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无所谓的小女孩/少年文学译丛

  • 定价: ¥20
  • ISBN:978751533665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青年
  • 页数:108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为了完成毕业论文,大学心理系的高材生奥莉加去孤儿院采访了一个名叫娜斯佳的自闭症孤儿。然而,她却发现了这个孤儿的古怪之处:她对什么都“无所谓”。还发现了她身上隐藏着的不堪回首的过去和惊人的秘密……
    欲知更多后情,请看由阿尔贝特·利哈诺夫编写的长篇小说《无所谓的小女孩》。

内容提要

    阿尔贝特·利哈诺夫编著的《无所谓的小女孩》是俄罗斯当代小说。小说讲述了:
    命运的宠儿奥莉加是大学心理系的高材生,为了完成关于问题儿童的毕业论文,她采访了一个名叫娜斯佳的孤儿。采访中,她发现娜斯佳身上透着古怪,是一个对什么都“无所谓”的小女孩。奥莉加决心打开娜斯佳紧闭的心房,却发现她身上隐藏着不堪回首的过去和惊人的秘密……本来,娜斯佳只会是奥莉加毕业论文中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案例,但奥莉加没有想到,正是这次采访决定了她未来的道路。

目录

第一章  透过女孩之眼
  第一眼
  衣着光鲜的少女
  相识
  奥莉加·奥列戈芙娜
  济娜彼得罗芙娜
  交谈
第二章  透过少女之眼
  如何是好
  不同的阶梯
  我到底是谁
  胖胖的大妈们
  在家里
第三章  透过女孩之眼
  博物馆
  水果冰淇淋
  奥劳拉的世界
  奥劳拉的世界(续)
第四章  透过少女之眼
  诚恳的谈话
  夜间显灵
第五章  透过女孩之眼
  思索片刻
  “人为财死……”
第六章  透过少女之眼
  绝望
  当铺
  娜斯佳—阿娜斯塔西娅
  娜斯佳的告解
  娜斯佳—阿娜斯塔西娅(续)
  不眠之夜
  别离还是重逢?
  重逢还是别离?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当铺
    娜斯佳求我带她进城。她跟玛丽万娜说好了,一点儿事也没费。在去往终点站的路上,她悄声跟我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就是她为什么需要钱。
    她提到了围墙上的秘密洞口,提到了又抽烟又喝酒的格利什卡和米什卡,还提到了他们开的地下小卖部。
    “怎么?”我惊讶道,“济娜彼得洛夫娜和玛丽万娜不知道这回事?”
    “哈一哈,”娜斯佳并没大笑起来,“她们知道什么?唉!”
    出发前,她问我有没有十五卢布。我笑着说,会有的。
    随后,她带着严肃的神情撩起身上那件花花绿绿的夏季连衣裙的下摆,我大吃一惊。她下面穿的是一件带松紧带的粉红色短裤,那种样式是人们在战后那段时间才穿的。
    而娜斯佳毫不害羞地把手伸进短裤里,掏出一团纸币。那是八十卢布,还有一枚五卢布的硬币包在里面。
    “看,”她高兴地对我说,“我只吃了一个羊肉馅饼,花了十五卢布。就在这里,在终点站这儿。”
    我们穿行在脏兮兮的售货亭和冒烟的烤羊肉馆中间,经过卖羊肉馅饼的小摊,一个异族的叔叔冲娜斯佳点点头,问道:
    “喂!我们家的馅饼好不好吃啊?”
    “好吃。”她活泼地答道,仿佛自己在这里常来常往一样。
    我们来到当铺。
    我是生平头一遭迈进这种地方的门槛。我知道,人们来这里抵押东西换钱,但当铺的人总是故意出低价。不过大概过一个月的光景你可以把东西赎回来,要是不赎,他们就会把东西卖掉。
    照娜斯佳所说,他们暂时还不能卖掉姥姥的勺子,甚至也无权把它摆出来出售。但抵押的数额让我很惊奇——只有一百卢布。
    当铺里很安静。夏天这里的生活仿佛停滞了一般。柜台后面,在各种破烂什物中间站着一个瘦瘦的姑娘,在东张西望着。
    我递给她一百卢布,向她解释昨天娜斯佳的事。可她仿佛是在盯着胶合板看,一问三不知。就好像站在她跟前的不是一个大活人,而是个没有生命的物体。
    随后,她面无表情地说:
    “收据拿来。”
    “什么?”我没明白。
    “把收据给我,还有护照。您上来就给我钱干嘛吗!”
    可真讲礼貌啊。
    “可根本没有什么收据。”我不安起来。“这个小姑娘昨天在您这里当了一把银勺子。”
    那姑娘“啪”地一下打开面前一本厚厚的簿子,开始用手指点着查找,随后又“啪”地一下合上,兴味索然地说:
    “昨天根本没人当什么勺子。”
    我马上听到娜斯佳高声喊:
    “勺子就在那儿!”
    她用手指拼命戳着玻璃橱窗,我俯下身,看见了我家那把历史悠久的勺子,冲它微笑起来。仿佛它是一个偶然被俘的女囚,终于回到了家人的怀抱。
    “你看!”娜斯佳又喊起来。这回她已经不是喊了,而是绝望地、狠狠地大叫:“它值一千卢布呢!”
    “你们想要点儿什么?”姑娘问道。“这是一把古老的勺子,是打过成色戳记的,看到没,在勺子柄上。”
    “昨天还没有戳记!”娜斯佳喊起来。“什么戳记也没有!昨天在这儿站柜台的是个叔叔!带鳄鱼图案的!是个屠夫!”
    她浑身颤抖起来。
    “他还说勺子不是银的,”娜斯佳歇斯底里地喊道,“怎么说的来着?他说勺子是‘百铜’的!”
    “你是说白铜的?”我问。
    “没错!他给了我一百卢布。可是现在卖一千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转向那个姑娘。“你们这当铺欺客啊?”
    “我们怎么会欺客呢?”她骂道。但是她心很虚,她在撒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何况她的眼神游移不定。
    “她说的那个男的呢?”我问。“带鳄鱼图案的男的?还是个屠夫?”
    “你们在说什么呀!哪儿有什么屠夫。”姑娘耍起赖来。“我可要报警了。”
    “那就请便吧,”不知怎么我突然就学会冷冷地说话了,我拿起了手机。“而我要给检察院打。我在那儿有熟人。”
    我开始拨号。
    那姑娘明白了,我不是在跟她开玩笑。她脸色变白了,说:
    “您等一下。”
    我合上手机。
    “请您理解,我不能只收一百卢布就把它还给您。从来没有这种事。明天那个人来上班……就是‘带鳄鱼图案’的那个人,他来上早班,您到时候跟他商量吧。”
    娜斯佳点点头同意了,显然,她准备明天再来。她懂什么啊?
    而我猜到了——这是她在花言巧语骗我呢。只要我一转身,不用等到明天,勺子就会消失。永远消失不见。谁都永远无法证实任何事。这里是骗子的地盘。如果像娜斯佳说的那样,一个“带鳄鱼图案的屠夫”能骗人,为什么别人就不会骗人?
    我身上没带一千卢布,只有五百。
    突然,好像受了谁的命令一样,我问道:
    “怎么在你们这儿当东西?”
    “需要出示护照和要当的东西。”
    我把自己的包放在柜台上,从脖子上解下一个带金十字架的金链子。这和那两把珍贵的勺子一样,也是姥姥的遗物,是她受洗时佩戴的。后来姥姥传给了我。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古老的十字架。
    我把它摘下来,递给那个姑娘,问:
    “这个您看值多少钱?”
    “值两百美元,六千卢布,但我们最多给到两千卢布。”
    “就给一千吧!”我说。“这是我的护照。”
    我又严厉地补充说:
    “可勺子你要还给这个小女孩。”
    本来,这个唠叨不休的姑娘应该先给我办手续,付钱给我,再收下赎勺子的钱。可她只是从勺子上把价签撕了下来又把勺子扔给了娜斯佳,就算完事了。
    然后突然就出事了!
    P8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