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血嫁之笑看云舒(上下)

  • 定价: ¥55
  • ISBN:978753995138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601页
  • 作者:远月
  • 立即节省:
  • 2012-03-01 第1版
  • 2012-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血嫁之笑看云舒》:感性派小说第一人远月“血嫁”三部曲里程碑式巨作。
    乱世红颜、商海枭雄、沧海轮回、风云变幻,那十里红妆,那盛世繁华,皆与天下无关——你回眸一笑,我挥戈南指。
    文章架构宏大,喜牵涉上下两代,九州多国,文中人物囊括帝王将相,宏大的家国背景下的爱情故事既缠绵悱恻,又荡气回肠,故事情节如曲折画廊,故事画面光怪陆离,各显风情。且文笔感性,别具一格。
    全新版大结局+隐秘番外+唯美插图+精致书签 绝对超值典藏!

内容提要

    《血嫁之笑看云舒》:感性派小说第一人远月“血嫁”三部曲里程碑式巨作。
    血族公主楚漫云,罗裙御剑,红粉笑英雄,奈何情路坎坷、爱海翻波。她等他六年,换来的只是每年生日冰冷的礼物。她为他跨海远嫁商州,换来的只是新婚一夜成弃妇的耻辱!她说:“不是每个男人都值得我柔情尽付,我只会在我深爱的男人面前温柔!”
    秦厉,与她相遇在十二岁,相恋在十五岁;六载蛰伏煎熬成殇,待到君临西凌,江山如画,红颜依旧?
    龙七,蓝眸若星,桀骜不羁,既为商州城主,又是古夏权相,更兼海盗魁首;岂料爱恨缠绵,几番辗转,放不下的始终是被自己休弃的她。
    血色嫁衣,烽火姻缘,究竟是嫁衣引燃烽火,还是烽火点燃嫁衣?
    此生愿得同心人,白发相守不相离。
    《血嫁之笑看云舒》全新版大结局+隐秘番外+唯美插图+精致书签 绝对超值典藏!

媒体推荐

    第一次接触远月是通过《血嫁》第一部,里面讲的是楚合欢的故事,很少看到言情味道这么浓的作品,不禁被深深吸引住了,于是非常期待后续关于漫云和小叶的故事。今天终于盼到漫云篇出版了,实在忍不住欢喜,不禁要说,这个系列是我近几年看的小说中最爱的一个,期待接下来更为精彩的故事,惟愿我们如书中之人那般,终不再错过。
    ——小白龟
    远月,写的故事很真,每个人的故事,每个人的人生,交织在一起就是一场繁华的人生大戏。其行文酣畅淋漓,寥寥数笔,勾起你内心最柔软的那根弦,看之既心痒又心动。
    ——飘然一舞
    秦历和她相识于偶然,倾心于必然,然而江山美人不可兼得,最终分道扬镳;龙七和她相识于一场平海盗的战乱,可她始终不知“他”是“他”。经历了情变,婚变,最后她才知应相守的是谁。红颜亦不输男儿,一曲女子倾城之歌,尽在《血嫁之笑看云舒》。
    ——宝贝凡凡
    初读《血嫁之笑看云舒》,只觉其披了莫名繁艳的红妆动魄惊心地来,如同陌上游春时偶然邂逅的夭夭桃花,斜风细雨中开得远远近近,不须归。而楚漫云无疑是内心坚强硬气的女子,是爱令她变得柔软,变得竟然也学会了期许,执意要在缤纷桃花雨中扬一路地老天荒的旗,把十里相思唱给那一人听。
    ——莲涧雨

作者简介

    远月,潇湘书院感性派小说代表作家,文笔以真挚感性见长。平生最大的爱好是讲故事与众人听,道尽心中所想所知,让笔下之人,在跌宕起伏的情节中领悟真实鲜活的爱情真谛。人生格言:成功的时候不要忘记过去;失败的时候不要忘记还有未来。
    代表作品:《血嫁》
    《血嫁之笑看云舒》
    《血嫁之金枝玉叶》
    《御风》
    《寒月泪》

目录

上册
楔子
第一章  仰望苍穹
第二章  军令如山
第三章  一字之差
第四章  一举夺魁
第五章  火辣疯狂
第六章  蠢蠢欲动
第七章  饱尝相思
第八章  引狼入室
第九章  枭狼情动
第十章  流年似水
第十一章  破碎的心
第十二章  在一起吧
第十三章  绝望出嫁
第十四章  风光大嫁
第十五章  众目睽睽
第十六章  归家之路
第十七章  走出家门
第十八章  峰回路转
第十九章  彼此碍眼
第二十章  当断则断
第二十一章  坦言相告
第二十二章  兵来将挡
第二十三章  恰逢乱世

下册
第二十四章  商州受辱
第二十五章  死生不怨
第二十六章  能屈能伸
第二十七章  梦醒时分
第二十八章  全身冰冷
第二十九章  似曾相识
第三十章  裙摆飘飘
第三十一章  竟是龙七
第三十二章  三人同游
第三十三章  危机四伏
第三十四章  劫后重生
第三十五章  情海翻波
第三十六章  深谷生子
第三十七章  残酷现实
第三十八章  睥睨苍生
第三十九章  四面楚歌
第四十章  暮霭沉沉
第四十一章  一往情深
第四十二章  狠狠痛了
第四十三章  芙蓉帐暖
后记
番外  两面人生

前言

    晚霞如火,夕照如画。夕照霞影下,大历帝王楚君庭,牵着皇后白依雅的手,登上风月亭,风起,满树花絮飘飞,花影下那相依相偎的身影成了一道绝美的风景。
    “雅儿,朕很快就能看到我们的孩儿出世了。”楚君庭轻轻抚摸着白依雅那隆起的肚子,轻语呢喃,温柔而深情。淡淡的霞光照在他们相拥的身影上,两人的脸上现出幸福的光芒。但谁也不知道,这是他们相互依偎的最后一个晚上。
    入夜,风云突变,寒风骤起。城外马蹄滚滚,踏碎所有深闺春梦;城内杀声阵阵,震破所有的繁华喧嚣。
    “皇上不好了,乱军攻入皇城。”
    “皇上不好了,守军叛变。”
    “皇上不好了,宫门被撞开了。”
    皇宫内外,人影凌乱,破碎的瓷器,倾翻的桌椅,伴随着凄厉的尖叫,声声吓人,巨木轰轰的撞击声,震断了大历皇宫屋檐上雕刻的那腾空的九天飞鹰。
    “邗启,朕把皇后及皇家血脉托付给你了,无论如何一定护她们平安。”楚君庭头发凌乱,滔天的火光映红了他那双悲凉而不舍的眸子,但那一声从肺腑喊出来的“护她们平安”,却是那样的沉重有力,这一句话似乎将他一身的力气全部用尽。
    “皇上,跟臣等逃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邗启跪地请求,神色焦急。
    “不,朕是楚家罪人,是朕把大好河山葬送,这皇宫是朕的家,朕不走。你们再不护送皇后出宫,楚家就真的绝后了,快!快!”怒吼如狮,眼眸滴血,火光中楚君庭俊颜惨淡。
    火光滔天,尸横遍地,厮杀声震天,鲜血染红了大历皇宫内新铺的青石砖,血水横流,染红那一池水浮莲。
    楚君庭头发凌乱,执笔狂书,似唱似歌,似泣似吼。
    大历帝国君王楚君庭四岁能诗,五岁谱曲,擅绘画,尤其在琴曲上的造诣旷古烁今,人称千古琴帝。只是生性柔弱,任人唯亲,醉心琴棋书画,无心政事,宠信小人,依赖奸邪,导致宦官专权,外戚横行,民不聊生。
    国亡宫倾之时,楚君庭谱写的曲子《悼》字迹苍遒,悲愤苍凉。叛军闯进大殿时,墨迹未干,他坐在金銮大殿,单手抚琴,琴音铮铮,天地荒凉。
    第二天,大历帝王楚君庭的头颅被人掷于一角,脸上泪痕未干,嘴角还带着些许墨痕,他永远无法合上的双眼,带着悲愤,带着愧疚,带着遗憾,一直望着远方。许是想亲眼看着他的孩儿出世,许是不敢回眸看身后的狼藉凄凉。
    大历顺景五年,大历皇朝被秦霖、西楚涟、冷孤鸿三人联手攻破,国亡。
    同年西楚涟称帝,改国号西凌,定都西京,史称西元帝。
    大历王朝最美丽的女子,白依雅皇后逃脱。国亡宫倾之时身怀六甲,元帝多次派兵搜查围剿,未果。

后记

    婚后我明白了言传身教的重要,因为龙七常常向我抛媚眼,小初十也跟着学,不时朝我抛几个媚眼,那勾魂摄魄的程度,比他爹有过之而无不及,笑得龙七东歪西倒,赞日孺子可教,日后定会迷倒美女无数,气得我要死。
    我、冷凌风派了几拨使者前去西凌,试图说服秦厉放了楚合欢和楚寒剑,屡屡遭拒。多次暗中营救,均以失败告终。
    不久,秦厉送回书函一封,放了狠话,放人绝无可能,但每年可以让我到相思山见楚寒剑一面,时间定在每年的七月初七,这天不来,永世别想再相见。
    龙七气得俊脸发黑,将书函撕得稀巴烂,一把火烧了,最后还将纸灰抛到天空,让我想到“挫骨扬灰”这个词,他估计把这信函当成秦厉了。
    “秦厉厚颜无耻,他为血族正名,就是为了想让你感激他,从此对他念念不忘,他不肯放楚寒剑回来,就是为了借故与你相见,一年那么多时候,偏挑七月初七,他安的什么心?”
    “莫不成他还想把自己当成牛郎,把你当织女?这下流坯子。”龙七把我骂他的话,全用在秦厉身上。
    “年年七夕相见,如夫妻一年聚一次一般,我窝火。秦厉他无耻!”
    龙七将书函挫骨扬灰的时候,我正蹲在墙角一阵狂吐。
    “云儿!云儿!快请大夫!”
    大夫诊治,喜脉。
    龙七抱着我狂啃,欢喜得不行,龙府上下欢腾。
    我期待她是一位小公主,日后我会像哥哥当年调教我那般教导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既博学多才,又温柔高雅,不需要学武,不需要承担那么多压力。
    但龙七却说如果是女儿,一定要她三岁扎马步,五岁习武。
    “四周狼多,近的有冷凌风的儿子小虫子,远的有秦厉那厮的儿子,尤其那下流坯子,日后定会指使他儿子来勾引我们的女儿,日后那厮的儿子,敢勾引我们女儿,我定要让我们的女儿,打得他连他爹都不认得。”
    这家伙还真能想。
    孩子才刚怀上,男女尚不知道,我们就为如何教她,争论不休,就像当年的哥哥与楚寒剑。
    龙七从身后轻轻搂着我,我轻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对这小生命充满了期待,会、是一位漂亮的小公主吗?皎洁的月光洒在我们身上,异样温暖。
    此时月明情正浓。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凉州,谷底。
    大历顺景五年,国亡,大历皇族辗转逃难避祸至此,隐世百年,泱泱大历,如今国土只剩一座深谷。
    我,大历亡国公主楚漫云,自幼好动,惹得人神共愤,娘总是轻抚我的发丝叹息,这孩子注定一生劳碌。爹捏着我粉嫩的脸颊叹息,这么好动的女娃,日后哪家少年郎敢娶?只有楚寒剑仰天大笑,说此女甚好,甚好,天佑大历,声音豪迈,响彻山谷。
    楚寒剑是昔日大历大将军邗启的后人。大历亡国帝王楚君庭临危托孤,邗启殿前对天许诺,生生世世,代代辈辈,誓死守护。
    我们的族人曾是最尊贵的族群——血族,是整个大陆的最强者,血族的人身上都会带有红色的印记,我的是脚底那一弯红色弯月,而我的爹娘却是红眸。
    那艳丽的眸子曾是血族最尊贵的标志,但当我们的皇朝覆灭之后,红眸成了妖魔的标志,一经发现就会被人屠杀。直至今日,西凌、风国、古夏等国每年还
    大量活捉我们血族的人,架在高高的祭台上,用熊熊烈火将他们活活烧死,祈求天上的神明,永保江山稳固。
    楚寒剑的未婚妻,就是这样被烧死的。听说她只是想偷偷出去买一身最漂亮的嫁衣,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嫁给最心爱的男人。她的死亡留给楚寒剑无法磨灭的伤痛,此后他再不曾笑过。
    自小我喜欢抬头看天,那里偶尔有飞鸟掠过,娘与族人也喜欢仰望苍穹,一看就是大半天,她们喃喃地说天的尽头是故乡。
    白云依旧,家国今何在?爹偶尔喝醉时,会仰天长嚎,那声音有说不出的悲壮,如樊笼困兽,失群孤鸟。
    这时,娘素手轻弹,一曲清心咒在山谷悠扬飘荡,宛若天籁,爹好看的唇角微微上扬。
    我还光着屁股爬的时候,号称西凌第一美男子的哥哥楚傲天,娶了西凌长公主为妻。但隔着国仇家恨的情缘,隔着尸山血海的相知,注定哀怨缠绵,坎坷悲壮。
    哥哥说我野性难驯,必须自小陶冶性情。所以在我懵懂不知的时候,全族最好的乐师在我身旁弹琴吹箫,最好的画师在我身侧从容作画,最美丽优雅的柳丝姑娘在我耳畔低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我身旁浅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我三岁那年,哥哥将我带出谷,交到楚寒剑手中,让我们假扮父女,其时楚寒剑已经是凉州城城主,楚寒剑在我面前大口吃肉,狂放喝酒,还天天叫武士在我面前耍剑,打斗,试图让我耳濡目染,爱上练武。在这两个人矛盾的影响下,我既有温柔优雅的一面,也有强悍霸道的时候。
    出谷后,楚寒剑将平生武艺倾心相授,我天赋之高,让楚寒剑惊叹,所以我五岁的时候,楚寒剑带我拜天下武功第一的天狂老人为师,不想吃了闭门羹。
    江湖人封天狂老人武功天下第一,但他老人家却自认棋艺天下无双。那天他与我哥哥楚傲天对弈惨败,愿赌服输,不得不勉为其难收我为徒。
    同一天,师傅又败在冷凌风的手下,一天之内,他将原先自封的棋艺天下无双,改为天下第三。我在想是哥哥他们棋艺太厉害,还是师傅太差?
    我和冷凌风拜师三个月之后,我哥哥将一个英俊的少年带到师傅跟前,他就是云清,师傅将他收为关门弟子。师傅说我们三人,悟性之佳,百年难遇,他此生无憾。
    为了保住我这个大师姐的头衔,我憋足劲儿苦学三年。为了不叫一个小他五岁的女娃为大师姐,冷凌风也铆足劲儿去苦练了三载。
    我以习武为趣,冷凌风也能苦中作乐,只有云清怕苦,喜欢弹琴作画,悲秋伤月。
    三年之后,我们三人比武论辈分,云清很没骨气地放弃,而我与冷凌风打成了平手,因为我年龄比他小,师傅说我更厉害,于是判了我赢。
    冷凌风再不情愿也不敢违拗师傅的话,只得恭敬地叫我大师姐,但那表情十分别扭,每次他叫我的时候,我都将头微微仰起,气得他眼里冒火。
    哥哥怕我天天练武,弄得五大三粗,举止粗野,所以我的房间布置得清雅无比,琴棋书画样样俱全。无论我练武多辛苦,每天都要我焚香煮茶,看书弹琴,女红刺绣、作诗绘画也样样不能丢,我很听哥哥的话,他说的我都会做。
    冷凌风喜欢吹箫,我喜欢弹琴,夜阑人静之际,狂凤山经常琴箫同奏,还有云清的吟诗声相扰。
    我的琴音越高亢,冷凌风的箫音越清越,始终不肯让我胜他半分,师傅每天都会骂我们一顿,说我们夜夜扰人清梦,还让不让人睡觉?
    每次他老人家咆哮的时候,我们都乖乖受骂,但晚上我们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渐渐师傅也麻木了,而我与冷凌风琴艺相斗多年,日后竟能做到心意相通,同奏一曲,默契非常。
    因为师傅年轻时,遭心爱的女人背叛,不喜女娃,所以我每天都将头发束起,穿着男孩的衣服出现在他们面前,久而久之,冷凌风和云清有时也会忘记我是女的,有一次云清竟然搂着我的腰,要拖我同睡,被我一脚踢翻。
    “记住了,你大师姐我,是女的,日后再敢犯,拆你皮,煎你骨,再踢你下山喂狼。”说完我拍拍手,头也不回就走了。
    从此云清总嘀咕,日后谁想娶此女,须得练就一身铜皮铁骨。冷凌风也嘟囔,日后谁被她看上,谁是天下第一倒霉鬼。
    我半年回家一次,每次回山谷,娘都会和族人一大早就在谷口处等着我。眼里流露的全是思念与疼爱。
    “云儿,练武苦不苦?”娘将我搂入怀中,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额头与发丝,双眼盈盈,似乎总是看不够我似的。
    我说不苦,练武很好玩,娘说我是小傻瓜。
    无人的时候,柳丝会牵过我的手,轻轻替我梳理着发丝,问我外面漂不漂亮,有没有见过我哥哥。说到我的哥哥,柳丝秋水般的眸子柔情万种,然后喃喃地问,你哥哥什么时候会回来看你的爹娘?
    我每次在山谷只能待两天。两天之后,楚寒剑就带我回楚府,那是一座很雄伟的府邸,比我爹娘住的地方好多了,里面还有很多侍卫、丫鬟。走出楚府有很热闹的街道,有此起彼伏的吆喝声。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