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玫瑰探戈

  • 定价: ¥59
  • ISBN:978754773828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日报
  • 页数:294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作品围绕初入职场的青年律师林清展开。刚离开学校的林清在律师事务所举办的招待晚宴上偶遇了学生时代的女友王琳。在得知即将接待的案子就是林清家的股权转让后,林清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昔日女友的事情当中,同时他也看到了二人复合的希望。随着纷繁复杂的股权纠纷被层层梳理清楚,一个大阴谋也呈现在林清面前。而他一直爱慕的女友,竟然是这场阴谋的幕后黑手之一。林清拨云见雾,层层梳理,终于明白金钱、事业、爱情、亲情的真谛,最后能一审轻松地去拥抱世界。

内容提要

  

    一场意外,丹妮的无辜身亡,改变了她原本平凡的生活。还有另一个他为了爱她不惜牺牲一切,只为她那盈盈一笑,三个人的探戈该怎么跳呢?是否更加吸引人……

作者简介

    纪玉峰,现居上海,职业律师。小说作品类型广泛,包括悬疑、玄幻、历史等。有小说《家中有鬼》系列、《神仙侠侣》系列在《今古传奇·玄幻》连载。曾于2012年6月,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悬疑小说《双面》。

目录

楔子一
楔子二
第一章  密谈
第二章  夜宴
第三章  共舞
第四章  周末
第五章  内幕
第六章  协议
第七章  玫瑰探戈
第八章  调证据
第九章  你这个傻瓜
第十章  袭击
第十一章  聚首
第十二章  表白
第十三章  塞维利亚
第十四章  再度见面
第十五章  恩怨
第十六章  抢夺
第十七章  内奸
第十八章  证据交换
第十九章  吻
第二十章  再见
第二十一章  你是我的了
第二十二章  天使离去
第二十三章  BH2000
第二十四章  失踪
第二十五章  归来
第二十六章  密会
第二十七章  真相
第二十八章  永别
尾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密谈
    还没到月中,林清的钱包就已经瘪了。
    就在昨天晚上,跟他合租这套房子的李春和李金子把他叫到了客厅,召开了租客大会。李春作为大会主席主持会议,会议在团结、友好、热烈的气氛中宣布了两条噩耗(至少林清是这么认为的),第一条噩耗是,房东通知他们,房租每月涨五百元。第二条噩耗是,这五百元三个人分摊,李春决定要照顾女生。两位男同志每人承担二百元,李金子承担一百元。
    这个房子是三室两厅,最早的租户是李春,接着住进来的是林清,他们住进来一个多月以后,一个女生拖着大包小包住了进来,她就是李金子。截止到昨天晚上,三个人在这个屋檐下同住快一年了。
    李春仗义地口沫横飞,用“我们作为男人”这种话堵住林清的嘴,想方设法表现着对李金子的关心。一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对李金子献殷勤,李金子却理都不理。他把林清当作天然的竞争者,对林清和李金子的接触很警惕,这让林清有些厌烦。其实他只要稍加注意就会发现,林清对于交女友这种话题,基本上是回避的,原因当然也只有林清自己知道。
    林清摸摸自己的钱包,本来就要分摊的房租份额再加上这二百元,他快承受不起了,他在心里问候了房东和李春的全家,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没办法,外面的房租更贵。正因为这里的房租相对低一点几,他才会到这里来和别人合租。此刻,房租涨,工资不涨,林清的钱包已经瘪瘪的了,他只好另想主意。
    ——人家戒烟戒酒,他戒早饭。
    坐到办公室里的时候,林清暗自叹了口气:混成这样,还好意思到外面说自己是律师吗?
    作为事务所的新律师,林清属于不显山不露水的人,他的经验还在积累过程中,这样的新手自然没什么机会接触到大案。一年多以来,他的表现只能用“惨淡”二字来形容。
    他很努力,能够按时完成所里交给他的案子,他的努力甚至连事务所主任罗安山都夸奖过。有一次,罗安山的助理病了,林清临时给主任帮忙,在第二天就要开庭的情况下,他在宾馆的房间里连夜校对了二十一份证据,修改了十一页代理词,发现了其中两个疏漏。罗安山夸奖了他,说他工作踏实、认真、热情高涨,前途不可限量,然后让他回去,继续做授薪律师。
    后来,就没有下文了。人最终还得靠自己啊!
    事务所的政策是两年后律师必须独立办案,也就是说,还有不到一年时间,林清就会没有工资,只能靠自己的业务提成生活,简言之——没案子就饿着。
    对于新律师而言,心理上的压力是极大的。律师事务所里青年律师很多,一个年轻律师要想获得所里的扶持,套用某东北演员的话,那是“相当困难”。林清一直认为自己就是这“相当困难”群体里的一员。他也努力去寻找客户,可是仅凭努力是没用的,还需要机遇。谁也不会找一个嘴上没毛的律师办案子,所以,迄今为止,他连一个自己的客户都没发展到。
    所以,当罗安山叫他到自己的办公室时,林清是怀着猜疑的心理去的,唯恐罗安山说出“小林啊,你要好好考虑自己的前途啊……”这类暗藏机锋的话。但在听到罗安山的话以后,他的心从谷底瞬间上升到了顶峰。
    “要交给我一个非常重要的案子?”
    “没错。”罗安山慈祥地点点头。
    林清激动起来,对他而言,任何机遇都是弥足珍贵的,如果把主任交办的案子办好,获得他的认可,他可能就会交办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案子,自己也将借此拓展客户,保证基本生活。
    “这次的案子是何华王纪集团的何总介绍的,你也知道,何华王纪集团是咱们事务所最重要的客户,是咱们所重要的案件来源,何总是他们的一把手,对他交办的案子,我们必须做好。”罗安山首先讲了一番重要性。一听说是何华王纪集团的何总介绍的案子,林清更加激动了。
    “何华王纪集团交来的案子呢,即使再小,我们也要当作最重要的案子来做。”罗安山用教育后辈的口气谆谆教诲道,“其实所里有很多律师可以做这个案子,可是呢,我推荐了你。”
    “谢谢主任,谢谢主任!”林清兴奋地说。
    P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