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天下无双(俏妃妖娆上下)

  • 定价: ¥55
  • ISBN:978753997818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537页
  • 作者:雨凉
  • 立即节省:
  • 2014-12-01 第1版
  • 2014-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天下无双(俏妃妖娆上下)》讲述:一次溺水,天生聋哑的她变得能听会言,且善于巧辩、聪颖机灵;
    一次意外,她突发善心救下受伤的他,却不想从此被霸道的他纠缠。
    腹黑霸道风华卓绝冷王爷VS聪慧无双刚柔并济妖娆小痞妃。
    潇湘书院顶级人气作家雨凉精心打造绝世宠爱!
    一生一世一双人,精彩演绎一场紧张刺激而不失宠溺欢脱的爱情好戏!
    随书赠送:唯美古风彩插+精美书签!

内容提要

  

    雨凉所著的《天下无双(俏妃妖娆上下)》讲述:她是大学士府的嫡女,却是蜀夏国无人想娶的女子。她从小就被放养在山中自身自灭,更因天生聋哑,被视为灾星降世,无人愿意靠近。一次溺水,成了她生命的转折点。自此,她变得能听会言,聪颖机灵,却依旧只能伪装自己的身份。
    在一次意外中,她救下受伤的他,却不想从此以后饱受他的“纠缠骚扰”。他霸道强势,风华无双,随后,一纸诏书将她召回京城,宠她入骨,给了她无数的疼惜。
    她时而成熟稳重,时而古灵精怪,时而泼辣毒舌,面对将她视如灾星的亲人、刁钻刻薄的婆婆、皇族之间权势的争夺,她都巧用智慧,一一化解。
    因父母的一段感情纠葛,他自幼冠着别人的姓氏生活,一次偶然的机缘下,他才发现这个秘密,最后终于揭开了自己的身世之谜……
    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段绝世宠爱正在精彩演绎……

作者简介

    雨凉,潇湘书院人气作家,擅写言情宠文,其文笔细腻,行文轻松欢脱,文中甜蜜温馨的爱情一直饱受读者喜爱。
    已出版:《天下无双》(原名:《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即将出版:《天下无双》(终结篇) 《溺宠无限之贪财嫡妃》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邂逅生情
  第二章  腹黑夺爱
  第三章  被迫回京
  第四章  搅乱白府
  第五章  比比谁狠
  第六章  新婚燕尔
  第七章  如此恶搞
  第八章  离家出走
  第九章  他的紧张
  第十章  收拾刁妾
下册
  第十一章  恢复正常
  第十二章  相互勾结
  第十三章  身世之谜
  第十四章  兄弟相斗
  第十五章  太子心狠
  第十六章  寻找圣医
  第十七章  报仇不甘
  第十八章  情难自禁
  第十九章  心染受伤
  第二十章  父子相认
  第二十一章  有人倒贴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二章  腹黑夺爱
    白心染眯了眯眼,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眼神中有探寻,也有防备。
    她知道这男人的皮相还可以,没想到换了一身打扮气质更是不同寻常。月牙色的锦袍将他高大颀长的身躯衬托得犹如仙人之姿,头顶绾发的玉冠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戴的。
    完美的男人!完美得让人想避开的男人!
    “过来!”男人深邃的眼眸紧紧地盯着她,似是看出她想跑,不由得再次出声。
    可那带着命令的语气让白心染险些乐出声来,这男人是把她当粗使丫鬟吗?这可是她的家,她的地盘!
    白心染退后两步,坐到墙角的凳子上,跷起二郎腿,朝男人挑眉讥笑道:“这位公子是何意?能否解释一下院子里的东西?”
    偃墨予也没计较她疏离的态度,望着她说道:“送你的。”
    白心染笑了笑,说道:“看不出来你还真大方。我这人收惯了别人的施舍,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我自然不会推辞,那就谢谢了哈!”
    男人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不去看看我送了何物?”
    白心染笑道:“等你走了再看也不迟。”说完顿了顿,随即起身,伸手指向门外,“公子请吧,恕不远送,后会无期。”
    见状,偃墨予飞扬的浓眉轻蹙,不过依旧坐在木板床上不动分毫,就似有多喜欢那破木板一样。
    “为何不问我来此处的目的?”他猜她定会想知道答案。
    白心染佯装不解地反问道:“不是来给我送东西的吗?”
    “这只是其一。”
    就在偃墨予等待她主动问“其二”时,突然见女人走了过来,拉住他胳膊上的衣料就往门外扯,“既然你有事要忙,就赶紧去忙吧,东西我收下就是了。”
    偃墨予一脸黑线,看着抓着自己往外扯的那只小手,突然目光一沉,抬手将其手腕抓住,一把拉下。他知道她骨瘦如柴,可第一次抓她的手,还是被她的纤瘦震惊到了。
    就在他发愣的瞬间,白心染突然扬手一甩,极度不悦地瞪着他,“公子有事就直说,这天快黑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似乎不大好!”
    偃墨予闻言,突然轻笑了一声,“又不是没共处过,你现在才觉得不妥,是不是有些晚了?”
    白心染皱了皱眉。其实她知道,他这次回来肯定跟村长的事有关,可惜她从一开始就打算明哲保身,这会儿更是不可能开口问什么。她只会当自己是个哑巴,是个聋子。
    见男人似乎没打算走,她心里犯堵,眼眸一转,突然朝他勾了勾手指,笑道:“你过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白心染的转变让偃墨予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见她笑脸相迎,他的神色也缓和了一些,带着几分愉悦和好奇起身走了过去。
    白心染主动走到堂屋门外,再次朝他勾勾手指,“过来,我跟你说。”
    偃墨予没多想,顺从地跟着白心染跨出门槛。可他刚一站定,她就一阵风似的蹿进了屋里,在他反应过来之前,砰的一声关上了破旧的大门,直接将他拒之门外,门板差点撞上他的脑袋。
    偃墨予的脸顿时变得黑如炭,看着紧闭的木门,他气得咬牙切齿,“把门打开!”
    这该死的女人,枉他时时刻刻都想着她,她就是这般对他的!
    P2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