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风吹稻浪

  • 定价: ¥68
  • ISBN:9787539671390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安徽文艺
  • 页数:484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部描写新时代东北乡村巨变、盐碱大地变万顷稻田的现实主义长篇力作。
    《风吹稻浪》不仅生动地描述了黑土地上的艰难脱贫历程,而且高度关注了乡村文化生态客观现状,透视新时代东北乡村的巨大变化,书写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乡村振兴。

内容提要

  

    本书是一部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入选中国作协2020年重点扶持项目。作品以脱贫奔小康的白鹤村青年农民江春燕、郑大民、孙文龙等为代表,通过他们在逃离家乡、坚守家乡、重返家乡的纠结中,执着文化科技兴农、改造盐碱大地的艰辛历程的描写,塑造了一批与时俱进、不懈追求理想的新时代乡村新主人群像;充分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近十几年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乡村人思想观念和精神面貌的根本性转变。

媒体推荐

    长篇小说《风吹稻浪》以东北吉林河湖连通工程为背景,书写了改革开放后新时代的中国乡村。作品通过对逃离、留守及返乡的一代人的描写,塑造了以江春燕为代表的执着于改造家乡盐碱大地的新时代乡村主人翁形象。
    ——《中国作家》主编 程绍武
    在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代背景下,长篇小说《风吹稻浪》不仅书写了坎坷的物质脱贫,而且书写了艰难的精神脱贫。
    ——《小说选刊》副主编 顾建平
    长篇小说《风吹稻浪》不仅生动地描述了黑土地上的艰难脱贫历程,而且高度关注了乡村文化生态客观现状,透视新时代东北乡村的巨大变化,书写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乡村振兴。
    ——吉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景凤呜
    白鹤村艰难的精神脱贫历程从一个更深的层面诠释了脱贫攻坚的现实意义,展示了历史演进过程中无数人的蜕变,其中的惊心动魄和刻骨铭心都是这个时代的伟大印记。
    ——吉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任白

作者简介

    王怀宇,1967年生。1989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长春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吉林省群众艺术馆副馆长。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二届中青年作家班。先后在《作家》《青年文学》《时代文学》《山花》《十月》《钟山》《北京文学》等刊发表小说作品。已出版中、短篇小说集《家族之疫》《都市鸽群》《我们到底能做些什么》三部。

目录

《风吹稻浪》无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从白鹤村到平安乡虽然只有十几里地的距离,但那永远是距离。白鹤村是村屯,平安乡是乡镇。而要说起远在几十里开外的洮水县,那距离就更远了。
    面黄肌瘦的李芒种就是白鹤村众多文学青年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和往常一样,身体有些单薄的李芒种已经从白鹤村步行到平安乡了。此时,他正坐在平安乡开往洮水县的大客车上。这已成了他近几年习惯的路径,那是因为几年前在一次全乡文学创作骨干培训班上,李芒种有幸结识了洮水县文化馆的赵馆长。就是在那次培训班的接风晚宴上,平安乡文化站站长老余把优秀学员代表李芒种隆重推荐给了特邀授课嘉宾赵馆长。赵馆长在酒桌上就认真地看了李芒种两首关于父亲的短诗,他不仅大加赞赏,还当场向李芒种约稿,并答应在《春雨新花》上给他发表一组。从那以后,李芒种的志向就更加高远了。他不再像从前那样仅仅把目光停留在平安乡文化站站长老余这儿,而是把平安乡文化站当成一个温馨的中转站,接下来一定要奔向更加广阔的洮水县文化馆。如果时间充裕,他就到老余的办公室唠一会儿;如果时间不充裕,他就直接坐车去县里见赵馆长。
    在城乡之间最常见的二级公路上,一辆破旧的大客车不快不慢地朝前方行驶着,李芒种和一些进城打工的农民就挤在这辆破旧的大客车里。虽说再有一个星期就要参加高考了,但李芒种还是忍不住经常旷课去洮水县文化馆看上一看。前面已经说了,因为洮水县文化馆不仅有一位正直热情的赵馆长,还有一本定期出版的叫《春雨新花》的内部文学期刊……
    天生不喜欢数理化、只喜欢文史哲的李芒种对自己还是很了解的,他知道自己很难在高考的战场上拿到足够的分数,知道自己参加高考注定会落榜,也就不去劳那份神、熬那份油了,他只好战略转移式地另辟蹊径。他心想:如果想当诗人或者作家,参不参加高考真就无所谓了。只要把文学创作弄好了,不必通过考大学,一样能让一个乡村人获得飞翔的自由。
    李芒种突然想到了文静漂亮的文友吕文凤,同样喜欢文学的吕文凤就不如他自由了。吕文凤正在平安乡中学读高中二年级,准备明年参加高考,她仍然在为高考而痛苦地挣扎着呢……而比吕文凤更痛苦的还得说是她那可怜的哥哥吕文龙,本来想一边种地一边画点农民画,却被他爸吕老倔逼迫着要去第三次参加高考……想着想着,李芒种还是多多少少为自己提前放弃高考而叹息。他虽然有些失落感,但更多的还是为自己终于想明白了而暗自庆幸。自己毕竟从此告别了一切考试,从此拥有了彻底的自由啊!
    在白鹤村大多数农民还在追求不愁吃、不愁穿的温饱生活时,李芒种却追求起了自由。那么到底什么是自由呢?李芒种认为: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干什么就能干上什么,这只是自由的初级阶段;想去更远的地方就能去更远的地方,不想千什么就不干什么,那才是自由的高级阶段,才是真正的自由。李芒种一路上为自己突然间就有了这样的认识而沾沾自喜,就更觉得自己很适合当作家,确实和同车这些普通农民工不太一样。
    从白鹤村到洮水县一路上的自然风光让李芒种触景生情,鼻子一阵阵地发酸,眼睛一阵阵地湿润,心里也一阵阵莫名其妙地激动起来。再加上有关改革开放的标语口号还时常出现在路边的栏杆或建筑物上,他好像还想到了“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敢教日月换新天”“好男儿志在四方”什么的。大客车上的广播里也正播放着那个时代的特色新闻:改革开放二十七年来,我国城乡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李芒种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就激动起来了,但肯定和上述那些综合因素有关。唉,就别问那么多为什么了,总而言之,在这辆从乡镇开往县城的破旧大客车上,一个文学青年十分难得地激动起来了。
    P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