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哑舍

  • 定价: ¥23.8
  • ISBN:978754920400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
  • 页数:238页
  • 作者:玄色
  • 立即节省:
  • 2011-04-01 第1版
  • 2011-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它们在岁月中浸染了成百上千年。每一件,都凝聚着工匠的心血,倾注了使用者的感情。每一件,都属于不同的主人,都拥有自己的故事。每一件,都那么与众不同,甚至每一道裂痕和缺口都有着独特的历史。谁还能说,古董都只是器物,都是没有生命的死物?
    玄色的《哑舍》是一本讲述古董故事的书,既然它们都不会说话,那就让我用文字忠实地记载下来。
    欢迎来到哑舍,请噤声……
    嘘……

内容提要

    《哑舍》讲述了:热闹与喧嚣的摩登城市,历史在这里无声沉积。那些神话传说中亦真亦假的奇珍异宝,曾一度遗落在历史的长河里。然而,此刻,它们就在这里——名为“哑舍”的古董店。
    一面古镜,连接了两千年的时光,让两个不同时空的男女命运交织。一条手链,每一颗宝石可达成一个愿望,让你找回曾经丢失的东西。一根香烛,燃烧千年,也流了千年的烛泪,只为等待自己所想的那个人。一个瓷枕,可以让你美梦成真,也会让你噩梦成真。一把利剑,不管桑海沧田,时代变迁,仍久守着几千年前的承诺。一根竹简,脆弱得不堪一击,却封印着远古强大的魔兽。一块玉像,可以交换人与人之间的灵魂,让两个人的世界完全颠倒。一尊木偶,承载着两千年的爱恋,幻化成为主人想要的世界。一粒种子,时隔两千年仍能发出芽来,只是需要用血和泪来浇灌。一把油伞,缠绕了一个幽怨的灵魂,事实其实并不如传说中的那么美好。一块长命锁,可以保佑小孩子的生命,让人长命百岁。一件赤龙服,能保持人的身体千年不腐,永世长生不老……
    无意闯入的年轻医生,他与哑舍的相遇,是意外的巧合,还是注定的命运?来历成谜的古怪老板,他淡薄的笑容后,是在等待谁推开哑舍的门?哑舍里的古物,每一件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承载了许多年,无人倾听。因为,它们都不会说话……
    《哑舍》由玄色编著。

媒体推荐

    跟感情有关的DNA不止在会喘气的生物间散播,有时候,它们也会跑到那些囊括了时间、记录了爱恨的“死物”里,跳舞唱歌,或者讲个故事。虽然它们不会张口,但你我一定能听得到。
    如果你希望有一段这样的奇妙经历,那么选个月黑风高的美妙时间,推开那座叫“哑舍”的门。我想,进去之后,你大概就不想再出来了。^_^
    ——《浮生物语》作者 裟椤双树

作者简介

    玄色,以一部《哑舍》红遍大江南北,是国内一线畅销青春刊物《漫客·小说绘》、《紫色年华》联合力捧的畅销青春作家。代表作有《武林萌主》,《哑舍》、《哑舍Ⅱ》,《2013》等。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古镜
第二章  香妃链
第三章  人鱼烛
第四章  黄粱枕
第五章  越王剑
第六章  山海经
第七章  水苍玉
第八章  巫蛊偶
第九章  虞美人
第十章  白蛇伞
第十一章  长命锁
第十二章  赤龙服
后记

后记

    哑舍
    ——不能说出口的故事
    很小的时候,我家附近有一条街巷,从街头到巷尾,都是露天的摊贩,卖的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物事。从钱币到座钟,从火柴盒到红木家具,包罗万象,应有尽有。
    我最喜欢走这条街时,用“之”字形脚步前进,每个摊贩都不会落下,一个个地看过去,总是意犹未尽。
    有些卖的很便宜,有些对于我来说是天文数字,但这些物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都不是新的。
    后来我才知道,这叫古董。
    从此,对古董的痴迷,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
    朋友对于我的爱好很是鄙视,她们更喜欢崭新闪亮的东西,那些从一制造出来,就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们认为,古董就是被人抛弃的,不要的东西。
    我却不这么认为。
    那些虽然蒙尘,但却仍旧美轮美奂的物事,正因为经历过无数的岁月,没有破碎损坏,还能留存在人们的视野中,才更显得它们的特别,展现出无法令人忽视的瑰丽。
    它们和大批量制作出来的新东西不同,它们每一个都有不同的主人,每一个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个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甚至每一道裂痕和缺口都有着独特的历史。
    当我触摸着这些物事时,仿佛就能瞬间穿越多年的时空,感受着它们凝聚时的那一刻。尽管摊贩老板们的吹嘘是那么的不靠谱,但总是不会妨碍我的想象力,尽情的脑补。
    也许这条街上所卖的东西还不能真正称之为古董,只能算得上是旧物。
    后来,我知道真正的古董,都存放在博物馆中。此后我每去一个城市,都会先直奔那里的博物馆。
    北京故宫博物馆的汝窑瓷器、辽宁省博物馆的玉猪龙、杭州历史博物馆的战国水晶杯、上海博物馆内那张印有“囧”字印章的字画、湖北省博物馆内那震撼的殉马坑、台北博物馆的金缕玉衣、四川三星堆博物馆的青铜面具……隔着那层玻璃罩,那些曾经厚重的历史,完完整整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为之神夺。
    我一直都很想写一篇关于古董的小说,脑子里的故事就像是水底的气泡一样不停地往外冒。
    一面古镜,是不是可以连接两千年的时光,让两个不同时空的男女产生爱情呢?
    一条手链,是不是可以对每一颗宝石都许下一个愿望,找回自己曾经丢失的东西呢?
    一根香烛,是不是已经燃烧了一干年,流了一千年的烛泪,在等着自己所想的那个人呢?
    一个瓷枕,是不是可以让人美梦成真,还是只会噩梦成真呢?
    一把利剑,是不是有着诅咒,却仍然守着那个几千年的承诺?
    一根竹简,是不是封印着远古强大的魔兽,可竹简本身却脆弱得不堪一击?
    一块玉像,是不是可以交换人与人之间的灵魂,让两个人的世界完--全颠倒?
    一尊木偶,是不是承载着两千年的爱恋,能幻化出主人想要的世界? 一粒种子,是不是过了两千年仍能发出芽来,只是需要用血和泪来浇灌? 一把油伞,是不是缠绕了一个幽怨的灵魂,证明了其实事实根本就不是传说中的那么美好? 一块长命锁,是不是真的可以保佑小孩子的生命,让人长命百岁? 一件赤龙服,是不是可以保持人的身体千年不腐,永世长生不老? 《哑舍》就这样诞生了。 一个有着珍奇异宝的古董店,一个神秘的古董店老板。 转眼间,哑舍已经写完了十二个故事,回头一看,竟然不敢置信哑舍已经陪伴我差不多度过了一年的时间。 当写完结局的最后一个字时,一种不舍的感觉挥散不去。 哑舍的每个故事,都蕴含着我想讲述的道理,相信每个喜欢哑舍的人都会在故事中有着不同的领会。哑舍的主角其实并不是老板,或者医生,而是那些永远不能说出自己故事的古董们。 古镜篇这个故事已经在我的电脑中存在了好几年了,一直只是有个轮廓,久久没有下笔。可以说是先有古镜篇,才有的哑舍。某个机缘之后,一气呵成,成文后竟连我自己都很感动。其实原本古镜篇的设定至少有五万字左右,但压缩到一万字时,男女主角的相识相知有简有略,反而更加动人。 《香妃链》,是源于我对丢失东西的痛恨。虽然我并不是丢三落四的人,但东西总是四处乱放,找不到就相当于丢了。天知道我多想找东西时也可以用百度搜索定位一下,只要在电脑上一敲字,就能显示出我的东西放在哪里了……咳……只是吐吐槽,香妃链是我有感于失去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淡淡的遗憾总会流连在脑海之中,但有时候刻意去找回来,反而没有记忆中的那么美好。 《人鱼烛》的写作是最费时间的,为了让行文中带着佛法的味道,我在图书馆一连翻了几十本佛经。虽然最后用到文中的也不过是几句,但这一次饱览佛经的经历让我受益匪浅。仿古龙文风的写作手法也是我的大爱,那种浅浅的悲伤就像人鱼烛的烛烟一般,弥漫在字里行间,让人为之怅然。人生究竟有多长?这句富有哲理意味的问句贯穿了全文,小和尚几次不同的回答也代表着他心境的成长变化。人的一生究竟有多长?你又会怎么回答呢? 《黄梁枕》的创意来自于我每晚的梦境。也许是天生想象力太丰富,我每晚的梦境都干奇百怪,有时是恐怖电影,有时是美国大片,有时却又是韩国苦情剧……我总是在想,到底是美梦好呢?还是噩梦好呢?美梦成真固然好,那么噩梦成真又会怎么样呢?嗯……所以这个问题让医生替我去亲自实验了一下,效果还不错~总之就是不能做白日梦啦~其实,古代的那种瓷枕睡的真的不舒服…… 说起来,《越王剑》那个故事中阐述的,其实就是我想在哑舍整篇中阐述的主题。每个古董都是有精魂的,或者说每个器物都是特别的,大家一定要好好爱护自己所用的东西,不能浪费,不能随意丢弃。我有个青瓷的小茶壶,天天泡茶,爱惜得不得了。可是某天洗茶壶的时候,不小心失手掉在了地上,幸好没碎,但碰出了几个缺口,当时就把我心疼得不得了。当天晚上我就梦到有个脸上被蹭破皮的小正太来向我诉苦……真是……唉……虽然还能继续用,但我还是后悔死了……嘤嘤嘤嘤…好吧,其实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另,博物馆没人的时候真的很恐怖…… 《山海经》的故事构架更大,若是要写一个庞大的故事都可以,但我在这里缩小了写,可爱傲娇的穷奇和腹黑懒惰的环狗,外加清丽漂亮的三青鸟,实在是太萌了,真想养它们…一所以在赤龙服结局里也让它们闪亮登场了。虽然在现代社会,神话时代的它们存在实在是太违反大自然定律了……但是考虑到哑舍这整个设定就很奇幻,所以还是很适合……咳…… 《水苍玉》篇的故事开头,是真正取自于我的一场噩梦。睁开眼睛时,就看到了自己的尸体……这样的噩梦对我印象很深,可惜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后面的发展是怎么样了,所以试着开了这么一个推理系的故事。可是……真的对不起我看了十年的柯南!我简直就是推理系白痴啊!!不过还好在编辑苏盈的帮助下,好歹是编圆了这个故事……至于一开始我和她聊天研究凶手到底由谁来当好的时候,我说,要不就是编辑杀了那个小说家吧?苏盈立刻愤恨道:那原因肯定就是拖稿!我:……(以后再也不敢和你去KTV了!=口=│││) 《巫蛊偶》的原型其实是以前很风靡的巫蛊娃娃,联想到陈阿娇时期的巫蛊偶,好像巫蛊除了咒人死之外,最常用的就是女人祈求男人回心转意了。可是逝去的爱情真的那么值得人倾尽所有吗?在文中,巫蛊偶才是最可怜的一个,一直在演一个只有一个人能看到的独角戏,不管是两千年前,还是两千年后……这个故事的启发点就是悲剧,所以最后的结局也很悲凉,但对于巫蛊偶来说,这样的结局未免不是好事。 谁说哑舍里的古董都是没生命的?虞美人的种子有生命啊!而且还穿越了两千年的时光,演绎了一篇超越人兽恋的人花恋……咳……这吐槽给力吧……颠覆了项羽同学威猛的一面,也许西楚霸王项羽是内心柔软的种田男,也许虞美人就是一朵花,而不是人……啊喂!这是我恶搞的历史,不要当成真的正史看哦!切记切记……其实项羽将军是超级武将……真的…… 喏,如果年纪稍微大一点的读者,应该不会忘记《新白娘子传奇》。虽然那个电视剧现在看来,时不时插花的黄梅戏唱腔会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但在我很小的时候,它可是收视率相当高的电视剧。再到后来的电影《青蛇》,白蛇的故事是人人耳熟能详。可是在这个看似团圆大结局的传说里,最先背叛的是那个让妻子喝雄黄酒的许仙,一个男人向一个爱他的女人下了回毒手。也许童话并不那么单纯,也许传说也并不是那么美好…… 《长命锁》和《赤龙服》的两个故事结局,主要贯穿的是秦朝的历史。我在以前读过一本程步先生的书,用另一种方法读史。其实史书记载的所谓“历史”,无非就是“过去的新闻”。而媒体报道的所谓“新闻”,也完全可能成为“将来的历史”。 所以在史书中,那些事迹就很值得人琢磨了。尤其是离我们现在的时光非常遥远的秦朝。也许站在老板的立场上,秦始皇是一位圣君,也许在我们现在普通的认知里,秦始皇是个暴君。秦始皇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众说纷纭,但我文中所举的那些例子,其实都经过严肃考证的,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多看看这方面的史书,去查一查秦始皇是不是在位的37年里没有枉杀过一名将军大臣,去看一看长城究竟在中华历史上起着多么重要的作用,去翻一翻秦朝制定的法规、官制、立法……从公元前221年到今天,由秦始皇建立起来的中央集权制的统一国家已经经历了两干多年。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有这样旺盛的生命力。秦朝灭亡了吗?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并没有,抛开家天下的概念,随着时代的变化,中国依然毅力不倒。 至于最后骊山陵墓地宫,当然是我的想象了。现在盗墓的题材流行,我也试试看写上一段,果然感觉非常的不错~在查看盗墓相关的资料书时,突然看到书里有张摸金符的图,顿时觉得超级眼熟,这才想起来前年朋友送了一个给我,只是告诉我是辟邪之物。我翻箱倒柜找出来……果然差不多一样……是穿山甲的指甲,后面是银制的篆刻。摸金符是古时盗墓者所用的避邪之物,相传他还是盗坟一族摸金派摸金校尉的身份证……嘿嘿……好好收藏~ 哑舍的十二个故事,每个故事的侧重点都不同,题材也各异,有言情、玄幻、奇幻、推理、恐怖、历史、盗墓……我变换许多文笔,尝试各个题材的故事,写得非常的过瘾。在这里我要感谢下杨小邪主编,要不是他对我的苛刻要求,也没有这么多元化的《哑舍》呈现,真的对我启发很大。还要感谢编辑苏盈,没有她勤奋的催稿和耐心地跟我讨论哑舍剧情,《哑舍》也不会这么快和大家见面……特别感谢下《哑舍》的插画师晓泊同学,嘿嘿,从第一幅古镜的插图,到现在精美的《哑舍》封面图,大家也可以看得出我对他的鞭策,让一直只画萌妹子的他变得会画帅哥,实在是不容易啊!当然也要感谢美编阳光,和我一起鞭策他…… 感谢《漫客·小说绘》这个平台,可以让哑舍这个店开起来…感谢小说绘可爱的读者们,哑舍的今天离不开你们的支持…希望大家能在故事中有所领悟,喜欢上我们国家的历史,喜欢上那些历史中的古董,最终喜欢上自己身边每一件微小的事物。 哑舍到这里就结束啦,不过老板还是在的,哑舍的店也依然开着。也许在不久之后,就会有《哑舍Ⅱ》出现哦~~~同样活了两千多年的胡亥,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呢? 哎呀,都说了是不能说出口的故事嘛!想知道? 沉浸在漫长岁月中的古物,只有时间才能证明一切… 一切,尽在《哑舍》…… 哑舍里的古物,每一件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承载了许多年,无人倾听。 因为,它们都不会说话…… 嘘……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说到底,他还是觉得古董这东西,没有多年的积累,是无法摸得透的。面前这个年轻人也不过是二十岁出头,怎么看都给人不可靠的感觉。
    不过,当年,他认识的那个人,也就是这般年纪……
    看着灯下那熟悉的面孔,馆长恍惚了一下,顿时甩了甩头。他对自己说:那人是不同的,是与众不同的。
    老板还是静静地笑着,他的古董店又不是卖东西的,开店关店全都凭他喜好。只不过他一向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多年,此时看着多年不见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面容老去,只能依稀看出当年的一点影子,却对他用陌生人的口气说话,这对他来说还是个新奇的体验。
    馆长用极为挑剔的目光环视着店内的器物,很自然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柜台上老板正在擦拭着的瓷枕。
    “这是……这是越窑的青瓷枕?”馆长双目一亮,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拿了起来。
    胎体为灰胎,细腻坚致。釉为青釉,晶莹滋润,如玉似冰。上面有叶脉纹,入手冰凉沁手,以馆长的经验来判断,这个瓷枕的年代至少在唐朝至五代十国之间,而从颜色上看,甚至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秘色瓷”!
    所谓“秘色瓷”,从前人们提到它,都沿用宋代文献,说这种瓷器是五代十国时,位于杭州的钱氏吴越国专为宫廷烧造的,臣庶不得使用。至于其釉色,也像它的名字一样,秘而不宣,后人只能从诗文里领略它非同一般的风采。直到20世纪80年代,陕西扶风法门寺宝塔出土的一批秘色瓷碗碟,才让世人知晓了真正的秘色瓷是何物。
    而此刻在他手中的,竟是极品的越窑青瓷。
    馆长只觉得喉咙有些干渴。
    他并不觉得这类绝对属于国宝级的古董出现在这家古董店有什么奇怪。就他对那人的了解,就算这家店内还有着更多的珍贵古董也不稀奇。
    因为是那个人的店。
    老板饶有兴趣地看着馆长千变万化的脸色,重新坐了下来。他从红泥小炭炉上拿下烧开的水,沏了两杯龙井茶,静静地放在了各自面前。
    馆长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沉着脸把瓷枕放了下来。他端起茶杯,闻了一下香浓的茶香,好不容易把视线从那个瓷枕上转移过来,就发现自己手中的杯子竟然是斗彩铃铛杯!馆长差一点就要不顾一切把杯子翻过去看看后面的落款了。但茶水太烫,他只好哆哆嗦嗦地举高杯子,抬头向上看去。
    果然!是成化年间的斗彩瓷!
    天啊!他莫不是在做梦?否则怎么可能用这种只能躺在博物馆玻璃柜里供人观赏的杯子喝茶?
    馆长憋红了脸,勉强拿稳杯子重新放在柜台上。有些茶水洒了出来,但是他却感觉不到烫手,甚至都不敢四处观看,只是低头思考着。
    “只不过是个杯子而已。”老板拿起自己面前的茶杯,放到嘴边惬意地吹了一下茶沫,悠然地浅呷了一口。
    “不!它不只是个杯子!”馆长突然间大发脾气,横眉瞪叱道,“小子!你明白什么?这个杯子,在成型的那个瞬间,就已经凝结了那个时代的生活和精神!在它的身上,还延续着一个时代的风华和生命!它是有生命的!”
    馆长的脾气一直非常好。当然,这是指他这些年而已,年轻的时候,他脾气可是相当的暴躁。在沉浸研究古董之后,这种暴躁的脾气才慢慢沉寂下来。只是今晚踏进这个古董店不到十分钟,他忽然无法控制起自己的脾气来。就像个火药桶,只有一点点火星,就把他引爆了。
    “是的,它们都是有生命的。”老板像是并不在意自己被人指着头怒骂一般,其实他还挺怀念馆长这暴躁的脾气,当年还真没少见识过他这种当头喝骂,“很好,你能领会到这点,很好。”
    馆长当场愣住,他这个年纪,已经很少有人用这种说教的语气和他说话。所以冷不丁听到,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尤其是从这么年轻的小子嘴里。
    老板慢悠悠地喝完了杯子里的茶,用盆子倒扣在小炭炉上,熄灭了里面的炭火。“对不起,想要看古董的话,请改天吧。今天我要关店了。”
    馆长一点都不理会老板送客的意思,严肃地说道:“小子,你店里的这些古董,不值得存放在这阴暗的地方落灰。”
    老板挑了挑眉,并没有说话。他站起身,把柜台上的青瓷枕擦了擦,小心地放回了锦盒内。P7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