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伟哥

  • 定价: ¥32
  • ISBN:9787222085329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云南人民
  • 页数:380页
  • 作者:陈建波
  • 立即节省:
  • 2011-12-01 第1版
  • 2011-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伟哥,蓝色的小药丸,是男人的秘密天使,是女人的性福灵药;伟哥,更是一种象征物,是权力的象征,是金钱的象征,是地位的象征;有了这些,再“不行”的男人,也是一个“猛男”。男人们在社会上苦苦打拼,不就是为了得到金钱、权力、地位、虚荣、成就感这几颗“伟哥”吗?对男人们来说,精神“不举”,其实比生理不举更可怕!这就是陈建波的这本《伟哥》想要告诉我们的!

内容提要

  

    《伟哥》由陈建波所著。
    《伟哥》讲述了:在一次史无前例的拆迁文化保护工作中,文管处副处长黎伟身陷于各色人等的觊觎之下,如履薄冰。与此同时,他偶遇企图自杀的初恋情人欧阳梵,就此开始了一段前景莫测的人生危途。几次聚会后,同学、女人们在他身边织就了一张难以挣脱的大网,他在心力交瘁时发现,这一切几乎都与自己主持的文物保护工作有关。而围绕着他布局的那些人,也同样有着各自不同的危机。开发商、下岗工人、律师、画家,这些或游离或纠缠于各个女性之间的男人们该如何解决自己的难题?被大家称为“伟哥”的黎伟会何去何从?伟哥能够解决生理问题,但精神问题靠什么解决?

作者简介

    陈建波,江苏人,暗战小说创始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出版长篇小说《暗杀》、《乱花》、《密室》等,其中部分作品签约影视公司,开拍在即。其小说写作风格多样,文笔精湛,构思精密,故事复杂有趣,善于在风云变幻的时代背景中下剖析人性。

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滨湖大道有些荒僻,左侧临湖,右侧是幽深的树林。每到春夏季节,便不断有野猫前赴后继地穿越公路,被碾死在汽车轮下,只有极少数能够幸免于难,全身而过。路对面,是茫茫无际的湖水和汉白玉雕琢的栏杆,猫儿要去那里于什么?毫无所获后,它们必须重复这短促的危险之旅,再次接受生死的考验、命运的淘汰。
    有人说,这是因为林中猫群繁衍兴旺,生存空间受到制约,而产生了一种出自天性的自发式筛选。那些往返于这条死亡之路的都是公猫,母猫们没有参加这危险的游戏,它们懒洋洋地趴伏在树阴里,等候着那些冒险后侥幸逃脱的异性们前来献媚。它们站在命运仲裁者的角度旁观,是物竞天择的成果的享用者。深夜里,林间草丛里此起彼伏的猫儿欢乐的叫声,宛若婴儿的啼鸣,成了城南地区居民们听觉的丰盛大餐,欲罢不能。
    黎伟在城郊宾馆参加的会议散场后,必须从这条名闻遐迩的路径返程。他对路况早已熟知。时近黄昏,天色阴沉,下着细雨,路上杳无人迹,刮雨器来回地转动,成为黎伟视觉里唯一活动的物件,即使如此,他仍然不能掉以轻心。传说中过路的公猫们大概是为了躲避这讨厌的雨水,也都偃旗息鼓,暂停了这种致命的把戏。不过,车子转过一条流畅的S形弯角后,黎伟还是瞧见了一只黄色的大猫。它趴在路中央,昂着头一动不动,仿佛雕塑。黎伟放缓了速度,从它的身边驶过,留神瞅了一眼,这是只死猫,是雨天里同类中的异数,大概是不久前被轧死的,却保持着这个栩栩如生的姿态,真是奇怪。
    他叹了口气,车子接近前面的十字路口,过去就是繁华街区了。这时,路边灯座后面突然闪出个人影来,张开手臂径直扑向他的车头。那人速度不快不慢,似乎具有某种深思熟虑后的从容和优雅。
    黎伟幸亏一路留神,车速又不快,下意识地猛踩刹车,双手急打方向盘,车子如同落叶般飘移转向,横亘在路上。那个猝然扑来的人俯伏在车头引擎盖上,身体的方向和车身一致。黎伟放下心来,自己没有撞着人,他仅仅是扑在了车上。怎么回事,是碰瓷敲诈吗?
    他小心翼翼地朝周围张望,空荡荡再无第三者现身。那个扑车的是个女人,已经从车上滑坐在地,垂着脑袋,长发披垂,遮掩了面容。黎伟心怀郁怒地走过去,也不开口,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看看她会使出什么花样来。这女人惊魂未定,怔怔地坐在雨地里,半分钟后清醒过来,突然掩面抽泣。
    黎伟背靠汽车站着,细密的雨水悄然浸湿了他的外衣,但他浑然不觉,等待着眼前这个变故的收场。
    女人哭了一会儿,挣扎着站起来,抹开额前凌乱的头发,露出白净的脸庞,低声说:“走吧,你走吧。”
    黎伟愕然地看着这张脸,不假思索地脱口问道:“欧阳梵?”
    女人吃了一惊,掉头向人行道走去。
    黎伟跟在她身后,大声地重复说:“没错,是你,欧阳梵!我是黎伟。”
    女人停下脚步,在雨中清理了一下仪容,掉转身来,苦笑了一下说:“奇怪,我怎么会撞上你的车?”
    黎伟将车依着路边停好,从车里取了把伞替她遮雨,问:“你怎么在这里?古古怪怪地干什么呢?”
    欧阳梵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说:“别问了,我脑子里乱得很,理不清头绪。特别是这个时候又碰上你,更乱!”
    这对男女站在雨水迷蒙的傍晚词不达意地问答,显得有些尴尬,又有几分疑惑。城市璀璨的灯光成为他们这种暧昧相逢中闪亮的背景。从十字路口那边,悄然驶来了一辆黑色汽车,车窗摇下,里面的人犹疑地观察他们,由远及近停在黎伟的车前,探头问:“怎么回事?”
    黎伟一愣,马上醒悟,此人是在向欧阳梵问话。
    欧阳梵甩了甩手臂上的雨水,面无表情地说:“我撞了人家的车,要赔钱。”
    车里的人立刻像打了鸡血似的来了精神,忽地推开车门出来,上下打量了几眼黎伟,然后掏出张名片来,示意欧阳梵不要开口,自我介绍说:“我是马长乐律师,有什么事请跟我谈。”
    黎伟茫然地去看欧阳梵。
    欧阳梵强笑一声,伸手接过名片来,在手心里捏皱了,说:“这是我的同学,中学同学,黎伟。”
    马长乐职业性的警惕霎时松弛下来,礼节性地伸出手,自我介绍说是欧阳梵的丈夫。黎伟对这位马律师的名声早有耳闻,他这几年官司做得风生水起,很有些名气,算是律师行业的个中翘楚了,只是没有料到他会是欧阳梵的丈夫。马长乐察言观色,语速快捷地解释说妻子先前发了点儿小脾气,冒雨出了门,自己放心不下,开着车满街找,附近都寻遍了却无踪迹,索性到这边来,没想到真的在这里。
    欧阳梵神态倦困地倚靠在路灯边,朝黎伟伞下凑了凑,解释说自己刚才可能是饥寒交迫血糖低,头一晕就跌倒了,差点儿连累了老同学,真是抱歉。
    这时候黎伟实在不便再说什么,含笑冷眼看这对夫妻絮絮讲来,直到他们都无话可说时,指指头顶上方淅淅沥沥的雨水,提醒眼下身处的环境。马长乐幡然醒悟,歉然一笑,拉起妻子的手上了车。欧阳梵不太情愿地走到车门边,回过头来向黎伟眨了一下眼睛,挥手笑道:“咱们遇到真是太巧了,我自己都不敢相信。”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