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一只燕子不成春(盖尔曼·萨都拉耶夫作品集)(精)/中俄文学互译出版项目俄罗斯文库

  • 定价: ¥49
  • ISBN:9787515334998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青年
  • 页数:365页
  • 作者:(俄罗斯)盖尔曼·...
  • 立即节省:
  • 2015-07-01 第1版
  • 2015-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只燕子不成春(盖尔曼·萨都拉耶夫作品集)(精)/中俄文学互译出版项目俄罗斯文库》区别于历史小说、述他式的纪实小说,作者盖尔曼·萨都拉耶夫以第一人称“裸露式”的出场方式,“从内部”,即从车臣人的角度评判发生在故土上的军事行动,折射出他对俄罗斯和欧洲的战争问题、政治经济问题和社会文化问题的反思。
    本书,采用第一人称纪事小说的形式,情节引人入胜,能够使读者仿佛身临其境,跟随主人公“我”一起游走在历史中,寻找真相。

内容提要

    盖尔曼·萨都拉耶夫的小说创作始于对车臣战争的反思。在第一部作品《一只燕子不成春(盖尔曼·萨都拉耶夫作品集)(精)/中俄文学互译出版项目俄罗斯文库》中,背井离乡的车臣人和与故乡难以割舍的血肉深情,在导弹的轰鸣声,在生死边缘的挣扎中,被细致地摹写出来。生活经验,对事实的陈述,战争回忆,代替了小说的闲笔。

作者简介

    盖尔曼·萨都拉耶夫,1973年2月18日生于俄罗斯车臣—印古什共和国的沙里村。1989年离开家乡,到当时的列宁格勒上大学,攻读法学。此后一直生活和工作在这个城市。著作有《我是一个车臣人!》《记事板》《突袭沙利》《去他妈的广播》《伊里》《暴风雪,或世界尽头》《游击队员与伪警察》《上帝之鞭》《向右转,齐步走!》《狼跃》以及小说集《黑暗之镜》等。

目录

序  萨都拉耶夫和他的创作
一只燕子不成春
突袭沙利

前言

    在俄罗斯当代文学中,有一颗耀眼的新星。他年轻,然而思想深邃;他没有笔名,但总是用第一人称来进行历史写作;他写作史不长,却早已经遍获俄国文学大奖。他就是备受瞩目的作家、政论家、律师盖尔曼·乌马拉里耶维奇·萨都拉耶夫。
    盖尔曼。乌马拉里耶维奇·萨都拉耶夫于1973年2月18日生于车臣一印古什共和国的沙利村。沙利位于车臣平原南部,孙扎河的支流贾尔卡河畔,距阿尔贡火车站18公里,其西北36公里为车臣首府格罗兹尼。沙利为公路交通枢纽。沙利兴起于14世纪末,至19世纪已成为大车臣最重要和最大的中心村落之一,人口达9000人。鉴于其中心地位,沙利成为军队集结地。1990年沙利建市,成为车臣共和国沙利区的行政中心,1996年人口为24000人。盖尔曼.萨都拉耶夫的很多作品以沙利为背景而展开。
    盖尔曼的父亲乌马拉里·阿里耶维奇是车臣人,母亲维拉.巴甫洛夫娜是捷列克河边的哥萨克。他在格罗兹尼读完了中学。1989年离开家乡,到当时的列宁格勒上大学,本来想读新闻系,以便回家乡的报社当记者,据说是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考入列宁格勒大学法律系,攻读法学,此后一直生活和工作在这个城市。他的第一部作品中篇小说《一只燕子不成春》在2004—2005年间的几个月里写成。最初,作者自己将其上传到网上,也向出版机构寄送过稿件,只有伊利亚·科尔米里采夫(超文化出版社社长)允诺,只要作者再写几部小说,就出版他的书。2006年,这家出版社出版了他的《我是一个车臣人!》一书,其中包括9部短篇和中篇,都是以作者的个人生活为基本素材的车臣战争故事,在读者和评论家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作者称它是“一部务实的作品”。……
    盖尔曼·萨都拉耶夫的作者形象问题是其创作学上最值得关注的突出现象。他被誉为“新现实主义”作家不是偶然的。2000年以来,俄罗斯战争文学出现了新的社会伦理思考的倾向,新的(局部)战争文本对多元文化的关注,引起了传统文学主题和战争描写的反思性的蜕变。批评界越来越重视以盖尔曼·萨都拉耶夫为代表的新一代作家群体[米·阿列克谢耶夫《我的斯大林格勒》(2003)、符·博格莫洛夫《我的生活,或者是你梦到了我》(2009)、谢·阿努福利耶夫和巴·佩佩尔施泰因《种姓神遗之爱》(2002)、亚·屠格涅夫《睡觉并且相信。封锁故事》(2007)、博亚尔绍夫《坦克手,或者“白虎”》(2008)]的小说创作的历史文化语境、文化价值失落引起的“创伤叙事”的经验以及对神话信仰的溯源意识。系列作品主题惊人的一致、作者形象和主人公形象及其叙述声音一致合流,这些都充分说明,作家在纪实性的“我传”中所要传达的思想感情、理智意识并非某个人物所独有,而是作者对以普通人为代表的人类精神世界和人类新的尊崇,是对人类所期冀的共同文化空间的道德观和世界观的形象化演绎。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早就想逃跑。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死,你会缓慢地、痛苦地死去。我受不了这个。我心中充满恐惧,恐惧,妈妈!
    你曾像新绿的春草一样鲜嫩,你曾像野菊花和蒲公英一样艳丽,你也曾像金秋的田野一样壮美。可我摸到了你皮肤下面的筋疙瘩,我想象你身体里的血液就像我喝的葡萄汁一样甘甜,用医生的话说就是,糖度太高。还有那血栓,我看到它就像是深埋在地下,慢慢地在主动脉里移动,越来越趋向你柔嫩的心脏。
    当掘土机在咱家房屋后的田地边,用挖斗掘开你可爱的躯体,我跳下坑底,用脸颊贴近你湿热的、散发着香气的肌肤。它搏动着,呼吸着,它忍受着深深的痛楚,预感的痛楚。
    预感涌满了我的头脑,在从家到学校的漫漫路途中我心里默数着那些军人的队列,看到那些作战地图,一幕幕地闪过夺取你那每一座仍然安静和平的房屋的战斗。这不全是我的想象,这是你的想象,妈妈,你在我的头脑中这样想的。我感到恐惧。
    在我成年日的那天,我第一次试图逃跑。我从彼得堡回来,与我的男女同学们聚会。大人们走了之后,我们开喝香甜烧嘴的伏特加。因为不习惯,酒精很快使我失去明确的意识,我就像中了魔咒似的站起身来走出家门。我看见大路尽头的远山,天气晴朗,我清楚地看到远处的青山。我便向着那里走去。有人抓住我,往回拉我。我挣扎着,叫喊着:我要去,我要上山里去,我们大家都该上山里去,不然就晚了,过会儿就来不及了!可是没人听我的,但我知道:所剩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后来我没有了力气,瘫软下来,由着别人把我安顿睡下。一小时后醒来,差点儿让呕吐物憋死。我挣扎着说:不要害怕!我全都记得,我知道我们该做什么。游牧人的骑兵队伍来到,千军万马,铁蹄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我们将在平原上迎战,我们会全部战死。我们将保卫你,妈妈!被斩断的蕨菜的苦汁就是你哭祭我们每个人的泪水。随后,当我们真的剩下不多几个人的时候,你会对我们说:去吧,到山里去。把我留在这里,不必为我担忧。我装作死人,或者不,我装作活人,把我的没有血肉的形貌留在这里,而我自己趁着夜色,溜过巡逻兵们的火堆,溜过首领的篷帐悄悄地去追寻你们,我会在山里找到你们。一当你们从山间小溪的水面上看到我的面影,听到少女的笑声,你们就会理解,你们并没有抛弃你们的母亲,你们的母亲也没有离开你们,她始终和你们在一起。
    我们真的这样做了。我走进深山,在山坡上用石块垒起一座碉堡,在旁边的一小块高地上我挖出一个小穴,等我死了就住在那里边。妈妈来到这里,在峡谷边窄窄的栈道上,她用丰腴的土地当作火热的面颊温柔地贴近我。土地上长着绿油油的小麦和黑麦,整整齐齐,像女性丰满的胸,每到秋天就胀满起来,我便扑向她的乳头,接受她给我的滋养。
    P18-P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