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战之歌/百部红色经典

  • 定价: ¥49
  • ISBN:978755965104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213页
  • 作者:丽尼|责编:徐樟
  • 立即节省:
  • 2021-07-01 第1版
  • 2021-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哀郁中怀企望,抗争中显荣光。
    抚平悲哀与忧伤,聆听世纪的回响。
    用深情歌颂土地,激扬战斗的翅膀。
    深受文学泰斗巴金盛赞的作家。丽尼是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一位深有影响的散文家、翻译家,其散文深受巴金喜爱,巴金曾为丽尼编选散文集《白夜》《鹰之歌》。
    本书集合了丽尼的多篇优秀散文佳作,将叙事与抒情紧紧融合在一起,不事雕琢铺陈,清新自然,文笔委婉,字句之间蕴含着一种浓郁的愁苦。但在这挥之不去的愁苦中,又可见一双振奋昂扬的翅膀,这翅膀便象征着伟大的革命精神,与黑暗的现实抗争,为光明的未来拼搏。

内容提要

  

    本书是一部散文集,主要集结了丽尼的多篇散文佳作。相较于丽尼的第一部散文集《黄昏之献》,《战之歌》的调子有了明显的变化。在《战之歌》中,丽尼用“伸展着两个翅膀”飞翔的雏鹰,象征勇敢地投身于革命斗争的年轻的女伴;“短促而悠扬的鹰之歌”,象征这位革命者短暂而光辉的一生。是这“年轻的鹰”,使“凄然地流下眼泪”的“我”,“欢乐地笑了,而感觉了兴奋”。“年轻的鹰”英勇牺牲之后,丽尼在文章结尾,又一次强调“南方是有着鹰歌唱的地方,那嘹唳而清脆的歌声使我忘却忧愁而感觉兴奋的”。

媒体推荐

    他用低细的声调,玲珑的文字,诉说自己满脸的痛苦。
    ——林非(作家)
    现代中国文学研究者不会忘记他在散文的发展史上所作的贡献。
    ——巴金(作家)

作者简介

    丽尼(1909-1968),原名郭安仁,湖北孝感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曾担任报社编辑、英文教员。定居上海后,参加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从事创作和文学翻译工作。1935年与巴金等创办文化生活出版社,后在福建、四川等地担任大学教授。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从事编辑工作。1956年调广州暨南大学任中文系教授。译著有契诃夫戏剧《万尼亚舅舅》《海鸥》和屠格涅夫的《前夜》等。

目录

黄昏之献
春夜之献
秋祭
悲风曲
海夜无题曲
无言之曲
失去了的南方
月季花之献
失去
拉丽山达
漂流的心
傍晚
沉默
寻找
撇弃

长夜
残梦与怅惘
南方之歌
感伤之女
春底心
深更
我们
战之歌
生死曲
挣扎
朝晨
贫乏
黎明
红夜
最后的显示
鹰之歌
沉沦
五月
岁暮
原野
狼嗥
秋夜
松林
闹市
青蝇
无业者
夜店
打铁的人
檐铃曲
阳光
夜分
一个人底死
归来曲
乌夜啼
松林底故事
独感

夜间来访的客人
急风
病人
日子
行列
一天
圣者
伴侣
童年
平原
池畔
野草


合唱
歌声
夜车
渡头
噩梦

白夜
江之歌
迟暮
给——
散文诗五首
散文四篇
江南的记忆

前言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全面展现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中华民族辉煌的发展历程、取得的伟大成就和宝贵经验,集中体现中华民族的文化创造力和生命力,北京联合出版公司策划了“百部红色经典”系列丛书,希望以文学的形式唱响礼赞新中国、奋斗新时代的昂扬旋律。
    本套丛书收录了近一百年来,描绘我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艰苦奋斗、开拓创新、改革开放的壮美画卷,充分展现我国社会全方位变革、反映社会现实和人民主体地位、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讴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100部文学经典力作。
    本套丛书汇集了知侠、梁晓声、老舍、李心田、李广田、王愿坚、马烽、赵树理、孙犁、冯志、杨朔、刘白羽、浩然、李劼人、高云览、邱勋、靳以、韩少功、周梅森、石钟山等近百位具有代表性的中国现当代著名作家。入选作品中,有国民革命时期探索革命道路的《革命的信仰》《中国向何处去》,有描写抗日战争的《铁道游击队》《敌后武工队》《风云初记》《苦菜花》,有描绘解放战争历史画卷的《红嫂》《走向胜利》《新儿女英雄续传》,有展现新中国建设历程的《三里湾》《沸腾的群山》《激情燃烧的岁月》,有寻找和重建民族文化自信的《奠基者》,也有改革开放后反映中国社会现状、探索中国道路的《中国制造》,同时还收录了展现革命英雄人物光辉事迹的《刘胡兰传》《焦裕禄》《雷锋日记》等。
    本套丛书讲述了丰富多样的中国故事,塑造了一大批深入人心的中国形象,奏响了昂扬奋进的中国旋律。这些经历了时间检验的文学作品,在艺术表现形式、文学叙述方式和创作技巧等方面都具有开拓性和创造性,作品的质量、品位、风格、内涵等方面都具有很高的水准,都是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作品,很多作家的作品都曾荣获“五个一工程奖”“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国家图书奖”等奖项。
    为将该套丛书打造成为集思想性、艺术性、时代性为一体,展现新时代文学艺术发展新风貌的精品图书,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成立了由出版界、文学艺术界的资深专家和学者组成的编辑委员会。他们从文学作品的历史价值、文学价值、学术价值、现实意义等维度对作品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读和筛选,吸收并借鉴了广大读者的意见与建议,对入选作品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与综合评定,努力将“百部红色经典”系列丛书打造成为政治性、思想性和艺术性和谐统一的优秀读物,向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这一光荣的日子献礼!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黄昏之献[1]
    断裂的心弦,也许弹不出好的曲调来吧?
    正如在那一天底夜晚,你底手在比牙琴上战栗着,你那时不只是感觉了不安,而且感觉了恐怖。那月亮照临的山道,流泉底哀诉的声音,这些,也正象征出你心中的烦乱了。
    说是你应该在梦中归来就我,然而,这崎岖的山路,就是你底梦魂也将不堪其艰难的跋涉呀!
    啊,我是如何地思念你哟!
    而且,更想不到这就是永远的别离。
    梦,是多么地空虚。在你梦魂归来的时候,我不曾一次握过你底手,也没有一次看清过你底面容。
    啊,你是在黑暗之中了。
    啊,在黄昏里,你是离开了我,而回到你妈妈,你爸爸那里去了。
    啊,只要我知道如今你是在甚么地方躺卧着的啊!
    没有不醒的梦,除了永久的长睡以外;然而,在长睡之中连梦也会被忘却的呀!第一次梦见你在高原,第二次在海滨。
    然而,等到梦醒的时候,坟墓就覆盖着你了。
    我不要求你来给我解释命运之神秘,生命之无常,我不要求你来告诉我黑暗之国底消息,我不要求你来含泪讲述着你自己底故事。  但是,你啊,我愿你安息!  当灯油快完的时候,生命底呼吸也就短促起来了。在夜晚底世界里面,人们都是沉睡着。
    天上的星斗啊,你们是在唱着挽歌么?
    月亮呀,你也现出了如何仓惶的神态哟!
    我看着花开,又看着花谢,我看着月圆,又看着月缺;你哟,我看着你向人间走来,又看着你离开人间而去,我看着你在梦里欢跃,又看着你受到了梦底欺凌哟!
    夜之安琪儿呀,请为我歌一曲《流浪者之夜歌》罢。
    一九三○年四月
    选自文化生活出版社1939年第五版《黄昏之献》
    春夜之献
    假若说那是一个梦,那么,我们是生活过了一个悲惨的梦呢。
    从那土匪出没的山城里我们逃了出来,那是希望着从死逃到生,然而,谁知道仍然是从死逃到死。海风并没有将你底健康吹回,反之,我们只每天夜晚,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听着那海浪底呜咽和咒诅。
    海呀,它是在唱着葬埋曲!
    有时候,月亮从云端冒了出来,清淡的光辉罩着那病院近边的坟场。我想着只在不久以后你就会在坟墓之间,衣着白色的梦一般的衣裳,在那里徘徊着了。你会唱着:
    啊,我望不见我底南方,
    我底灵魂呀,迷失了归途。
    啊,像这样的悲剧是曾在我底心头演过多少次了啊!
    风暴在海边过来过往,我战栗着,你底面色也灰白起来。命运之神是驾着飞轮之车在向着我们追赶,风之姊喊叫着的是死亡底恐怖。
    然而,你哟,那时你是在梦中,就是我也在梦中。
    梦一般的生活,露水的世呀!
    互相拥抱得紧紧的,怕的是梦会在无意之中消逝了,但是我底心终竟不曾温暖你底心。临死以前的恋慕与依依不能分离的情感,或许就正是魔鬼底恶作剧吧?
    我底胸膛是一个软弱的胸膛,不能驱除人间的杀害,也不能驱除死神底威严。
    啊,那时,你底头真是烧得火一般地热呀。
    呜,如今是春雨之夜;你底新坟呀,是在南方,南方,远远的南方!
    一九三○年四月
    选自文化生活出版社1939年第五版《黄昏之献》
    秋祭
    果实和黄叶,一齐都从树上落下来了,老妇人独自在庭前,寂寞地扫着。
    啊,我是什么时候又回到了这个荒凉的古寺的呢?
    想起来,行迹是飘忽不定的,也正如我们以前一样啊。
    我昨夜不曾睡,月亮照得太明了。而且,树叶响着,就好像海浪底呜咽呀!
    告诉你罢,如今我不觉得孤寂,也没有悲哀了。
    只是你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于我是多么地更为难堪啊!
    草已经变得枯黄了,螳螂们已经不知如何去寻找一个安身之处昵。
    虽然,也许在坟墓之中是更为安宁,但是,你并不曾给我以你底信息呀!
    惟有无欢地等待着,无欢地等待着么?
    一九三○年九月
    选自文化生活出版社1939年第五版《黄昏之献》
    悲风曲
    风啊,吹着罢,吹着我妹妹底坟墓。
    啊,风是吹着了在我妹妹底坟上啊!
    她如今死去了,风呀,她再不能随着你而歌唱;她底伤心,如今已经沉寂在黑暗的土地上了啊!
    你呀,旋舞着而来的,你是去报告她以残暴的消息的么?你呀,吼啸着而来的,你是去报告她以屠杀的消息的么?
    啊,如今,荒原上已经没有人影了呀,只有她底羊儿是在鸣风之中哭泣着的啊!
    啊,如今,荒原上已经是昏暗起来了呀,只有她底孤坟是独立着的啊!
    草儿摇动了,感觉死亡将要到了呀!
    风啊吹着罢,我妹妹如今已经不能哭泣。
    一九三○年九月
    选自文化生活出版社1939年第五版《黄昏之献》
    P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