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生物科学 > 生物科学 > 人类学

身体真相(科学历史和文化如何推动我们痴迷体重)

  • 定价: ¥58
  • ISBN:978751333710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新星
  • 页数:236页
  • 作者:(美)哈里特·布朗...
  • 立即节省:
  • 2020-02-01 第1版
  • 2020-0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你对自己的身材满意吗?你经历过体重反弹吗?本书为你揭开体重和健康的真相,戳破医学专家谎言,重塑健康新理念!
    《旧金山书评》、《加拿大自由言论报》、Bustle(美国女性网站)强烈推荐!
    作者批判了减肥文化,认为我们错得太离谱了,我们过分极端了,同时她又为我们重新塑造了一种新的健康理念。

内容提要

  

    本书旨在指导人们用正确的观念看待自己的体重。作者哈里特·布朗系统地解开了关于体重和健康的“真相”。布朗从四个最大的谎言开始,展示了研究是如何被操纵的,医学专家是如何把我们蒙在鼓里的。通过大量的访谈、研究和她自己的经验,布朗为我们带来了关于体重、健康和美丽的真实故事,并指导我们如何在谎言和误解下解决问题。这本书完全颠覆了关于体重和肥胖的传统观念,能够让你对自己更善意,帮助你了解并爱上自己的身体。

媒体推荐

    布朗所得出的结论……震惊了读者,并使他们重新思考以往他们关于体重和肥胖所知的内容及诸多假设。本书正是我们大多数人所需要的,这样我们就可以对他人和我们自己更善意,真正照顾好我们的身体。这是我们从本书中得出的—个启示。
    ——《旧金山书评》
    一本出色的著作……是那些对所吃的每口食物都感到困扰的人的必读书。
    ——《加拿大自由言论报》
    沉迷于“肥胖等于糟糕”“瘦弱等于美好”观念的人的一本必读书……布朗的书能够帮助你爱上自己的身体。
    ——Bustle(美国女性网站)

目录

第一章  关于体重和健康的四大肥胖谎言
第二章  太棒了!十七天!平腹!谷物大脑!减肥达人!生食!节食
第三章  好食物,坏食物
第四章  金钱、动机和医疗器械
第五章  美丽的真相
第六章  这全都是你看待它的方式
第七章  现在该做什么?
参考文献
人名及专有名词索引
致谢
译后记

前言

  

    我的生活如何随着一句话而改变
    在20世纪90年代一个酷暑的夜晚,我坐在治疗师办公室的椅子上哭泣。我告诉她,我的身体太肥了,太容易饿了,太难以控制了,它不像我每天五百次在网上、电视上、杂志和户外广告牌上看到的那种身体,它看起来并不像它应有的样子、我所期待的样子。有几年的时间,我的身体的确是我想要的样子,我会称重并测量我的身体,记录下我吃的所有东西,每天锻炼两次,努力维持体形。然而,身体总是不可避免地会反弹到自然的状态。就像现在一样,它比我想要的状态、比它应该成为的样子重了三十或四十磅。
    我来治疗是因为我希望有人来解决我的问题。特别是告诉我如何重新掌控我的身体(当然,与此相随地也包括掌控我的大脑)。这位治疗师制订了一个为期十周的计划,旨在帮助有饮食问题的人。我希望她能教我如何再次控制自己的食欲,我二十多岁时很擅长这点。现在,十多年后,在经历三次怀孕和几多生活磨炼之后,我似乎再也做不到控制食欲了。我就这么坐在椅子上,流着自怜的泪水,期待着治疗师抽出舒洁面巾纸止住我的泪水,并消除我的疑虑,让我知道我的情况并不是那么糟,确认她会帮我减肥,我们会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她确实递给我一盒纸巾,但她没有轻声安慰,相反,她靠坐在她的椅子上看着我。这位五十多岁的女人,一头直立的黑发,软塌塌的肚子,结实的双腿跨在我们之间,脸上带着我无法读懂的表情。这表情里有可怜?悲哀?审判?我等着她拯救我,我的汗水在我的颈后滑落。在很长一段时间过后,她说了一句不可思议的话,一句将改变我一生的话,尽管当时我根本不明就里。
    “如果你对你身体现在的样子感到满意,又怎么样呢?”她说。
    我盯着她。我想说的是“你疯了吗”,我的意思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正在于我对自己的身体并不满意。难道她希望我因太胖而心脏病发作,或中风或患糖尿病吗?她知道我浪费了多少时间在镜前哭泣吗?难道她想让我的余生看起来像她那样吗?
    当然,我之前从未考虑过这种可能性,即我与这样的身体之间会相安无事。这样的身体是谁都无法接受的,我也不打算接受它。一旦我接受了,我就会自我放松成为那种增加了几磅也不以为然的女人,我的祖母一谈到这样的女人就会摇头。即使在孩提时代,我也明白祖母为何看不上这些女人:她们已经不再在意自身,也不再顾惜自身了。事到如今那些自暴自弃的女人从我的祖母以及她们社交圈中其他女性那里得到的评价都将会是责难、八卦和怜悯。
    我永远都不会自我放松,我永远、永远都不会成为那种邋遢、懒惰、乏味、臃肿的朋友,或者母亲,抑或是会令我祖母摇头的那种女人。
    这位治疗师一定明白在这个时代及此情此景之下,作为一个女人,没有一个合适的身材是多么难熬。毕竟,她自己并不瘦。她一定体验.过针对任何被认为太壮的女人所遭受的那种刻薄批评和傲慢言辞。她一定为拥有一个不合时宜的、无法控制的,并且本不该如此的身体而感到过同样的耻辱。她怎么可能问我这样一个问题呢?
    我考虑现在就离开,在治疗还在进行的时候,并且永远不再回来。但冥冥之中我坐在椅子上没有动。我预感到如果我走了,我会错过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所以在接下来的治疗中,我坐下来紧张地轻晃着身体、结结巴巴地说话。我不问任何问题,因为我不想听到我没救了这种话,我最好适应并以这种方式来度过我可以断定的短寿生活。当我回到家时,我对她暗示我对那种会放弃世界上自己最想要的东西的人感到愤怒。我可能很胖,但我不是一个会放弃的人。
    她的话深戳我心。当我刷牙的时候,与我女儿们交谈的时候,将晚餐放在桌上的时候,她的话始终萦绕在我耳际。我已经三十多岁了,但实际上我之前从没想过,有些人,尤其是女人,可能会觉得身材不瘦也无所谓。就好像她的话揭示出了我视野中的一个我所未知但确实存在的巨大的盲点。
    ……
    因为与你在媒体上听到的相反,体重和健康之间的关系既不简单也不直接。它非常复杂,和人体本身一样多维、复杂和精巧。我们会自动地把“胖”和不健康混为一谈,并称赞苗条是健康的典范。但事实上,这从来都不是全部的事实,甚至不是大部分的事实。人们的体形与身高自然会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我们或个高或个矮、或瘦颀或优美、或健壮或笨拙。我们可能会对医生所说的还不错的体重值感到沮丧,会对一个被社会谴责的体重值感到舒服。我们可能或积极或消极地关顾自己。也就是说,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方、祛。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身体和情感上的状况,这些与我们所背负的所有社会和文化传统一起,塑造着我们的经历和反应。
    我还是偶尔会有这样一些时刻:当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会感到一丝恐慌,当我发现自己在想我不能吃更多的面包了!或糖!或脂肪!幸运的是,我已经学会了对内心活动进行梳理和重新定向,这些内心活动有时仍在我的脑海中不断循环,恶毒地评论我的大腿、腰、下巴和胃口。
    我知道我不是唯一一个受够了这种困扰的人,厌倦了看到自己的生活周复一周、年复一年地在自我厌恶和自我否定的阴沟里打转。在过去的十年里,我采访了数百名女性,了解她们对自己身体的感受。我带着一种深切的悲伤逃离了这些对话,我对这种身体痴迷所造成的真正痛苦以及这种痛苦的绵绵不息而感到深深的悲哀。最终我快疯了。我疯到花了数年时间沉浸在研究中,我不必相信我读到的所有东西,这样我就可以自己来理解事实,疯到与许多研究肥胖和饮食失调的科学家交谈,问他们一些棘手的问题,并且了解到足够多的背景知识来,解释他们的答案。
    我在这一过程中学到的东西是令人震惊的、深受启发的、令人愤怒的和赋权性的。它永远地改变了我对自己和他人的看法,改变了我对体重、健康和食物的看法。毫无疑问,我们需要一种不同的对话,一种植根于科学、证据和现实的对话,而不是责备和幻想,植根于我们自身经验与他人经验的对话。我希望本书能帮助我们朝此新的方向迈进。
    当我以此主题发表演讲时,听众们通常会报以怀疑的态度——起初是这样的。我们以理性视角和感性经验对体重和体形的认知已经根深蒂固,并且被所见所闻不断强化。认知范式的转变会令人感到害怕,不同的价值认知是需要时间来磨合的,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非常注重以我们一贯的视角来看世界。
    你即将读到的一些内容可能会让你感到震惊。但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听到整个故事。我鼓励大家保持开放的心态,并最终得出自己的论断。

后记

  

    在我看来,减肥是一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是每个人可以自由选择生活方式和价值认同的事。无论主流文化如何引导减肥的潮流,无论社会思潮是鼓励减肥还是批判减肥,总有不快乐的瘦子和快乐的胖子存在,就像总有快乐的瘦子和不快乐的胖子存在一样。我从不将减肥文化视为一种不可救药的大敌,因为这个大敌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虚幻的认同。不同现实需求、不同成长环境、不同审美观念、不同人际交往方式,以及等等等等的变量,都会给人们与减肥文化之间带来或主要或次要的影响。所以减肥的人不代表就是被减肥文化摆布的愚昧人,不减肥也不代表着懒惰、疾病、糟糕。
    本书里包含着很多信息,有文化审美的更迭、有医疗市场的利益揭秘、有对科研不严谨甚至是造假的批判、也有大量日常生活中饮食男女的生命书写。很多鲜活的故事读起来实在令人胆战心惊。为了减肥,人们如何一再降低自己的尊严底线,如何长年累月地自我折磨、自我贬损,如何忍受各种有引导性偏颇性的信息轰炸,如何在丧失自我随波逐流的习惯与规则中活下来……
    这一切都仅仅为了减肥。
    作者批判了减肥文化,认为我们错得太离谱了,我们过分极端了。
    作为译者,我理解作者的苦心,我也认为在全世界一边倒地宣传减肥优势的同时(为何会这样呢?因为有利可图啊!),我们急切需要了解减肥文化被刻意遮蔽以及充满欺骗的一面。但是,我不认为减肥是一无是处的,是非人性的,是愚昧无知的,我也不认为应该倡导一种人人都不要减肥的文化。相反,我坚信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包括选择是否减肥的权利,我坚决捍卫这种权利。
    如果说本书的价值在于揭示了减肥负面性和谎言性的巨大深海,那么它在价值观上倡导的客观、谨慎、批判性与全局性的思考角度,以及拒绝极端化、拒绝非此即彼的价值判断,是我最为欣赏并认为最宝贵的内容。
    在减肥这件事上,要保障所有人的知情权,才是尊重所有人的自由选择权。你应该知道如果减肥,无论采用节食、锻炼还是手术的方式,都会出现体重循环,而体重循环会影响新陈代谢,会带来身心一系列的后果。在当前各种减肥行业和减肥文化所宣传的减肥方式中,都将个人置于一种被规制、被监视的立场上。你不能随心所欲地吃任何东西,不能变换不同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为了保持减肥的效果,意味着你可能数十年如一日地要坚守某一种生活方式,比如素食、不吃主食、每天锻炼、控制卡路里等。一旦有一天不能坚持,减肥就会功亏一篑,反弹就会如洪水猛兽般吞噬你的身体和你的一切。如果你知情,但仍愿意为了一时的减重效果而承担这些后果,虽然这是一种极端化的选择,但这就是你对你的身体做出的一种自主选择。
    但是,这尽管的确是你对你的身体做出的选择,却并不一定会是身体愿意接受的一种选择。你的大脑这么选了,但你的身体可能没有这么选,所以你会反弹、会减肥失败,不是你的问题,也不是大脑的问题,而是身体不高兴,它不配合你的选择。身体也是有自主性,有本能的、顽固的一面。事实就是这么简单。 有没有不极端的减肥方法呢?我认为本书已经写得清清楚楚了。直觉饮食法、能力饮食法啊!如果采用了这种方法你还是不瘦说明什么呢?说明你的身体本来就不适合瘦。如果你硬要让它变瘦,它也会想方设法对抗变瘦。身体就是这么有意思,这么有主见。所以,身体真相是什么呢?是你去发掘自己的身体到底是怎样的,尊重身体的本质,尊重身体的选择。人们常说。我的身体我做主”,这不完全正确,在减肥这件事上,应该是“我的身体,我的身体自己做主”才对。 极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妄图宣扬采用极端方法可以解决减肥问题的都是谎言。顺其自然、中庸之道,在减肥这件事上也是具有指导意义的。 如果让整个社会文化接受这一事实,恐怕还需不少时日,甚至社会文化有可能不会完全接受或者永远不会接受这一事实。但是我们自己,我们每个人,至少可以去知情了解、慢慢试探、尝试接受这一事实。因为你越早接受这一事实,减肥于你而言就不再是个迷思,你不会再感到迷茫、挫折、懊悔。你的生活将变得一片澄明。 作为一名研究性别与媒体的研究者,我对本书中所提及的部分研究者的行为不端以及医疗行业、减肥产业的某些潜规则深感痛心。为了各种各样的利益,所谓的专家能够建构起各种表面权威实则毫无依据的观点和说法,以扩大人们对减肥的需求,以加深人们对不减肥者的憎恶。更可怕的是,不仅仅是在价值认同上做着荼毒之事,而且借用医疗标准来将减肥作为疾病治疗,并将这种治疗常规化。所以,本书不仅仅是解除对减肥的迷思,也是解除对所谓的专家观点、市场主导的迷思。知情、批判性地、全局性地看问题,是获得自由权利的前提。 感谢媒介与女性研究方向的硕士研究生杨莹、武奋丰、张瑶、李贝贝、崔雪放、丁靓琦、黄瑞婷、杨娜对本书前期翻译做出的贡献,全书翻译及校订由本人完成。根据国人阅读习惯,本人对参考文献和部分注释进行了调整。由于翻译水平有限,全书出现的任何错误由本人承担,也恳请读者谅解。 感谢新星出版社总经理助理姜淮对我的信任,他将此书推荐给我并留给我相对充裕的翻译时间;感谢本书的责编和出版团队,感谢所有为本书付出过努力和心血的同人。 最后,本书送给我心爱的儿子王久之,感谢他陪我度过了难忘的2018年整个暑假每天八个小时的译稿生活。 张敬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关于体重和健康的四大肥胖谎言
    “许多核心理念包括科学的体重和健康.以及锻炼和节食减肥所起的调节作用,都被简单地断定为真实。”
    ——迈克尔加尔(Michael Gard)和简·赖特(Jan Wright),《肥胖流行:科学,道德和思想观念》(The Obesity Epidemic:Science,Morality.and Ideology)
    邻家的几个女人坐在我的后院,我们吃着蛋糕(碰巧我早上做了柠檬罂粟籽蛋糕),喝着冰茶,谈论着我们的生活。我们的话题不可避免地围绕着体重——我们想减去的重量,我们已增的重量,其他女性已经减去或增加的重量,抑或是减去后又增加的重量。也就是说,这是我们典型的聊天场景。
    一位邻居提到了一个受欢迎的电视节目里一名女演员因看起来太胖以至于难以走上台的情况。“她简直让我不忍卒睹,”邻居评论道,“我担心她随时可能心脏病发作。她太不健康了。她难道不知道自己这样会死吗?她难道不知道自己这是自取灭亡吗?”
    当然,自节目录制以来,这名女演员都没有机会在节目中摔倒。那我的邻居到底何出此言呢?我迟疑了一下,最终意识到她并非真在担心这名女演员的健康状况。她怎么能去担心人家呢,事实上,她对人家的健康状况一无所知。所以她实际上谈论的是女演员的外表而不是她的健康情况。我的邻居认为这名女演员因她的体重而毫无吸引力,但她出于政治正确的压力不能直接说出来。以批评健康的方式来指摘肥胖也是在体面的场合下最能被接受的一种策略。其实,这种策略在某些圈子中几乎是必需的。当健康——或者至少是对健康的看法——已成为一种社会和道德必需时,评判他人的健康状况不仅为他人所接受且为他人所期待。
    捷克医生皮特·史克拉巴内克(Petr Skrabanek)在其1994年出版的《人文医学之死和强制性健康至上主义的兴起》(The Death of Humane Medicine and the Rise of Coercive Healthism)一书中将健康至上主义阐释为一种通过思考人类活动对健康的影响来评估其价值高下的世界观。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重点在于观念而不是现实。我们相信使人们更健康的行为(例如锻炼)里承载了美德:当我们走楼梯而不是乘坐电梯,午餐吃沙拉,(不加调味汁!)在健身房花一个小时挥汗如雨时,我们说我们“很好”。相反使人们不那么健康的行为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当我们吃一块蛋糕或疯狂刷剧《女子监狱》(Orange Isthe New Black)时,我们会感到“很糟”。餐馆老板深谙此道,这就是为什么会将甜点命名为“罪恶的芝士蛋糕”或“堕落的巧克力”的原因,此法巧妙地承认并转移关于吃甜点时所可能受到的道德审判。
    我们对体重和健康的很多看法来自健康至上主义的假设,从我们认为最重要的真理,即“肥胖是不健康的”算起,这是一个被普遍接受的、涉及面非常宽的,根深蒂固的论调。你很难确切把它解释清楚,但它又的确无人不知。
    在这种文化中很难质疑如此论调,甚至去想象这种论调在哪个地方是行不通的都很难。很久之前我去治疗师那里治疗的时候,我毫无怀疑地认为超重甚至肥胖正如我想的那样是不健康的。在好几年的时间里我都在担心自己的体重会如何影响自身健康,尤其我碰到过一位医生,她让我坐下来并告诉我,如果我是她的姐妹,她会让我立马节食减肥。“如果你不这样做,”她警告说,“你将以患上心脏病、糖尿病、高血压,或三病齐发而告终。”
    她不必刻意说服我,我已经相信了。我已经担心我是否正将自己吃进英年早逝的坟墓(正如我祖母经常评论的其他人那样)。每当我吃掉一丝脂肪时,我都在想我的动脉是否被堵塞了——实际上我吃任何东西时都会产生这样的恐怖联想。那天当我从医生办公室回家时,巨大的恐慌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我觉得自己当即已经受到了心脏病发作的威胁。
    与此后我从其他人那里听过的一些故事相比,我的治疗师的策略实际上是相当温和的。例如,她并没有要求在我减肥之后才肯为我治疗,或者在我的医疗卡上写上“刺儿头”这样的词汇,或者想要卖给我一盒“快验保”(Medifast)或慧俪轻体减肥中心(Weight Watchers)的会员卡。但她明确表明了在我成功减肥之前我永远不会健康。(并且她坚持让我服用他汀类药物,这种药物会引起极度的肌肉疼痛,我不得不停止服药。)讽刺(但也是可以预见的)的是,她精心设计的发言产生了与她的预期不符的相反效果。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我感到焦虑混乱,压力过大使我开始暴食,体重也上涨了。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