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和亲囧途

  • 定价: ¥26.8
  • ISBN:978755460618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古吴轩
  • 页数:247页
  • 作者:林潮汐
  • 立即节省:
  • 2016-04-01 第1版
  • 2016-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网络原名《梵高与野蛮淑女》。
    晋江原创网积分百万人气之作。
    80后高产作者水何采采首部欢萌之作。
    非主流女画手飚车扑倒超一流艺术咖。
    天降孽缘or命中注定?
    女汉子杀伤力爆棚,改造计划大启动。
    怪力淑女诞生,冰山绅士竟怦然心动。
    请看由林潮汐所著的《和亲囧途》。

内容提要

  

    林潮汐所著的《和亲囧途》记述了:一个是准媳妇黑名单上赫赫有名的尚书女儿,一个是准夫君花名册上声名在外的异国世子。
    皇宴初相遇,天雷勾地火。
    大唐VS番邦
    【第一回合】
    美世子:这位小姐看着强悍伟岸,无一丝娇柔温婉……小姐要当心些,大唐男儿貌似不太欣赏小姐这种类型啊……
    小公举咬牙切齿,她想咬人啊!
    【第二回合】
    美世子:呦!我们又见面了!
    小公举:为了我爹,我也得忍住不去揍你!
    美世子:……
    她只是用发钗戳了一头骆驼,怎么就被这个番邦蛮子给缠上了?
    皇宴上,学堂里,阴魂不散,像块甩都甩不掉的臭皮膏药!
    她绞尽脑汁,他见招拆招。
    歪果仁迎难而上花式追妻,小公举东躲西逃错钻花轿。事已至此,小公举咬牙跺脚:嫁!
    御赐婚约,歪果仁眉开眼笑:娶!
    千里大漠烟波渺,哪知和亲是囧途?
    为什么她还没来得及享受贵宾待遇,他对她的态度却来了个180度大反转,让她措手不及……

作者简介

    林潮汐,原笔名龟心似贱,真名李洋洋。资深写手,短篇作品零散,长篇代表作:《蔷薇纷飞,一路向北》《倒贴女王》《傲娇女王》等。

目录

京城篇
  第一章  番邦交换生
  第二章  圣宴
  第三章  同窗(上)
  第四章  同窗(下)
  第五章  剩女的解剩攻略
  第六章  公主的报复
番邦篇
  第七章  远嫁
  第八章  成亲
  第九章  芥蒂
  第十章  婚后
  第十一章  情敌
  第十二章  出路
  第十三章  破冰
  第十四章  大结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番邦交换生
    大唐盛世,首都长安一派繁荣景象,大到闹区、集市,小到街道、胡同,无处不透露着独属于京城的显赫气派。
    既是一国之都,达官贵人、皇亲国戚自然比比皆是。大街上随便拎个人出来——有可能是个朝廷一品大员;再拎一个——顶着世袭爵位的大都督;继续拎——国舅爷的干儿子……说这些就是要告诉大家,咱这长安城里头,最不缺的就是贵族子弟。
    所以,我作为礼部尚书家一个小小的官小姐,很有自知之明,完全没把自己的身份当回事,能在温饱无忧的前提下过得舒服自在,是我至今为止最高规格的梦想。
    可惜啊,我家爹娘与我的想法出入太大。特别是近两年,眼看我年纪越来越大,但上门提亲的媒婆却并不如心想的那般热络,于是爹娘整天追着我探讨女大当嫁的凝重话题,惹得我不胜其烦。眼看双方连坐下来亲切交谈、友好磋商达成共识的意愿都没有,我索性坐实“不肖女”的标签,每天逃出家门寻清净。当然,我须与爹娘斗智斗勇,且经常闹得鸡飞狗跳,却不亦乐乎。
    这天,我花了一上午绕过我爹布下的“前门、后门、偏门天衣无缝堵死阵”,拉着丫头枣儿翻墙头顺利逃脱尚书府,恣意游荡在朱雀门大街上,脸上的表情舒爽又惬意。
    放眼望去,街市上一如既往地繁华热闹,但我却没有多少因为“越狱”成功,面对花花世界的欣喜与激动。再新鲜的地方天天逛也逛够了,只不过宅在家里更加无聊苦闷,且我受不了爹娘的唠叨,才非要千方百计地逃出来罢了。
    因我情绪不佳,枣儿看上去也有些无精打采,主仆二人在大街上像面条一样呈无骨状闲晃。我以为这一天就要这样无意义地浪费掉了,却见街上忽然一阵骚乱,隐隐听见周围有人议论“骆驼人”什么的。我不自觉停住脚步,跟枣儿面面相觑,同时直起腰来向骚动处望去,远远看见一大团黑影,正乌泱泱朝这边拥过来呢。
    枣儿手疾眼快,一把将我拉到路边。我任她扯着,脖子却不由自主地伸出老长盯着那团黑影。近了些,发现原来不过是五六个骑着骆驼的外埠人,大概是容貌、装束看起来有些奇异,而骆驼在本地又不常见,所以才引来众人议论纷纷。
    那几人均梳辫发,身穿牛羊毛混纺的毛料长袍,虽然纹理粗糙,但袖口、领边都以金银色丝线锁缝。为首的那个人衣角处还织有图腾,别有一股落拓、雍容之姿,外加浑然天成的优越气度,不像是一般的外埠商人。这些人极有可能是来自异国的贵族观光团。
    我还在绞尽脑汁地琢磨这帮人的来历,却见一辆马车忽然从胡同里驶出来,不知是真有急事还是存心嘚瑟,速度异常生猛,只听那赶车小厮大声叫喊着“让开让开”,吓得行人纷纷躲闪。但悲催的是,那马儿行到比自己高出两头的骆驼面前时,忽地吓得惊起前蹄,
    伴着马嘶长鸣,车子左摇右晃,从车内传出几声娇滴滴的呼痛。好在小厮死死抓着缰绳,好歹将车子稳住。那车里的人却不干。帘子被掀开,冒出一个绿衣丫头,一脚踢飞了那小厮,嘴里嫌恶地骂了句“不中用的东西”,接着眉毛一挑,看着面前为首的那个“骆驼人”,跳下马车,尖声道:“哪儿来的蛮子,竟敢惊了我们主子的马!”
    原来车里还有一位,那才是正主儿。只是,区区一个丫头都如此骄横,里面那位的身份,恐怕不是一般的矜贵。
    我心里不禁暗叹,若是这几个辫发汉子们没眼色,恐怕要遭殃。却不想,这几人岂止是没眼色,简直嚣张无上限,都没用正眼瞧那绿衣丫头。为首的那个还偏头冲身后的小弟冷哼:“这中原女子真是不经吓,才颠簸了几下,就开始呼天抢地。”
    话音落,几个人纷纷张狂地笑出声来。那绿衣女子未料到对方如此,面子有些挂不住,又不肯低下声势,气红了脸指着为首那个,厉声道:“大胆狂徒,既知身在我大唐疆土,还敢如此撒野,你可知轿中的人是什么身份?说出来吓死你!”
    她气势汹汹地盯着那为首的,以为能有所震慑,但那人偏偏不以为然,反而更加狂妄,还故意摆出贱贱的姿态,咂着嘴巴说:“啧啧,那么厉害,哎呀,我好害怕哟!”身后的那一帮自然也就笑得更欢了。
    绿衣少女又羞又愤,嘴唇颤抖地指着他,却气得说不出话来。眼看围观的群众越聚越多,枣儿忍不住握拳愤愤道:“什么嘛!一群五大三粗的大男人欺负个女子还自鸣得意,也不嫌害臊!”
    我看着枣儿,再看那群得意不已的骆驼人,忽地灵光一闪,心生一计,便回头冲枣儿挑了挑眉毛。枣儿不明所以,却是十分放心地冲我点了点头。我便挤进人群,悄悄溜到那个为首的骆驼后面,取下发簪,心里默念一声“骆驼啊骆驼对不住了”,接着举起手来,对着那骆驼屁股狠狠扎下去……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