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迷城(新版)

  • 定价: ¥33
  • ISBN:978750638130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作家
  • 页数:277页
  • 作者:蔡骏
  • 立即节省:
  • 2015-08-01 第1版
  • 2015-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迷城(新版)》,悬疑教父蔡骏中短篇杰作第二辑·奇异悬念篇;
    新版大容量,最新收入《不微笑的蒙娜丽莎》;
    纸书内赠《迷城》全本共12篇朗读音频,扫码即听!
    深度迷失的城池,极致嗜血的剑客!
    谁,才是21起连环命案的终结者?
    本书为你带来一场悬疑盛宴。

内容提要

  

    蔡骏所著的《迷城》讲述,十九岁的剑客叶萧,来到风雪交加的南明城之前,十七位天下最负盛名的剑客,已被一个名叫王七的人,用同样的技法置于死地。
    南明城内,又发四起连环命案,死者致命之处与之前的十七位如出一辙。寻找王七的过程中,叶萧发现自己竟不由自主地走到了嗜血的边缘,直到那个叫“王七”的人“暴露”在他面前。
    一场高手之间的秒杀对决之后,他才窥探到“迷城”的真相。原来……

作者简介

    蔡骏,华语悬疑小说最广为人知的作家,悬疑小说畅销记录保持者,《人民文学》评“未来二十大家”,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百花文学奖、郁达夫小说提名奖、年度青年作家表现奖、图书势力榜年度好书奖得主。图书版权输入英法俄韩等多个国家,读者遍布世界,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影与电视剧。
    代表作:《谋杀似水年华》《荒村公寓》《镇墓兽》等。

目录

迷城
隐遁
过年
夏娃的密码
侯赛因
最后的战役
白头宫女
伊甸园里的半局棋
莫卧儿宝石
袋子里的公主
荒村
不微笑的蒙娜丽莎
蔡骏创作大事年表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已经是后半夜了,叶萧缓缓地走在那条似乎无穷无尽的官道上,大路上覆盖着一层白雪,身后留下两行清晰的足迹。当他以为自己永远都无法到达终点时,忽然,那座城市出现在视野尽头。
    他站在山冈上眺望那座城市,只见一片白茫茫的雪原在冷月下泛着银光,他惊诧于这南国的冬天竟会有这样的雪野。越过那条在雪原中蜿蜒起伏的官道,便是南明城了。
    隔着黑夜中的雪地远远望去,那座城市就像坐落于白色海洋中的岛屿,有着无数黑色的棱角,突兀在那片雪白的平地中。叶萧忽然有些恍惚,不知是因为这大雪,还是远方那梦幻般的庞然大物。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山冈上看了很久,一切又显得有些不真实了。他并没有意识到,在令他印象深刻的第一眼之后,他永远都难以再看清这座南方雪野中的城市了。
    叶萧知道那就是他要去的地方,他摸了摸背后藏着的剑,快步走下山冈。
    一
    二更天了,丁六听到城墙下更夫的梆子声在南明城的死寂中敲响,他清醒了一些,抬起头看着那轮清冷的月亮,那被厚厚的眼袋烘托着的细长眼睛忽然有了些精神。他挪动着臃肿的身体,继续在月满楼前的小街上走着。
    丁六的步子越来越沉,雪地里留下深深的脚印。他嘟嘟囔囔地咒骂着这寒冷的天气,浑浊的气体从口中喷出,又被寒风卷得无影无踪。酒精使他脸色通红,他后悔没喊轿夫随行,但每次坐上轿子,轿夫们就会暗暗诅咒他,因为他的体重使所有的轿夫都力不从心。他又想起了刚才月满楼里那些女人们身上的胭脂香味,这味道总在他的鼻子附近徘徊,就连风雪也无法驱走。
    拐过一个街角就要到家了,习惯于深夜回家的他会举起蒲扇般的手掌,拍打着房门,年迈的老仆人会给他开门,乡下来的十五岁婢女会给他脱衣服,端洗脚水。最后,他会走进屋里给躺在被窝里的瘦弱的夫人一个耳光,斥责她为什么不出来迎接。
    再走二十步就到家门口了。忽然,他停了下来。
    他停下来不是因为他改变了主意,而是因为他忽然听到了什么声音,这声音使他的心脏在厚厚的胸腔里猛然一跳。丁六有些犹豫要不要回过头看一看,不,也许只不过是寒冬里被冻坏了的老鼠在打洞,或者是——终于,他把自己那颗硕大肥重的头颅扭了过去。
    二
    太阳升起在雪地里,南明城的每一栋房子都被白雪覆盖着,房檐下一些水珠正缓缓滴下。
    南明城捕快房总捕头铁案抬起头,天上的太阳与周围的一切融合在了一起,光芒如剑一般直刺他的眼睛。铁案缓缓地吁出一口气,看着从自己口中喷出的热气升起又消逝,忽然觉得有些无奈。他又低下了头,看着地上的尸体。
    雪地上的死者仰面朝天,肥硕的身躯就像一张大烧饼摊在地上,显得有些滑稽。铁案轻蔑地说:“死得真像头猪。”
    铁案认识这个死者,甚至对他了如指掌。死者叫丁六,经营猪肉买卖十余载,在全城开有七家肉铺,生意兴隆,家境殷实。说实话铁案很厌恶他,当年丁六是靠贩卖注水猪肉发家的,至今仍在从事这种勾当,只因贿赂了地方官,才能逍遥法外,要不然铁案早就用链条把他锁起来了。
    虽然铁案对丁六充满厌恶,但他还是俯下身子,仔细查看丁六咽喉上的伤口。是剑伤,伤口长两寸一分,深一寸二分,完全切断了气管,但丝毫没有触及动脉。显然凶手是故意这么做的,丁六仅仅是被割断了气管,不可能一下子就死,他是在无法呼吸的痛苦中渐渐死去的。
    忽然,铁案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黑夜的雪地中,寂静无人,只有丁六臃肿的身体倒在地上。他的咽喉上有一道口子,气管被割断,其中一小截裸露在风雪中。丁六也许还茫然不知,他倒在地上猛吸着气,然而从口鼻吸进的空气,却又从喉咙口那被割断的气管漏了出去。他不明白此刻的呼吸只是一种徒劳,他那肥胖的身体迅速地与空气隔绝开来,然后他开始不停地抽搐。一开始丁六的脑子还是清醒的,他应该记住了杀死他的那个人的脸。最后由于缺氧,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在绝望中丧失所有的意识。考虑到死者的体形,铁案推测这一痛苦过程大约持续了半炷香的时间。
    P1-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