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东霓(新版)

  • 定价: ¥34.8
  • ISBN:978753548117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页数:331页
  • 作者:笛安
  • 立即节省:
  • 2015-07-01 第1版
  • 2015-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冲破是非正邪的桎梏,罪孽与救赎谱写下不可磨灭的幕曲!
    笛安的“龙城三部曲”新版《两决》《东霓》《南音》周年纪念珍藏版!
    如果说《两决》是湖泊,舒缓隐忍;《东霓》像瀑布,恣意坚韧;那么《南音》就是深海,波涛暗涌却又包容万象。
    这是一部“80后”作家首次成功打通传统文学与青春文学壁垒的作品;这是一部标示青春文学所能达到的新高度的作品;这,是真正的小说。

内容提要

  

    笛安的小说作品《东霓(新版)》以东霓为第一人称视角叙述,呈现出一个东霓眼中完全不同的郑家,完全不同的世界。东霓的爸妈常年争吵,因此家庭关系紧张,高中毕业之后就去国外谋生的她,认识了一位博士方靖晖,并与他结婚,在大家都以为东霓终于找到属于自己幸福的时候,东霓怀孕生下了畸形儿,又因感情不和与方靖晖离婚。西决一直反对东霓利用自己的孩子与方靖晖争夺财产,在又一次争吵中,东霓冲动之下说出了郑氏家族鲜为人知从祖辈开始便精心维护的秘密,给真正最关心她的人留下永远难以磨灭的伤害……故事结尾处,东霓放弃了很多,失去了很多,唯一剩下的,还是她的勇气和热情。她带着自己的秘密重新出发了……对于笛安来说,“龙城三部曲”这部作品是特别的,它是笛安创作的第一部系列小说;它为笛安赢得了众多奖项与畅销口碑;它将传统文学的审美、纵深与青春文学的偏于通俗、贴近市场完美地融合;它证明了笛安的野心和与之相匹配的实力;它记录了笛安对自己审美标准的质疑、煎熬、再确立的过程。如果说《西决》是湖泊,舒缓隐忍;《东霓》像瀑布,恣意坚韧;那么《南音》就是深海,波涛暗涌却又包容万象。

作者简介

    笛安,本名李笛安,1983年生于山西太原,80后代表作家。
    著有长篇小说《告别天堂》《芙蓉如面柳如眉》《南方有令秧》,“龙城三部曲”《西决》《东霓》《南音》;中短篇小说集《怀念小龙女》《妩媚航班》;曾主编《文艺风赏》杂志。
    其作品呈现出现代人丰富的生命状态。观照了年轻一代的心灵境遇,每个人都能在其中辨出自己的影子。

目录

第一章  你好,雪碧
第二章  前世的深蓝色
第三章  伤心球赛
第四章  故人归
第五章  五月的鲜花
第六章  我遇见一棵树
第七章  醉卧沙场
第八章  姐弟
第九章  夏夜的微笑
第十章  我听说
第十一章  美美
第十二章  男孩遇见野玫瑰
第十三章  海棠湾
第十四章  蓝色的太平洋隐没的红太阳
第十五章  你的希伯来书
第十六章  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
第十七章  你的样子
第十八章  理查三世
尾声  北国之春

前言

  

    屠龙之旅
    写在《龙城三部曲》再版之前
    文/笛安
    2009年3月14号,是第一版《西决》上市的日子。今年初的某天,我发现,这个日期依然清晰地镌刻在那里,好像我不用努力回想,一抬眼就能望到它。那时候我住在巴黎的斗室里,昏天黑地地赶着硕士论文,我根本就不知道未来等待着我的是什么。《西决》上市两周以后,小四在MSN上留言给我说:加印了,亲爱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真的不知道,我当时退出了MSN,一边收拾去图书馆的帆布包,一边轻描淡写地把这件事告诉我当时的男朋友。我打开门的时候他突然在身后问我:“你不会离开我吧?”我说,神经病啊,然后走出去带上了门。
    后来我真的离开了他,后来MSN都不复存在。然后命运就被改变,我第一次去签售,第一次尝到连着好几个小时应付十几个记者的滋味,第一次有读者成群结队地在我眼前欢呼,第一次有人为了我的书写得好还是不好在网站论坛上争论乃至人身攻击——有时候我觉得这一切妙不可言,有时候我又觉得不那么真实。某个瞬间,我开始恐惧自己的欲望,我害怕我会太爱眼前这一切,然后想得到更多,然后恐惧失去,然后为了不失去做出种种难看的举动。对于“失去”的恐惧强烈到一定程度时,这恐惧就会伤害我的尊严,这是狮子座血统决定的。
    就在那个时候,“写作”开始拷问我,有时候我看着空白的文档,绝望得就像是失眠的人看着染自窗帘的第一丝曙色。我发现所渭虚构其实是传说中的屠龙之技,世上的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相信龙真的存在,但是我必须相信,而且我在幻想中一遍又一遍地淬炼自己的技巧,想象中,我游刃有余,龙以不同姿势在我眼前断气,倒下时一声巨响也很有尊严。我首先需要相信我真的身怀绝技,却没人知道,想象中的那把利剑有多少次真的割伤了我,我在虚构的世界里流下了真实的血液,这便是所有看起来感动过人的小说的秘密。
    这就是我越来越讨厌解释自己的作品,讨厌写所谓“创作谈”的原因——什么样的解释能让人明白这个呢?我告诉你世界上其实真的有龙,你只会觉得我疯了。我用了四年的时间,写了一座名叫龙城的城市里,一些人,他们活着,他们死了,他们用血肉之躯证明了人生荒凉的本质,他们爱过恨过原谅过最后变成墓碑前面盛放的野花。现在六年过去,三部曲再版,我却只想说,我不像东霓,不像南音,不像我笔下任何一个角色,如果我真的有个瞬间让你觉得我算是成功地塑造过他们,不过是因为,我也一样劫后余生。
    我知道我是幸运的,所以当我很疼的时候,我会告诉自己说,我一定可以熬过去。以前我总自以为是地说我偏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是,此刻我终于懂得,究竟是玉还是瓦,根本就不是一种选择,至此,我与我的灵魂之间终于达成了某种难得的谅解——我一向不是一个跟外部世界相处困难的人,我所有的问题来源于我的内心。我曾经不顾一切地爱过。我依然义无反顾地杀龙。这六年,只需要这一旬,我的人生就讲完了。
    不过现在我开始相信,屠龙之技练到最后,不是为了能杀死真的龙,而是能在想象中允许自己和龙同归于尽。感谢你,六年后的今天依然愿意翻开这个关于龙城的故事。请你相信我,当年那个写下《西决》第一句话的女孩,或许已经不复存在,她冷硬倔强,她羞涩柔软一那个她如今早已脱胎换骨,她开始隐藏开始若无其事,她不会允许自己失态不会允许自己的情绪随意波动,她渐渐知道了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她罩已不屑于跟人解释她究竟在想什么——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依然会爱惜地擦拭着那把用来杀龙的剑,那时候这世上依然只有她自己和她忠实的龙。
    日出时朝霞染红了玻璃窗,她依旧会幻想那盛景由她一手造成,她一剑刺进了龙的心脏。
    一如既往。
    2015年5月12日
    北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你好,雪碧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我正好瞥见了公路边的那个沉默的“70”,于是我发现,我开到了100。跟着我就知道,一定是西决打来的。很奇怪,每到我犯诸如此类的小错时比如超速,比如随地丢烟头,比如看着我儿子干净的眼睛,诅咒他爸爸出车祸终身残疾——在这样的瞬间,如果电话响了,十有八九会是西决。我真不明白这种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他又不是老天爷,为什么他的声音总是如此准时地驾到,好像一切都在他掌握中,我就像是个根本没来得及偷看到什么,却逃不脱“作弊”罪名的倒霉孩子。
    “快到了么?”他语气里总是有种叫人忌妒的闲散。
    “还早。我已经很赶了,不过还得三个小时才能到。”我刻意强调了一下我在很努力地赶路,觉得这样似乎可以给刚刚超速一个很合理的解释。然后我又在心里长叹一声,嘲笑自己,心虚什么?弄得好像我真的怕他。果然,他紧接着说:“当心点儿,别再超速被拍下来,我可不再去替你交罚单。”
    “少啰嗦。”我咬咬嘴唇。这时候我听见手机里面一声轻轻的响,我知道他又按下了打火机,于是我说,“连我都戒了,你还执迷不悟,抽吧,总有一天得肺癌。”算是报复一下他料事如神。
    他轻轻地笑,“等你接到人再回来天就黑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儿动身?”
    我就知道他会问这个,我说:“我也想早上就出发的,可是今天上午郑成功那个小家伙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哭。折腾到快中午——”
    他打断我,“郑东霓,你少撒一点儿谎会死啊。”然后我听见他深呼吸的声音,“我刚才才放下家里的电话,三婶说你一大早就把郑成功送去了。”
    “少揭穿我几次,你会死啊?我是犯人么?”我终于忍无可忍了,“我的确是中午才动身的,因为我上午去找江薏了。人家刚刚离婚心情不好,我就多陪她在商场转了转,我还顺便给北北买了条裙子呢,怎么样,不信你就去问江薏——”我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死穴在哪里。
    “我不跟你闲扯,就这样,你专心开车。接到人了以后给我发短信。”他的声音明显地闷了下来,没了兴致。每一次在我想要打击他的时候,提江薏,总是没错。
    “等一下。”我欲言又止。
    “好。”他简短地说。
    “我有点儿怕。”我终于坦白承认,“我一路上都在想,我应该让你陪我来。怎么办西决?我越来越紧张。”我轻轻呼吸着,冷笑一声,“真没出息。整个上午都在磨蹭,一直拖到非走不可的时候我才逼着自己起程。我——”
    “活该。”他打断我,“我问了你二十遍,是你说你要自己去。”
    “那是因为我没想好,见面了她该怎么称呼你,多尴尬。”
    “就因为这种小事?”他笑,“女人真是蠢。”
    “滚。”
    “没什么可怕的。”他总是一副笃定的样子,“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就什么也别说。等你们熟了,自然就会好。”
    “行。就照你说的办。好了,挂了吧。”
    “你先挂。”他的声音很轻。
    手机屏幕上面那道小小的蓝光微弱地灭掉了。我把车窗按下来一部分,晃了晃面前白色的万宝路的盒子,还剩下不多的几支。是我两个月前下决心戒掉的那天剩下来的。就像求签那样,随着晃动,发出闷闷的类似拍打的声音。有一支渐渐伸长了出来,我俯下脸,衔住它,轻轻地,害怕它弄乱我的口红。不能怪我,上天要我点燃它的。不由自主地,悄悄微笑一下,就好像小的时候,自己和自己玩游戏那样。其实我是没有什么资格嘲笑西决会得肺癌的。不过还好,这一幕他没有看见。
    P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