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教给孩子的古文课(精)

  • 定价: ¥42
  • ISBN:9787508665191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279页
  • 作者:周振甫
  • 立即节省:
  • 2016-09-01 第1版
  • 2016-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教给孩子的古文课》是由我国著名古文专家周振甫,专门针对学龄少年儿童学习文言文撰写的心血之作。
    周振甫先生是中华书局的资深编辑,一生从事文言文编校、译介工作六十余年,曾撰写过多部剖析中国古代诗文的经典著作,同时也是钱锺书先生《谈艺录》的初版责任编辑。
    在书中,先生着力于基础,在短短10章的篇幅内,旁征博引地为孩子们介绍了大量读懂、弄透文言文的好方法,为青少年朋友勾勒出完整的文言学习地图,帮助孩子绕开古文学习误区:
    第1章“怎么学习古代文学” 从字词篇章,到人物形象与思想,提纲挈领地总括了文言学习要注意的特别重点。
    第2章 “立体的懂” 揭开古人启蒙之谜,文言不止字句,帮孩子拼起每一立面,实现对古文的全面理解。
    第3章至第10章 ,从如何读书、著名古文大家的师承流派特点到文章的每一细节架构,有分段、有侧重地为孩子讲透古文精髓。
    通过以上10个章节的讲述,本书将为孩子呈现一条清晰的古文学习之路,帮助孩子从小打牢根基,切中肯綮解读文章,触摸先贤智慧,淘洗性情,收获独立看懂文言文、准确解读前人思想的能力。

内容提要

  

    古典文赋是中华瑰丽的精神宝藏,凝结了千年来古代伟大文人的智慧、视野、品格与胸襟。
    《教给孩子的古文课》是我国著名古文专家周振甫先生的心血之作。书中,先先生分阶段、有侧重地为孩子介绍了大量学习古文、弄懂文言文的好方法。
    不仅能帮助孩子有效提高古文学习能力,更能引领孩子提升阅读古文的兴趣,体悟古文学之美,领会传承千年的中国古代文化精髓。

作者简介

    周振甫(1911—2000),浙江平湖人。著名学者,古典诗词、文论专家,资深编辑家。1931年入无锡国学专修学校,跟随当时著名国学家钱基博先生学习治学。1932年秋,入上海开明书店任《辞通》校对,后任编辑。1951年任中国青年出版社编辑。1971年借调到中华书局,参加《明史》点校工作。1975年正式调入中华书局,任编辑、编审。

目录

怎样学习古代文学
立体的懂
“因声求气”说的先行者
因声求气
古代的艺术性
六观
比较
一家风格
融会贯通
流派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怎样学习古代文学
    文学跟语言具有密切的关系。拿文学作品来说,不论是诗歌、小说、戏剧、散文,都是用语言来表现的,离开了语言就没有文学。要是就学习古典文学说,更需要学习古代语言,否则对古典文学作品就看不懂,很难学习了。再就语言说,跟文学的关系也很密切。古代人精练的、生动的语言,就保留在古典文学作品里。即就现代语言说,现代成功的文学作品中的语言,比一般的语言往往更精练。一般的语言经过作家的提炼加工,才成为文学作品中的语言。所以要丰富和提高我们的语言,也离不开学习文学作品。
    一  从了解语言入手
    学习古典文学作品,先要求看懂作品,要求弄明白作品中的语言。要弄明白每一句话、每一个词的意义,不让一句话、一个词滑过。要这样,除了依靠注释,还要靠自己用心想。自己仔细想明白了,才能够懂得作品中语言的意义。那么怎样从了解语言入手呢?
    1.分别古语和今语。古典文学作品用的是古代语言,古代语言里的字不少还保留在现代语里,可是有些音义都不同,有些意义不同。碰到这种字,我们不能照现代语那样解释,一定要弄明白古语的音义。比方《晋公子重耳出亡》里说:“薄而观之。”注解说:“走近前去看他的肋骨。”注解把“薄”说成“走近前去”,“薄”照现代语说是浅薄、淡薄、轻薄等意思,那都不能说成“走近前去”。因此就得注意一下“薄”的古语作“逼近”解,这才清楚“薄而观之”是说逼近去看他。
    2.联系句法来解释。句子有一定的结构,句子里词的解释不应该违背句子结构。像《孔雀东南飞》里“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两句,就结构看,第一句的主语是“君”,谓语是“既为府吏”,第二句承接第一句,主语也是“君”,谓语是“守节情不移”。注解作:“守节情不移——(我们两人的)爱情坚定不移。”照原句结构看,主语是“君”,是“君守节”,注解作“我们两人”,主语变成“我们”不是“君”了,变成兼指夫妇双方,不是指丈夫一方了,这样的注解显然是违反句子结构的,不对的。原来在东汉,府吏对上司太守要保持高度的忠诚,当时叫“守节”。所以“守节”是兰芝指丈夫忠于职守说的,并不是什么两人的爱情坚定不移。
    3.注意用词方法。古典文学作品里的用词方法,有时和现代语不同。比方《陌上桑》里说“日出东南隅”。注解作:“东南隅——东南角。”我们只知道太阳从东方出来,怎么从东南角出来呢?原来这是“偏义复词”,用的是两个词(复词),但只取其中一个词的意义(偏义),“东南”即“东”的意思,“东隅”就是东方。这好比“国家”只是“国”的意思,“兄弟”只是“弟”的意思。
    4.注意特殊结构。古典文学的诗歌由于字句简短,有些特殊结构值得我们注意。如王昌龄的《从军行》,“秦时明月汉时关”,是说明月还是秦时和汉时的明月,关还是秦时和汉时的关,诗句为求简洁,所以把明月属于秦,把关属于汉了。再像《木兰辞》中的“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是说雄兔和雌兔都是脚扑朔、眼迷离的,只是诗句简短,所以把“脚扑朔”属“雄兔”,把“眼迷离”属“雌兔”罢了。
    P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