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呼啸山庄(精)/轻经典

  • 定价: ¥34
  • ISBN:9787505728967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友谊
  • 页数:406页
  • 作者:(英)艾米莉·勃朗...
  • 立即节省:
  • 2012-10-01 第1版
  • 2012-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艾米莉·勃朗特所著的《呼啸山庄(精)》是世界上最震撼人心的“黑色英雄”小说作品之一,有“文学中的斯芬克斯”、“人间情爱的最宏伟史诗”之誉,小说描写吉卜赛弃儿被山庄老主人收养后,因受辱和恋爱不遂,外出致富,回来后对与其女友嘉瑟琳结婚的地主林顿及其子女进行报复的故事。它开始曾被人看做是年青女作家脱离现实的天真幻想,但结合其所描写地区激烈的阶级斗争和英国的社会现象,它不久便被评论界高度肯定,并受到读者的热烈欢迎。

内容提要

  

    18世纪末,在静谧的约克郡乡间,呼啸山庄里曾发生过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希斯克利夫与凯瑟琳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然而凯瑟琳却嫁给了温柔、富有的林顿。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插图本)》中主人公愤然出走,几年后狠狠地报复了林顿家族,但从此他也永远地失去了心爱的凯瑟琳。幽灵在呼啸山庄徘徊,似乎永无宁日……
    《呼啸山庄(精)》是“轻经典”系列之一。

媒体推荐

    我不知道还有哪一部小说, 其中爱情的痛苦、迷恋、残酷、执著,曾经如此令人吃惊地描述出来。
    ——毛姆
    《呼啸山庄》中的男男女女不是大自然的囚徒,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里,而且努力去改变它,有时顺利,却总是痛苦的,几乎不断遇到困难,不断犯错误。
    ——阿诺·凯特尔

作者简介

    艾米莉·勃朗特(1818-1848),英国女作家、诗人。英国文学史上著名的“勃朗特三姐妹”之一,安妮·勃朗特之姐、夏洛蒂·勃朗特之妹。这位女作家在世界上仅仅度过了三十年便默默无闻地离开了人间,然而她唯一的小说《呼啸山庄》却奠定了她在英国文学史以及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
    艾米莉·勃朗特出生于贫苦的牧师之家,曾在生活条件恶劣的寄宿学校求学,也曾随姐姐夏洛蒂·勃朗特去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学习法语、德语和法国文学,准备将来自办学校,但未能如愿。艾米莉性格内向,娴静文雅,从童年时代起就酷爱写诗。
    艾米莉是兄弟姐妹中性情最孤僻、最沉默寡言的一个,常常一个人在约克郡的荒野沼泽漫游。严酷的自然环境刺激了艾米莉的想象,促使她虚构了一个又一个具有浪漫色彩的世界。1846年,她们三姐妹曾自费出版过一本诗集。《呼啸山庄》是艾米莉·勃朗特唯一的小说,发表于1847年12月。她们三姐妹的三部小说——夏洛蒂的《简·爱》、艾米莉的《呼啸山庄》和她们的小妹妹安妮的《艾格尼斯·格雷》是同一年问世的。特别是《简爱》和《呼啸山庄》,犹如一对颗粒不大却光彩夺目的猫眼宝石,世人在浏览19世纪英国文学遗产时,不能不惊异地发现这是稀世珍宝,而其中之一更是如此令人留恋赞叹。
    除《呼啸山庄》外,艾米莉还创作了一百九十三首诗,被认为是英国一位天才女作家。艾米莉曾被誉为19世纪二十二位杰出诗人之一,代表作品有《老禁欲主义者》《纪念品》《囚徒》《晚风》等,英国著名诗人及评论家马修高度称赞她是“拜伦之后,无人能与之媲美的”最杰出的诗人。艾米莉的大部分诗篇都是描写大自然、幻想的贡达尔王国的悲惨事件或自己的亲身感受。她常常独自徘徊在荒野中,体验大自然中与人灵犀相通的那一瞬。她的诗在内容主旨和艺术手法上都有着创新和超前。这些诗歌集中体现了艾米莉对压迫和禁锢的叛逆精神,反映了她渴望自由、平等和爱情的理想。这些诗歌语言精练简洁,节奏韵律自然明快,堪称“诗作的精英”。但她的小说《呼啸山庄》掩盖了她诗歌的光芒。

目录

译者序
第一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二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附录一
附录二

前言

  

    当今,各种快餐,无论是物质的抑或文化的,充斥着市场,有健康的亦有非健康的。图书自然也不例外。曾几何时,文学是何等神圣的殿堂,能读到这座殿堂里一部经典名著又是何等崇高的精神享受,或日:奢求!然而,我们在欢呼社会在市场化进程中带给我们极其丰富的物质享受的同时,却不自觉地忽略了传世的经典作品给予人们的精神力量和心灵滋养,甚至把经典作品“修理一得面目全非,使真正想要读好书的广大读者面对林林总总、形形色色的“经典作品”良莠难辨,无从选择。因此,我们本着对读者负责,对我们出版人自己负责的态度,经过认真的甄别筛选,向读者庄重推荐这套《轻经典——中外名著悦读丛书》按我们目前初步设想,这套丛书将包括文学、哲学、历史、艺术等门类的经典作品)。所谓轻经典,绝非指经典本身之轻,而是指阅读经典的一种新姿态,即抛却外物的纷扰与喧嚣,摒除内心的烦乱与驳杂,以一种轻松愉悦的心态,亲近经典·走进经典,跟经典对话,与经典同行,一路领略经典的别样风景,感受经典的精彩世界,聆听经典的真情告白,使自己的人生有所感悟,让疲惫躁动的心安静下来,在这经典的港湾里歇息一下,补给一下。这就是我们编选这套《轻经典——中外名著悦读丛书》的缘起。
    我们所遵循的编选原则是:
    1.不求大规模,不求全覆盖,凡列入轻经典的每一部书都是经过认真挑选的,且篇幅适中。
    2.译者都是各自领域的专家学者,译文都经过了市场和时间的大浪淘沙和反复检验,其品质是可信赖的。
    3.译者对译文作了认真修订与润色,对著名的西方典故、重大历史事件、人物等增补了必要的注释,使文本更臻完美。
    4.序言不拘一格,无论是学术性的译序,抑或散文式的导读,还是交流式的阅读感悟,都可看出译者的至情至真和可贵的责任心。
    5.这套轻经典为精装本,我们力求做到装帧清新雅致,使经典作品真正从内到外名副其实,不仅让读者感受到经典的内在美,同时也给读者以视觉美感,提升其珍贵的悦读与收藏价值。
    在我们过去的潜意识里,经典作品给人的印象是厚重的、深刻的、严肃的,我们一般看待经典作品是仰视的、庄重的,虔敬的。这的确没错,但我们换一种态度,换一个视角,来重新面对,阅读、品味、感受这些经典,相信不变的经典于我们也是亲近的、温馨的、大众可以阅读的,经典的魅力与光辉绝不会因我们的阅读方式与阅读心态的改变而减损丝毫。所以这是一套献给大众的轻经典,不管你来自哪个阶层,不管你从事何种职业,只要你喜欢读书,这套轻经典就属于你。比如太作家高尔基,他在社会最底层时,就开始读巴尔扎克、司各特、大仲马、普希金等名人名著,后来他写出了许多享誉世界的伟大作品,并因此跻身经典作家的行列,流芳百世,令人敬仰。诚然,读书是一种人生趣味与精神需求,它一般可能标示出一个人的价值取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与这套轻经典结缘,你的人生也许从此而改变,而精彩,而超越。
    有一位要人与网民互动时曾说过这么一句话:“读书不仅给人力量,而且给人安全感和幸福感。”信哉!斯言。这简洁而质朴的话语,意蕴深长,情愫纯宾,饱含着殷切期望与美好祝福。不是吗?在当今躁动的、物欲的社会环境下,当你读着手中的这本书时,那种烦乱浮躁、茫然惶恐的感觉或许会减轻不少。一部好书、一部经典,会让你的心绪自然而然地宁静下来,这就是书籍的力量,这就是经典的力量!所以我们深信:书籍不仅是知识的源泉,也是安全的港湾和幸福的源泉。相信这时的你也一定会感觉到阅读经典原来可以获得这样的轻松与怡悦、静谧与欣然。
    把读书当成希望就能读出信念,把读书当成享受就能读出快乐,把读书作为一种思考就能产生智慧,读书超越名利和得失就能读出自由与博大、仁爱与宽容、宁静与恬淡。让我们一起阅读经典吧,让我们曾经游离的思想、漂泊的精神和没有依托的心灵回归家园——回归阅读、回归经典,让思想升华,让道德高尚,让精神纯净,让心灵温馨,让社会和谐。
    我们知道,我们的水平是有限的。我们不敢妄言这套轻经典是最好的。但,我们自信这套轻经典是更好的。最后,我们真诚地对读者说:做到最好的,是我们出版人不懈的追求;奉献更好的,是我们出版人当下的责任。
    让我们与经典携手,一起同行吧!无论你身处都市,抑或远行荒岛,有这套轻经典相随相伴,烦忧定将不再,孤寂定将遁形,你的生活从此多姿而亮丽,智慧而快乐!
    轻经典编委会
    2011年9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他看到我那匹马的前胸都快要蹭到栅栏了,才当真伸手打开链闩,然后阴沉着脸领我走上甬道。我们走进院子的时候,他大声呼叫:
    “约瑟夫,把洛克伍德先生的马牵过去,再拿点酒来!”
    “我想这大概就是咱们的全班家仆了吧,”这一声双料的命令使我作如是想,“怪不得石板缝里长了草,牛成了仅有的篱笆修剪工。”
    约瑟夫年纪不小了,不对,是个老人,也许还很老,尽管精神矍铄,身体健壮。
    “老天爷帮帮俺们吧!”他从我手里把马牵过去的时候,憨着一肚子火气压低嗓门自言自语,一边说还一边朝我脸上扫了一眼,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让我不得不慈悲为怀,设想他必定是需要神力来帮助消化他那顿饭食,所以他那脱口而出的虔心求告和我的不速而至并无瓜葛。
    “呼啸山庄”是希思克利夫先生住宅的名字。。呼啸”是当地一个意味深长的形容词,用来描绘在狂风暴雨恣意肆虐的天气,它坐落的处所那种喧嚣噪乱的情景。其实这里想必是一年四季空气明净。清新爽朗。你只要看一看房子尽头那些疏疏落落、干枯低矮极力倒向一边的枞树,还有那朝一边伸着细枝、好像在向阳光求乞的荆棘,就会想见从山那边刮过来的北风的那殷劲头了。幸亏建筑师有先见之明,把房子造得结结实实:狭窄的窗户都深深地砌在墙壁里面,房子的四角都有巨大突出的石块护卫着。
    迈进门槛之前,我站住观赏了一下房子前脸上大肆装点的那些奇形怪状的雕饰,特别是正门周围的那些。在门楣上方那一大堆碎裂的鹫头飞狮和不知羞臊的小男孩中间,我看出了“1500”这个年份和“哈顿·恩肖”这个姓名。我本想来一点儿评说,再向这位乌云满面的房东打听出点儿这个地方的简史,可是他站在门口的那副姿态,就像是要求我要么赶快进去,要么干脆一走了之,而我可不想尚未登堂人室一窥奥秘,就撩拨得他更加不耐。
    一迈步我们就进了这一家的起居室,根本没有什么穿厅或过道:这里他们美其名目。堂屋”。通常堂屋包括厨房和客厅,不过在呼啸山庄,我看厨房整个给挤到别的地方去了,至少我听出来在尽里边有人咕咕哝哝地说话,还有锅碗瓢盆叮叮当当的响声t而且在大炉子那边,我看不出什么烤、煮或是烘的迹象,也看不见墙上挂着什么锃光瓦亮的铜煎锅和锡漏勺。屋子的一头,确实倒是映照出了堂堂皇皇的光和热,因为那儿有一口又宽又大的橡木橱,上面摆着一些巨大的白锻盘,中间还夹着银壶、银杯,一排高出一排地一直码到了屋顶。这里的屋顶从没装过顶棚,整个内里结构只要留神尽可一览无余,只有一处地方给放着燕麦饼、一串串牛腿、羊肉和火腿的支架挡住了。壁炉上面挂着各式各样粗制滥造的旧枪和一对马枪,壁架上一溜摆了三个涂得花里胡哨的茶叶桶作为装饰。地面是光滑的自石板。几把椅子都是高背的,结构简陋,漆成绿色。在背亮的那一边,还藏着一两把笨重的黑椅子。橱柜下面的拱洞里卧着一条猪肝色短毛的大母猎狗,四周围着一群汪汪乱叫的小狗崽儿,还有几条狗则在另外一些隐蔽处所蹿进蹿出。
    这房子和家具如果是一个普通北方庄稼人的,倒也不算稀罕。这种人常常是生就一副倔强的面容,穿着过膝短裤,扎着绑腿,使两条腿显得又粗又牡。如果你在晚饭后挑好时间去,那么在这一带山区方圆五六英里到处都会看到这种人:坐在圈手椅里,面前的圆桌上放着一大杯冒泡的麦酒。但是希思克利夫先生与他的住所和生活方式却形成一种奇特的反差。从外貌看,他是个黑皮肤的吉h赛人,从服装和举止看又是位绅士——也就是像许多乡绅一样的绅士:也许颇有点不修边幅,不过还不至于看着使人觉得不大得体,因为他的身材挺拔,相貌端正,而且还带点郁郁寡欢的神气,有人也许会觉得这是他因教养不足而显得自大——我对他则心生一丝同情,觉得并不是那么回事;我凭直觉知道,他矜持的根源出自讨厌矫揉造作地表露感情——讨厌将彼此的情意表露在外。他或爱或恨,同样都是深藏不露,而且他又把为别人所爱所恨,都视作对他的冒犯——不行,我这样离题太远了——我这是把自己的一套想法肆意扣在他的头上。希思克利夫先生遇到可能交上的朋友,会不伸出手来,这和我也会这样做的理由可能完全不同。就让我总想着我的脾气差不多得说是独一无二算了:我亲爱的母亲过去常说,我一辈子也不会有一个舒适温馨的家,而且刚好在今年夏天,我就证明了自己不配有这样的家。
    那时候我在海边享受了一个月的好天气,和一个极其迷人的姑娘殷勤为伴,她尚未对我届意的那阵儿,在我眼里真是仙女一般。我言谈中间“从来没有吐露过我的爱情”,可是如果说眉目自能传情,那么最不开窍的傻瓜也能猜想到,我已经神魂颠倒了。她终于懂得了我的心思,而且回送秋水一泓——要多甜美就有多甜美的一泓秋水——可我是怎么办的昵?我羞愧难当地招认——就像一只蜗牛,冷冰冰地缩回来了,每一次秋渡一瞬,都让我显得更冷,缩得更远,这一来,这位无辜的小可怜儿对自己的感觉也起了疑心,为自己闹的误会不胜惶惑,竟撺掇着她妈妈溜之乎也。
    正是由于这样秉性乖张,我就得了一个故作无情的令名,只有自己心里明白,这有多么冤枉。
    我在炉边一把椅子上坐下来,是正对着我的房东走过去的那一把,为不显得冷场,我想伸手去摸摸那条大母狗,她已经离开了她那窝小崽儿,像狼一样偷偷溜到我的腿后面,撅着嘴巴,露出白牙,流着口水,准备咬我一口。
    我的抚摸引得她从嗓子里发出一长串咆哮。
    “你最好还是别理这条狗,”希思克利夫先生应和着狗的咆哮,发出一声嗥叫,还把脚在地上一跺,镇住了那条跃跃欲试的狗。“她还不习惯,还没给宠坏——不是当宠物养的。”
    然后他大步走向一个边门,又大叫一声:
    “约瑟夫!”
    约瑟夫在地窖深处隐隐约约地咕噜了几声,可是并没有要上来的样子,所以主人就下去找他,留下我一个人和这条凶恶的母狗面面相觑,还有那两条凶险狰狞、浑身粗毛的牧羊犬,他们和母狗一起对我的一举一动都严加提防。
    我静静地坐着,还不想马上同他们那些獠牙打什么交道——可是我想他们不会懂得沉默也是一种侮辱,便对这三个狗东西挤眉弄眼,做起了鬼脸。这一下可糟了,不知是哪一副面相惹恼了那位女士,竟然让她暴跳如雷,直向我的膝盖猛扑过来。我把她一下扔了回去,又急忙把那张桌子拉过来,挡在我们中间。这一来更激怒了这整个的一窝蜂,六七条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四条腿的恶魔,从藏身之处一下蹿了出来,扑向他们共同的目标。我感到他们专门攻击我的脚后跟和上衣下摆,于是我一方面使出了最大的劲,抡起拨火棍挡开那几条大狗,同时不得不高声叫喊,要这家子来人帮助重建和平。P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