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1Q84 BOOK3(10月-12月)(精)

  • 定价: ¥39.5
  • ISBN:9787544249867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南海
  • 页数:416页
  • 作者:(日)村上春树|译...
  • 立即节省:
  • 2011-01-01 第1版
  • 2016-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村上春树蛰伏7年震撼新作,突破性完结!1979-2009,村上春树创作30年巅峰杰作!《1Q84》BOOK3震撼上市!
    《1Q84》BOOK2的最后,女主角青豆在高速公路上掏出手枪,枪口伸进嘴里,扳机上慢慢用力…… 有怎样的命运在等待青豆?她能否与天吾一见?天吾是否能穿透《空气蛹》的所有疑云?村上春树如何完成一次突破性结局?现在,随着再度走进1Q84年,一切都有了答案!

内容提要

    “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目前我已经置身于这‘1Q84年’。我熟悉的那个1984年已经无影无踪,今年是1Q84年。空气变了,风景变了。我必须尽快适应这个带着问号的世界。像被放进陌生森林中的动物一样,为了生存下去,得尽快了解并顺应这里的规则。”
    《1Q84》写一对十岁时相遇后便各奔东西的三十岁男女,相互寻觅对方的故事,并将这个简单故事变成复杂的长篇。我想将这个时代所有世态立体地写出,成为我独有的“综合小说”。超越纯文学这一类型,采取多种尝试。在当今时代的空气中嵌入人类的生命。——村上春树

媒体推荐

    ★如果能够反复阅读BOOK3,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在我看来,这一部完全不同于前两部。——村上春树
    ★《1Q84》是近十年来世界所有顶级作家分量最重的作品。——止庵
    ★村上春树的小说,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他经常会把读者从现实世界带到一个无法以常理判断的超现实世界。而那令人吃惊的超现实世界,在他的描写之下又是那么的栩栩如生、美丽新奇,和现实世界几乎没有界线,可以随时来去自如。《1Q84》是青豆和天吾的故事,也是女人和男人的故事。 ——赖明珠
    ★《1984》中有一个新的村上春树。读者会感到“有些不一样”,但也会觉得,村上春树的世界果然还是没变。——《朝日新闻》
    ★一开始便将读者卷入一股劲流,这种强度,村上之前所有作品中都不曾有过。——《读卖新闻》
    ★读完有趣的小说之后,世界也会看起来有些不同,《1q84》的读者也要小心了,当你读完这本书,说不定周围的世界已经变成了200Q年。——《每日新闻》
    ★本书结合推理小说、历史小说、爱情小说的特色,是一部可从多方面解读和欣赏的综合小说。——《北京晨报》

目录

第1章 牛河 什么在踢着意识的遥远边缘
第2章 青豆 虽然孤伶伶一个人,但不孤独
第3章 天吾 全都是穿着西装的野兽
第4章 牛河 奥康姆剃刀Occam's razor
第5章 青豆 不管你怎么销声匿迹
第6章 天吾 从拇指的疼痛可以知道
第7章 牛河 正朝那边步步接近中
第8章 青豆 这扇门相当不错
第9章 天吾 趁着出口还没被关闭
第10章 牛河 收集具体证据
第11章 青豆 道理说不通 心不够体贴
第12章 天吾 世界的规则开始松散
第13章 牛河 又回到出发点了吗?
第14章 青豆 我的这个小东西
第15章 天吾 不被允许说那个
第16章 牛河 能干忍耐又没感觉的机器
第17章 青豆 只拥有一对眼睛
第18章 天吾 针一刺就流出鲜血的地方
第19章 牛河 他能办到一般人不能的事
第20章 青豆 我的变貌的一环
第21章 天吾 脑子里的某个地方
第22章 牛河 那眼睛看来竟然很可怜
第23章 青豆 没错哪里有光
第24章 天吾 离开猫之村
第25章 牛河 不管冷不冷,神都在这里
第26章 青豆 非常浪漫
第27章 天吾 只有这个世界可能不够
第28章 牛河 还有他的灵魂的一部分
第29章 青豆 手不再放开
第30章 天吾 如果我没错
第31章 天吾和青豆 想缩进豆荚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牛河
    冲破遥远的意识边缘
    “能把烟灭掉吗,牛河先生。”个子较低的男人说道。
    牛河隔着桌子看了一会儿对方的脸,而后目光转向自己的手指夹着的烟,烟还没有点燃。
    “实在过意不去。”那个男人礼貌地补充道。
    牛河浮现出,我怎么会拿着这种东西呢、的疑惑表情来。
    “啊,对不起。不能抽烟呢。当然不能点火什么的啦。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手就自己拿起来了……”
    男人的下颚上下动了那么一厘米,视线却是纹丝不动,焦点固定在牛河的眼睛上。
    牛河把烟放回箱子里,关上抽屉。
    头发弄成马尾样式的高个男人站在门口,似靠非靠倚着门的样子轻轻立在门边上。像是看着墙上的污迹似的看着牛河。
    真是让人不快的家伙,牛河想。虽然和这二人组见面谈话已经是第三次了,大概无论见多少次都是一个感觉。
    牛河并不宽敞的办公室里只有一张桌子。个子较低的光头男面向牛河坐着。开口说话是这个男人的任务。马尾男始终沉默着。
    如同据守神社入口的石狮子似的一动不动,仅仅是盯着牛河的脸。
    “已经三个礼拜了。”光头男说。
    牛河拿起桌子上的台历,确认了上面的标记之后点头道。“确实如此。上次见面以来,今天刚好是第三周。”
    “在次期间,一次也没有收到你的报告。之前也想告诉你,现在是分秒必争的事态。我们可是没有多余的时间的,牛河先生。”
    “在下很明白这点。”牛河在指间玩弄着香烟的替代品——金色的打火机。“没有时间磨磨蹭蹭。这个在下十分清楚。”
    光头男等着牛河接下来的话。
    牛河说,“但是呢,我这个人并不喜欢蚂蚁搬家似的。这边弄一点,那边弄一点。我想要看清事情之间的联系,弄清里面到底是什么,直到整体浮出水面为止。我不想说无用的话。也许是我胡来,不过这个是我的行事风格,稳田先生。”
    叫稳田的男人冷冷地看着牛河。牛河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没有好印象。但是他也并不太在意这件事。
    在他的印象里,就没有谁对他有过好印象。这对他来说是常态。家人也好兄弟也好,老师也好同学也好,没有一个人喜欢他。连妻子和孩子都是如此。如果被谁喜欢了,也许那才是值得在意的事。反之的话无所谓。
    “牛河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想尊重你的做派。但是我们更应该尊重的是实际情况。但是这次另当别论。我们根本没有等待事实完全浮出水面的时间。”
    “这么说起来,稳田先生。到现在为止,你们不都是悠哉悠哉地等着我的消息,什么也不干吗?”牛河说道。“我的行动和你们同时进行,被你们驱使着干这干那的。不是这样的吗?”
    稳田没有回答。他的嘴水平地抿紧,表情纹丝未动。
    但是自己的指摘效果落空,牛河从对方的反映就明白了。
    他们恐怕是奉组织的命令,这三周以来从别的路径追踪着一个女人。
    但是并没有什么像样的成果。所以这对让人不快的二人组今天又到了这里。
    “蛇道容蛇过。”牛河将两手摊开,仿佛打破了令人愉快的秘密般说道。
    “想隐瞒什么,我可是蛇呀。虽然看的不太清楚,但是鼻子还是灵的。根据深处不断散来的微微的味道,还是可以边走边找到的。不过到底是蛇呀,只能按照自己的风格,自己的步调行事。时间是很重要没错,还是等等吧。不忍耐的话,狼呀孩子呀,都弄不到手的哟。”
    稳田一脸忍耐地看着牛河转着手中的打火机。而后仰起脸。
    “能不能至少告诉我们一点现在已知的部分情况呢。你也明白我们这边,不拿出一点具体的成就就回去的话,上面是不答应的。我们也说不过去。而且牛河先生,你现在的处境也绝对不轻松吧。”
    他也被追着跑呢吧,牛河想。
    这两个人因为格斗技法优秀,被特地选拔任命为领袖的保镖。
    但是就在这两人的面前,领袖却被杀害了。
    不,并没有直接被害的证据。
    教团里好几名医师都检查了遗体,任何地方都没有发现类似外伤的痕迹。
    但是教团里的医疗设施只有简单的器械。
    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如果送去司法部门进行专门的解剖,彻底调查的话,或许能发现什么。
    但是事到如今已经晚了。遗体已经在教团内秘密处理。
    不管怎么说,没能保护好领袖,让这两人的立场变的微妙起来。
    现在这两个人被任命追踪那个消失的女人,接受了即使把草连根拔起也要把那女的找出来的命令。
    但是事实是这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办法。
    他们有的是作为护卫啊保镖啊的技能,不适合搜寻行踪不明的人。  
    “我明白了。”牛河说。“迄今为止能确认的事。可以多少告诉你们。虽然不是一五一十,一部分还是可以说的。”
    稳田的眼睛一时眯着,然后点点头。“这样就够了。我们也多少知道一点事情。或许你已经知道了,或许你还不知道。总之交换一下我们的情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