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艺 术 > 艺 术 > 戏剧艺术

日本戏剧(精)/东瀛艺术图库

  • 定价: ¥42.8
  • ISBN:9787553512853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文化
  • 页数:162页
  • 作者:编者:唐月梅
  • 立即节省:
  • 2018-10-01 第1版
  • 2018-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日本戏剧(精)》由著名翻译家、日本文学研究专家唐月梅精心编写。
    本书注重对各个流派来龙去脉的记述,涉及当时的社会环境和审美,歌舞伎、茶社、戏院等各行业的品位、爱好、生活乐趣,鲜活而生动地再现了日本的风土人情。
    本书图文并茂,知识性与艺术性完美结合,通俗性与艺术性兼顾。

内容提要

  

    唐月梅编的《日本戏剧(精)》全面叙述了日本戏剧的历史发展轨迹。从神话传说中的戏剧因素开始,到引进中国伎乐、舞乐、散乐,并促其本土化,形成日本的民族艺能,过渡到古典戏曲,诞生了具有日本民族特色的“能乐”和“狂言”。

作者简介

    唐月梅,1931年生,海南文昌县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曾任日本早稻田大学、立命馆大学客座研究员,横滨市立大学客座教授。专著有《怪异鬼才三岛由纪夫传》《日本戏剧史》以及散文集《三岛由纪夫与殉教图》等,与叶渭渠合著有《日本文学史》《日本文学简史》《20世纪日本文学史》《日本人的美意识》。独译有三岛由纪夫著《春雪》《金阁寺》《假面自白》《爱的饥渴》《潮骚》《太阳与铁》《残酷的美》等小说、散文系列,与叶渭渠合译《日本文学史序说》《源氏物语》《浮华世家》等。

目录

概说
能乐
狂言
木偶净琉璃
歌舞伎
新剧

前言

  

    日本艺术美的魅力
    在研究日本文学、文化、美学的过程中,我深深地被日本艺术之美所感动。在完成了《日本文学史》《日本文化史》《日本人的美意识》三书的写作计划和主编了“日本古典名著图读书系”之后,我的心身完全融入了日本艺术美之中,抱着一种探索日本艺术的昂扬激情,急不可待地要编著一套日本艺术图库,呈献给我国读者,以共享这种艺术美的愉悦。
    也许人们会问:日本艺术美在哪里?日本艺术为什么有这样大的魅力?
    翻开这套“东瀛艺术图库”,日本艺术之美就会从简单的文字里明晰地透露出来,就会从多彩的图片中形象地映现出来。无论是从日本建筑、绘画、工艺美术,还是从日本文学、戏剧,都可以发现在它们的发展历史进程中,将根深深地扎在岛国的土壤中,在外来的新风吹拂下绽开古朴美的花。它们的美,既来自日本本土文化之源,也得自日本文化与外来文化“杂交”之果,明显地表现出日本民族艺术的特质。
    从日本建筑卷中,我们可以看到具有浓厚日本色彩的原始神社建筑,以及接受大陆佛教建筑的影响后建筑起来的诸多佛寺。可以看到从模仿我国书院式茶室到构筑纯日本式的草庵式茶室,或者中国式辉煌的如日光东照宫,日本式简素的如桂离宫、修学院离宫,两者并存于同一个时代。还可以看到庭园建筑从亭台楼阁到实现日本化,出现了“枯山水”石庭园c日本建筑艺术的最大特色,就是吸收外来建筑艺术的精华,又坚持在本国风土中酿造出来的美,即将素材置于自然中再组合,在至纯的自然、至大的简素中,展现其臻于极致的美。
    从日本绘画卷中,我们既可以看到原始时代的土器、铜铎的线画和古坟装饰性壁画,从中寻找到日本绘画的源流,也可以发现学习中国大陆佛画,实现佛教与神道融合后出现的“本地垂迹”,又产生了日本式的“垂迹画”。还可以看到学习中国的“唐绘”,发展为纯本土的“大和绘”,其中“隔扇·屏风画”和“绘卷”成为日本民族绘画艺术的独特形式。日本水墨画,无疑是受到中国宋元水墨画的深刻影响,却又与中国宋元水墨画审美情趣相异,独创了深藏禅机的日本水墨画风格,即融会了日本“空寂”的艺术精神,追求一种恬淡的美。在引进西方的版画后,又开辟了纯曰本式版画的新天地,产生了“浮世绘”。明治维新后,流行的“近代西洋画”,演化为“近代日本画”,形成两者并存的局面。
    同样地,从日本工艺美术卷、日本戏剧卷、日本文学卷中,我们都可以看到日本艺术这样的发展历程。我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日本文明创造性的发展,坚持了两个基本点:一是坚持本土文明的主体作用;一是坚持多层次引进及消化外来的文明。可以说,在世界文明史上,没有任何一种文明像日本文明如此热烈执著于本土文明的传统,又如此广泛摄取外来的文明,如此曲折的反复,又如此艺术地调适和保持两者的平衡,从而创造出具有自己民族特质的新的文明体系。”
    作为日本文明重要组成部分的日本艺术也是如此,我们从这五卷本的“东瀛艺术图库”里,不是也可以发现日本艺术不断以对传统文化的眷恋为主轴,以外来文化的刺激为辅线创造出来的吗?这是一条日本艺术发展的规律,这是一个具有日本民族特质的艺术体系。
    也许日本艺术美就存在这里,也许日本艺术美的魅力也就表现在这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随着奈良时代遣唐使和留唐学生交流的扩大,日本不仅引进中国唐朝的正乐(乐舞、雅乐)和伎乐,前者是作为宫廷乐而被吸收,后者则为寺院所采纳,同时也输入唐朝的大鼓、笛、铜钹等乐器及假面具、服装和乐书。在考古发掘出来的古坟时代土俑中,有持乐器者或舞者的土俑,而乐书则有《乐书要录》《写律管声十二条》等。至7世纪后半叶天武天皇设立“乐官”,召民间能歌者习隋唐乐,创作隼人舞等。大宝二年(703年),根据《大宝律令》设雅乐寮,学习唐朝的乐制,下设和乐、唐乐、三韩乐和伎乐四部,统辖雅曲杂乐,集歌师、乐师、舞师等教授各乐。主管朝廷婚葬、国祭、诸蕃朝聘的治部省,也设立雅乐寮掌管其事。至此艺能完成了从单纯咒能到娱乐艺能的过渡,出现了服务于上层的艺能集团和职业乐官,并向专业化、华贵庄重化的方向发展。
    8世纪下半叶初期,乐舞、雅乐逐渐流行起来,不仅在宫廷的各种仪式上演奏,也在寺院举行的法会上表演。比如天平胜宝元年(749年)东大寺就在法会上与表演祈祷丰收的田舞等一起,演奏了唐乐等,尤其是胜宝四年(752年)在东大寺供奉卢合那大佛开眼仪式上,集雅乐寮的乐人和药师寺等大寺院的乐人,演出了华丽的乐舞和雅乐。据《续日本纪》记载,“集所有雅乐寮及诸寺种种音乐”“东西发声,分庭演奏”“自佛法东归,斋会仪式尚未有如此盛况”。于天平宝字七年(763年)正月,朝堂飨宴,也上演了唐乐舞、隼人舞和汉乐舞等。起初雅乐寮将外来乐称为杂乐,此时才将外来的以古代中国、三韩、印度为主的亚洲乐舞集大成,作为乐舞主流,向“雅曲正舞”(雅乐)的方向发展。
    在大量引进唐乐舞等外来乐舞的情况下,日本为了发展自己的和风乐舞,便于天平八年(736年)和天平宝字三年(759年)先后设立歌舞所、大歌所和内教坊,主持乐舞、神乐歌和风俗歌,以及教授女伎习唐乐等乐事,有意识地发掘和整理隼人舞和地方风俗舞,发展和风的歌舞,称为“倭舞”(大和舞)。首先,创作神乐歌,作为宫廷的神事艺能,在镇魂祭上由舞人和巫女起舞,用笛、筚篥、和琴等乐器伴奏。其次,将在宫廷飨宴上表演的田舞,扩大到在宫廷举办的正月节会、白马节会、踏歌节会、大尝祭、新尝祭五个节日上表演。天武天皇之世,还创作了五节舞,由大歌伴奏,少女起舞。天平十五年(743年)五月五日皇太子阿倍内亲王在王臣百官前演奏五节舞、田舞,两者结合,并称“五节田舞”,不仅实现乐舞艺能走向和风化,而且成为向节会表演发展的契机。再次,将诸县地方艺能的土风歌舞集于都城,并使之宫廷化,比如天平六年(734年)圣武天皇御驾朱雀门观赏歌垣,集男女240余人,演奏《难波曲》《倭部曲》《浅茅曲》《广濑曲》等乐曲。当时舞乐已初具曲艺的诸要素,为其后散乐(猿乐)的创作建立了条件。可以说,奈良时代的舞乐艺能的发展,为下一时代日本艺能的日本化奠定了初步基础。
    在奈良时代初期传人唐朝正乐、伎乐的同时,还一起传人了散乐,这是与雅乐相对而存在的俗乐。散乐从中国汉代六朝以来至东晋、北齐,称作杂戏、百戏、杂技,隋唐时代始称散乐。有关散乐及其内容,据唐代文献记载:“散乐,历代有之,其名不一,非部伍之声,俳优、歌舞、杂奏,总谓之百戏。跳铃、掷剑、透梯、戏绳、缘竿、早枕云云。”其中所谓“部伍之声”,乃指数人一组表演的音乐舞蹈。据《东大寺要录》记载:“圣德太子建立了与隋朝之间的国际关系以来,中国文化大量地传入我国,散乐也是这时传来我国的。”《续日本纪》记有:天平七年(735年)已传人作为散乐的一种的“耍枪”艺能。天平胜宝四年(752年)四月举行的供奉大佛开眼仪式上演出了唐朝传来的散乐。正仓院的御物中还保存着散乐的服装及描写散乐的《骑象鼓乐图》,它表现了四名骑在大象背上的散乐师在演奏散乐的情景。
    P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