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知更鸟女孩

  • 定价: ¥32
  • ISBN:978755001619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317页
  • 作者:(美)查克·温迪格...
  • 立即节省:
  • 2016-05-01 第1版
  • 2016-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查克·温迪格编著的《知更鸟女孩》被《搏击俱乐部》的作者恰克·帕拉尼克盛赞:“这是《六尺之下》与 斯蒂芬·金作品的完美合体!一段黑暗扭曲但又不失温暖的公路旅程,比《搏击俱乐部》的格调更加残酷但也更加温情。喜欢这本书的人脑子恐怕都不太正常。但我超爱这本书。”小说包含了时下最流行和最经典的创作元素,以悬疑为故事线索,主题围绕爱情和人性救赎,引发读者对于生存与死亡的深入思考。作品的描写手法独具特色,画面感十足,粗犷中体现细腻,极具感染力。

内容提要

    查克·温迪格编著的《知更鸟女孩》讲述了,米莉安自小就没有父亲,单身家庭长大的她,14岁又被母亲抛弃。因为一场意外,她拥有了预知他人死亡的能力。从此之后,她带着记录死亡名单的日记本四处流浪,在茫茫人群中寻找着濒死的人。这样的生活苦涩而绝望,逐渐被填满的日记本里散发着死亡的浓烈气息。
    8年之后,就在生命指针即将停住的那一刻,善良单纯的卡车司机路易斯意外地闯进了米莉安的世界。他的眼睛清澈纯净,心思细腻温厚,为米莉安干涸枯竭的生命带来了希望。
    然而命运却始终如寒冬般严酷,米莉安发现路易斯将会在一个月之后惨烈死去,那么,女孩米莉安该如何制止这命运有一次的玩弄?又将如何完成生命的永恒救赎?

媒体推荐

    22岁的女孩米莉安,幼年时父亲因病去世,14岁又被母亲抛弃。从此,她一直蜷缩在冷酷的外壳之中,无望而孤独。她想结束这一切,就在生命指针即将停住的那一刻,善良单纯的卡车司机路易斯意外地闯进了她的世界。他的眼睛清澈纯净,心思细腻温厚,为米莉安干涸枯竭的生命带来希望。然而米莉安身上拥有一种神秘力量,她能知道,每个人将如何死去!当然,也包括她所爱的人……一次令人心碎的阅读体验,但绝对过瘾,可以定义为都市奇幻文学的标杆。
    ——《纽约图书月刊》
    她心里有一座关于死亡的大剧院,舞台上的幕布永远是拉开的,生存与死亡在这里交错轮回,充斥其间的是人性与爱的一次次交锋。到底是人性拯救爱,还是爱拯救人性?或者说爱情在我们的生命里到底占据多大的比重?我想每个人都想知道答案。
    ——《出版人周刊》

作者简介

    查克·温迪格,美国知名小说家、编剧和游戏设计师,圣丹斯电影剧本创作研究室成员。他与兰斯·威勒合作完成剧本,并由后者执导的电影短片《流行病毒》(Pandemic)参加了2011年圣丹斯电影节。同年,他与兰斯·威勒合作完成的一部数字跨媒体作品《休克》(Collapsus)得到了国际数字艾美奖和创新游戏大奖的提名。他创作的游戏脚本多达两百万字,同时他还是热门游戏《猎人:夜幕巡守》的开发者。
    目前,他与妻子米歇尔、儿子B-Dub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州,家中养了一只名叫Tai-Shen的小猎梗。
    《知更鸟女孩》是查克·温迪格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上市后,在美国掀起悬爱风潮,引起《搏击俱乐部》《暴风屋》《县界》等好莱坞著名编剧一致好评,各大媒体鼎力推荐。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德尔·阿米可之死
    汽车旅馆的百叶窗破烂不堪,路上不时有汽车呼啸而过,刺眼的汽车灯光射进窗户,房间里忽明忽暗。
    又一辆车子驶过,借着灯光,米莉安在脏兮兮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
    瞧你那熊样,就像刚从公路上滚下来似的,她暗想道。又脏又破的牛仔裤,白色紧身T恤。漂染的金发已经失去光泽,黑色的、坚硬的发根不可阻挡地冒了上来。
    她双手叉腰,对着镜子左边扭扭,右边扭扭,随后用手背擦掉德尔亲吻她时留下的一抹唇膏印。
    “该开灯了。”她自言自语地说。
    床头放着一盏台灯,她按下开关,淡黄色的灯光顿时充满了简陋破旧的房间。
    一只蟑螂赫然趴在地板中央,一动不动,也许它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光明惊乱了方寸?
    “去!”她说。“快滚吧!今天饶你一命。”
    蟑螂如蒙大赦,屁颠屁颠地钻到折叠床下面,不见了。
    米莉安又站到了镜子前。
    “他们总说你身上藏着古老的灵魂。”她喃喃说道。今晚她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这一点。
    浴室里,淋浴喷头发出阵阵嘶嘶声。时间快到了。她坐在床沿,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随即传来旋动淋浴把手的吱吱声,嵌在墙壁里面的水管呻吟着,咕咕隆隆如同火车经过。米莉安紧紧蜷缩起脚趾,指关节啪啪作响。
    浴室里的德尔惬意地哼唱起来,他哼的是某种土得掉渣的乡村小调。米莉安讨厌乡下。那音乐单调乏味,带有典型的美国中部地区的味道。等等,这里不是北卡罗来纳州吗?北卡罗来纳州位于中部吗?管他呢。中部地区,南部联邦,完全开放的无名之地。有什么打紧?
    浴室门开了,德尔·阿米可身上蒸汽腾腾,从里面走了出来。
    或许他也曾是个玉树临风的大帅哥。即使现在看来,说不定仍算英俊潇洒。虽然已经步入中年,但他的身体并没有发福走样,仍然瘦得像根竹竿儿,而且胳膊和小腿依旧强健有力。他穿着一条普普通通的平角内裤——一看就是地摊儿上的便宜货——瘦削的臀部被紧紧包裹着。他的下巴很漂亮,这是米莉安的看法,而且胡楂并不扎人。德尔冲她咧嘴一笑,舌头舔过自己珍珠一样洁白的牙齿。
    米莉安闻到了薄荷的清香。
    “漱口水。”德尔说着撮起嘴,朝她的方向哈了一口气,“水槽下面找到的。”他手里拿着一条满是碎线头的劣质毛巾,正在头上使劲地揉来揉去。米莉安真担心他把头发连皮擦下来。
    “好极了。”她说,“嘿,我想到了一种新的蜡笔颜色:蟑螂棕。”
    德尔掀开头上的毛巾,莫名其妙地盯着米莉安。
    “什么?蜡笔?你在想什么呢?”
    “绘儿乐什么千奇百怪的颜色都有。比如焦棕色、焦赭色、杏仁白、婴儿屎黄之类的。我只是觉得蟑螂的颜色非常独特。绘儿乐也应该开发出这种颜色。小孩子们一定会喜欢的。”
    德尔笑了起来,但他明显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继续用毛巾擦着头发,随后又忽然停下,眯起眼睛望着她,像在研究一幅三维立体画,仿佛誓要找出藏在其中的小海豚。
    他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了一遍。
    “我记得你说过,你跟我到这儿来……是找乐子的。”他说。
    米莉安耸耸肩,“是吗?说实话,乐子是个什么东西?我还真不知道,实在对不住。”
    “你……”他的声音弱了下去。后面的话他想说出来,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嘴唇动了数次,他才终于鼓起勇气,“你怎么还穿着衣服?”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眼神儿真好!”她说着冲他眨了下眼并竖起大拇指,“德尔,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我其实并不是‘鸡’,更不是你以为的那种路边‘野鸡’,所以,今天晚上咱们不会上床。也许更准确地说是今天早上。不管怎样,反正没戏。我不是卖的,也不墒一夜情。”
    德尔绷紧了下巴,“可是,提出要求的人是你。你欠我。”
    “反正你还没有给钱,况且在这个州卖淫是不合法的,所以我也犯不着内疚了。坦率地说,别人想干什么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儿,与我无关。说白了,德尔,我什么也不欠你。”
    “该死的,”他骂道,“你倒振振有词。你一定很喜欢自己这张嘴吧?”
    “还行吧。”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