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必需品专卖店

  • 定价: ¥45
  • ISBN:978702008899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页数:584页
  • 作者:(美)斯蒂芬·金|...
  • 立即节省:
  • 2012-03-01 第1版
  • 2012-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必需品专卖店》是斯蒂芬·金写于一九九一年的一部长篇小说。平静的小镇城堡岩突然开了一家“必需品专卖店”,号称任何人都能在里面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价格也都在人们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只不过要额外付出一点金钱以外的代价,为老板冈特弄点小恶作剧捉弄某个人。很快,看似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变成了人命案,人们才开始怀疑这家店里究竟卖出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内容提要

    《必需品专卖店》由斯蒂芬·金编著。
    《必需品专卖店》简介:平静的城堡岩镇上新开了一家“必需品专卖店”,神秘的店名加上古怪的老板冈特,在小镇居民中掀起一阵骚动。
    店里的货品琳琅满目、无奇不有,更神奇的是,每个人似乎都能在店里找到自己生命中曾经渴望过的某些东西。
    很快地,小镇的居民开始光顾“必需品专卖店”,买下物品的镇民全都推崇冈特是那种“为每个人准备商品”的稀有商人,而且很会做生意,如果买家预算不够,冈特会愿意给个“合理售价”,买主只要答应冈特某些似乎无伤大雅的要求就行。
    然而接下来,小镇上却出现了许多恶作剧的骚乱……
    直到小镇发生第一起凶杀案,店里的两个顾客竟然在大街上互砍至死,警长潘伯恩才开始怀疑,“必需品专卖店”到底卖出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目录

引子
第一部 欢庆开张日
第二部 超级大富翁
第三部 一切终将消逝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你当然来过这儿,开什么玩笑,我对人啊,过目不忘。
    来来来,让我握握你的手!告诉你,我还没看清你的脸,光看你走路的样子就认出来啦。你今天回城堡岩来,可真挑对日子啦。咱们这小镇不赖吧?过不久打猎季节就要开始,那些笨蛋进了森林,对着会动又没穿亮橘色背心的东西乱射,不把彼此打死才怪。接下来就是下雪下冰雹,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啦。现在是十月,在城堡岩啊,十月想待多久,我们就让它待多久。
    我看哪,一年当中最好的就是十月。这里的春天也不错,不过跟五月比起来,我还是喜欢十月。夏天一结束,缅因州西部几乎就被大家忘得一干二净。那些在湖边和景观丘上有别墅的人都回纽约和麻省了。镇上的本地人每年看着他们来来去去——你好,你好,你好;再见,再见,再见。他们来是不错,把城里的钱都带来了,不过他们离开也很好,把城里的烦恼也带走了。
    我要讲的就是这些恼人的事——能不能跟我坐一会儿啊?来这演奏台阶上坐吧。这里太阳晒得可暖和哩,而且是在公共广场的正中间,可以把镇上看得一清二楚,小心裂掉的木头刺人就是啦。这木头台阶实在该打磨打磨再重新上漆,这可是休·普利斯特的分内事,只不过他还抽不出空来。告诉你,他酗酒哪,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咱城堡岩也不是说守不住秘密,只不过得费很大的劲儿罢了,可是大伙儿都知道,休·普利斯特早就不想费什么劲儿了。
    你说啥?
    噢!那个呀!唉呀,老弟,那设计得可真棒呀,你说是不是?镇上到处贴着那些传单!我看大多是万达·亨普希尔亲自贴的(她老公是唐,亨普希尔超市就是他开的)。把那柱子上的撕下来给我看看。这有什么好怕的,大家本来就不该在公共广场的演奏台上乱贴传单啊。
    哎呀呀!你看看你看看!“骰子与恶魔’’这几个大字就印在最上面,不仅红得醒目,还冒着烟,人家还以为是从地狱限时专送寄来的呢!哈!我看要是有人不知道咱们这小地方闷得要命,还以为我们堕落到极点了。不过你也知道,像我们这种小镇,事情常常一发不可收拾。我看这次啊,威利牧师肯定要出什么怪招,这我敢打包票。这种小镇上的教会……这个嘛,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大家生活上是不得不有个交集,不过心里早就看彼此不顺眼。相安无事一阵子,嘴巴闲不住就吵起来了。
    不过这次闹得可大了,大家几乎反目成仇。跟你说,天主教徒打算在咱们小镇另一头的哥伦布骑士会堂办个什么“赌场之夜”。我记得是这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四,赢到的钱要拿来付教堂屋顶的翻修费。你看,那就是静水圣母堂,要是你从景观丘那头过来,一定会经过。很小的教堂吧?
    “赌场之夜”是布理格姆神父的点子,不过采取行动的是伊莎贝拉妇女会的成员,其中最积极的就是贝齐·维盖。我看哪,她是想穿上让她身材毕露的黑色洋装,打扮得妖娇美艳,去当二十一点的发牌员或去转个轮盘,然后跟面前那些赌客说:“请下注,各位先生女士,请下注。”哎呀,我看哪,她们这些妇女会的主要是想秀一下。这倒也无伤大雅,不过好像有那么一点儿不正当。
    威利牧师可不觉得这无伤大雅,他和他的教民都觉得这简直是伤风败俗。威利牧师其实就是威廉·罗斯牧师,他从来就看布理格姆神父不顺眼,神父也不怎么喜欢他。(老实说,把罗斯牧师叫成“汽船威利”就是布理格姆神父开始的,这点威利牧师也清楚。)
    这两个巫医早就结下梁子,不过这次“赌场之夜”的事,严重到两方大火拼哪!威利听说那些天主教徒打算在哥骑会堂赌上一晚,气得他那小尖头都快冲破屋顶哕!“骰子与恶魔”的传单可是他自掏腰包印的哪,不过到处张贴的是万达·亨普希尔和她那圈做针线活的姊妹。这下完了,现在天主教徒和浸信会教友唯一能交谈的地方,就是我们小周报读者来函那栏,他们互打笔仗,炮火猛烈,还诅咒对方下地狱呢!
    你看那边就知道我说什么了。那个刚从银行出来的是纳恩·罗伯茨,纳恩餐馆就是她开的。我看哪,自从梅里尔老爹翘了辫子,去天上的大跳蚤市场做买卖后,她就变成镇上的大富婆哕!而且早在赫克托还是个傻小子的时候,她就加入浸信会了。从另一头过来的是大块头阿尔·金德伦,他啊,可是个彻头彻尾的天主教徒,连教皇跟他比起来都还像个犹太教徒呢!他最好的朋友就是爱尔兰人约翰尼·布理格姆神父。来来来,你瞧个仔细!有没有看到他们下巴抬得老高啊?哈!这不是很可笑吗?我敢跟你打包票,他们擦身而过的时候,温度肯定降了二十度。就像我老妈常说啊,当马乐趣最多啦,当人也还算好,可人就是不让彼此好过。
    来,你看那边,有没有看到那台警车?就停在录影带出租店附近的人行道旁,看到没?里头坐的是约翰·拉普安特,他负责取缔超速——你也知道,镇中心是慢速行驶区,尤其是放学的时候更要注意——不过呢,你用手遮遮阳光,仔细瞧瞧,就会发现他其实在盯着皮夹里掏出来的照片。我这里是瞧不见,不过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什么,就像我知道我妈的娘家姓一样。那差不多是一年前在弗赖堡办的州博览会上,安迪·克拉特巴克帮约翰跟萨莉·拉特克利夫拍的照片。照片上,约翰一手搭着萨莉,萨莉手上抱着约翰在射击场赢到的玩具熊,两人笑得嘴都快裂开哕!不过就像他们说的,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萨莉跟高中体育教练莱斯特·普拉特订了婚,他们俩都是浸信会的死忠信徒。萨莉跟人跑了,约翰晴天霹雳,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有没有看到他叹气啊?我看哪,他把自己搞得快得忧郁症哕!男人啊,只有还爱着(或自以为爱着)某人的时候,才可能叹那么长一口气。
    纷争啊烦恼啊大多是些平凡无奇的事,你有没有发现?全是些鸡毛蒜皮。我来给你举个例子。那个正走上法院大楼台阶的家伙看到没?不不不,不是穿西装的那个,穿西装的是咱们镇长丹·基顿。我说的是另一个,那个穿工作服的黑人,叫埃迪·沃伯顿,在镇公所当夜班管理员。你花个几秒钟留神他的动作。你瞧瞧!看到他爬上台阶顶端,在那儿看着街上没?我敢跟你打包票,他百分之百是在看桑诺可修车站,那是桑尼·贾基特经营的。自从埃迪两年前把车送去他那边检查变速器出了什么毛病后,两人就成了死对头啦!
    那部车我可记得清清楚楚!是台本田思域,这倒也没什么稀奇,不过对埃迪来说可是意义重大,因为那是他这辈子头一台全新的车,不过那也是他最后一台。可是呢,桑尼不只乱修一通,还乱开价,这是埃迪说的。那桑尼又怎么说呢?他说这个姓沃伯顿的只是想仗着他的黑皮肤乱砍修理费。你应该知道他们接下来会闹到哪里去吧?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