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三叉戟之纵横四海

  • 定价: ¥52
  • ISBN:978755944412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378页
  • 作者:吕铮|责编:孙金荣
  • 立即节省:
  • 2020-11-01 第1版
  • 2020-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热播同名影视剧《三戟》前传、中国版《爱尔兰人》强势来袭!万众读者翘首期盼!
    李敬泽、阎晶明、高群书、管虎、姚晓峰、黄志忠、姜武、胡军、廖凡、韩庚鼎力推荐!
    警察作家吕铮重磅新作!曾获侦探推理小说大赛一等奖、连续五届金盾文学奖、燧石文学奖。
    现实主义“老炮儿”警察题材,凭借高品质文本实力圈粉。大背头、大喷子、大棍子组成的“三戟”也成为当下爆火的“叔圈男团”。

内容提要

  

    新世纪初,海城警方展开严打,涉黑老大灯哥被捕入狱,就在警方搜集证据时,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命案,足以让警队蒙羞——掌握灯哥犯罪证据的警方“点子”小康惨遭灭口。
    海城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调查杀害小康的幕后黑手。善于抓捕的刑警队警察“大棍子”徐国柱、善于侦查的经侦队探长“大背头”崔铁军、善于审讯的派出所民警“大喷子”潘江海由此临时组队,他们心怀正义、披荆斩棘、所向披靡,被称为“三叉戟”。
    随着“三叉戟”调查的逐渐深入,更令人胆寒的罪恶交易开始浮出水面……

媒体推荐

    吕铮游弋于幽暗地带,挖掘大都市里茫茫人海中的逃匿与追踪,罪与罚。19世纪以来,警察、侦探和罪犯的故事成为世界文学的现代传奇,而吕铮正在成为中国式的传奇讲述者,他不仅观察和想象人性的奇观,更有力地求证情义与正义——这是幽暗中的光,在根本上支撑着我们的生命。
    ——李敬泽,中国作协副主席、知名作家、评论家
    吕铮笔下的人物都是他的同事,朋友,街坊。他熟悉,热爱着这群人。所以他写的警察故事,真实,接地气,又独树一帜。
    ——高群书,知名导演
    我钦佩吕铮的勤奋,更喜爱他营造故事的能力,但这些都不是*重要的!从未来角度看,关注今天普通人的命运在社会变化中的沉浮,显然更具意义!吕铮有意地在承载着这样一种道,有意地为将来的人留下了一条窥视今天的道,我认为这是文学的价值之一!我相信,他还有一种无意,或者说一种潜意识,就是对故事中的人物满怀深情,热切关注他们的生存困境。他爱他的主人公,哪怕是主人公的对手,他的身上也寄寓着作者深深的悲悯。这种创作者的充沛情感,放眼今天,可谓殊为难得!说潜意识其实不准确,我想除了尊重真实的本能,剩下的,大约就是天分吧!感谢在创作的路上遇到了这样一位同路人!
    ——管虎,知名导演

作者简介

    吕铮,北京警察,曾任公安部猎狐缉捕队成员。中国作协会员,全国公安文联理事,全国公安作协签约作家。连续五次荣获公安部金盾文学奖,获得2015年中国报告文学优秀作品排行榜第三名、海峡两岸新锐作家好书评选优秀作品、全国侦探小说大赛一等奖、燧石文学奖。出版有《三叉戟》《无所遁形》《名提》《谜探》《猎狐行动》等十四部作品,有多部长篇小说被改编为影视作品。

目录

《三叉戟之纵横四海》无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
    新世纪初,海城警方开展了一次旷日持久的严打。盘踞各方的流氓势力分崩离析,当时道上有名的“哈道”“小武”纷纷落马,就连号称“万箭穿心而不死”的“灯哥”也被弄进去了。但在警方如此的高压态势下,却依然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大案,足以令警队蒙羞。
    在一个初秋的上午,狭长的林荫道宛如时光隧道,一辆老旧的皇冠轿车飞驰在路上。阳光很刺眼,开车的人抬手打开遮光板,又拿了盘磁带,插进卡座,杨坤的《无所谓》顿时响起。他留着寸头,穿一件泛黄的皮夹克,嘴上叼着“中南海”。这时,电话响起。他犹豫了一下,接通了电话。
    “大棍子,你丫把车开走了?”那头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没有啊。”他矢口否认。
    “放屁,我都听见声儿了!你是不是去抓人了?”对方是郭俭,海城刑警队的重案队长。
    “哼,”他不屑地一笑,关上了音乐,“已经在路上了。放心,肯定给丫拿下。”他是重案队的刑警,今年三十四岁,本名徐国柱,外号大棍子。
    “拿下个屁!我告诉你啊,‘旱鸭子’已经跑路了,现在这个点儿火车都已经开了。”郭俭说。
    “我知道,K18次,目的地襄城,”徐围柱说,“‘霍大屁股’的消息都传到你那了?”
    “废话,别忘了,我是你的队长!”郭俭提醒道。
    “哎,那个巡警怎么样了?”徐国柱问。
    “还算命大,贯穿伤,子弹从腮帮子左进右出,但估计以后说不清楚话了。”
    “他大爷的!”徐国柱咒骂,“听说指纹也对上了,和‘12·13’案件一致?”
    “应该是。哎,别说废话了,马上回来,抓人的事儿我联系襄城的老陈。你一个人不行。”郭俭说。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不行了?”徐困柱反问,“再说,这事儿跟他妈襄城重案有个鸟关系啊?  ‘郭大白话’我不是说你,你就总干这种没屁眼儿的事儿……”
    “你给我闭嘴!”郭俭听不下去了,“让你回来,是邢局的意思。”他指出重点。
    “那你就告诉邢局,我关机了!这事儿你别拦着我,小康是我的‘点子’,让他做证也是我的主意。现在人死了,我得负责。”徐国柱大声说。
    “负责,你负得了责吗?”郭俭也急了,“得得得,事已至此,我拦不住你行了吧。你开着手机,有情况随时通报。”他挂断了电话。
    “靠!”徐国柱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向盘,又点燃了一支中南海,猛抽两口。他说的“小康”本名郭平,是海城黑道老大“灯哥”的手下,灯哥的许多账目都由他管,算是个地下财务总监。为了说服他出庭做证,徐国柱可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手里攥着不少灯哥的“猛料”,一旦作为证据使用足以让灯哥将牢底坐穿。却不料就在昨晚,他被人持枪击毙在海城银行市北支行门前。作为一名从业十年的重案刑警,徐同柱是不相信那些所谓抢劫杀人的论断的。虽然在案发现场,小康被抢走了130万元现金,但徐国柱认定,凶手的作案动机肯定不是奔钱,而是奔命。试想哪个劫匪会选择在闹市中杀人,而且还在小康倒地后再补两枪,又在逃亡中射伤一名巡警。他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有二:一是杀人灭口,给灯哥销罪;二是以儆效尤,告诫其他人闭嘴。但在没有获得证据之前,这一切依然只是推测,徐国柱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获取线索,抓到凶手,查到幕后主使。所以此时尽快抓到“旱鸭子”,就成了重中之重。
    徐国柱叹了口气,打动方向盘,将车驶出了林荫道。老皇冠拐了两个弯,上了海襄高速。他猛踩油门,将车速提到最快。时间刚过了十点,在嘀嘀几声报时之后,照例播出着《今日股评》节目:“近一阶段,政策利好密集出台,困务院批准了证监会提交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推动证券市场发展的若干政策的请示》,上证综指累计上涨59.4%。可以预计,一个股民期盼已久的牛市已经抬头……”徐国柱换了个台,里而传出了黑豹乐队的歌:“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相遇相知相互琢磨,人潮人海中,是你是我,装作正派面带笑容……”
    在南下的列车上,广播里播放着同样的音乐。车厢里人满为患,距离襄城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三个男子穿行在列车的过道里,为首的一位留个大背头。他三十多岁的样子,中等身材,穿一件米黄色的风衣,皮鞋擦得锃亮。他边走边看,最后停在了餐车车厢门外。他仔细地观察着,在不远处两个男子正在推杯换盏,其中一个身材魁梧,正是他们要找的目标。他冲身后两人打了个手势,两人立即分开,守在左右。他从兜里掏出一直振动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雄兵。”“大背头”捂住话筒,退到远处,“什么事儿,简要说。”
    “哥,过几天我会到海城办案,到时找你啊。”对方说。
    “你不刚分到派出所吗,办什么案啊?”大背头皱眉。
    “我调到禁毒了。”
    “你有病啊!”他不禁提高声音,又随即压低,“派出所多好啊,有管片儿还实惠,去什么禁毒啊?”
    “你不是说过吗?干警察就得搞案子,不然就是浪费生命。”
    “得得得,这事儿随后再说,”他打断对方,“那什么,妈最近还好吧?”
    “还好,挺想你的,让你有时间过来。你那边呢,嫂子挺好?”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