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警世通言(精)/中国古典小说名著丛书

  • 定价: ¥20
  • ISBN:9787532561933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古籍
  • 页数:551页
  • 作者:(明)冯梦龙|校注:...
  • 立即节省:
  • 2012-04-01 第1版
  • 2012-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警世通言》由四十篇白话文短篇小说组成,内容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其一,婚姻爱情与女性命运。其二,功名利禄与人世沧桑。其三,奇事冤案与怪异世界。描述的大多是市民阶层的思想面貌、情趣爱好、生活景象等等。
    作为古代白话短篇小说的一个高峰,《警世通言》构筑了自己独特的艺术世界。
    这本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警世通言(精)》的校注是秋谷。

内容提要

    《警世通言》由四十篇白话文短篇小说组成,内容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其一,婚姻爱情与女性命运。其二,功名利禄与人世沧桑。其三,奇事冤案与怪异世界。描述的大多是市民阶层的思想面貌、情趣爱好、生活景象等等。
    作为古代白话短篇小说的一个高峰,《警世通言》构筑了自己独特的艺术世界。
    这本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警世通言(精)》的校注是秋谷。

目录

出版说明

第一卷  俞伯牙摔琴谢知音
第二卷  庄子休鼓盆成大道
第三卷  王安石三难苏学士
第四卷  拗相公饮恨半山堂
第五卷  吕大郎还金完骨肉
第六卷  俞仲举题诗遇上皇
第七卷  陈可常端阳仙化
第八卷  崔待诏生死冤家
第九卷  李谪仙醉草吓蛮书
第十卷  钱舍人题诗燕子楼
第十一卷  苏知县罗衫再合
第十二卷  范鳅儿双镜重圆
第十三卷  三现身包龙图断冤
第十四卷  一窟鬼癞道人除怪
第十五卷  金令史美婢酬秀童
第十六卷  小夫人金钱赠年少
第十七卷  钝秀才一朝交泰
第十八卷  老门生三世报恩
第十九卷  崔衙内白鹞招妖
第二十卷  计押番金鳗产祸
第二十一卷  赵太祖千里送京娘
第二十二卷  宋小官团圆破毡笠
第二十三卷  乐小舍拚生觅偶
第二十四卷  玉堂春落难逢夫
第二十五卷  桂员外途穷忏悔
第二十六卷  唐解元一笑姻缘
第二十七卷  假神仙大闹华光庙
第二十八卷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第二十九卷  宿香亭张浩遇莺莺
第三十卷金  明池吴清逢爱爱
第三十一卷  赵春儿重旺曹家庄
第三十二卷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第三十三卷 乔彦杰一妾破家
第三十四卷  王娇鸾百年长恨
第三十五卷  况太守断死孩儿
第三十六卷  皂角林大王假形
第三十七卷  万秀娘仇报山亭儿
第三十八卷  蒋淑真刎颈鸳鸯会
第三十九卷  福禄寿三星度世
第四十卷  旌阳宫铁树镇妖

前言

    中国古代白话短篇小说,虽与长篇小说一样,也是以唐宋元以来说话人的话本为渊源的,但其发生、发展却有着与前者同中有异的历程,从而形成了自身独特的风貌。其特点在于以城市生活和商业活动为主要背景,从不同侧面反映市民阶层的喜怒哀乐,呈现出比白话长篇小说更贴近现实的灵活性;至于语言的生动通俗,也明显存有民间口头创作向文人案头创作过渡的痕迹。
    诞生于明末的“三言”、“二拍”,是宋元明以来流行话本的改写和结集,集中体现了那一时期白话短篇小说的创作成就。其中,明天启间冯梦龙(1574—1646)的《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合称“三言”),代表了话本向拟话本发展的最初阶段,共收宋元明人话本一百二十种,而明人所作比重加多。冯氏或改定题目,删芟游词,润色文字;或仅保留原作梗概,铺陈改写,性质已同创作,“极摹人情世态之歧。备写悲欢离合之致”。于是案头小说之形态,由话本中萌生,而短篇小说的大量刊行,亦由此开始。稍晚,崇祯间凌潆初(1580-1644)受“三言”影响,先后刊行《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合称“二拍”),因“宋元旧种,亦被菟括殆尽”,乃“取古今来杂碎事可新听睹、佐谈谐者,演而畅之”,得八十篇,从而变编改旧本为文人仿话本自行创作,所谓文人“拟话本”小说至此确立。
    《警世通言》是冯梦龙编纂的白话短篇小说集,也是“三言”中的第二部。全书共收小说四十篇,通过一段段动人的故事,揭露了封建社会的种种黑暗,尤其是妇女的不幸遭遇,表现了被压迫者的反抗精神和对自由生活的不懈追求。其中《崔待诏生死冤家》、《玉堂春落难逢夫》、《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等,都是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
    此次出版《警世通言》,用明天启四年金陵兼善堂本为底本,参校其他版本改正错讹,以臻完善。
    上海古籍出版社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伯牙听见他对答如流,犹恐是记问之学。又想道:“就是记问之学,也亏他了。我再试他一试。”此是已不似在先你我之称了,又问道:。足下既知乐理,当时孔仲尼鼓琴于室中,颜回自外入,闻琴中有幽沉之声,疑有贪杀之意,怪而问之。仲尼曰:‘吾适鼓琴,见猫方捕鼠,欲其得之,又恐其失之。此贪杀之意,遂露于丝桐。’始知圣门音乐之理,入于微妙。假如下官抚琴,心中有所思念,足下能闻而知之否?”樵夫道:“《毛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大人试抚弄一过,小子任心猜度。若猜不着时,大人休得见罪。”
    伯牙将断弦重整,沉思半晌,其意在于高山,抚琴一弄。樵夫赞道:“美哉,洋洋乎!大人之意,在高山也。”伯牙不答,又凝神一会,将琴再鼓,其意在于流水。樵夫又赞道:“美哉,汤汤乎!志在流水。”只两句道着了伯牙的心事。
    伯牙大惊,推琴而起,与子期施宾主之礼,连呼:“失敬,失敬!石中有美玉之藏。若以衣貌取人,岂不误了天下贤士!先生高名雅姓?”樵夫欠身而答:“小子姓钟,名徽,贱字子期。”伯牙拱手道:“是钟子期先生。”子期转问:“大人高姓,荣任何所?”伯牙道:“下官俞瑞,仕于晋朝,因修聘上国而来。”子期道:“原来是伯牙大人。”伯牙推子期坐于客位,自己主席相陪,命童子点茶。茶罢,又命童子取酒共酌。伯牙道:“借此攀话,休嫌简亵。”子期称“不敢”。童子取过瑶琴,二人入席饮酒。
    伯牙开言又问:“先生声口是楚人了,但不知尊居何处?”子期道:“离此不远,地名马安山集贤村,便是荒居。”伯牙点头道:“好个集贤村!”又问:“道艺何为?”子期道:“也就是打柴为生。”伯牙微笑道:“子期先生,下官也不该僭言,似先生这等抱负,何不求取功名,立身于廊庙,垂名于竹帛;却乃赍志林泉,混迹樵牧,与草木同朽,窃为先生不取也。”子期道:“实不相瞒,舍间上有年迈二亲,下无手足相辅。采樵度日,以尽父母之余年,虽位为三公之尊,不忍易我一日之养也。”伯牙道:“如此大孝,一发难得。”
    二人酒杯酬酢了一会。子期宠辱无惊,伯牙愈加爱重,又问子期青春多少。子期道:“虚度二十有七。”伯牙道:“下官年长一句。子期若不见弃,结为兄弟相称,不负知音契友。”子期笑道:“大人差矣。大人乃上国名公,钟徽乃穷乡贱子,怎敢仰扳,有辱俯就。”伯牙道:“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下官碌碌风尘,得与高贤结契,实乃生平之万幸。若以富贵贫贱为嫌,觑俞瑞为何等人乎!”遂命童子重添炉火,再燕名香,就船舱中与子期顶礼八拜。伯牙年长为兄,子期为弟。今后兄弟相称,生死不负。拜罢,复命取暖酒再酌。子期让伯牙上坐,伯牙从其言,换了杯箸,子期下席,兄弟相称,彼此谈心叙话。正是:
    合意客来心不厌,知音人听话偏长。
    谈论正浓,不觉月淡星稀,东方发白。船上水手都起身收拾篷索,整备开船。子期起身告辞。伯牙捧一杯酒递与子期,把子期之手,叹道:“贤弟,我与你相见何太迟,相别何太早!”子期闻言,不觉泪珠滴于杯中。子期一饮而尽,斟酒回敬伯牙。二人各有眷恋不舍之意。伯牙道:“愚兄余情不尽,意欲曲延贤弟同行数日,未知可否?”子期道:“小弟非不欲相从,怎奈二亲年老。‘父母在,不远游。’”伯牙道:“既是二位尊人在堂,回去告过二亲,到晋阳来看愚兄一看,这就是‘游必有方’了。”子期道:“小弟不敢轻诺而寡信。许了贤兄,就当践约,万一禀命于二亲,二亲不允,使仁兄悬望于数千里之外,小弟之罪更大矣。”伯牙道:“贤弟真所谓至诚君子。也罢,明年还是我来看贤弟。”子期道:“仁兄明岁何时到此?小弟好伺候尊驾。”伯牙屈指道:“昨夜是中秋节,今日天明,是八月十六日了。贤弟,我来仍在仲秋中五六日奉访。若过了中旬,迟到季秋月分,就是爽信,不为君子。”叫童子分付记室,将钟贤弟所居地名及相会的日期,登写在日记簿上。子期道:“既如此,小弟来年仲秋中五六日准在江边侍立拱候,不敢有误。天色已明,小弟告辞了。”
    伯牙道:“贤弟且住。”命童子取黄金二笏不用封帖,双手捧定,道:“贤弟,些须薄礼,权为二位尊人甘旨之费。斯文骨肉,勿得嫌轻。”子期不敢谦让,即时收下,再拜告别,含泪出舱,取尖担挑了蓑衣斗笠,插板斧于腰间,掌跳搭扶手上崖。伯牙直送至船头,各各洒泪而别。
    不题子期回家之事。再说俞伯牙点鼓开船,一路江山之胜,无心观览,心心念念只想着知音之人。又行了几日,舍舟登岸。经过之地,知是晋国上大夫,不敢轻慢,安排车马相送。直至晋阳,回复了晋主。不在话下。
    光阴迅速,过了秋冬,不觉春去夏来。伯牙心怀子期,无日忘之。想着中秋节近,奏过晋主,给假还乡。晋主依允。伯牙收拾行装,仍打大宽转,从水路而行。下船之后,分付水手,但是湾泊所在,就来通报地名。事有偶然,刚刚八月十五夜,水手禀复,此去马安山不远。伯牙依稀还认得去年泊船相会子期之处。分付水手,将船湾泊,水底抛锚,崖边钉橛。其夜晴明,船舱内,一线月光射进朱帘。伯牙命童子将帘卷起,步出舱门,立于船头之上,仰观斗柄。水底天心,万顷茫然,照如白昼。思想去岁与知己相逢,雨止月明,今夜重来,又值良夜。他约定江边相候,如何全无踪影,莫非爽信?
    又等了一会,想道:“我理会得了,江边来往船只颇多。我今日所驾的,不是去年之船了。吾弟急切如何认得。去岁我原为抚琴惊动知音,今夜仍将瑶琴抚弄一曲,吾弟闻之,必来相见。”命童子取琴桌,安放船头,焚香设座。伯牙开囊,调弦转轸,才泛音律,商弦中有哀怨之声。伯牙停琴不操:“呀!商弦哀声凄切,吾弟必遭忧在家。去岁曾言父母年高,若非父丧,必是母亡。他为人至孝,事有轻重,宁失信于我,不肯失礼于亲,所以不来也。来日天明,我亲上崖探望。”叫童子收拾琴桌,下舱就寝。
    伯牙一夜不睡,真个巴明不明,盼晓不晓。看看月移帘影,日出山头,伯牙起来梳洗整衣,命童子携琴相随,又取黄金十镒带去,“倘吾弟居丧,可为赙礼。”踹跳登崖,行于樵径。约莫十数里,出一谷口,伯牙站住。童子禀道:“老爷为何不行?”伯牙道:“山分南北,路列东西。从山谷出来,两头都是大路,都去得,知道那一路往集贤村去?等个识路之人,问明了他,方才可行。”伯牙就石上少憩。童儿退立于后。
    不多时,左手官路上有一老叟,髯垂玉线,发挽银丝,箬冠野服,左手举藤杖,右手携竹篮,徐步而来。伯牙起身整衣,向前施礼。那老者不慌不忙,将右手竹篮轻轻放下,双手举藤杖还礼,道:。先生有何见教?”伯牙道:“请问,两头路,那一条路往集贤村去的?”老者道:“那两头路,就是两个集贤村。左手是上集贤村,右手是下集贤村。通衢三十里官道,先生从谷出来,正当其半。东去十五里,西去也是十五里。不知先生要往那一个集贤村?”伯牙默默无言,暗想道:“吾弟是个聪明人,怎么说话这等糊涂。相会之日,你知道此间有两个集贤村,或上或下,就该说个明白了。”伯牙却才沉吟,那老者道:“先生这等吟想,一定那说路的,不曾分上下,总说了个集贤村,教先生没处抓寻了。”伯牙道:“便是。”老者道:“两个集贤村中,有一二十家庄户,大抵都是隐遁避世之辈。老夫在这山里,多住了几年,正是‘土居三十载,无有不亲人’。这些庄户,不是舍亲,就是敝友。先生到集贤村必是访友,只说先生所访之友姓甚名谁,老夫就知他住处了。”伯牙道:“学生要往钟家庄去。”
    老者闻钟家庄三字,一双昏花眼内,扑簌簌掉下泪来,道:”先生别家可去,若说钟家庄,不必去了。”伯牙惊问:“却是为何?”老者道:“先生到钟家庄,要访何人?”伯牙道:“要访子期。”老者闻言,放声大哭道:“子期钟徽,乃吾儿也。去年八月十五采樵归晚,遇晋国上大夫俞伯牙先生。讲论之间,意气相投。临行赠黄金二笏。吾儿买书攻读。老拙无才,不曾禁止。旦则采樵负重,暮则诵读辛勤,心力耗废,染成怯疾,数月之间,已亡故了。”P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