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泡沫之夏(Ⅲ)

  • 定价: ¥25
  • ISBN:978780228329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新世界
  • 页数:375页
  • 作者:明晓溪
  • 立即节省:
  • 2007-05-01 第1版
  • 2007-05-01 第3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2006华语世界最畅销原创言情文学作品,《泡沫之夏》连续数月盘踞各大图书畅销排行榜,这是一部如夏日泡沫般澄澈华丽的少女成长物语,是本年度最沁人心脾的少女爱情读本。童话般的唯美结局,再续心动畅销神话,华语小说天后明晓溪颠峰之作《泡沫之夏》完结版华丽上演!!!

内容提要

    在夏沫与欧辰婚礼的当天,绝望的洛熙选择了自杀;而无意间得知姐姐结婚真相的小澄,在上手术台的前一刻坚持拒绝接受欧辰的帮助。悲痛于洛熙的自杀,愧疚于欧辰的深情,本就备受内心煎熬的夏沫,再也无法接受小澄病逝的打击,支撑不住的她,陷入了与世隔绝的自我封闭状态……欧辰的深情,洛熙的痴情,能否挽救心如死灰的夏沫呢?

作者简介

    明晓溪,写文最幸福的后果之一:可以理直气壮地沉迷于电视剧,小说、漫画了,再不会被骂“不务正业”、“玩物丧志”,哈哈。
    悲伤地发誓,准备戒掉巧克力,55555555,因为有越来越胖的趋势了。
    最近常常有人问,最喜欢穿什么款式的衣服7嘿嘿,当然是睡衣了,又舒服又宽松,反正泡在电脑前一天也难得出门一次:P
    双子座B型血的典型性格,说话跳来跳去没有逻辑,经常会从一个话题莫名其妙地跳到另外一个话题。但如果碰到同样双子B型的朋友,哈哈,我们就可以随意地切换话题而没有任何沟通不良的症状。
    《明若晓溪·水晶般透明》
    《明若晓溪·冬日最灿烂的阳光》
    《明若晓溪·无往而不胜的童话》
    《烈火如歌I》
    《烈火如歌II》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泡沫之夏I》
    《泡沫之夏II》
    《泡沫之夏III》
    《小魔女的必杀技》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漫画版)
    《泡沫之夏》(漫画版)
    《明若晓溪》(漫画版)
    《烈火如歌》(漫画版)

目录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CHAPTER9
CHAPTER10
CHAPTER11
CHAPTER12
CHAPTER13
CHAPTER14
CHAPTER15
CHAPTER16
尾声
后记

后记

    在写《泡沫之夏Ⅲ》的过程中,好几次想到在写后记的时候一定要写什么什么。可是当我终于写完它,终于来到后记这里,却发现那些原本想要说的话竟然全都忘记了。
    好像每次都是这样吧。
    写的时候热血澎湃,有那么多那么多的话想说,而真正写完的时候,又像一场戏被渐渐拉上了帷幕。那些爱那些泪那些幸福那些悲伤,似乎都在渐渐地逝去。
    心情很复杂。
    要跟陪伴了我两年的夏沫、欧辰、洛熙说再见了,真是舍不得。写《泡沫之夏》的两年来,无论白天还是夜晚,脑海中一直被他们纠缠着,有时觉得很累,可是当写出自己满意的一场戏时,那种兴奋和快乐又是无与伦比的。
    终于写完了,虽然对《泡沫之夏》依依不舍,但是可以开始一个新的故事,也是蛮开心的一件事情啊。生命是这样。小说也是这样。随着一个故事的结束,是另一个故事的展开。让我在这里祝福夏沫、欧辰、洛熙,包括珍恩、沈蔷、妒儿、凌浩……还有夏沫即将出生的宝宝都能够在这个故事中幸福地生活下去。如果他们那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话……
    不知道有多少读者会喜欢这个结局。
    不知道又有多少读者会恨这个结局。
    这是我认为最好的结局了,除了小澄,每个人都幸福而平静,不是吗?洛熙虽然失去了夏沫,可是他的内心也是从未有过的宁静。看到每个人都幸福,天国的小澄也是幸福的。
    : )
    如果有的读者还是不能够接受,那我在这里对你们说声抱歉了,请原谅我。
    对于《泡沫之夏》,就像对于我前面所有已经写完的故事一样,依旧是有着遗憾的。《泡沫之夏》的有些暗线并没有能够交代得很清楚,欧辰、尹澄、夏老板之间的关系,以及方锦华的故事,因为篇幅的限制和不想让故事主线显得太散,只能忍痛略去不写。
    不过,也许很多故事本身就是会被淹没的吧。
    心虚地抱头溜走……
    谢谢大家在这两年里一直支持我,支持《泡沫之夏》。心里一直存着感激,从青涩的《明若晓溪》,到现在的《泡沫之夏》,没有大家的鼓励和加油,也许我很早就不再写文了。
    对大家无以为报。
    只能用我最大的心血来写出这些故事。
    或许我没有多高的天赋,没有多么深厚的笔力,或许写出来的故事不是最精彩的,不是最能让人满意的,但是我一直在努力,用最大的心血去写每个故事。
    今后,我希望能够尝试不同的故事和风格,电希望将来大家可以继续支持我,
    :  )
    也感谢常常到我的官方网站(wWw.mingxiaoxi.com)来玩的朋友们,谢谢那些可爱的斑竹们,蔽蔽、樱霖、小澈、雪神、UU、水妹儿、蓝色雪纺、江南、AMY、小精、晓洛、琪菲……
    最后,谢谢尔乐和乌龟认真地帮我看文,提出各种修改毒见,每天耐心地听我写文疲倦时的郁闷和兴奋时的欢呼……
    我爱所有的你们。
    亲~~~
    晓溪 2007年3月29日夜于家中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雨夜。
    医院里。
    走廊的门被一只修长的手推开!
    也许是走得太急了,尹夏沫被白色晚礼服的裙角绊住,突然踉跄了一下,那只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立刻又抓住了她的手臂。
    “小心。”
    尹夏沫茫然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却好像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推开他。眼前是长长的走廊,灯光苍白而刺眼,外面的雨声忽然听不见了,一片寂静。她耳旁轰轰的响声却越来越大,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胸腔中奔腾而出。
    “夏沫——”
    听到走廊里的脚步声,正坐在加护病房外长椅上的珍恩扭过头来,她脸上有残余的泪痕,眼睛依旧是红红的。当看到走廊里的人影是尹夏沫,她想也不想就跌跌撞撞地冲过去抓住夏沫,慌张使得泪水再一次涌上她的眼眶,嘴里乱七八糟地喊着——
    “夏沫!你终于来了——刚才小澄……”
    略带哭泣的声音在看清夏沫样子的时候戛然而止,珍恩惊愕地睁大眼睛,夏沫……她怎么了?
    医院走廊冰冷的白色灯光下,尹夏沫目光涣散,面容异常苍白,一丝血色都没有,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的纸人。她用力地抓着珍恩的手,身体却颤抖得不成样子。珍恩陡然害怕起来。“夏沫,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夏沫怎么了?她不是这样的啊,她一直是那么的淡定,仿佛没有什么能打垮她,她一直像一棵大树一样坚强得让人心安理得地依靠着。如果夏沫也倒下了,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珍恩惊慌失措。“别慌,尹澄怎么样了?”  忽然响起的低沉的声音使珍恩在慌乱中发现旁边还有个人,那人身上独一无二的淡淡的清贵疏离的感觉……
    是欧辰。
    他怎么会在这里?
    “……小澄……小澄已经没事了……”欧辰的镇静使得珍恩勉强稳住心神,她努力挤出笑容,“夏沫……你不用担心,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是我大惊小怪把你吓坏了吧……对不起,夏沫……夏沫……”
    尹夏沫恍若未闻,手仍然冰冷彻骨。
    欧辰焦急地将她扳过身,又怒又疼地说:“你没听到吗?已经没事了,尹澄已经没事了!”
    “已经……没事了吗?”
    尹夏沫的眼睛渐渐有了焦距,看着欧辰缓缓地重复。珍恩心中一痛,再也无法强颜欢笑,忍不住抽泣起来:“对不起……你让我好好照顾小澄……我却眼看着他昏倒,一点办法也没有……而且,我还吓到了你……夏沫,对不起……都是我没用……”
    小澄没事了……
    “不要哭……”
    欧辰的声音好像渐渐唤醒了尹夏沫,那个坚强的她仿佛又回来了,只是眼眸深处藏着脆弱。
    “他醒了吗?”
    珍恩哭声稍停,摇摇头,沮丧地说:
    “还没有……不过医生说已经没有危险了!”
    病房里只亮着一盏小灯,护士安静地坐在角落里,尹澄躺在病床上,昏暗的光线里,他竟苍白得似乎透明,了无生气的样子仿佛他会随时停止呼吸。
    尹夏沫僵直地站在病床旁边。
    灯光将她的身影拉得斜长,轻轻覆盖着尹澄,他像一个睡王子,静静地闭着日艮睛,漆黑纤长的睫毛也静静的一点都不眨动。尹夏沫的心骤然一紧,莫名的恐惧使她颤抖着伸出手,搭在他手腕的脉搏上——
    突……
    突……
    轻微的脉搏使得尹夏沫终于从漆黑窒息的空间里坠落下来,那种失重的感觉,仿佛一下子所有的力气都消失了!有人扶住她,慢慢从弦晕中恢复过来,她看到护士关切的面容,听到护士问她身体是否不并月艮。
    “……谢谢,我没事。”
    尹夏沫机械地回答她,缓慢坐进病床边的椅子里,望着沉睡中的尹澄发怔,良久良久,她如石雕般一动不动。
    珍恩默默站在病床的另一角。
    她很笨,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似乎只有这样静悄悄地陪伴着夏沫和小澄才是她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幽暗的灯光。  
    病床上苍白沉睡的小澄。
    病床旁苍白失神的夏沫。
    珍恩的心又痛又涩,还有一种微苦的酸意,似乎那姐弟两人的世界她永远也无法进入,永远只是一个局外人。茫然地抬起头,她透过病房房门的玻璃看到了外面的欧辰。
    刚才她以为欧辰会跟着夏沫走进来,可是,他突然停下脚步,黠然地任由房门在他面前慢慢关上。
    或许是隔着玻璃。
    或许是隔着远远的距离。
    在她印象里总是淡漠高贵得不可接近的欧辰少爷,竟看起来那么的孤独脆弱。他的眼神依旧是冰冷的,却始终隔着玻璃凝望着夏沫,仿佛那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光芒,一旦失去就会死去的唯一的光芒。
    尹夏沫轻轻握住尹澄的手。
    她握得很轻,像是怕吵醒他,像是怕握痛他,然后用右手轻轻将他额前的发丝拨开。小澄长得真好看,她怔怔地出神。  
    还记得他出生的那一天,当时虽然她只有四岁,却记得清清楚楚躺在妈妈身边襁褓中的他是那么漂亮。皮肤嫩嫩的,出生第一天就能够睁开眼睛,眼睛像葡萄一样乌溜溜湿漉漉,她好奇地碰碰他的脸颊,还是婴儿的他竟然对着她咯咯地笑。
    妈妈很忙,生产完半个月就回去夜总会上班了。
    以前一个人在家总是很孤单害怕,可是她后来有小澄了。她每天喂小澄喝奶,给他换尿布,摇着他哄他睡觉,给他唱儿歌,推着婴儿车让他出去晒太阳。
    小澄第一个会叫的就是姐姐。
    “唧……唧。”  
    咦,他在说话吗?五岁的小夏沫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小弟弟。
    “你在说什么呀?”
    被她养得胖胖的小澄笑眯眯地看着她。
    “唧……唧……”
    唧唧是什么。小夏沫想了半天,忽然明白,他不会是在叫她姐姐吧!
    “是姐姐啦,不是唧唧,小澄,跟姐姐说,姐……姐!”
    “唧……唧……”
    小澄笑眯眯地重复。
    “不对,是姐——姻——”
    “唧唧。”
    小澄越来越流利了……
    可是……
    可是她没有照顾好小澄,可是小澄四年前刚刚大病出院又被大雨淋了整整一夜时她在那个漆黑的地方却一无所知,可是她的血型和小澄不一致,可是她自己的肾竟然不可以换给小澄……
    轻轻握着小澄的手,尹夏沫嘴唇苍白。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