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天下无双(俏妃妖娆上下终结篇)

  • 定价: ¥58
  • ISBN:978753997959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537页
  • 作者:雨凉
  • 立即节省:
  • 2015-02-01 第1版
  • 2015-0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雨凉著的《天下无双(俏妃妖娆上下终结篇)》讲述了白心染是大学士府的嫡女,她从小就被放养在山中自生自灭,更因天生聋哑,被视为灾星降世,无人愿意靠近。在一次意外中,她救下受伤的男主角,收获了美好的爱情。然而面对将她视如灾星的亲人,面对刁钻刻薄的婆婆,面对皇族之间权势的争夺,面对爱情里那些误会和猜忌,她会如何乐观地巧用智慧,机智化解?

内容提要

  

    雨凉著的《天下无双(俏妃妖娆上下终结篇)》讲述:
    她是大学士府的嫡女,却是蜀夏国无人想娶的女子。她从小就被放养在山中自生自灭,更因天生聋哑,被视为灾星降世,无人愿意靠近。一次溺水,成了她生命的转折点。自此,她变得能听会言,聪颖机灵,却依旧只能伪装自己的身份。在一次意外中,她救下受伤的他,却不想从此以后饱受他的“纠缠骚扰”。他霸道强势,风华无双,随后,一纸诏书将她召回京城,宠她入骨,给了她无数的疼惜。她时而成熟稳重,时而古灵精怪,时而泼辣毒舌,面对将她视如灾星的亲人、皇族之间权势的争夺、爱情里的误会,她是否能顺利化解危机?
    因父母的一段感情纠葛,他自幼冠着别人的姓氏生活,一次偶然的机缘下,他才发现这个秘密,最后终于揭开了自己的身世之谜……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段绝世宠爱正在精彩演绎……

作者简介

    雨凉,潇湘书院人气作家,擅写言情宠文,其文笔细腻,行文轻松欢脱,文中甜蜜温馨的爱情一直饱受读者喜爱。
    已出版:《天下无双》(原名:《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即将出版:《天下无双》(终结篇) 《溺宠无限之贪财嫡妃》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邱氏丑闻
  第二章  抢娶豪夺
  第三章  邱氏下场
  第四章  穷追不舍
  第五章  自食恶果
  第六章  心染做媒
  第七章  面对真情
  第八章  白府出事
  第九章  血影动心
  第十章  温馨孕期
下册
  第十一章   不速之客
  第十二章   心染产子
  第十三章   优秀奶爹
  第十四章   初现端倪
  第十五章   冤冤相报
  第十六章   查探虚实
  第十七章   识破心思
  第十八章   醋意横生
  第十九章   探入虎穴
  第二十章   携手天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二日,在宫中,白心染路过御花园,很意外地“碰”到了正在花园里赏花的金子雅。这次,她并没有穿太监服,而是穿着一身代表她身份的华服。二人各自带着宫女朝对方迎面走去。
    白心染本来想装作不认识,直接走过去,但就在错身的那一瞬间,突然一条胳膊挡住了她的去路,“承王妃,本宫有些话想同你说说。”
    白心染抬眼望去,嘴角轻勾,“貌似我们不熟。”
    那天被金贵妃打着皇上的旗号坑了一把,她自认活该,但知道自家男人强硬的态度以后,还有人想坑她,门儿都没有。
    金子雅没想到白心染的态度跟那天完全不同,且今日她一身华服,高贵典雅,连神色都多了几分傲气。她蹙了蹙眉,紧紧地盯着白心染的脸,明知故问道:“承王妃似乎对子雅很是不喜?”
    “对啊。”白心染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公主居然连这个都看出来了,说明眼力还不差。”
    “你!”闻言,金子雅顿时就冷了脸。她没想到这女人还有如此不客气的时候。
    那天她和姑姑去找她的时候,她可是很温柔大方的,就算是昨日,她也没这般孤傲不羁,看来她还真有些小看这个女人了!
    “承王妃不喜子雅,是因为子雅要嫁给承王殿下吗?”
    白心染冷冷地白了她一眼,然后再斜着眼角将她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子雅公主就这么自信能嫁给我们王爷?”
    说到自信,金子雅无视白心染的无礼打量,抬了抬优美的下巴,垂着眼眸反过来打量比她矮了半个头的白心染,傲然地问道:“承王妃都能嫁给承王殿下,难道本宫比不过承王妃?”
    白心染嘴角抽了抽。如果按这个说法,那她家男人的老婆数都数不清了。
    见她一脸的鄙视,金子雅咬了咬牙,凑到她耳旁,“承王妃,本宫会让你知道,你与本宫之间的差别在何处!识相的就知难而退,别自取其辱,兴许本宫以后还能容你。”
    闻言,白心染冷眼看着她美目中的挑衅和威胁,“怎么,公主这是在威胁本王妃退位?”
    “哼!”金子雅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就承王妃这样的人,本宫还不屑威胁,本宫只是提醒你要有自知之明,别到时丢尽了脸面,让别人看了笑话去!”说完,她朝身后随行的丫鬟递了递眼色,仰着美艳无双的脸,从白心染身旁挺胸走过。
    白心染捏了捏拳头,想着要不要现在扑上去,将这恶心的女人给揍一顿?
    刚一回到寝宫,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跪在地上朝她行礼,“王妃,小的回来了。”
    “血影!”白心染突然惊喜地叫道,“皇上不是说要关你半年吗?你怎么回来了?别不是你越狱了吧?”
    血影垂着头,嘴角微微抽了抽,“小的拜谢王妃向皇上求情,让小的得以提前出来。”
    白心染愣了楞,有些不解,貌似她是让墨予求过情,可是皇上只答应了不杀她,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要将她关半年。至于关在什么地方不肯说,以至她根本就见不到她。
    “你先起来。”白心染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带着她走向里面,拉着她的手想同她一起坐下,结果血影面无表情地抽出手,直楞愣地站在她身前。
    见状,白心染无语地叹了口气。看着她比之以往瘦了不少的脸,她心里划过一丝心疼,这丫头肯定是受了不少苦。不管她犯了多大的错,都是为了她。如今,她不但不怪她,还愿意回来,这让她心里怎能不感动?
    “皇上没为难你吧?”白心染重新牵起她有些冰凉的手,带着哽咽问道。
    “回王妃,没有。”血影依旧是那副模样,只不过看着白心染有些发红的眼眶,她漆黑的眸子里似乎少了几分沉冷。
    “没有就好。是我连累你了,对不起。”白心染抹了抹眼角,真心实意地向她道歉。
    血影突然放开她的手,单膝跪在了地上,“王妃,一切都是血影自作主张造成的,与王妃无关。”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