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危险闺密

  • 定价: ¥48
  • ISBN:978752170665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310页
  • 作者:(美)克里斯蒂娜·...
  • 立即节省:
  • 2019-10-01 第1版
  • 2019-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在北非摩洛哥的艳阳下,《火车上的女孩》与《天才雷普利》相遇。将女性间的猜疑、忌妒、迷惘与欲望包裹在险象环生的人生困境之中,由少女步入少妇直至毁灭的危险游戏。
    本书是一部外国长篇小说,主人公是两个大学室友,但讲述的却不是友情与温情,而是以露西和爱丽丝两位女性的视角交叉讲述的一部充满悬疑的小说。两位“友人”从各自的视角出发针对同一件事进行揣测,试图洞悉对方意图,寻找“解救”对方、解救自己的途径。

内容提要

  

    1950年代的摩洛哥,时值政局动荡期间,一对曾经形影不离的室友在摩洛哥古城丹吉尔意外相遇,试图重新点燃友谊之火,却发现她们背后黑暗、纠结的故事重新上演,直至疯狂。
    爱丽丝·希普利即将嫁作人妻,男朋友却在一场可怕的意外中身亡。时隔数年,当她想抛开过去,和新婚丈夫约翰来到丹吉尔重新开始时,最没想到会遇见的人就是曾经的室友露西·梅森。也许爱丽丝应该感到开心。她还没有适应摩洛哥的生活,也不敢冒险进入城市中熙熙
    攘攘的居民区,迎接那令人难以忍受的热浪。露西总是那么无畏、独立,她帮助爱丽丝从公寓走出来,探索这个国家。但很快,一种熟悉的感觉开始向爱丽丝袭来,她身边的男人再次消失,约翰失踪了。爱丽丝开始质疑周遭的一切,露西是否正如自己所想是一个危险人物,抑或这一切只是无边的幻觉。

媒体推荐

    摩洛哥艳阳下,《火车上的女孩》与《天才瑞普利》相遇,令人爱不释手。
    ——《泰晤士报》
    一部会让你屏息的处女作,氛围独特。操纵与痴恋轮番上演,情节如丹吉尔令人眼花缭乱的大街小巷般繁复曲折。
    ——《每日邮报》

作者简介

    克里斯蒂娜·曼根,于都柏林大学获英语博士学位,专擅十八世纪哥特式文学研究,并获得南缅因大学小说写作硕士学位。《危险闺密》是她的处女作。

目录

《危险闺密》无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西班牙
    他们三个人一起用力,才把那具尸体从水里拉了上来。
    那是一个男人—除此之外,他们一无所知。当时,有几只鸟在他的身边转悠,可能是被他领带上的银饰吸引过去的吧。但那只是几只喜鹊而已,他们这样提醒着自己。其中一个男人对另外两个人说,“他一定看见了三只”—他想试着幽默一把,因为他记得有首古老的童谣里有这样一句话:三只喜鹊要出殡。他们抬起那具尸体,讶异于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重。“死人是不是更重啊?”另一个人说出了内心的疑惑。这三个人在等警察来,他们努力不去往下看,以免看到尸体那对空洞的眼眶。这三个人原本互不相识,但现在他们却被一种比血缘还要深的东西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当然,只有开始的那一部分是真实的—剩下的都是我的想象。我现在有些闲暇,便坐下来,凝视着远方:我的视线穿过了这个房间,直达窗外。景色在变化,其余无他。我想有些人会说这叫观察,但我会说它们一点儿都不一样—就好像做白日梦和思考,两者是迥然不同的。
    今天很暖和,夏季正大步流星地朝我们走来。太阳越来越黯淡,天空中出现了一种罕见的黄色阴影,提醒人们注意即将来临的风暴。空气是如此厚重、闷热、咄咄逼人,在这样的时刻,我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再一次嗅到丹吉尔的气味。那是一种炉窑的味道,是一种温暖的味道,但不是燃烧的味道,似乎是棉花糖,但又没有那么甜;有点儿像香料,一部分是略微熟悉的味道,像是肉桂、丁香甚至是小豆蔻,还有一部分是我完全不熟悉的。这是一种予人宽慰的气味,像是童年的回忆,幸福的你被包裹在襁褓中,以为结局一定是快乐的,就像童话里那样。当然,这不可能。因为在这气味之中,在这宽慰之后,是苍蝇在嗡嗡飞舞,是蟑螂在东爬西窜,是饥饿的猫在用刻薄的目光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大多数时候,这座城市都好似一个狂热的梦境,就像一座海市蜃楼。我只能勉强说服自己,我曾经去过那里,回忆中的人和地点都是真实存在的,不是我幻想出来的半透明幽灵。我发现,这石火般的光阴先是将那些人和地点沉淀成历史,然后再把它们变成故事。对我来说,记住它们的不同越来越困难了,现在我的理智也常常捉弄我。在最坏的时刻—在最好的时刻—我忘记了关于她的事情。我忘记了发生的一切。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因为她一直在我心里,只是暂时躲藏起来了,似乎马上就会冲出来。但是,有好几次,我甚至连她的名字也想不起来,于是不得不找来一张小纸片,把那个名字写在上面。夜里,在护士离开以后,我低声地念着这个名字,就好像小孩在学习教义问答一样,仿佛不断重复就可以帮我记住它,让我不再忘记—因为我绝不能忘记,我提醒着自己。
    有人敲门,一个年轻的红发女孩走进房间,她手里捧着一盘食物。我注意到,她的手臂上长了很多棕色的小雀斑,实在是太多了,雀斑下苍白的肌肤几乎都要被淹没了。
    我想知道她有没有数过自己究竟长了多少雀斑。
    我低头看了看,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片,纸上潦草地写着一个名字。这让我十分苦恼,虽然这并不是我自己的名字,但我觉得它很重要,似乎是我应该努力记住的一个名字。我让自己放松下来。我发现这一招很管用:努力不去想一个问题,同时暗自拼命思考这个问题,答案也许就会显现。
    可是没有用。
    “可以吃早餐了吗?”
    我抬起头,困惑地发现一个深红色头发的陌生女孩正站在我的面前。她看上去不到30岁,那么我们之间应该也差不了几岁。红发象征着坏运气,我这么想着。他们不是说,在准备出海的时候要避开红头发的人吗?而我觉得自己很可能马上就要出海了—去丹吉尔。我现在感到很焦虑,迫切地希望这个红头发的扫把星赶快离开我的房间。“你是从哪里来的?”我生气地问道,她居然连门都不敲。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您今天不饿吗?”她的手中是一勺灰色的东西—我努力回忆这种东西叫什么,无果。我现在很生气,一把将她的勺子推开,指着床边那张纸,对她说:“把它丢到垃圾桶里去。不知道是谁给我留了张字条,上面只有些废话。”我回到床上坐好,把被子拽到下巴边。
    我知道,已经是夏天了,但是我的房间却突然如凛冬般寒冷。(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