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杀人广告(多萝西·L·塞耶斯经典推理)

  • 定价: ¥40
  • ISBN:978753276769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页数:377页
  • 作者:(英)多萝西·L·...
  • 立即节省:
  • 2015-01-01 第1版
  • 2015-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杀人广告(多萝西·L·塞耶斯经典推理)》是与阿加莎·克里斯蒂齐名的英国著名推理女王、英国侦探俱乐部奠基人多萝西·L·塞耶斯之必读推理名作。
    皮姆广告公司的一名员工维克多· 迪安不小心失足从楼梯上跌落而亡,就在迪安身亡的前一天刚给了广告公司的董事皮姆一封信,这封信里透露了一个有待核实的惊天秘密,于是皮姆私下聘请了著名的私人侦探温西勋爵暗查此事……

内容提要

  

    《杀人广告(多萝西·L·塞耶斯经典推理)》讲述的是皮姆广告公司的一名员工维克多· 迪安不小心失足从楼梯上跌落而亡,就在迪安身亡的前一天刚给了广告公司的董事皮姆一封信,这封信里透露了一个有待核实的惊天秘密,于是皮姆私下聘请了著名的私人侦探温西勋爵暗查此事。足智多谋的温西勋爵经过多方打探与查证,步步为营,终于破解了这起非常蹊跷的自杀事件,可事情却远非表面看起来的那样简单,还有更为骇人的丑闻正在皮姆广告公司暗藏发酵……

作者简介

    多萝西·L·塞耶斯(Doromy L.Sayers,1893—1957),英国著名侦探小说家、戏剧家、神学理论家兼翻译家。在推理小说史上,塞耶斯是一个伟大的名字:与阿加莎·克里斯蒂和约瑟芬·铁伊并称“推理三女杰”;也是历史上唯一一位有五部作品同时人选英美极具声望的百大推理小说榜单的伟大作家。
    塞耶斯对推理文坛的贡献,是将推理小说从“纯粹解谜过关”的泥津中拉拔出来,并使之提升并跻身到现代主流小说之林。在塞耶斯的推动下,二十世纪的推理文学有了真实的血肉面貌,而不再只是虚无飘渺的抽象命案。塞耶斯广为人知的代表作有《俗丽之夜》《丧钟九鸣》《剧毒》《杀人广告》以及《证言疑云》等。

目录

第一章  死神来到皮姆广告公司
第二章  两名打字员的冒失行为
第三章  新文案的寻根探究
第四章  滑稽小丑的非凡杂技
第五章  布雷登先生的惊人真相
第六章  无比纯洁的致命武器
第七章  总督察的惊险奇遇
第八章  广告公司的突发骚乱
第九章  滑稽小丑的无情面具
第十章  办公室争吵的痛心进展
第十一章  公爵招待会上不可宽恕的侵犯
第十二章  初级记者的惊人收获
第十三章  项目经理的尴尬纠纷
第十四章  两个败家子满怀希望的图谋
第十五章  穿晚礼服的男子突然死亡
第十六章  邮政部的古怪行为
第十七章  贵族外甥的悲伤眼泪
第十八章  板球比赛的意外结局
第十九章  与名人一模一样的外表
第二十章  拙劣凶手应得的下场
第二十一章  死神离开皮姆广告公司

前言

  

    我认为世界上没有一群人比英国广告专家们更加人畜无害、遵纪守法。广告公司里可能发生凶案的点子只会出自一名侦探小说家天马行空的想象,这种人经过长期训练,喜欢把罪行安置在最不可能的人身上。如果在这个幻想的过程中,我无意中使用了任何现实存在的人物、公司或商品的名字乃至外号,纯属巧合,本书也丝毫无意影射任何真实存在的商品、公司或人物。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死神来到皮姆广告公司
    “还有,顺便说一句,”汉金先生的话语留住了起身要走的罗西特小姐,“有个新文案今天要来。”
    “哦,汉金先生,是吗?”
    “他名叫布雷登。关于他我无法对你说多少东西;皮姆先生亲自聘了他;不过你可务必要照顾好他哦。”
    “遵命,汉金先生。”
    “他将使用迪安先生的办公室。”
    “遵命,汉金先生。”
    “我觉得英格尔比先生可以着手调教他,教他该怎么做。如果英格尔比先生能抽出一丝闲暇,你就让他到我这儿来。”
    “遵命,汉金先生。”
    “就这样吧。还有嘛,哦,对了!请斯梅尔先生把戴瑞菲尔兹①的粘贴簿②给我交过来。”
    “遵命,汉金先生。”
    罗西特小姐将笔记本夹在腋下,悄无声息地带上了玻璃门,举止潇洒地沿着走廊向前走去。她通过另外一扇玻璃门,偷偷看见英格尔比先生正坐在转椅上,双脚搁在冰冷的散热器上,兴致勃勃地跟写字台桌角边上一名穿绿衣服的年轻女子交谈。
    “不好意思,”罗西特小姐用一副敷衍的态度说,“英格尔比先生,汉金先生说,您能抽出点时间到他那儿去吗?”
    “如果他是问假小子牌太妃糖的话,”英格尔比先生警觉地答道,“广告还在打字呢。嘿!你最好把这两篇小东西也带过去一块儿打。那会别有一番逼真的感觉③——”
    “不是‘假小子’,是位新文案。”
    “什么,难道已经来了?”年轻女子惊叫道,“那双鞋子还没旧呢!④怎么了嘛,他们周五才安葬了小迪安呢。”
    “现代公司制度的活力之处,便在于此啊,”英格尔比先生说,“在一家绅士派头的老式公司里,这样的事情真令人心痛。看来我得检测这个讨厌鬼的能力了。为什么总是要让我来照顾雏儿?”
    “哦,废话!”年轻女子说,“你要做的只是警告他不要用经理们的洗手间,还有就是不要从铁梯上跌下去。”
    “梅特亚德小姐啊,你是最冷酷无情的女人。好吧,只要他们不把这家伙跟我安排到一起——”
    “英格尔比先生,那倒不至于。他将使用迪安先生的办公室。”
    “哦!他人怎么样啊?”
    “汉金先生说他不知道,是皮姆先生招他进来的。”
    “哦,天啊!是管理层的朋友啊。”英格尔比先生哼了一声。
    “那么说来,我想我是见过他的。”梅特亚德小姐说,“一头黄毛、盛气凌人的讨厌鬼。我昨天碰巧撞见他从皮米①办公室里出来呢。戴一副牛角框眼镜。拉尔夫·林恩②和伯蒂·伍斯特③的杂交品种。”
    “死亡啊,你的毒钩在哪里?④嗯,看来我该告辞了,去探个究竟再说。”
    英格尔比先生把双脚从散热器上放下来,迟钝的身子从转椅上站了起来,很不高兴地悄悄走开了。
    “哦,好吧,这还有点儿令人激动昵。”梅特亚德小姐说。
    “哦,你难道不觉得最近我们激动得太多了吗?顺便说一句,我可以向你收一下花圈的认捐款吗?你跟我说过要提醒你的。”
    “是啊,当然啦。多少钱来着?一先令吗?这里有半克朗⑤,你最好把赌马金也一块儿拿走吧。”
    “梅特亚德小姐,十分感谢。我真希望这次你能抽中好马。”
    “是该轮到我了吧。我在这间可恶的办公室里待了五年,甚至连个名次都没拿过。我想你们是在签上耍了花招。”
    “梅特亚德小姐,我们确实没耍花招啊,否则也不该所有的好马都让文印部的人给抽走了吧。难道这次你不想来为我们抽签吗?帕顿小姐正好在打名字哦。”
    “行啊,”梅特亚德小姐把一双细长腿挪了下来,跟随罗西特小姐前往打字室。
    这是一个狭小不便的隔间,此时就要挤爆了。一位胖乎乎、戴眼镜的姑娘叼着香烟,为了不让香烟的烟雾熏到双眼,她把脑袋向后倾斜,眉头扭曲,在打字机上轻快地敲打着德比①赛马的名字,一位知心朋友正在帮她口述《晨星报》专栏上的名单。一位身着衬衫的青年懒洋洋地从一张打好字的纸上剪下参赌人的名字,然后把名字捻成保密的小纸卷。一位瘦削而热心的年轻男子坐在底朝天的废纸篓上,一边翻阅罗西特小姐公文格里的稿纸,一边用讥讽的语调跟一位黑皮肤、戴眼镜的大个儿青年评论稿纸上的内容,这位青年一边埋头阅读P·G·沃德豪斯的小说,一边从大铁罐里捞饼干吃。门口站着一位姑娘和一位年轻男子,挡住了所有来人的通道,他们看样子像是从别的部门来串门的,一边吸着廉价香烟,一边谈论网球比赛。
    “喂,各位大善人!”罗西特小姐欢快地说道,“梅特亚德小姐要为咱们抽签啦。另外还有位新文案要来。”
    大个儿青年抬眼一瞥,说了句“可怜人喏!”接着又埋头看起了他的书。
    “一先令付花圈,六便士付赌金。”罗西特小姐一边继续说着,一边在一只锡制钱盒里翻来翻去,“谁有两先令来换开一个弗罗林②?帕顿,你的名单在哪儿啊?划掉梅特亚德小姐的名字,好吗?加勒特先生,我向你收过钱了吗?”
    “周六之前都没钱。”沃德豪斯的读者说。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