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黄旭初回忆录(李宗仁白崇禧与蒋介石的离合)(精)

  • 定价: ¥68
  • ISBN:9787544778978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译林
  • 页数:537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黄旭初是排在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之后的桂系第四号人物。他以日记为基础,加上部分历史文献,经李宗仁亲自修订,回顾了李宗仁、白崇禧的桂系与蒋介石二十多年间的分分合合,时间始于李宗仁崛起,终于1949年蒋介石复出、李宗仁赴美。回忆录真实地记录了桂系与民国政府之间的数次合作与斗争。李宗仁、白崇禧与蒋介石三人的势力随着政治局势起伏消长,黄旭初的回忆录是研究和了解这段历史的珍贵史料。

内容提要

  

    黄旭初是桂系文武兼备重要将领,他在回忆录中以亲历者视角记述了李宗仁、白崇禧与蒋介石的恩怨离合。黄旭初的回忆录,资料主要取自他的日记,从1931年至1975年四十余年间,他都写有日记。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藏有黄旭初的日记和信札,是珍贵的国家二级文物。黄旭初回忆的事件,都有具体的时间和路线,所记述的战役也极为详细。这是黄旭初回忆录不同于一般回忆录的珍贵之处,对于民国历史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和研究价值。

作者简介

    黄旭初
    黄旭初,广西容县人(一八九二一一九七五),桂系重要将领,曾任旅长、师长,陆军上将衔,一九三一年起,连任广西省主席十九年。
    黄旭初与李宗仁有同学之谊。一九一七年任广西陆军模范营连长,保定军校毕业的黄绍竑、白崇禧任副连长。一九二三年担任李宗仁的“广西定桂军总司令部”参谋长。一九二六年北伐军兴,广西军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李宗仁任军长,白崇禧任参谋长,黄旭初任第四旅旅长,后升任第七军第六师师长,屡建奇功。一九三一年七月,黄旭初在南宁就任广西省政府主席。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初,黄旭初由南宁乘机抵达海南岛海口,后转赴香港。自此,黄旭初寓居香港,台湾聘其为“总统府”“国策顾问”,但他一直没有到职。一九七五年病逝于香港。

目录

黄旭初和他的回忆录
第一章  李、黄如何崛起及归依国府经过
第二章  李、白参与北伐及第七军出征
第三章  第七军孤军深入的赣北之战
第四章  白崇禧下江南轻取浙沪
第五章  第三、四期北伐与武汉之变
第六章  北伐中最著名的龙潭大战
第七章  宁沪汉由分而合的特别委员会
第八章  国军初次内战──西征唐生智
第九章  第四军与第七军潭下阋墙之战
第十章  完成北伐的最后之战
第十一章  白崇禧肃清关内结束北伐
第十二章  北伐完成后的第一幕悲剧
第十三章  广西集团势力遭到倾覆厄运
第十四章  李、黄、白再起与张桂军攻粤之役
第十五章  李宗仁出任反蒋第一方面军总司令
第十六章  扩大会议瓦解后之李、白困境
第十七章  从黄走胡囚到粤反蒋与宁粤平
第十八章  两广不附和福建人民政府记详
第十九章  我被推晋京参加四中全会经过
第二十章  李宗仁不出席五全代会经过
第二十一章  宁桂复合与蒋、李重握一幕
第二十二章  抗战前夕宁桂间的微妙关系
第二十三章  李宗仁主持第五战区经过
第二十四章  陷广州、弃武汉、会南岳
第二十五章  抗战第三年的几个重要会议
第二十六章  桂南会战与七中全会
第二十七章  记第五战区的几次重要会战
第二十八章  李济深与军委会桂林办公厅
第二十九章  日军打通大陆计划与桂柳会战
第三十章  记六全代会与广西光复经过
第三十一章  抗战胜利后的第一年与第二年
第三十二章  组建联合政府
第三十三章  李宗仁竞选获胜对政局的影响
第三十四章  李宗仁就任代总统经过详情
第三十五章  蒋退促和李代谋和的艰难处境
第三十六章  国共和谈失败的经过详情
第三十七章  国共和谈破裂与蒋、李关系
第三十八章  临时首都在粤期间的蒋、李关系
第三十九章  国府由粤迁渝的混沌之局
第四十章  李宗仁飞美医病的曲折内情
第四十一章  蒋“复职”李留美的最后一段恩怨
补正一  李宗仁由美来函话当年
补正二  广西人在浙皖两省的地方政权
补正三  桂人主皖政—由李宗仁到夏威
补正四  国军战败避入越南经过详情
附录一  白崇禧两度任副总参谋长之忆
附录二  记蒋、李初次会晤经过详情
附录三  蒋、李第二次聚晤经过详情
附录四  在我记忆中的早年李宗仁

前言

  

    黄旭初和他的回忆录
    蔡登山
    黄旭初(一八九二—一九七五),广西容县人。系民国广西省政府主席,主政广西近二十年。黄旭初年十六入容县师范,二十岁肄业于广西陆军速成学校步兵科,与李宗仁有同学之谊。一九一四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中国陆军大学学习。一九一七年,任广西陆军模范营连长,保定军校毕业的黄绍竑、白崇禧任副连长。一九一九年由湘归任广西陆军第一师步二团团附。一九二一年六月,调任广西督军署中校参谋。一九二三年担任李宗仁的“广西定桂军总司令部”参谋长。一九二六年北伐军兴,广西军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李宗仁任军长,白崇禧任参谋长,黄旭初任第四旅旅长,后升任第七军第六师师长,屡建奇功。一九二八年升任第十五军副军长兼第二师师长,一九三○年任护党救国军第十五军军长。
    一九三一年七月一日,黄旭初在南宁就任广西省政府主席。一当就是十九年,直到一九四九年止。其时广西与山西同以“模范省”著称中外,有声于时。黄旭初积极配合李宗仁、白崇禧进行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四大建设”,在几年的时间里,桂系一跃成为中国西南的一大地方实力派。李宗仁后来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黄君(指黄旭初)老成练达,与我有同窗之雅,并曾入陆军大学深造,谨小慎微,应对如流,全军赖其辅导,上下归心。嗣后我军竟能戡平八桂,问鼎中原,渠早年主持戎幕,为本军打下良好基础之功,实不可没。黄君其后主持广西省政达十九年,泽被桑梓,亦非幸致。”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日黄旭初离开南宁,因为军事情势上南宁已不可守。十二月三日他和白崇禧同时飞抵海南岛的海口,他们在海南十九天。白崇禧乘舰出海指挥作战曾小别一周,其余每天都有会议或晤谈,商讨的都属当前军国要事,全不及私。又因由桂入越的败残部队,为数尚不少,白崇禧乃嘱黄旭初赴越南筹谋部队生活的照顾和善后安排。法国驻邕龙领事田友仁那时也迁到海口,黄旭初请他办理入越护照,但他转报法方得不到答复,无法办通赴越南手续。十二月二十一日黄旭初和白氏握手分袂,飞往香港,白氏南飞榆林视察。不料此别竟成永诀!自此,黄旭初寓居香港,后来“国府”聘为“总统府”“国策顾问”,但他一直没有到职。一九七五年十一月十八日,他因心脏病发作,病逝于香港九龙浸会医院,享年八十四岁。
    黄旭初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在香港杂志上开始写回忆的文章,前后有十来年,据香港传记作家胡志伟先生估计,有二百一十五篇,共一百三十万言。其中成书出版的只有《我的母亲》一书,另外还有《八桂忆往录》(后名为《广西怀乡记》)、《广西与中央廿余年来悲欢离合忆述》,这两部书稿篇幅颇大,史料价值尤高。胡志伟的评价是“从地域来讲,他写了自一八九八年李立廷领导会党起义至国军由桂南退入越南期间的广西内政、边防、外交、建设、金融、民族、约法、议员、自治、铁路、粮产、通志、民意机关、粤桂关系以及外界对广西的评价,俨然一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的广西省断代史;从政事来看,他从同盟会渗入广西、辛亥柳州独立、陆荣廷讨袁、广西护法、桂军参加北伐、粤桂之战、龙潭大战、西征唐生智、逐奉军出关、用兵武汉、黄张攻粤、滇军攻南宁、中原大战、粤桂反蒋、宁桂复合、桂南会战、大别山战斗、衡阳保卫战、昆仑关血战、常德会战、南宁两次陷日、反攻桂柳、广西光复,一直写到李宗仁当选副总统、李白求和失败、李宗仁飞美、‘监察院’弹劾李宗仁、李宗仁回归大陆,活生生是一部桂系政治军事活动史”。此外还有《辛亥革命广西援鄂北伐军》《辛亥革命造成广西陆荣廷握政》《辛亥革命时广西省议会与临时约法》《抗战前夕宁桂间的微妙关系》《迁省史话》《广西回应云南护国讨袁始末》《刘古香柳州独居》等近代史料的文章,但可惜的是并没有单独结集出版。
    胡志伟还特别指出黄旭初写近代史,资料主要取自他自己的日记,部分依据第十六集团军总司令部中校参谋卢玉衡的口述和第五军司令部编印处李诚毅等人的手记;敌方的行动,则依据日本人铃木醇美的《广西会战纪事》等书。这也是他回忆录史料之价值较高的所在。一般我们看到的回忆录都是作者晚年的回忆之作,由于是数十年的往事,即使有惊人的记忆力,许多细节还是无法回溯的。而黄旭初写这些战役,有时间,有路线,何日何地被攻陷,战役的整个路线图,一清二楚。苟非靠当时的日记所载,是难以做到的。
    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副研究馆员巫惠民说他几经周折后,在自治区文化厅、区党委统战部和广西海外联谊会的多方努力和协调下,终于二○○一年十二月十日将黄旭初的日记和信札征集到,成为国家二级珍贵文物,收藏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日记是从一九三一年至一九七五年间所写的,除一九三五年至一九三六年两年共享一本外,其余每年一本,共四十四本。征集时,除一九三一年至一九三四年及一九三七年、一九四○年这六年日记因外借未还而没有征集外,其余三十八本全部征集入藏。而信札部分黄旭初将之集成七册,共二百零八封,一千零七十九页。有李宗仁给蒋介石、黄旭初和台北张群(岳军)的信,有白崇禧致黄旭初的信,也有黄旭初给李宗仁以及黄旭初与夏威、程思远、徐梗生联名给李宗仁的信等。
    鉴于黄旭初回忆录的史料价值,我联络上在香港的黄旭初的次子黄武良,他同意出版。我找齐了黄旭初在香港《春秋》(半月刊)连载的《广西与中央廿余年来悲欢离合忆述》全部章节,他在书稿最后记了“一九六三、八、四初稿”,这书稿前后,写了近两年的时间。文章刊出后,李宗仁从美国来函,对第一篇的章节作了若干更正与补充。于是黄旭初又写了补正之一《李宗仁由美来函话当年》、补正之二《广西人在浙皖两省的地方政权》、补正之三《桂人主皖政—由李宗仁到夏威》、补正之四《国军战败避入越南经过详情》,对原书稿做了更详尽的补充,可见其精益求精的态度。
    此书稿谈及李宗仁、白崇禧和蒋介石的恩怨离合甚多,为此我又找到黄旭初所写的四篇文章,分别是《白崇禧两度任副总参谋长之忆》《记蒋、李初次会晤经过详情》《蒋、李第二次聚晤经过详情》
    《在我记忆中的早年李宗仁》,当作本书的附录,如此对李宗仁、白崇禧和蒋介石之间的关系,当有更进一步的了解。书名也改为《黄旭初回忆录:李宗仁、白崇禧与蒋介石的离合》。
    感谢黄武良先生的无私协助,并提供其令尊的相关照片,让此书稿更能图文并茂,增添其光彩!也为研究广西史料或桂系人物的学者专家,提供一份极为珍贵的史料。
    台北张群(岳军)的信,有白崇禧致黄旭初的信,也有黄旭初给李宗仁以及黄旭初与夏威、程思远、徐梗生联名给李宗仁的信等。
    鉴于黄旭初回忆录的史料价值,我联络上在香港的黄旭初的次子黄武良,他同意出版。我找齐了黄旭初在香港《春秋》(半月刊)连载的《广西与中央廿余年来悲欢离合忆述》全部章节,他在书稿最后记了“一九六三、八、四初稿”,这书稿前后,写了近两年的时间。文章刊出后,李宗仁从美国来函,对第一篇的章节作了若干更正与补充。于是黄旭初又写了补正之一《李宗仁由美来函话当年》、补正之二《广西人在浙皖两省的地方政权》、补正之三《桂人主皖政—由李宗仁到夏威》、补正之四《国军战败避入越南经过详情》,对原书稿做了更详尽的补充,可见其精益求精的态度。
    此书稿谈及李宗仁、白崇禧和蒋介石的恩怨离合甚多,为此我又找到黄旭初所写的四篇文章,分别是《白崇禧两度任副总参谋长之忆》《记蒋、李初次会晤经过详情》《蒋、李第二次聚晤经过详情》《在我记忆中的早年李宗仁》,当作本书的附录,如此对李宗仁、白崇禧和蒋介石之间的关系,当有更进一步的了解。书名也改为《黄旭初回忆录:李宗仁、白崇禧与蒋介石的离合》。
    感谢黄武良先生的无私协助,并提供其令尊的相关照片,让此书稿更能图文并茂,增添其光彩!也为研究广西史料或桂系人物的学者专家,提供一份极为珍贵的史料。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李、黄如何崛起及归依国府经过
    中国国民党由国民革命军北伐成功而掌握全国政权,直至民三十八年冬天才退守台湾。广西也因参加国民革命,力量茁壮,而执掌地方统治权达廿余年之久。但在此期间,广西与中央屡经离合,每次离合,影响全国都不小。当其离时,双方都以势逼出此,事非得已,互相指责,文电连篇。此种悲剧,一演再演,且不限于广西。到“七七”变起,然后共弃猜嫌,一致御侮。回顾起来,与儿童的忽嬉忽哄,时好时仇,情景仿佛。
    我个人也曾被卷入这种离合浪潮中漂荡过。现将廿余年来广西与中央的关系,就我身经目睹耳闻的情形,屏除成见,力求真实,按序记述,以贡之于留心往事者。惟我既未参加北伐,亦未任职中央,始终是在省内工作,许多重要情节,非我所能尽悉;加以记忆力日退,数据不全,错误或所难免,倘荷读者予以指正,至所感企!
    现在从广西新派的兴起与其归依国民政府的经过说起。
    由陆荣廷到李宗仁
    自民国建立直至大陆失守,广西的地方政治,很明显的有前一时期与后一时期之不同,握广西统治权者,亦成为前后两个不同的系统。概括来说,前期是由民国元年至民十三年,为陆荣廷一系人执政,所依靠的是北京政府;后期是自民十四年以后,为李宗仁一系人执政,所拥护的是国民政府。由今视昔,无论思想与作风,都觉后胜于前,这是时代的演进所使然;但后者却是从前者所孕育出来的。为使读者诸君明悉其间的演变,须先略述陆荣廷一系的情形。
    辛亥八月十九日武昌革命爆发,广西于九月十七日响应,当时清廷的广西巡抚沈秉堃和布政使王芝祥都是外省人,虽被推为广西都督和副都督,而不安于位,不久都先后离桂。陆荣廷以广西提督的地位,遂被革命党人及将领官僚推举其正位广西都督。民国元年七月十二日,袁世凯总统正式任命十省都督,广西仍为陆荣廷。陆氏起于草莽,读书不多而极好《三国演义》,生平读烂过两部,再新购第三部,故颇受忠义传说的熏陶,认为人应忠于其主,清朝既正式让位于中华民国,国人自应对民国尽忠。民五年他响应云南的蔡锷反对袁氏称帝,虽尚有其他原因,而以袁对民国不忠,*为其所痛恨。他为倒袁而得插足于广东。民五年七月六日黎元洪总统下令改各省督理军务长官为督军,同日调陆荣廷督粤,而以陈炳焜为广西督军,但陆氏意犹未足。不久,黎元洪下台,冯国璋继任总统,民六年三月廿六日陆氏入京谒见冯国璋有所要请,是年四月十日冯即发表以陆荣廷为两广巡阅使,调陈炳焜为粤督,以谭浩明为广西督军。陈、谭两人都是陆*亲信的部属。民六年六月,国会被非法解散;九月孙中山先生被非常国会举为大元帅,并在粤组织军政府,领导护法;陆氏与谭浩明联名电粤反对军政府与大元帅,陈炳焜与莫荣新(继陈督粤,亦陆氏亲信)对军政府遇事阻挠,政学系又操纵于其间,终于改组军政府为合议制,使孙氏一筹莫展,逼得辞职而于民七年六月离粤。孙、陆终告决裂,因有民九年的粤桂战争,桂军战败,失去广东。孙氏返粤于民十年五月五日就任非常总统,与北方徐世昌总统相对立。徐必欲消灭此对立的政府,乃接济陆荣廷以饷弹,使之由桂攻粤,六月发动,孙总统亦下令讨陆,桂军又败,陆、谭皆出亡,孙总统以陈炯明为广西善后督办。民十一年五月,陈炯明将叛孙,尽撤在桂之粤军回粤,桂局又变;是年九月十二日黎元洪总统(黎氏下台后又上台)派陆荣廷为广西边防督办,陆遂又回桂省,其旧部纷纷复起。沈鸿英亦于十月率部由赣回桂,忽而附北,忽而附粤,反复无常,在桂林、柳州一带与陆部作争夺战,几达两年,至民十二年十二月,陆氏始驱逐沈鸿英而入桂林。民十三年一月卅日北洋直系首领曹锟(时任总统)又任陆荣廷为广西军务督办。在此两年中,李宗仁一系的新兴力量渐渐起来,奄有广西东南区域,至是,李遂联合沈鸿英部将陆氏残余部队次第荡平,陆氏逃入湘境,于民十三年十月通电下野,结束其一系十年的政治生活,不复再起。陆掌桂政,虽无建设,却少扰民,省内九年间无兵祸、无纸币祸,及其败亡,两祸乃并发。迨其出亡复归,一度图再燃死灰,可谓不自知其不合时宜了。P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