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侣行(Ⅱ下中国新格调爱到极致行到极端)

  • 定价: ¥39.8
  • ISBN:978753998767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270页
  • 作者:张昕宇
  • 立即节省:
  • 2015-10-01 第1版
  • 2015-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侣行(Ⅱ下中国新格调爱到极致行到极端)》记录的是张昕宇与梁红的蜜月之旅。他们从浪漫的海上来到陆地:巴西、南非、马达加斯加、马来西亚。之中,飞越彩虹国、探访白人贫民窟、与巴西的足球之遇、亲历翻尸节、寻觅食人族部落、原始丛林的神秘成人礼、涉险阿莱芒……阳光风雨中的亲密爱人,相伴在浪漫、温情、神秘、奔放、壮烈、惊险的绮丽归途。

内容提要

  

    《侣行》第二季(下),张昕宇与梁红的“蜜月之旅”,从非洲这片“黑色”大陆开始。在南非广袤无垠的平原上,他们一起穿过暴力成灾的杀戮地带,感受亚马孙流域的狂野,亲历食人族部落的神秘,仰望马达加斯加的参天巨树,寻找丛林深处的秘密……
    穿过丛林和荒原,他们一起感受巨流林海、奇花异卉、飞禽走兽,大声欢笑,追逐鲜活的梦想。

媒体推荐

    爱情不是终日彼此对视;爱情是共同瞭望远方、相伴侣行。
    ——德国总理默克尔
    如果说把国家、民族和个人作为一个命运的共同体是中国梦最大的特点,那么《侣行》就是中国梦最好的注解。一路走来,《侣行》就像一盏灯,为很多在人生路上迷失方向的人指明了前方的道路,也让他们得到为梦想前行的动力。
    ——新华网
    《侣行》带着我们的眼睛行千里路,去发现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
    ——网易新闻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梁红和张昕宇无疑是少数有志者。走在全球探险之旅途中的他们寻找的不仅是世界的辽阔壮美、人生的无限可能,也是爱情的不离不弃,历久弥新。
    ——《VISTA看天下》

作者简介

    张昕宇,他扮演过太多的社会角色——
    没上过大学但当过兵,开过小吃铺,摆过冷饮摊,卖过羊肉串,还承包过公共厕所,打扫过街道,卖过豆腐(兼卖豆腐机),做过首饰加盟商……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先后学习赛车、动力伞、机动船、摩托艇、潜水、帆船、热气球及直升机驾驶技能,曾参加并组织各类帆船挑战赛事、潜水探险活动……他更是一个自由探险家。
    2012年,他入选“青春励志人物”,被媒体称为火山探险第一人;2013年1月,荣获CCTV“中国户外年度人物”荣誉!
    挑战极限,超越自我,张昕宇在用“侣行”的方式淬炼对生命的爱,以及爱的生命。

目录

前言  十年之约,相遇梦想
第一章  飞越彩虹之国
  直击华人劫杀案
  “上海楼”的传说
  白人贫民窟
  I can fly !
  惊魂迫降
第二章  双面马达加斯加
  翻尸节
  墓地里的Party
  狐猴诱惑
  哭泣的红木
第三章  别样桑巴
  以足球之名
  上帝之城
  希望还在,巴西别哭
  贫民窟里的足球小将
第四章  冲入亚马孙
  别样萌宠
  与食人鱼共浴
  传说中的食人族
  雅诺马马人部落
  疯狂成人礼
  英雄难过蚂蚁关
第五章  浪漫东南亚
  寻找“海上吉卜赛人”
  大海的孩子
第六章  台湾这些年
  倔强的甲仙
  拔一条河
  防空洞里的烈酒
  赠你一枚炮弹
附录  环游地球三百天
  万里无言,爱在旅途·梁红篇
  前路漫漫任我闯·张昕宇篇

前言

  

    十年之约,相遇梦想
    万米高空之上,飞机正在飞越大西洋。窗外是漫漫白云,梁红坐在我身边沉沉睡去,我却努力地睁大眼睛,试图在云层间寻找到一丝缝隙,可以透过它看到那漫无边际的汪洋。平静的,怒吼的,熟悉的,曾与我们日夜相伴的幽蓝。
    从北京出发,经香港,再在巴黎转机,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终点是马尔维纳斯群岛。这是一趟看望老朋友之旅,也是一次“回家”之旅。“北京号”正静静地停靠在马岛的港口里。
    这一别将近一年,在无数个安睡的夜里,我和梁红都会不约而同地梦回太平洋,梦回“北京号”的船舱和甲板,梦回那些我们曾一起并肩作战、劈波斩浪的日子。
    2014年3月7日,德雷克海峡,风不平浪不静,狂风怒号、骤雨倾盆。距离马尔维纳斯群岛90海里,“北京号”载着我、梁红、捷达、老布和球球五个人,在海上摇曳着。船上警报一直在响,各种仪器胡乱闪动,整个“北京号”已经遍体鳞伤了。我们几个人也是,球球躺在甲板上呻吟着,捷达在舱内趴着报海图,就剩下我和老布俩人还能站着操舵,梁红头上缠着绷带,倚着舱门给我们鼓劲儿。
    渡尽劫波,万里远洋抛在身后,终于抵达南极,还在长城站完成了我和梁红的婚礼。浪漫的余温犹在,我们又扑进了怒海波涛里。抵达南极不是终点,我们要到了南极还能再回来,这趟挑战才算成功。
    看着满船伤兵,我既心疼又兴奋,哑着嗓子给大伙儿鼓劲儿。“哥们儿几个坚持住,还有90海里咱们就靠岸啦。我们将创造历史,我们是史上第一批开帆船穿越太平洋到达南极的人。”我兴奋于完成挑战和梦想成真的成就感,我更兴奋于能带着大家抵达目的地,又都活着回去。一起去,一起回,这趟侣行才圆满。
    行百里者半九十,最后一段海路走得惊心动魄。感觉“北京号”随时都会被风浪倾覆、撕碎,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被卷进怒海之中,绝迹人间。风雨飘摇之中,我甚至都忘了是怎么穿过最后那片雨幕迷雾的,一睁眼是豁然开朗,雨中马岛的港口宁静而平和,仿佛一个安详的母亲正张开双手,等着我们投入她的怀抱。进港,靠岸,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然后跪着抱在了一起,喜极而泣。我们成功了。
    两百三十五个日日夜夜,两万海里的颠簸漂泊。有伤员,有旧人离去,有新人续航,没有伤亡。
    末了,和风细雨中,我靠近桅杆,和“北京号”深情一吻。谢谢你,不抛弃,不放弃。它既是我们在茫茫汪洋中的家,是依靠;又是我们在天堑险途中的伙伴,是战友。
    情深自知,再多恋恋不舍,终究要挥手作别。我们的环球旅行,从南极出来算是完成了结婚之旅,还要在蜜月之旅中回到中国。很遗憾,剩下的路“北京号”没法再和我们一起完成了。南半球的冬天海路凶险异常,伤痕累累的“北京号”需要大修,也临近年检,它只能留在马岛等着我们,球球会留下来和它做伴。
    而我们继续前行,前往一片新的大陆:非洲。
    在南非,我和梁红有一个关于飞翔的梦想——像《飞屋环游记》一样,用气球来一次翱翔天际的体验。致敬曼德拉,致敬彩虹国度,致敬自由。
    离开南非,我们又回到了南美。
    ……
    捧着炮弹“北京号”,经过三十七个小时的长途飞行,近了,近了,“北京号”在马尔维纳斯群岛的港口,静静地等着我们。
    和风煦煦,桅杆林立的港口里,曾经见识过了无数大风大浪的“北京号”,此刻安静地停在一角,船头那面五星红旗,依然迎风飘扬着。我和梁红相视一笑:“我们的阵地还在。”
    “北京号”并不孤单,有海鸟在桅杆上伫立休憩、在甲板上悠闲踱步。
    踏上帆船,“北京号”微微晃动了几下,仿佛是在点头致意,欢迎我们归来。我和梁红相拥在一起,曾经一起和“北京号”厮守的二百三十多个日夜的点滴,一下子又涌上了心头。它早已是我们生命中不可抹去的一部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梁红还将去更远的地方,“北京号”或许不能再与我们朝夕相伴、、不能再给我们遮风挡雨,但是它曾护送我们穿越了两万海里,去南极完成了我们的婚礼,见证了我们俩这一生最重要的时刻。“北京号”会像我和梁红无名指上的婚戒一样,永不褪色。
    七年前,我和梁红定下了“十年之约”:五年准备,五年远行。在追寻梦想和远征的道路上,我们才将将走了一半。更远的地方,还在等着我们;更漫长的路,在等着我们踏足;更多的陌生人,在等着我们结识;更多的故事,在等着我们经历。
    今天,我们正走在西行穿越阿拉伯世界的路上。茫茫黄沙里寻找着熟悉又陌生的文明,漫漫丝路上感受着历史的刻度。
    一路远行,一路侣行。送给自己,感受曾经追梦的历程;赠给你们,希望你们能一路同行。愿我们在追寻梦想的道路上相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疯狂的成人礼
    钓过了食人鱼,闯荡了“食人族”,在亚马逊丛林里,还剩下一场我期待的硬仗,等着我去挑战。那就是去探访“子弹蚁部落”,迎接这次亚马逊蜜月探险之旅的终极挑战。
    在赴巴西之前做功课的时候,我得知丛林深处藏着一个很奇怪的部落,部落里的每个男性,必须要经过一场被子弹蚁尾刺针蜇的成人礼,才能留在部落里,否则就会被驱逐出村子。
    看上去很奇怪的仪式,其实自有道理。雨林里生存不易,只有经受住最痛苦的考验,部落才会承认你拥有坚韧与勇气,你也才能被认为是一名顶天立地、肩负责任、能带领大家在雨林生存的真正男子汉。
    子弹蚁是世界上最大的蚂蚁,也是蜇人最痛的蚂蚁。它到底有多厉害?蚁如其名,被蜇仿佛中枪般。据说除了部落里最爷们儿的勇士,没有人能经受得了这种考验。我这人最大的毛病,或者说爱好,就是去尝试人所不能。哪怕这是场自虐,我也要毫不退缩去迎接挑战。而且,只有经历过最深入的体验,才能被部落真正的接纳。
    这个部落不难找,倒是第一眼看见酋长,就让我印象挺深刻。酋长是个胖子,得知我们的来意之后,一脸的蔑视,乜斜着眼睛撇着嘴,脸上似乎写着:胖子你吹牛吧。
    部落里有人告诉我,此前有两个老外来挑战过子弹蚁,结果瞬间就崩溃了,失声大哭大叫。
    被蚂蚁咬到底能痛到什么地步?能够把人咬哭?我更好奇了,决心非尝试不可。我觉得自己是个特别能忍受疼痛的人,当年车祸腿折了做手术,护士没打麻药我都咬牙挺过来了,难道还怕几只蚂蚁不成?
    酋长一脸不屑地说,他们不是随便就让人挑战子弹蚁的,刚好今天赶上他儿子的成人礼,可以让我一起挑战一下。那语气里全是轻蔑。
    第一步是去捕蚂蚁。原来部落里没有蚂蚁,需要先坐船,然后徒步去很远的地方寻找子弹蚁的巢穴。我们跟着部落里的几个男人,小心翼翼地在丛林里寻找着。在亚马逊,最危险的不是那些看得见的大动物,而是那些看不见的昆虫,一不小心就致命。
    终于找到了一个蚁窝,这蚂蚁的个儿就吓了我一跳,差不多有常见的大黑蚁三个那么大,梁红看着当场脸就暗了下去,她说一见着这些蚂蚁浑身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土著朋友们捕蚁的方式也很特殊,用一根小棍靠近,引蚂蚁爬上去,然后迅速把小棍放到竹筒里,转动棍子。全程没有人敢用手去触碰蚂蚁。他们说,平时他们遇到子弹蚁都会避开,这辈子也就会在举行成人礼的那天才会和它“亲密接触”。
    子弹蚁有了,接下来一步,就是麻醉它们。土著们把腰果树的树叶撕碎,放到盆子里,倒上水,然后把子弹蚁倒进去,搅拌。这种叶子能够麻醉子弹蚁,不一会儿,蚂蚁们就都“醉了”。
    然后,几个藤条编制的手套被拿了出来,有人捞起睡着的蚂蚁,一个一个地别到手套上,脑袋朝外,尾刺往里,外面再别一个竹罩。手套上的蚂蚁密密麻麻,有密集恐惧症的人,估计看到这个手套就已经晕倒了。
    尽管早已有些心理准备,但是看到这儿我还是有点儿愣,原来不是被一只蚂蚁蜇,而是要被一百多只蜇。被一只蜇一下像中弹,被一百多只蜇,那还不得被扫射得千疮百孔了。我心里不禁有点儿发憷了。
    酋长的儿子是今天主角,才11岁,在他的脸上我能看到畏惧,但也透着坚毅。在这个部落里,子弹蚁这一关是每个男人必经的关卡,危险而神圣。
    我和酋长的儿子手上被分别涂上了一层黑色的东西,说是能防止被蜇之后手肿胀起来。接着,我俩就被带进了“神堂”——其实就是一间小茅屋,里面摆着各种动物的头骨、骨架,还有巨蟒蜕下来的皮。在这里将举行一个仪式。
    酋长拿着一个炉子,里面生着火,他撒进去一些粉末,炉子里开始冒烟。酋长拿起我俩的手,让烟熏一圈,然后嘴里念念有词,像咒语般,让人更心慌了。这些莫名的仪式,就是各种烘托气氛,让人感觉很不好。我再豪情万丈,被这么一番折腾下来,都有点儿气短了,脑袋上冷汗直冒。
    直到这个时候,酋长还在一直劝说我,让我放弃挑战,一副“胖子不想为难胖子”的姿态,哥是为了你好。
    接下来,我们被带到另一间屋子——“礼堂”。部落里的人都来了,盛装打扮。别着子弹蚁的手套,就挂在屋子的中间。酋长对我说:“你想清楚了吗?你现在放弃还来得及,手套一旦从那上面取下来,你就必须戴上,而且不准流泪,否则就是失败。”
    我摇了摇头,虽然此时心里已经有点儿已经发虚了,但他愈是这样,我就愈是要坚持。
    酋长的儿子一脸坚毅地走上前,取下了手套。一个司仪给他戴上。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看。这孩子抽搐了一下,马上咬着牙,尽量想让自己镇定下来。他紧紧地咬着嘴唇,还不停地跺脚,以减轻疼痛。
    这个手套不是戴上后很快就可以摘下来的,而是要等到子弹蚁释放完毒素。蚂蚁不像蜜蜂,只能蜇人一次,一只子弹蚁可以重复十数次蜇人。
    酋长挽起了自己的儿子,所有人都围了上来,手挽着手,开始唱歌、跳舞。孩子依然戴着手套,在人群中他在咬牙坚持着,不停地跺着脚。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手套被取了下来。让我们没想到的是,手套取下之后,小男孩脸上的表情却更加痛苦了。原来子弹蚁的毒素还留在他的体内,这会儿向全身扩散了。他开始有点儿颤颤巍巍了。但是小男孩表现得特别坚强,没有流泪,也没有喊叫。
    酋长拉过儿子,高举起他的双手,人们开始鼓掌、欢呼,然后开始又一轮的载歌载舞,庆祝这个孩子成人礼挑战成功。从今天开始,他就是部落里的又一个男子汉、一个勇士了。
    P18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