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

  • 定价: ¥38
  • ISBN:978722010980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人民
  • 页数:208页
  • 作者:张晓风
  • 立即节省:
  • 2018-10-01 第1版
  • 2018-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张晓风经典美文集共《不朽的失眠》《遇见》《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三册,每册均有多篇文章入选我国教科书及教辅教材。张晓风的文字总是有种专属于女子的淡淡柔情,柔情中却处处透着那种仿佛知悉了世间所有秘密的理性,就算是生活里最普通的场景,也能让她品出人生;她以情入里,出入古今,仰视宇宙之大,从喧哗的都市中寻找悠闲生活之美;又有一股畅快的英伟之气和侠士之风,加之不乏女子雅致、凄婉的纤细柔情,用知性来提升感性,视野上亦将小我拓展至大我。张晓风以那双透视生活的慧眼,在琐碎平凡的事物中品出了美丽、典雅、温柔。

内容提要

  

     《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收录张晓风的诸多经典散文,包括《秋千上的女子》、《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这些石头,不要钱》、《四个身处婚姻危机的女人》、《地毯的那一端》、《种种可爱》。
    张晓风的文字总是有种专属于女子的淡淡柔情,柔情中却处处透着那种仿佛知悉了世间所有秘密的理性。她那双透视生活的慧眼,在琐碎平凡的事物中品出了美,发现了生命的本质,觉察出了生活的意义。

媒体推荐

    能写出这种节奏,这种气魄,这种胸襟的散文,张晓风不愧是第三代散文家里腕挟风雷的淋漓健笔,这枝笔,能写景也能叙事,能咏物也能传人,扬之有豪气,抑之有秀气,而即使在柔婉的时候也带一点刚劲。
    ——余光中

作者简介

    张晓风,中国当代著名散文家,毕业于台湾东吴大学,教授国学及文学创作40余年。
    2009年获台湾中国文艺协会散文创作荣誉文艺奖章,享誉华人世界的古典文学学者、散文家、戏剧家和评论家。
    被赞为“近五十年华语文学最温柔的一支笔”,文章入选九年义务教育语文教材,多次被选作中考现代文阅读试题。
    主要作品有散文集《地毯的那一端》《你还没有爱过》《这杯咖啡的温度刚好》《星星都已经到齐了》《送你一个字》《玉想》等,戏剧《武陵人》《和氏璧》等,作品曾获中山文艺散文奖、吴三连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目录

秋千上的女子
  春之怀古
  秋千上的女子
  初心
  情怀
  常常,我想起那座山
  可爱
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
  谁都害过人
  本来,我想先跌
  如果我看不懂
  那夜的烛光
  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
这些石头,不要钱
  一番
  这些石头,不要钱
  正在发生
  许士林的独白
  我自我的田渠归来
  种种有情
  半盘豆腐
四个身处婚姻危机的女人
  回头觉
  鸟巢蕨,什么时候该丢?
  四个身处婚姻危机的女人
  好艳丽的一块土
  传说中的宝石
  没有人叫我阿山
地毯的那一端
  绿色的书简
  地毯的那一端
  到山中去
种种可爱
  细细的潮音
  具
  前身
  种种可爱
  月,阙也
  顾二娘和欧基芙
  地泉
  我喜欢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汉族,是个奇怪的族类,他们不但不太擅长唱歌或跳舞,就连玩,好像也不太会。许多游戏,都是西边或北边传来的——也真亏我们有这些邻居,我们因这些邻居而有了更丰富多样的水果、嘈杂凄切的乐器、吞剑吐火的幻术……以及,哎,秋千。
    在台湾,每所小学,都设有秋干架吧?大家小时候都玩过它吧?
    但诗词里的“秋千”却是另外一种,它们的原籍是“山戎”,据说是齐桓公征伐山戎的时候顺便带回来的。想到齐桓公,不免精神为之一振,原来这小玩意儿来中国的时候,正当先秦诸子的黄金年代。而且,说巧不巧的,正是孔老夫子的年代。孔子没提过秋千,孟子也没有。但孟子说过一句话:“咱们儒家的人,才不去提他什么齐桓公晋文公之流的家伙。”
    既然瞧不起齐桓公,大概也就瞧不起他征伐胜利后带回中土的怪物秋千了!
    但这山戎身居何处呢?山戎在春秋时代住在河北省的东北方,现在叫作迁安市的一个地方。这地方如今当然早已是长城里面的版图了,它位于山海关和喜峰口之间,和避暑胜地北戴河同纬度。
    而山戎又是谁呢?据说便是后来的匈奴,更后来叫胡,似乎也可以说,就是以蒙古为主的北方异族。汉人不怎么有兴趣研究胡人家世,叙事起来不免草草了事。
    有机会我真想去迁安市走走:看看那秋千的发祥地是否有极高大夺目的漂亮秋千,而那里的人是否身手矫健,可以把秋干荡得特别高,、特别恣纵矫健——但恐怕也未必,胡人向来绝不“安于一地”,他们想来早已离开迁安市,“迁安”两字顾名思义,是鼓励移民的意思,此地大概早已塞满无所不在的汉人移民。
    哎,我不禁怀念起古秋千的风情来了。
    《荆楚岁时记》上说:“秋千,本北方山戎之戏,以习轻趣,后中国女子学之,楚俗谓之施钩,《涅槃经》谓之罟索。”
    《开元天宝遗事》则谓:“天宝宫中,至寒食节,竞竖秋千,令宫嫔辈,戏笑以为宴乐,帝呼为半仙之戏,都市士民因而呼之。”
    《事物纪原》也引《古今艺术图》谓:“北方戎狄爱习轻趣之态,每至寒食为之,后中国女子学之,乃以条绳悬树之架,谓之秋千。”
    这样看来,秋千,是季节性的游戏,在一年最美丽的季节——暮春寒食节(也就是我们的春假日)举行。
    试想在北方苦寒之地,忽有一天,春风乍至,花鸟争喧,年轻的心一时如空气中的浮丝游絮飘飘扬扬,不知所止。
    于是,他们想出了这种游戏,这种把自己悬吊在半空中来进行摆荡的游戏,这种游戏纯粹呼应着春天来时那种摆荡的心情。当然也许和丛林生活的回忆有关。打秋千多少有点像泰山玩藤吧?
    然而,不知为什么,事情传到中国,打秋千竟成为女子的专利。并没有哪一条法令禁止中国男子玩秋千,但在诗词中看来,打秋千的竟全是女孩。
    也许因为初传来时只有宫中流行,宫中男子人人自重,所以只让宫女去玩,玩久了,这种动作竟变成是女性世界里的女性动作了。
    宋明之际,礼教的势力无远弗届,汉人的女子,裹着小小的脚,蹭蹬在深深的闺阁里,似乎只有春天的秋千游戏,可以把她们荡到半空中,让她们的目光越过自家修筑的铜墙铁壁,而望向远方。
    那年代男儿志在四方,他们远戍边荒,或者,至少也像司马相如,走出多山多岭的蜀郡,在通往长安的大桥桥柱上题下:
    “不乘高车驷马,不复过此桥。”
    然而女子,女子只有深深的闺阁,深深深深的闺阁,没有长安等着她们去功名,没有拜将台等着她们去封诰,甚至没有让严子陵归隐的“登云钓月”的钓矶等着她们去度闲散的岁月(“登云钓月”是苏东坡题在一块大石头上的字,位置在浙江富阳,近杭州,相传那里便是严子陵钓滩)。
    我的学生,他们真的会懂秋千吗?她们必须先明白身为女子便等于“坐女监”。所不同的是,有些监狱窄小湫隘,有些监狱华美典雅。而秋千却给了她们合法的越狱权,她们于是看到远方,也许不是太远的远方,但毕竟是狱门以外的世界。
    秦少游那句“秋千外,绿水桥平”,是从一个女子眼中看春天的世界。秋千让她把自己提高了一点点,秋千荡出去,她于是看见了春水。春水明艳,如软琉璃,而且因为春冰乍融,水位也提高了,那女子看见什么?她看见了水的颜色和水的位置,原来水位已经平到桥面去了!
    墙内当然也有春天,但墙外的春天却更奔腾恣纵啊!那春水,是一路要流到天涯去的水啊!
    P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