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宸宫(上下)

  • 定价: ¥52.8
  • ISBN:978754023233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燕山
  • 页数:614页
  • 作者:沐非
  • 立即节省:
  • 2013-08-01 第1版
  • 2013-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梦三生古代言情系列之沐非的《宸宫(上下)》,受百万读者追捧一别五年重磅回归。
    通篇围绕复仇,半生相恋却铸成龙凤反目的惊心之痛,走上一条崭新的复仇之道。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他与她,踏过万千荆棘,能否走向幸福,无人能知。
    本书独家番外首次公开,解答前作遗留的复仇之谜。
    岁月侵蚀了一切,尘埃把所有谎言遮掩住,也就成了千万年的人间。

内容提要

  

    《宸宫(上下)》的作者是沐非。
    《宸宫(上下)》:
    破军拂晓,天狼醉射,她本是惊才绝艳的将星,却一朝被挚爱背叛,一盏“牵机”醉饮,醒来已是人事已非——自己竟在小宫女身躯中重生!
    九重宫阙中,暗流诡谲.她在暗中操纵着这权柄玉座的无边杀戮,只为挑起帝后母子相残!
    后宫嫔妃争宠,各出奇谋,而九五至尊的天子,居然对她心生爱慕!
    鞑靼侵边,藩王作乱,种种危机,在几重旋涡中,急转直下。
    纷乱复杂的纠葛之中,林宸的最终结局,是“无物结同心”的决绝,还是“泛舟江海,共话千秋”的释然?
    

作者简介

    沐非,畅销书作家、编剧,生于江南古城,求学于六朝古都。主要作品有《宸宫》《帝锦》《帝台娇》《殿上欢》等。

目录


第一章 明灭
第二章 尚仪
第三章 闻笛
第四章 胡使
第五章 天宸
第六章 元旭
第七章 圣眷
第八章 林媛
第九章 夜宴
第十章 咒毒
第十一章 静王
第十二章 绝杀
第十三章 凤阙
第十四章 亲征
第十五章 无明
第十六章 大捷
第十七章 册妃
第十八章 玉碎
第十九章 立威
第二十章 鬼魅


第二十一章 决裂
第二十二章 出马
第二十三章 黄雀
第二十四章 大晋
第二十五章 勘合
第二十六章 寂灭
第二十七章 外侮
第二十八章 北狩
第二十九章 守城
第三十章 缘尽
第三十一章 秋凉
第三十二章 宫变
第三十三章 月惑
第三十四章 星坠
第三十五章 奈何
第三十六章 岁逢
番外清敏
番外元旭
番外归长天
番外恨蹉跎
番外湘夫人

后记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金刚经·第三十二品·应化非真分》
    永嘉十二年的春天甚是邪异,才二月里,天气就忽冷忽热,变个不停。福寿宫里的老太妃生受不住,终是薨了。几日后,皇后又卧病在床,太医们天天会诊,总不见起色。内外命妇一起陈说,太后便请了国钦寺的慧明禅师来讲经祈福。
    初七,六宫里才发了春装,宫人们口中不说,私下里却是绞尽脑汁地想着,如何在青灰衣裙上小动针线,既不违宫制,又能显出俏美。
    鱼跃龙门,是宫中女子的梦想,所有的黛眉浅画、宝髻千变……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明灭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金刚经·第三十二品·应化非真分》
    永嘉十二年的春天甚是邪异,才二月里,天气就忽冷忽热,变个不停。福寿宫里的老太妃生受不住,终是薨了。几日后,皇后又卧病在床,太医们天天会诊,总不见起色。内外命妇一起陈说,太后便请了国钦寺的慧明禅师来讲经祈福。
    初七,六宫里才发了春装,宫人们口中不说,私下里却是绞尽脑汁地想着,如何在青灰衣裙上小动针线,既不违宫制,又能显出俏美。
    鱼跃龙门,是宫中女子的梦想,所有的黛眉浅画、宝髻千变,都不过是为了那九五之尊闲暇时的惊鸿一瞥、偶然惊艳,或者是一时青睐。
    汉时的未央神话,是宫中女子心中最华美的梦。
    白天日头暖融,却不料,到了晚上,天色冥茫,竟下起雨来。春寒随着雨丝,一阵阵洒下来,到了子时,轰隆隆一声竟打起雷来。
    蓉儿一把拿起毛巾,叫了声好烫,一边又给晨露额头敷了一条冷的。她瞥了眼白萍、彩儿,见她们仍是蜷在被窝中,不由得心中暗恨。她把毛巾一摔,狠狠地扔在桌上,弄出不小的声响。
    白萍哼了一声,转身睡了过去。彩儿终于绷不住,爬起身来,迟疑地问道:“晨露好些了吗?”
    蓉儿看着她,想发怒,又忍住了,“额头越发烫了,她本来身子就虚,挨了那一顿打,又逢上这天气……”
    她想起刚入宫时,晨露那小小的、胆怯的笑容,想起那日棍棒齐下,她缩成一团的弱小身形。
    “要怪,就怪我们生得不好……要是爹娘给了好家世,就算做不了主子,也能做上三阶的女官,有头有脸的,也不会轻易挨打。”彩儿不甘地嘀咕着,想起娘娘们的贴身宫女,那金尊玉贵、盛气凌人的样子,又是神往,又是妒忌。
    她们四个都是云庆宫中的粗使宫女,因为出身微贱,又没有使银子,就被派到杂役班,什么擦柱子、抹地板,甚至拔草除尘都是她们的活计,白日里辛苦奔忙,晚上也是睡四人大通铺。
    其他宫女都被小太监们尊称一声“姑娘”或是“姑姑”,她们这些人,却是谁也不会正眼瞧的。哪天娘娘气儿不顺了,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拿她们出气。
    蓉儿一声惊叫,打断了彩儿的苦怨,“不好了,晨露开始发冷了……冷得像块冰!”
    彩儿不及答话,铺上的白萍便翻身坐起,嚷道:“半夜三更的吵什么啊,还叫不叫人睡了!”
    “你真没良心!晨露还不是为了替你的班,才会把漆洒到娘娘身上?”
    “那是她自己笨手笨脚!人死了没?还没死就快叫善人堂来抬人,死在这里,还怎么住人!”
    “你!”蓉儿气不过,冲过去就要撕扯,却听见彩儿大叫:“你们快来……晨露她、她没气儿了!”
    蓉儿三两步疾奔回东铺角,伸手一探,颓然坐倒。
    她看着这僵直、瘦弱的躯体,看着那青白的小脸,那蹙着眉、闭着眼,好像仍在忍痛的表情,她哽咽着哭不出来。
    这条命,何其微贱!
    她起身抱住晨露,终于哭出声来。
    她哭着,想起家中的娘亲和小妹来,仿佛要把一生的悲苦都诉之于哭声。
    彩儿踌躇着,半晌才道:“我去喊善人堂的人。”
    她拿了把伞,跑了出去。
    迎面的雨水让她打了个寒战,不知是因为冷,还是为着屋内凄凉的哭声。
    屋内,没有人再说话,蓉儿啜泣着,白萍两眼望天。
    半个时辰后,彩儿才回来,她带着哭腔道:“善人堂的不肯来,说是大雨天……就让她停尸在屋里……”
    善人堂是宫中有善心的大太监和女官们设的,有些无亲无靠的宫人死去,他们会拉出去埋了,现在连他们都不肯来,三人立刻明白,这一夜要伴着尸体睡眠了。
    蓉儿悲从中来,又哭了起来。彩儿哆嗦着,“我听说,下雨天,容易闹尸变……”
    她的声音带着恐惧,随着雷声轰隆劈下,显得分外阴寒。
    白萍打了个寒战,皱眉看了看另一端的僵硬躯体,嫌恶地挪了挪铺盖,道:“少胡说八道!”
    尖酸的话语戛然而止,她死死盯着那具尸体,突然,爆出一阵惨烈的尖叫。
    白亮的雷电,瞬间照亮了整间屋子,雨声哗哗,铺上那具尸体静静地睁开了双眼。
    她目光森然,神光流转,令人不敢直视,双眸转动着,打量着四周简陋的环境以及惊愕害怕的三个女子。
    雷电轰鸣,震得乾清宫内灯烛闪烁。左侧有一只云窑瓷炉呈大禹治水状,其中檀香冉冉,皇帝手执黑子,意甚踌躇。
    他看着雷雨交加,也就不愿睡去,遣人去留下给太后讲经的慧明禅师,一起在乾清宫中对弈。
    手谈之道,淡泊二字而已。前人往往几日才成就一局,两人下到中夜,也不过局面过半。
    白子大龙已成气候,隐有腾云破空之势,黑子却无所作为,散乱得不成气候。
    局势甚危,皇帝却漫不在意,端过茶碗一试,笑道:“好茶。”
    “皇上且慢品茶,小僧却要先取一局了。”慧明落下关键一子。
    “哦,朕要输了。”皇帝仍是平和,轻松笑道,“禅师果然好棋艺。”
    看着他温和平静的意态,慧明心下暗忖,一直传说这位万岁性情温厚、宽正少怒,果不其然。
    “可惜,禅师的眼界未免太浅了些。”皇帝的声音在雷声中,竟是别样的寥淡和危险。
    慧明愕然抬头,看入皇帝眼里。
    在那温厚平和的笑容下,笑意未达眼底,皇帝眼中深不可测,无穷的深渊仿佛要择人而噬。
    当的一声,慧明手中棋子落枰。
    皇帝伸出手,那五指修长而坚定,他放下一子。
    仿佛是一瞬间,那散乱的各处立刻互为支援,相互呼应。
    棋势已成,大龙顿成死地。
    ……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