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白金数据

  • 定价: ¥42
  • ISBN:978755961156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327页
  • 作者:(日)东野圭吾|译...
  • 立即节省:
  • 2018-01-01 第1版
  • 2018-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从《白夜行》到《白金数据》,东野圭吾所要写的始终是爱。
    “日本奥斯卡”影帝,二宫和也主演同名电影原著小说,日文版狂销170万册。
    东野圭吾:我这次的挑战,就是由追问自己这个难题开始的。我是否通过了这超高难度的关卡,交由读者们判断吧。
    日本亚马逊读者狂热推荐:这本书说到底,终究还是人性的问题。

内容提要

    东野圭吾著的《白金数据》讲述了:凶手,竟然是我自己?!
    傍晚六点十二分,数学天才蓼科早树和哥哥被杀死在七层的房间里。整栋大楼的走廊、电梯都装有监控器,24小时有人查看,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七层只有蓼科兄妹二人。楼层的门禁,并未遭到破坏。现场留下的枪属于此前犯下数起案件的NF13。而蓼科早树身上的毛发却属于另一个人——我?!
    《嫌疑人X的献身》之后,推理天王东野圭吾的烧脑巨献。拥有值得反复思考的深度,远远超出推理小说”范畴。从一个灵魂到另一个灵魂,是自我救赎,也是对人性的深层读写。

媒体推荐

    挖掘极深的谜题的过程,让人到最后一秒都屏住呼吸。
    犯人明明就在眼前,我却毫无察觉。
    又悲伤又没有回报的故事。不同端点的两人在命运的纠葛中相互吸引,发现心底的真挚感情是相同的,让人忍不住为他祈祷。
    ——来自日本读者评论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生于1958年,年轻时曾是一名电机工程师,其理工背景亦展现在作品细腻精准的风格中。东野的写作稳定高速,年产推理小说两到四部,不卖弄文学性,坚持大众小说作家的定位。1985年以《放学后》摘得江户川乱步奖,从此在推理小说界大放异彩,1999年以《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06年以《嫌疑人X的献身》获得直木奖、本格推理小说大奖。近期再以《解忧杂货店》荣膺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更以《梦幻花》一书勇夺第26届柴田炼三郎文学奖。2009年5月,东野圭吾成为日本推理作家协会特别理事会理事长,继承大泽在昌职务,现已卸任。
    东野笔下之作品以缜密且充满娱乐性为主,深受影视界青睐,已有多部作品改编为电影、戏剧,如:《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流星之绊》《神探伽利略》等。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尸体身上穿了一件鲜艳的蓝色小有心,遮住了丰满的胸部,但因为没穿内裤,所以下半身都露了出来。脖子上挂着深蓝色的项圈,项圈上方那部分皮肤变成紫黑色。有经验的侦查员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徒手掐出来的痕迹。
    浅间玲司手上拿了一台小型电子仪器,上面有两根细电线,电线的前端有一个金属夹。他之前曾经看过几次这个仪器。
    “又是电恍器吗?”后辈户仓探头看着浅间手上的东西,“最近可真多啊。”
    “这东西真的有效吗?”
    “听说有效啊,只是我没试过。”户仓说完,对浅间咬耳朵说,“要不要试试看?听说稍微试一下,不会对身体造成不良影响。”
    “那你来试啊。”浅问说道。
    后辈刑警耸了耸肩,苦笑着走开了。浅间目送他离开后,把手上的电子仪器放回了原位。发现尸体时,电子仪器就在床头柜上。
    鉴定作业持续进行,虽然规定在鉴定工作结束之前,就连浅间和其他搜查一课的人也无法靠近现场,但刑警都认为,如果乖乖遵守这些规定,根本没办法展开第一拨搜查。
    命案现场位于涩谷角落的一家宾馆,清扫工进房准备打扫时,发现了尸体。死者是二十岁出头的女生,倒在床上。
    虽然有性行为的迹象,但体内并未留下精液,也没有发现使用过的保险套,八成是凶手连同女人皮包里的东西一起拿走了。照理说应该放在皮包里的皮夹和手机不见了,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可以确认死者身份的东西。
    浅间觉得这是一起很常见的无聊案子,脑袋不清楚的男人和脑筋不灵光的女人不知道在哪里认识之后一拍即合,进了这家宾馆。两个人都对普通的做爱方式感到厌倦,所以就用了不知道哪一方带来的“电恍器”助兴。“电恍器”是时下年轻人流行的一种大脑刺激装置,只要把电极夹在两耳,打开电源,微弱的脉冲电流就会通过大脑,可以体会到和吸食毒品时不同的刺激。这种仪器当然不合法,不知道哪个国家生产了这种仪器,在黑市流窜。最近有很多这种莫名其妙的商品。“电恍器”是“电子恍惚器”的简称,但这也不是正式的名称,没有人知道这种商品的正式名称,搞不好连发明的人也不知道。
    那对男女进了这家宾馆后,使用了“电恍器”,神志不清地疯狂做爱。浅间从不久前侦讯的一个年轻人口中得知,那种快感非比寻常,尤其是热衷SM的人,更是为之疯狂。
    “我好几次都差点儿失手杀了我女友。”接受侦讯的年轻人乐不可支地说。
    浅间猜想这起事件应该也是这种荒唐的性爱游戏造成的。男人失手掐死女人之后,被自己做的事吓到,结果就畏罪逃走。麻烦的是,他似乎懂得如何收拾残局,所以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追查到女人身份的东西。鉴定小组的人员也没有发现任何关键指纹。
    虽然是一起荒唐无聊的命案,但似乎无法很快了结。浅间想到这里,不由得有点儿忧郁。光凭“虐待狂的男人”这条线索在全日本打听,恐怕要耗上一百年。
    浅问了解现场的状况后,离开了房间。走廊上也有好几个鉴定人,这家宾馆恐怕有好一阵子没办法做生意了。
    “浅间。”他在等电梯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鉴定小组的负责人田代走了过来,手上拿了一个小盒子。
    “请你把这个带去警视厅。”
    “我吗?这是什么?”
    “毛发。”田代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毛发?”
    “枕头上有一根头发。地上找到两根,那是下面的毛,都不是被害人的。”
    “为什么要我送阴毛?”
    “要你这位资深刑警做这种事,你可能会不满,但这是那须课长的指示,他指名要你带回去。”
    浅问想起了那须课长神经质的瘦长脸。他该不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吧?浅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两年前,那须曾经提出要将侦查员的办案能力进行排名,幸好到目前并没有实施。
    浅间接过盒子,离开了宾馆。他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警视厅的方向。虽然盒子密封了,但想到里面装了别人的阴毛,就觉得放在口袋里也很不舒服。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