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盗梦世界/新惊魂六计典藏版

  • 定价: ¥16.8
  • ISBN:978753172595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方文艺
  • 页数:252页
  • 作者:异度社
  • 立即节省:
  • 2011-03-01 第1版
  • 2011-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异度社盛情推出的《盗梦世界》,汇集当前网络世界、长途旅行中最惊恐、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悬念怪异档案。屏住你的呼吸,走进这里吧,不到最后一秒,你一定猜不到结局,一定逃不开迷雾的笼罩。
    怪物楼的3排4号,碎尸还魂事件匪夷所思,无人敢去调查其中真相。
    地下的哭泣声,柜鬼的复仇,这是杀人棋子再度降临的先兆。
    失恋撞鬼记,撞到的是错乱的命运,还是生死边缘的爱恋?

内容提要

    不可终结的秉烛夜谈,等你来参加!
    身临其境的感觉、凄婉的情感、恐怖的气氛、悬念重重的故事,藏匿在我们身边,藏匿在高校的阴暗角落、医学院的停尸房、看似干干净净的白领办公大楼,还有深夜的剧院、荒野、公寓。
    有人说,抗拒恐怖的唯一方法,就是阅读恐怖故事。
    请翻开《新惊魂六计》系列,让人心惊胆战的世界正在向你招手……
    《盗梦世界》是《新惊魂六计》系列之一,汇集当前网络世界、长途旅行中最惊恐、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悬念怪异档案。

目录

新惊魂六计·盗梦世界之壹
  还魂
新惊魂六计·盗梦世界之贰
  柜鬼
新惊魂六计·盗梦世界之叁
  错乱
新惊魂六计·盗梦世界之肆
  3排4号
新惊魂六计·盗梦世界之伍
  怪物楼
新惊魂六计·盗梦世界之陆
  生死恋
新惊魂六计·盗梦世界之柒
  盗梦世界
新惊魂六计·盗梦世界之捌
  地下的泣声
新惊魂六计·盗梦世界之玖
  失恋撞鬼记
新惊魂六计·盗梦世界之拾
  杀人的棋子
新惊魂六计·盗梦世界之拾壹
  最后的晚餐
新惊魂六计·盗梦世界之拾贰
  碎尸事件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也不是不信,反正吧,总之……”我琢磨着怎么才能和平地让他把电话挂掉。我去年曾经硬挂过一个中年妇女的电话,结果她接连三天全天候拨打我的电话,接起来里面就跳出她的怒骂。现在的人,脾气都大。
    “我听出来了,你一定是不信,这我理解,因为最关键的部分我还没说呢,等我说完了你肯定就信了。”
    我握着话筒,愈发发愁了,“我说刘先生……”
    “您先听我说。”他完全不让我说话,“我说到哪了?哦,她在医院里闹得厉害,医院也挺不高兴,说其他患者有意见,最好送到精神病院去,我知道她不是精神病,哪有跳楼摔出精神病的?现在医生的话不能听,我就把她接回家,又怕她闹腾,就把她捆在卧室的双人床上,打算找个高人来驱驱邪,可找了好几天也没找到,咱也不知道高人们都隐居在哪,是不是都搬进山里去住了。昨天半夜她更严重了,连喊带叫,不住嘴地骂我,骂得那叫难听,吵着让我放开她,说她要去找一口什么箱子,她62年前藏在了一个地方,必须找回来,还威胁我说如果我不放开他,就杀了我。王维老师你在听吗?”
    我说我听着呢。
    “她是1977年出生的,我指的是我爱人,她今年32岁,62年前她还没出生呢,不光她没出生,连她妈妈都没出生……”
    我没兴趣听他介绍他的岳母,于是打断他:“你就是据此认为她是被鬼附身了?”
    “她说得有鼻子有眼的,绝对不像胡说八道……”
    他说:“王维老师我真不骗你。要不咱见面说,我找你也没别的想法,你是主持人,认识人多,能不能帮我联系个高人什么的,我知道你是个热心的人,你可一定要帮我。”
    我决定去见他当然不是因为他给我戴了高帽,还是他后面的故事吸引了我,尤其是那口箱子。
    【3】
    我们约在市府转盘附近的一家咖啡屋见面,一个小时后我们就面对面地坐在了那片墨黑的天花板下面。他看上去不像个妄想症患者,三十出头的模样,穿一件米黄色的休闲服,圆脸,有点木头木脑的,眼睛比一般人大,还有点微凸,说话时喜欢直勾勾地盯着人的眼睛看,倾听时则不住点头,但给人感觉他好像根本没听明白你的意思,点头只不过是种应承和敷衍。
    我们聊了一会儿,他只是把电话里那些内容又重复了一遍,增添了一些细节,我特意问到那口箱子,他说那鬼说得含糊,好像说是丢在什么地方的一口井里,只可惜不知道是哪里的井。我抿了口拿铁,说你真就那么肯定他是鬼魂附体?他说绝对是,他妻子前后的变化太大了,一看便知。于是我提出去他家里看看他的妻子,他欣然同意。他家住在东郊后峪的一个旧小区里,正是大风天,到处尘土飞扬,以至于下车后我揉了半天眼睛。楼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的老楼,幽暗的楼道里堆满了杂物,楼梯扶手上覆盖着厚厚一层灰,让人辨别不出它原来的颜色是红还是黑。
    他家在六楼,他开门时我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但走进卧室看到他妻子时,我还是禁不住屏住了呼吸。那还是个女人吗?她穿着一套肮脏的白色睡衣睡裤,披头散发地躺在一架铁床上,黑色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张鼓胀变形了的嘴,嘴角里耷拉出一小块灰黑色的布。她的四肢被几条麻绳分别系在床头床脚,腰腹部则被一条像是绷带的白布条连同床板缠绕在一起,直缠了有十几圈,绑得死死的,透过发丝的空隙,能看到她正翻着眼珠盯着我俩。
    “不是我心硬,不这样不行,要不整栋楼都得疯掉。”刘峥站在我身后小声解释。
    不用他说,我全都看出来了。
    我朝床边走了几步,没敢走太近,就像在铁笼外观望着一只猛兽。女人一直死盯着我。我转过头压低声音对刘峥说,能不能把她嘴里的布拿掉,看看她说什么。
    刘峥走过去拽掉女人口中的布。
    但出乎我意料,女人没有叫,反倒表现得很安静。她静悄悄地望着我,我仿佛感觉到她周身弥漫着一股鬼气。
    刘峥对她说,“把你昨天晚上的话再重复一遍,说说你是谁,还有那箱子是怎么回事?”
    女人把视线移到他脸上,喉咙蠕动了一下,没有出声。
    刘峥又问了一遍,仍旧如此,他转向我,有些无奈地说:“一阵一阵的,也说不准什么时候来劲,什么时候又一声不吭了。”
    他说,要不我带你去她跳楼的地方看看吧。P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