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玫瑰海棠

  • 定价: ¥22
  • ISBN:978750145130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群众
  • 页数:220页
  • 作者:石金沙//费宇梅
  • 立即节省:
  • 2013-06-01 第1版
  • 2013-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玫瑰海棠》由石金沙、费宇梅编著。
    花开花去芳馥郁,水静水清径自直。
    陶玉,一个如花若水的女人,曾经很受伤,她选择在自我封闭中沉溺。后来,她发现帮助他人即是救赎自我。从此,她的生命如“玫瑰海棠”般在经历严冬的磨难中光荣绽放……
    然而,正当陶玉犹如“玫瑰海棠”般怒放的时候,她却被迫离开了自己热爱的岗位。最终,她将何去何从呢……

内容提要

  

    《玫瑰海棠》由石金沙、费宇梅编著。
    《玫瑰海棠》讲述了:
    曾经爱情和事业双丰收的北京女人陶玉,在几近中年之际却连遭重创。从此,心灰意冷的她变为“宅女”。由于无法推托暗恋者“老朴”的盛邀,她做起了交通事故调解员。从此,陶玉与以郭玉恒为代表的交警们一起并肩处理各类交通事故的调解工作。在这一过程中,她欣喜地发现自己竟然如此热爱这份工作,于是将全部的心血与热情投入其中。她亲历了人们在面对各类交通事故时的那种痛苦与无助,感受到了人世间的是非曲直、悲欢离合。她尽己所能,力求用自己的善良和智慧给予当事人以最大的帮助。从中,她也寻找到了自己人生的价值和方向,并将收获一份新的恋情。然而,正当陶玉犹如“玫瑰海棠”般怒放的时候,她却被迫离开了自己热爱的岗位。最终,她将何去何从呢……

目录

第一章  “宅女”是如何练就的
第二章  “爆肚”还是那个味儿
第三章  三百块钱的纠纷
第四章  老朴的影子
第五章  就知道你点儿背
第六章  浸足了水的破棉絮
第七章  高强抛出的“炸弹”
第八章  一只鸟引发的交通事故
第九章  真希望他们都是有钱人
第十章  美女额头上的伤疤
第十一章  老牛今天有点儿累!
第十二章  与何佳佳的“战争”
第十三章  肖娜的失落与郭玉恒的期盼
第十四章  调解员到底向着谁说话
第十五章  用下巴按响的门铃
第十六章  冤大头的赔偿金
第十七章  郭玉恒自认为是“闷骚男”
第十八章  死亡结果出来了
第十九章  传说中的表哥
第二十章  鬼使神差的错误
第二十一章  不是结局的结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宅女”是如何练就的
    陶玉总是在想一个问题:一个人如果空虚,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赖床不起?疯狂购物?要不就是拼命地给熟悉或者不那么熟悉的朋友打电话,约各种没有任何主题的饭局?再或许就是投入地做爱?毕竟翻云覆雨的畅快是那么令人神往。总之要有点事做才不叫空虚吧。可这些事哪个不需要做呢?有的做,还空虚什么?
    陶玉更加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用当下年轻人时髦的说法,就是“宅”在家里。
    家中的电话铃声一响,把正在聚精会神看电视的陶玉吓了一激灵。她赶紧起身从沙发上下来,光着脚跑到对面的桌子旁边,接起电话来。
    老朴从韩国度假回来,必定要找几个人搓几圈牌的。陶玉早就知道他打电话来没别的事。
    “没有礼物别见我啊!”陶玉一边对着听筒说着,眼睛却瞟着电视机上停止的画面。
    “哪次空着手了?要不是你老抻着,还用给你什么礼物啊?还不早就跟我一起双双飞了?”
    “不贫能死啊?”这是陶玉数落老朴最多的一句话。
    “快说,几点?”陶玉感觉有点凉,她没穿袜子,只用后脚跟占着地板。
    “还是老钱那儿,九点我过来接你。我晚上跟个律师一起吃晚饭,你要不要一起来啊?”
    “得了吧,我不去凑热闹。不用接我,我自己过去。晚上见吧。”
    挂上老朴的电话,陶玉很快又蜷缩到沙发里,继续按下遥控板的播放键,终止暂停,用最快的速度,恢复到刚才的剧情里。她能每天连看十五个小时以上的韩剧,不吃不喝都行。只要有茶和烟就足矣了。这半年,她越来越习惯每天窝在家里,终于不用往外跑、不用应酬了。“爱他妈的倒闭不倒闭,管它呢!”陶玉心烦的时候还是会这样闪念一下,然后就尽量找点儿事做,把那件烦心事儿岔过去。
    陶玉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想逃避大勇、还是和大勇共同合办的那个汽车修理厂。毕竟在那里有太多他们的爱恋、创业经历,有那么多历历在目的生活记忆。哪怕后来和大勇分手的这4年里,陶玉还是勉强经营着。多亏有老朴他们几个帮衬着。现在好了,她把它关了,确切地说是支撑不下去了,倒闭了。陶玉觉得,她干得太累了。更关键的是,陶玉的心累了。
    又换了两张光盘之后,陶玉终于起身走进洗手间。镜子里的她蓬头垢面。眼睛略有些浮肿她还算能接受,可那要命的黑眼圈让她实在是无语了。她一直是保持用手托住脸那样的姿势歪靠在沙发上,现在她的左脸居然有深深的褶印,即便她使劲在脸上来回挫也很难一下子恢复。她把头发梳成高高的马尾刷,其实已经很不合适她的年龄,可她偏偏喜欢。她觉得把头发梳成这样子,她年轻了很多,洒脱了很多,心情也随之开放了很多。她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每天出门前要花二十分钟盘头,再用各种高档的彩妆把自己那张本来就很白皙的脸勾勒一遍,好让自己在人前显得更加精美。那时她的身份当然是内定的老板娘,后来是老板。
    现在一切都不需要了。牌桌上那另外三个人谁不了解谁啊?老朴也许还会时不时地偷瞄她,老钱两口子除了牌桌上的东风八万能勾起他们的兴趣,其余的一概不关注。老朴,呵呵,要不就从了他?钱也不少,年龄虽过50岁,大是大了点,可这么多年对陶玉还是痴心不改啊。陶玉逗他,老说他岁数大,不配她。老朴身边女人不少,但他有意无意地和陶玉开玩笑,她是“南博万”。老朴对陶玉算是暗恋?哪怕心里再急,也不敢过分地对陶玉有所妄想。他们之所以心照不宣地处着,可能都是因为大勇吧。
    “你们好啊,思密达!”
    “再不来,老朴就接你去了。”
    “是么?思密达?”
    陶玉风风火火地进了门,不停地跟大家贫着嘴,打着招呼,还故作娇嗔地冲着老朴说。老朴却不动声色,只是斜靠在沙发上看着她乐。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