它喂草料了,只要定期给它加一些油。你明白吗?是一些特殊提炼过的油,来自地底的深处,据说在阿拉伯人那里非常丰富。”
    “那还叫骆驼车吗?”
    “当然不叫骆驼车,而应该叫一一汽车!”汗·汗越说越兴奋,猛赶着骆驼向前走,“反正梦里就是这么叫它的,人就坐在这辆车的里面,还有顶棚可以挡风避雨。前面有一个圆盘,抓着它就可以控制方向,向左转圆盘车就向左,向右转圆盘车就向右。要是让车加快速度,就踩脚下的一个踏板;要是让车停下来,就踩另外一个踏板,甚至还可以让它往后面开。这样前后左右各种方向就非常方便了,我就在梦中开着这辆车,飞驰在这条大道上。旁边也有许多辆相似的车,到了十字路口还会有红色和绿色的灯,红灯就必须停下来,绿灯就得快速通行过去。如果你闯了红灯——嘿嘿!就会有士兵跑过来没收你的本本,那样你就不能再开车了。”
    “真是奇特的梦啊!”
    汗·汗突然让骆驼停了下来,抱歉地说:“亲爱的朋友,我要去参加一个骆驼车比赛了,接下来的路只能由你自己来走了。”
    “你已经让我快了许多,非常感谢。”
    我跳下车与汗·汗依依惜别,继续走上北印度干旱炎热的大地。
    P9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