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福尔摩斯探案(精)/经典译林

  • 定价: ¥24
  • ISBN:9787544732918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译林
  • 页数:360页
  • 作者:(英国)柯南道尔|...
  • 立即节省:
  • 2012-11-01 第1版
  • 2016-03-01 第18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福尔摩斯探案》是英国作家柯南道尔创作的系列侦探小说。小说以福尔摩斯为主人公,描绘他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破获一个又一个疑案,抓获一个又一个罪犯。小说结构起伏跌宕,形象鲜明生动,推理引人入胜,让人充分领略理性、智慧和知识的力量,同时也展现了这一历史时段英国鲜活斑斓的社会画卷和人生百态。

内容提要

  

    福尔摩斯探案故事均为流传百余年长盛不衰的名篇,具有很强的代表性。这本《福尔摩斯探案》中的几个案子形态各异,疑团重重,揭开真相的过程凸显了主人公福尔摩斯的坚定意志和强大推理能力。读者从中可以了解《福尔摩斯探案》的整体风格,感受它的魅力。
    本书由英国作家柯南道尔编著。

目录

血字的研究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四签名

前言

  

    福尔摩斯,在中国是最家喻户晓的外国小说人物,而《福尔摩斯探案》是在中国译文版本最多、销量最大的外国小说。在世界文学中,它也是侦探小说的经典。
    《福尔摩斯探案》由于突出情节与推理,往往容易被认为并无深刻的人文内容。其实它的人文内容还是很丰富的,因为它们是构成故事情节的背景基础。本集三篇,《血字的研究》故事背景是不合理的政教制度与婚姻制度造成的悲剧,写出了许多值得深思的问题,对我们来说,也不陌生,只是小说不向这一领域深入,而是向刑案侦破方面展开,所以未提供一幅全面广阔的人文图景;《四签名》的主题是讲人的财富欲的罪恶与虚无,这一主题通过把人们对宝盒的追逐同华生与莫斯坦小姐的纯真爱情加以对照表现;《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更把人对财富的贪欲和费尽心机图谋占有的阴险毒辣手段,写得淋漓尽致。仅此三篇,读者就可以从中认识到《福尔摩斯探案》小说伦理观念的一斑,同时可以看到作者对官方警场所持的鄙视态度,反对行政官僚作风,推崇私人进取精神。当然,既是侦探小说,主要是写如何刑侦破案,实际上是一种智慧小说,有趣地讲述如何运用知识、经验和逻辑方法,通过综合归纳及演绎推理对问题作假设和求证。虽然情节、悬念全系作者巧妙杜撰,但毕竟有着全面的科学知识与生活经验为根据,并非天方夜谭式的神话。
    说起天方夜谭,《福尔摩斯探案》却有着《一千零一夜》的痕迹,它故事套故事,以及象征性虚拟描写手法、情节安排带有故事叙述的空灵与神秘感等等,如霍普追寻发现德雷伯的描写、爱情表现的理想主义化、魔犬故事的神幻色彩等等。福尔摩斯是个绅士派、骑士派、超人式的侦探英雄,表现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文学作品中,那个时期的风格特点、审美情趣就是这样。近代科学昌明,犯罪手法和刑侦水平随之提高,进入前所未有的新时期,侦探小说便应运而生。现代刑侦有了高科技,少了神秘性,探案作品多流于暴力打斗,或演化为刑事社会问题小说,新的福尔摩斯高峰似不会再有。
    至于福尔摩斯故事的叙述笔法,明显有英国小说鼻祖丹尼尔·笛福的传统影响,读来有如《鲁滨孙飘流记》中清新平实、生动流畅的风味。
    俞步凡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八七八年,我在伦敦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接着按规定又去奈特利专修军医课程。在那里完成学业以后,我被派往诺森伯兰郡第五火枪军团任助理军医。该军团那时正驻扎在印度,我还没有前往报到,第二次阿富汗战争爆发了。等我到了孟买一上岸,就听说队伍已经开拔,越过边关深入到了敌国境内。不过还有好些军官,他们的情况同我一样,也都来不及赶上部队,我就跟随着他们平安地赶到坎大哈,找到了我所属的军团,立刻报到上任。
    战端一起,对许多人来说是获得荣誉和升迁的好机会,然而在我却只是不幸和灾难,除此之外一无所得。我被调出原来的部队,派往伯克郡旅,参加了迈旺德决战。这一仗,我的肩部中了一枪。滑膛枪子弹打碎了肩胛骨,擦着锁骨下动脉穿过。我真差一点要落入敌手,做了伊斯兰刀下的异教徒鬼,全亏得我那个忠勇的勤务兵默里救了我,把我撂上一匹驭马,驮回英军防地,才算捡了这一条命。
    我被撤了下来,和一大批伤员送到了白沙瓦后方医院。我身负伤痛,又经长途辗转,人消磨得虚弱不堪。住进了医院以后,身体才渐渐好转。可是刚刚恢复到可以在病房里走动,甚至还可以到阳台上去晒晒太阳,我又倒霉染上了印度地方的伤寒症。一连几个月,我觉得生命无望了,谁知还是活了过来,居然大有好转,只是身体依然十分消瘦,极其虚弱。最后经院方决定,必须将我送回国内,一天也不能耽搁。于是,送我上了“奥伦梯兹”号运兵船回国,一个月以后在朴茨茅斯港上岸。这时我的健康状况已到濒临崩溃的地步。还好承蒙政府垂顾,允准给我九个月的假期将养身体。
    我是孤身一人,无亲无眷,回到国内因此也就可以如空气一般自由自在——一个人,靠着一天十一先令六便士的收入,随我能怎么过就怎么过。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就免不了要为伦敦所吸引。伦敦,这个大污水坑,帝国所有的懒汉游民都要向这里麇集。到了伦敦,我在河滨道找个私人旅馆落脚,住上一个时期。日子过得既不舒适,又很无聊。钱发下就花掉,手很松,不想想该量入为出。这样下来,经济就吃紧了。我这才意识到,要么离开这座大城市,到乡下去找个栖身地,要么,得彻底改变目前的生活方式。我选择后一种办法,决定离开旅馆,去租一间屋来住,这样不必有无谓开销,费用可以省好多。
    我就此打定主意,正巧也在这一天,我站在克赖蒂里恩标准酒吧门前,有人拍拍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认得的,原来是小斯坦福,他以前在圣·巴多罗马医院当过我的助手。在这茫茫人海的伦敦,我孤零零举目无亲,能忽然见到一张熟人的脸,真是幸事。斯坦福和我以前谈不上是亲密的朋友,可眼下我喜出望外,忙不迭和他打招呼。而他呢,见到我显然也是十分高兴。欣喜之下,我邀请他到霍尔本区共进午餐,说着就乘上双座马车一起前往。
    “你这一阵都干什么去了,华生?”马车在熙熙攘攘的伦敦街道上辚辚穿行,斯坦福神色惊疑地问道,“搞得面黄肌瘦、骨瘦如柴,怎么回事?”
    我给他大致讲了一下自己的危险经历。没等我的话讲完,车已到了目的地。
    “啊呀,真倒霉!”他听完我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地说,“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想找个地方住,”我答道,“看看能不能解决住的问题,找个地方,屋子要舒适,价钱要不贵。”
    “这倒是真巧,”他一旁马上接口道,“你是今天第二个人跟我说起这个话。”
    “哦,那第一个人是谁?”我问。
    “有一个人,在一家医院做实验工作。今儿早上他还在可惜呢,说是好不容易找到了称心的房子,可是嫌一个人住贵了点,跟人合住吧,一时又找不到人。”
    “是吗!”我叫道,“要是真的想找人合住,一起分摊房钱,我倒是愿意的,跟这个人合住好了。我正嫌一个人孤单,找个伴才好呢。”
    小斯坦福手举酒杯,神秘兮兮看看我。“你还没认识歇洛克·福尔摩斯这个人呢,”他说,“要讲起来,你恐怕不一定有兴趣跟他长久相处。”
    “为什么,这个人不好?”
    “哦,不能讲这个人有什么不好。他就是脑子有点特别——对科学上的问题,那个钻劲儿不得了。人可是个正派人,说句实话。”
    “医科学生,是不是?”
    “不是——你根本弄不懂他到底干什么。可我知道他对解剖学特别在行。还有,他是个药剂师,一流的。尤其是,要知道,他并没有系统学过医学,他研究的东西杂乱无章,野路子不少。他是个杂家,拥有稀奇古怪的知识,很丰富,让那些教授都要甘拜下风。”
    “你有没有问他,他本行是干什么的?”我问。
    “没有问过。他这个人,平时要他开口不容易。可是话一对了他的口味,那讲起来滔滔不绝。”
    “我倒喜欢见见他,”我说。“我要是跟人合伙住房,喜欢静心做学问的人。我身体还虚着呢,吵闹、刺激都经不起。这些在阿富汗都受够了,这辈子不想再有干扰。你的这位朋友,我见见他怎么样?”
    “他准是在实验室里,”我的同伴答道。“他要么一连几个星期不去实验室,要么一去就是从早到晚泡上一整天。你要见他可以,吃好午饭乘车一起去。”
    “很好,”我答道,然后话题转换,谈起了别的事。
    离开霍尔本区,前往医院,一路上斯坦福又向我讲述一点这位先生的详细情况,好让我对同住的有更多的了解。
    “要是你发现跟他合不来,不要怪罪我呀,”他说道,“其实我对他了解也不是太多,不过在实验室遇上他几回,了解一点。跟他租房合住,是你自己有意,以后如何,我可不负责任。”
    “以后合不来,分手也不难嘛,”我回答道。“我看得出,斯坦福,”我盯住他又说道,“你这么怕担待什么,缩手缩脚必有缘故。是不是这个人脾气极坏,还是怎么的?有话别想说又不说啊。”
    P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