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刘邦(上下)

  • 定价: ¥79.9
  • ISBN:978753217709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文艺
  • 页数:603页
  • 作者:(日)宫城谷昌光|...
  • 立即节省:
  • 2020-07-01 第1版
  • 2020-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日本作家宫城谷昌光写中国历史长篇小说。
    《刘邦》一书叙述了从秦末天下大乱诸强起兵到楚汉决战天下一统的历史故事。刘邦区区地方小吏为何能一统天下?从被民众推选为沛县县令,行军途中遇到军师张良、与项羽约定共同伐秦、先入咸阳约法三章、彻底决裂誓争帝位……从微末小吏到一代帝王,刘邦到底经历了多少征伐、背叛、危机与荣光?
    本书作者既采用《史记》的说法,也采用《汉书》的说法,有一些人物,《史记》未记载而《汉书》有记载,很有意思。
    总体上看,作者比较偏爱刘邦,对项羽持批评态度更多一点。对韩信的态度也是更负面一些。对萧何、张良、樊哙、陈平等大量人物的描写都很准确。

内容提要

  

    刘邦,年近五十,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泗水亭亭长。
    可他不甘于此,他身边的人更不甘于此。
    在他流亡荒山,将要饿死时,萧何助他领兵回沛县,为他重整基业;在他犹疑不决时,张良为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在他兵力不足,身陷险境时,韩信以弱胜强,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刘邦并没有超越常人的武功和德行,却能将部下的力量发挥到极致,最终夺取天下。萧何、曹参、韩信等人没有显赫的身世,却因为刘邦不拘一格的用人方式,屡建奇功,位列将相。
    这不是一个人的英雄主义,而是一群人的热血传奇!
    翻开本书,看刘邦如何将集体的力量发挥到极致,一步步夺取天下!

作者简介

    宫城谷昌光 (Miyagitani Masamitsu)
    日本著名小说家,1945年2月4日生于日本爱知县,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一部英文系,是日本文坛公认的历史小说巨匠。
    1990年,宫城谷昌光凭借处女作荣获日本第10回新田次郎文学奖。1991年,他以《夏姫春秋》获日本第105回直木赏。1993年,他又凭借《重耳》获第44届艺术选奖文部大臣奖。2000年,他荣获司马辽太郎奖。2006年,日本政府为他颁发紫绶褒章,以表彰他在文学艺术领域的杰出成就。
    宫城谷昌光精通中国历史和古文字,是名副其实的“中国通”,其作品主要以中国历史文化、人物和典故为主题。他擅长挖掘历史人物不为大家所熟悉的一面,其历史小说考据过硬,故事诱人,深受读者喜爱。

目录

月下五彩
祖龙之死
时代风暴
南方之声
举兵之时
沛公诞生
转战
重逢
急先锋
项梁
楚王朝
逆袭之时
再次出发
西征之路
鸿门宴
汉中王
龙虎之战
天命之人
风和雨
垓下之战
原版后记:连载结束

后记

  

    原版后记:连载结束
    我不喜欢行为不合情理的人,更别说让他们成为小说的中心人物了。
    在我眼中,刘邦正是一个不合情理的人。与他相比,项羽的生活方式始终如一,更容易博得我的好感。我带着这份感情在《每日新闻》上连载了《香乱记》。在楚汉战争中始终坚持不屈的田横给后世的人们,特别是逆境中的人们带来了勇气。我欣赏田横的生活态度,因此一直对刘邦心存批评的念头。随着时间的流逝,我重新查阅了楚汉战争中英雄们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我对刘邦的看法发生了转变。
    说句题外话。发生在楚汉战争很久之后的三国时期,司马懿手握魏国大权,曾经欺骗了谋反的王陵。当时,王陵怒斥司马懿欺骗了他。但司马懿平静地回答:“我也许背叛了你,但并没有背叛国家。”这是诡辩吗?对这句话的不同理解改变了我的历史观。
    我意识到我之前认为刘邦的行为不合情理,是因为太拘泥于个人的情义,便起了写写刘邦这个人的念头。但如果只是重复一遍司马迁《史记》中的内容未免太无聊,这个想法打消了我写作的意欲。让读者看到毫无悬念的小说是最不礼貌的行为,首先必须让内容出乎自己的意料。我开始烦恼该如何是好。
    在决定动笔的一个月前,我在迷茫中翻看起班固的《汉书》。我以前一直认为班固的文章平淡无奇,不如司马迁的文章精彩,但始终都很重视《汉书》的内容,特别是关于楚汉战争的部分。我当时确实不知该如何是好,便看起了《汉书》,希望从中找到哪怕是一丁点的新颖内容。我看到了“高惠高后文功臣表”。其实《史记》中也有“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但我并没有在意,而是被《汉书》中的功臣表吸引了目光。 曹参、靳歙、夏侯婴、王吸、傅宽、召欧……我看着一个个人名,曹参和夏侯婴已经很熟悉,但靳歙、王吸等功臣在哪里立下了什么功劳,我几乎一无所知。我对此万分惊讶,终于意识到原来我完全不了解楚汉战争,可竟然毫无自知之明地打算在一个月后动手创作关于楚汉战争的小说,真是乱来。我必须承认当时我因为私事缠身,没有大段的时间仔细查阅史料,终于静下心来动笔时,已经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很多天。 尽管刘邦没有超乎常人的武威和德行,但他依然击败项羽夺取了天下。实现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依靠的并非个人的力量,而是集体的力量。或者说其中有君臣共同成长,相辅相成的作用。我没有信心,不知道是否写出了其中的魅力。 最后,我必须感谢为每一个章节绘制插画的原田维夫先生。这些绘画作品每一幅都是精品,在先生的作品中也属佳作。另外,我还要感谢学艺部的小玉祥子,从前些年的《香玉记》开始,她每天都来取稿件,经常鼓励我。这篇连载小说将会送到出版局(现·每日新闻出版)的小川和久先生手中成书出版。再次感谢小川先生。 二〇一五年三月吉日 宫城谷昌光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月下五彩
    明月之下,有五彩云气若隐若现。
    五彩,又称五色,是指青、黄、赤、白、黑五种颜色。
    看见五彩云气的石公不由得高声说:“难道——”随后让左右剑士及身后的两名弟子止步。
    “石公,出什么事了?”剑士问道。
    石公抬起手臂,伸出手指向虚空,皱了皱眉头。他身后的弟子立刻注意到了飘浮在空中的五彩云气,惊喜地叫道:“先生发现了五彩云气吗?”
    “看啊,看啊,能看到吧?就是那个啊,那个。”
    石公声音颤抖着说,双腿也激动地发起抖来。
    这样一来就可以活下去了。
    弟子们也想到了这点。
    石公是秦朝的方术之士,简称方士。方术,有“医术”“占星术”“占卜术”“手相、面相之术’’等多种,但是秦朝不允许一名方士同时掌握两种方术。而石公私下掌握的方术却不止两种,甚至多达三四种。在几种方术中,他选择成为占卜术士。秦朝朝中术士众多,秦始皇曾经发出豪言壮语要将天下方士尽数集结,因此朝中仅占星术士就有三百人之多。他们的知识和技术本应用在内政及军事方面,但是秦始皇关心的仅仅是得到长生不老的仙药,如果得不到,就要找到不老不死的神仙之术。因此,方士们分散在全国各地,为找药而疲于奔命。石公正是这些为了搜集有关长生不老的消息,在边陲之地徒然寻找的方士之一。
    一无所获回到朝中的方士们害怕秦始皇震怒,担心自己会被降罪。最终,侯公和卢公选择出逃,下落不明。石公因为晚了一步而被逮捕,即将被震怒的秦始皇坑杀。
    这一天终于来了啊。
    石公早已想到了最糟糕的结果,在被捕前一刻将奏书托付给了捕吏的长官,泣血请愿:
    “此事事关秦朝国运。请务必,务必,将此信亲手交给皇上——”
    万幸,石公的奏书顺利地交到了秦始皇手里。顺带一提,秦始皇亲政,从不将政务交给大臣们。不光是重大事件,就连细枝末节的小事也要亲自过目,作出裁决。因此,上奏的文书日积月累,已经到了需要用衡石测量的程度。
    秦始皇看过石公的上书后,立刻下令道:“好,取消对石生和韩生的处罚。”
    生,并不是指学生,而是和“公”一样的敬称。韩生,也叫韩公,是一名方士。也就是说,秦始皇收到了两份内容相同的奏书。
    方士中,秦始皇最为亲近的侍从是侯公和卢公。有一次,石公和卢公畅谈时,卢公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主上近来经常默念,东南方有天子之气。”
    我擅长观气。
    石公对此很有自信。他想过向皇帝请命寻找东南方升起的天子之气,可终究放弃了。但是,当明白自己即将被处刑时,石公向皇帝上奏:“我不光可以找到恐加害于皇室及我朝的妖气,也能够消灭此妖气。”秦始皇接受了他的上奏。
    石公接受了秦始皇的命令。当发现被传唤的不止是自己一个人,还有韩公时,他在心中苦笑道——为了救急,他也想到了同样的方法啊!
    秦始皇的命令十分严苛。
    “限尔等于一年之内消灭东南方妖气。如若违命,立斩不赦。”
    两人身边分别被安排了两名剑士。如果任务没有顺利完成,这四名剑士就是两人的处刑者。
    石公和韩公离开都城咸阳后向东方前进,过了函谷关之后,两人避开作为监视者的剑士进行了密谈。
    两人一见面,都不由得叹了口气。
    当然,两人的妻儿都被当成人质软禁在咸阳。虽然每人被允许带两名弟子作为随从,但他们也可以说是人质。  如果逃跑的话,弟子和妻儿就会被杀。
    “既然如此,”石公开口说,  “我们就必须找到妖气。但是,你知道那妖气实为天子之气吗?”
    “我知道,我听侯公说了,天子之气就是五彩之气吧。那云气没有出现在关中,而是出现在东南方,这是怎么回事啊?”
    关中,是指关塞以内的地区。
    秦朝有四处关塞。分别是东方的函谷关,西方的陇关,北方的萧关和南方的武关。被这四处关塞所守护的地区就是秦朝统一天下之前的领土,统一后被称为关中。
    “这一点我也不明白,我只知道秦王朝的统治并非坚如磐石。以前,卢公渡海寻找不老不死的仙药,曾带回一封预言书。书上说,亡秦者胡,你知道这件事吗?”
    “这是我初次听闻。可匈奴是北方的异族,并非在东南方。”韩公不解地说。
    “没错。总有一天匈奴会越过长城一拥而入,秦朝将因此而灭亡。在那之后会成为天子的人,如今就在东南方。只能这样解释了。”
    “但是……”韩公摇了摇头,稍稍加强了语气,  “现在出现天子之气不是太早了吗?云气预示的并非遥远的未来,而是近期将要发生的事情啊。”
    “正是如此。”石公点点头。
    秦始皇得知秦朝会亡于将势力保存在朔北的匈奴后,立即派蒙恬将军率三十万大军征伐匈奴。匈奴是善于骑射的狩猎民族,以骑兵队为主要战斗集团,移动迅速,神出鬼没。不过,名将蒙恬漂亮地将他们驱逐了出去。因此,朔北从始至终都没有传来过遭受劫掠的报告。即使如此,谨慎的秦始皇为了能随时发动关中士兵急赴朔北,还是在北边的九原和咸阳附近的云阳之间建造了“直道”。这条道路既是军用通道,同时也是亚洲最早的高速公路,全长超过六百公里。
    势力衰减的匈奴因畏惧蒙恬的武威而远离长城。十年以内,他们不可能能够东山再起,威胁秦朝的统治。
    ……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