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乖摸摸头

  • 定价: ¥36
  • ISBN:978754046879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335页
  • 作者:大冰|摄影:梁博
  • 立即节省:
  • 2014-10-01 第1版
  • 2014-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乖摸摸头》是一本让编辑时而含泪微笑,时而掩卷长思的奇书。
    会让你触碰那些你或许永远都不会去体会的生活,认识那些你或许永远都无法结交的人。
    超级畅销书《他们最幸福》作者大冰新作!真实的故事自有万钧之力,讲给你听,12个不舍得读完的暖心传奇故事。不要那么孤独,请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在过着你想要的生活!
    作为横空出世的畅销书作家,大冰是个传奇。他时而很疯,时而很温柔,他读每一条微博留言,然后回复四个字:乖,摸摸头。

内容提要

    《乖摸摸头》一书记录了大冰十余年的江湖游历,以及他和他朋友们的爱与温暖的传奇故事。
    这些故事与风花雪月无关,与鸡汤小清新无关,有的是无畏的奋斗和孤身的寻找,有的是疯狂的爱情和极致的浪漫……12个故事,12种善意,如点点星光与烛火,给所有心怀希望的人们以温暖和光芒。
    请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在过着你想要的生活。
    忽晴忽雨的江湖,祝你有梦为马,随处可栖。
    你我迤逦人世间,每个人都需要被善意地摸摸头。
    不论你晴朗或是阴霾,低谷期还是巅峰期,愿你永远被这个世间的善意所护持。
    善良是一种天赋,善意是一份选择。
    《乖,摸摸头》不仅仅是一本书,还是一份善意,更是一份心意。
    你想对谁说一声“乖,摸摸头”?
    请把这本书送给他(她),希望他亦能明了你的心意。

媒体推荐

    读书,就是和作者交谈。我相信看完书的朋友,会和我当初一样,在和大冰对话、听他讲完那些故事之后,把他当作自己的朋友。
    ——主持人黄健翔
    大冰是一个有着奇特魅力的人,没有人比他的身份跨度更大,他所经历的那些人和事都是活生生的……他好像永远都搂着个手鼓,鼓声贯穿始终,不停息。
    ——民谣歌手万晓利
    这世界有另一种人,他们的生活模式与朝九晚五格格不入,却也活得有血有肉,有模有样。世界上还有另一种人,他们既可以朝九晚五,又可以浪荡天涯,比如大冰。
    ——背包客小鹏

作者简介

    大冰。
    80年生人,油画科班出身,某电视台首席主持人,山东大学研究生导师。
    爱民谣音乐及背包旅行,十年余间一人一鼓卖唱行天涯,是部分文艺女青年心中履历奇特的男神。混迹西藏多年,算第三代西藏拉漂的代表人物之一。在丽江开过多年酒吧,是公认的丽江资深传奇人士。
    30岁后内观己心皈依禅宗临济,唯酒戒难舍。
    33岁时回望来时路,有话想说,于是尝试开笔当作家。

目录

乖,摸摸头
我有一碗酒,可以慰风尘
对不起
普通朋友
不许哭
唱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听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
椰子姑娘漂流记
风马少年
小因果
我的师弟不是人
后记

后记

    《乖,摸摸头》是我写的第二本书。
    开笔写第一本书前,我曾列过一个写作计划。按人名顺序一个接一个去罗列——都是些浪荡江湖,曾和我的人生轨迹交叉重叠的老友。
    当时坐在一列咣当咣当的绿皮火车里,天色微亮,周遭是不同省份的呼噜声。我找了个本子,塞着耳机一边听歌一边写……活着的、死了的,不知不觉写满了七八页纸。我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的素材?不过十几年,故事却多得堆积如山,这哪里是一本书能够写得完的?
    头有点儿大,不知该如何取舍,于是索性信手圈了22个老友的人名。随手圈下的名单顺序,是为出版时篇章构成之由来。
    圈完后一抬头,车窗外没有起伏,亦没有乔木,已是一马平川的华北平原。
    绿皮火车上的那个本子我还留着呢,200多人的名单,现在两本书总共写了不到十分之一。
    那次圈下了22个人的名单,第一本书《他们最幸福》只用了10个,剩下的12个人物故事,我在此后的一年间陆续写完。
    是为我的第二本书《乖,摸摸头》。
    我自江湖来,虽走马名利场跨界媒体圈略得虚名薄利,然习气难改,行文粗拙,且粗口常有,若因此惹君皱眉,念在所记所叙皆是真实的故事、真实的对话,还请方家海涵。
    我不懂文学,也没什么文化,亦诚惶诚恐于作家这个身份。
    有人说文化可以用四句话表达:植根于内心的修养;无须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他人着想的善良。
    我想,文学应该也一样吧。
    窃以为,所谓文学,终归是与人性相关:发现人性、发掘人性、阐述人性、解释人性、解构人性……乃至升华人性。千人千面,人性复杂且不可论证,以我当下的年纪、阅历、修为次第,实无资格摁着“人性”二字开题,去登坛讲法。
    那就席地而坐,简简单单地给你们讲讲故事好了。
    《三慧经》曰:“善意如电,来即明,去便复冥。”
    在我粗浅的认知中,善意是人性中永恒的向阳面。
    这本书我讲了12个故事,皆或多或少地与“善意”二字相关,我祈望它们如星光如烛火,去短暂照亮你当下或晦涩或迷茫的人生。
    善良是种天赋,而善意是种选择。
    选择善意,即是选择幸福。
    我写不出什么“警世通言”“喻世恒言”,唯愿这点儿烛火能助你直面个体人性中所伏藏的那些善意,并以此点燃那些属于你自己的幸福故事。 如果你说你当下已经过得很幸福,那我祝你更幸福。 如果你未必是晴朗的,头顶和眼前是灰蒙蒙的…… 请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些人在过着你想要的生活,来,我把他们的故事话与你知。 我能做的事有限,文字是隔空伸出的一只手——乖,摸摸头。 说几件文字之外的事吧。 一、关于【买书送作者】 我是个孩子气的老男孩,也是个写故事的人,既然大家爱看我写的故事,那干 脆我们一起来制造一个故事好了:如果你读完了我的书,请在微博上@我, 不论你躲在这个世界上的哪个角落,只要抽中你,我会背起吉他去送你一顿烛 光晚餐。不论山崩海啸还是天涯海角,我必赴约。 也许无趣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你我还没找到有趣的活法。 谢谢你们乐意陪我一起疯。 二、关于【百城百校畅聊会】 上一轮的“百城百校畅聊会”曾纵贯中国,从东北到台北,历时半年,参与者 数十万。我每一场的演讲内容不尽相同,但有一句话不变:不要那么孤独,请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在过着你想要的生活。 现在第二轮“百城百校畅聊会”即将启程,咱们继续聊聊书,聊聊生活的美学, 聊聊理想和爱情,聊聊人世间美好的东西,以及达成的路径和可能性。 还是那句话:我赔稿费我乐意,一人一琴一本书,走遍天涯去看你。我只需要 一只麦克风和一平方米的舞台即可,没抢到座位的朋友,请爬到舞台上来盘腿 坐到我身旁,咱们挤一挤。 三、关于【打哭你信不信】 别老是吆喝着要给我生孩子、生猴子、生包子……天天调戏我真的好吗?打哭 你信不信? 别老是读完我的书后盲目地辞职退学去旅行,一门心思地玩放弃,打哭你信 不信? 别老是把我说成“文青”代表,我山东人天天吃大蒜……说我文艺等于骂人, 打哭你信不信? 好了说完了,我就是这样,我还不止这样。(羞涩地捂脸狂奔) 这本书完稿后,按照惯例,我背起吉他,从北到南,用一个月的时间挨个儿去 探望书中的老友们。 老兵在忙着烧烤,我背后戳了戳他,喊了一声“老不死的”。 阿明摸着飞鸿的脑袋,腼腆地说:大冰哥,我又写了一首新歌。 大鹏在掐电影,《煎饼侠》。 我去了包头,没见到二宝。 我去了大理,没遇到昌宝师弟。 我去了西安,坐在“那是丽江”的小舞台上,拔弄吉他,唱了一首写给兜兜的歌。 椰子姑娘恶狠狠地说:大B,如果你敢把我老公扔进太平洋,我就生吃了你! 成子转山去了,豆儿赠我一只小小的银茶碗,亮得像一面小小的镜子。 妮可不知道我去广州看过她,我坐在她公司楼下的咖啡座,看着她匆匆地走过, 蓝色的职业套装,粉色的坤包,上面坠着一个护身符,藏式的。 午夜的北京,赵雷说:大哥,很久不见了,你过得还好吗?我说:我过得还行, 你呢?他说:也还行,吃得饱了……马上发新专辑了,叫《吉姆餐厅》。 杂草敏发来一条短信:哥,恭喜你,你要当舅舅了。 他们依旧各自修行在自己的江湖里,从容地生长着。 愿他们安好。 他们都是真实存在的人,只不过当下并不在你的生活圈中。书中他们的故事都 是真实的,或许他们的故事也可以是你的故事。 又或许,他们的故事,永远不应翻刻成你的故事。 知道吗,有时候你需要亲自去撞南墙,别人的经验与你的人生无关。同理,我 笔下的故事,与你脚下的人生也无关。 自己去尝试,自己去选择吧,先尝试,再选择。 不要怕,大胆迈出第一步就好,没必要按着别人的脚印走,也没必要跑给别人 看,走给自己看就好。 会摔吗?会的,而且不止摔一次。 会走错吗?当然会,一定会,而且不止走错一次。 那为什么还要走呢? 因为生命应该用来体验和发现,到死之前,我们都是需要发育的孩子。 因为尝试和选择这四个字,这是年轻的你理所应当的权利。 因为疼痛总比苍白好,总比遗憾好,总比无病呻吟的平淡是真要好得多的多。 因为对年轻人而言,没有比认认真真地去“犯错”更酷更有意义的事情了。 别怕痛和错,不去经历这一切,你如何能获得那份内心丰盈而强大的力量? 喂,若你还算年轻,若身旁这个世界不是你想要的,你敢不敢沸腾一下血液, 可不可以绑紧鞋带重新上路,敢不敢勇敢一点儿面对自己,去寻觅那些能让自 己内心强大的力量? 这个问题留给你自己吧。 愿你知行合一。 最后,谢谢你买我的书,并有耐心读它。 谢谢你们允许我陪着你们长大,也谢谢你们乐意陪着我变老。 我的新浪微博是@大冰,拍上一张照片,附上几旬留言,来告诉我你是在哪 里读的这本书吧——失眠的午夜还是慵懒的午后,火车上还是地铁上,斜倚的 床头、洒满阳光的书桌前、异乡的街头还是熙攘的机场延误大厅里? 不论你年方几何,我都希望这本书于你而言是一次寻找自我的孤独旅程,亦是 一场发现同类的奇妙过程。 那些曾温暖过我的,希望亦能温暖你。 希望读完这本书的你,能善意地面对这个世界,乃至善意地直面自己。 。 愿你我可以带着最微薄的行李和最丰盛的自己在世间流浪——有梦为马,随处 可栖。 人常说百年修得同船渡,你我书聚一场,仿如共舟,今朝靠岸,就此别过,临 行稽首,于此百拜。 有缘他日江湖再见。 阿弥陀佛么么哒。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先从一条狗说起。
    狗是一条小松狮,蓝舌头大脑袋,没名字,命运悲苦。
    它两三岁时,被一个玩自驾的游客带来滇西北。狗狗长得憨,路人爱它,抢着抱它,拿出各种乱七八糟的零食来胡喂乱喂。
    女主人分不清是憨是傻,或者严重缺乏存在感,竟以自己家的狗不挑食为荣,继而各种嘚瑟,动不动就让它表演一个。
    狗比狗主人含蓄多了,知道人比狗更缺乏存在感,它听话,再不乐意吃也假装咬起来嚼嚼。
    女主人伸手摸摸它下颌,说:乖孩子,咽下去给他们看看。
    它含着东西,盯着她眼睛看,愣愣地看上一会儿,然后埋下头努力地吞咽。
    它用它的方式表达爱,吃来吃去到底吃出病来。
    一开始是走路摇晃,接着是吐着舌头不停淌口水,胸前全部打湿了,沾着土灰泥巴,邋里邋遢一块毡。
    后来实在走不动了,侧卧在路中间,被路人踩了腿也没力气叫。
    那时,古城没什么宠物诊所,最近的诊所在大理,大丽高速没开通,开车需要四个小时。
    狗主人迅速地做出了应对措施:走了。狗主人自己走了。
    车比狗金贵,主人爱干净,它没机会重新坐回她的怀抱。
    对很多赶时髦养狗的人来说,狗不是伙伴也不是宠物,不过是个玩具而已,玩坏了就他妈直接丢掉。
    她喊它孩子,然后干净利索地把它给扔了。
    没法儿骂她什么,现在虐婴不重判打胎不治罪买孩子不严惩,人命且被草菅,遑论狗命一条。
    接着说狗。
    小松狮到底是没死成。
    狗是土命,沾土能活,它蜷在泥巴地里打哆嗦,几天后居然又爬了起来。命是保住了,但走路直踉跄,且落下了一个爱淌口水的毛病。
    也不知道那是口水还是胃液,黏糊糊铺满胸口,顺着毛尖往下滴,隔着两三米远就能闻到一股子酸溜溜的味道。
    以前不论它走到哪儿,人们都满脸疼爱地逗它,夸它乖、可爱、懂事,都抢着抱它,现在人们对它视若无睹。
    墨分浓淡五色,人分上下九流,猫猫狗狗却只有高低两类分法:不是家猫就是野猫,不是宠物狗就是流浪狗。
    它青天白日地立在路中间,却没人看得见它。不为别的,只因它是条比抹布还脏的流浪狗。
    都是哺乳动物,人有的它都有。
    人委屈了能哭,狗委屈了会呜呜叫,它不呜呜,只是闷着头贴着墙根发呆。
    古城的狗大多爱晒太阳,三步一岗地横在大马路上吐着舌头伸懒腰,唯独它例外。阴冷阴冷的墙根,它一蹲就是一下午,不叫,也不理人,只是瞪着墙根,木木呆呆的。
    它也有心,伤了心了。
    再伤心也要吃饭,没人喂它了,小松狮学会了翻垃圾。
    丽江地区的垃圾车每天下午三点出动,绕着古城转圈收垃圾,所到之处皆是震耳欲聋的纳西流行音乐。垃圾车莅临之前,各个商户把大大小小的垃圾袋堆满街角,它饿极了跑去叼上两口,却经常被猛踹一脚。
    踹它的不止一个人,有时候像打哈欠会传染一样,只要一家把它从垃圾袋旁踹开,另一家就会没等它靠近也飞起一脚。
    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明明自己不要的东西,狗来讨点儿,不但不给,反而还要踹人家。
    踹它的也未必是什么恶人,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而已,之所以爱踹它,一来是反正它没靠山没主人,二来反正它又不叫唤又不咬人,三来它凭什么跑来吃我们家的垃圾?P5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