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哑舍(5)

  • 定价: ¥28
  • ISBN:978754924098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
  • 页数:233页
  • 作者:玄色
  • 立即节省:
  • 2016-02-01 第1版
  • 2016-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玄色编著的《哑舍(5)》是该系列第五部,文字更加成熟,故事更加精彩。本书延续超级畅销小说《哑舍》系列前四部主线情节,带来十二个全新设定的古物故事,人物之间的错综纠葛、暗潮汹涌的惊天阴谋、复杂人心的深刻剖析。而医生老板擦肩不识,幕后boss隆重登场。更有全新未刊载的《博压镇》篇强势收录,万千读者翘首以待的最新情节。作者玄色,《漫客小说绘》当家花旦,青春幻想小说畅销作家。从2012年开始连续三年入选中国作家富豪榜。其作品内容史料丰富,叙述由浅入深,娓娓道来。代表作《哑舍》系列,全国热卖,广受好评。

内容提要

    玄色编著的《哑舍(5)》讲述了,秦朝大公子扶苏如今是一名医生,和哑舍老板之间有着深厚的情谊,未料医生突遭失忆,不再记得曾有这位好友的存在。汤远是老板的小师弟,他潜入医生身边,想要借此寻回失踪的师兄。没有想到的是,汤远陪同医生一起见证了由12件现世古董引发的12段围绕人情人性展开的精彩故事,且这些古董的现世和大师兄赵高之间有着莫大的关系。而赵高的所作所为是在逼老板现身,想要为当年的恩怨往事做一个了断。

作者简介

    玄色,青春小说畅销作家,AB血型的射手座,主业宅女,副业码字,擅长烹饪和幻想,爱好阅读和旅行,追求奔放自由的人生,所以游走于历史与幻想之间,写下一个又一个略带哀伤的美丽故事。代表作《哑舍》系列、《2013》、《昊天纪》系列等。

目录

第一章  银鱼符
第二章  影青俑
第三章  天光墟
第四章  子辰佩
第五章  唐三彩
第六章  苍玉藻
第七章  点翠簪
第八章  海蜃贝
第九章  青石碣
第十章  烛龙目
第十一章  走马灯
第十二章  博压镇
后记
附录

后记

    哑舍第五部的主题,是拥有邪恶之气的古董。
    这个世界有光就有影,有正就有邪,有好人就有坏人,有好的古董……自然就有坏的古董。
    这世界也不是非黑即白没有灰色地带的。
    在哑舍之前的故事当中,也有邪气的古董。例如会引起猜忌他人的天钺斧、可以挑起最大野心的玉带钩等等,但大部分还都是对主人有所帮助的好古董。
    其实正邪与否,主要还是取决于使用它们的主人。就如同利剑可杀人,也可守护,端看持剑之人,是何心思。
    人心是最难测的东西,所以这一部我打算挑战一下。
    诸多诱惑人心,让人难以保持本心的原罪,我挑了一些来写。
    当面对一步步逼近的死神,如果你可以用别人的阳寿换取自己活命的机会……
    当面临生死家国与君臣约定之间的抉择,你是会选择慷慨赴死还是颓然苟活……
    当身处一个时间停滞的废墟,你是贪恋此处无尽的生命,还是拼命想要逃脱这个囚笼……
    当面对国仇家恨与父亲期待有所冲突,究竟是忘记仇恨还是背负而活……
    当陪葬死者的陶俑模拟了生者的身体,究竟是所谋何事……
    当泼天的富贵迷了双眼,名和利都唾手可得,是否还能保持清醒的理智……
    当可怕的占有欲盈满心间,阻拦在面前的无论是谁都可以挥手摧毁……
    当心底的嫉妒如杂草般滋生,又拥有可令对方从这世间轻松消失的能力……
    当复仇之后,是立即收手,还是殃及池鱼……
    当可以看到既定的未来,那是向命运低头还是奋起抗争……
    当祸事之后就是福事,福祸相倚,究竟是人心不足还是天道轮回……
    当镇压之物被邪气沾染,棋盘已立,以天下为棋,究竟胜负如何……
    这回并不是像之前几部一样,着重于古代的故事,而更像是第一部那样古代与现代的故事交织,却已经没有了第一部那样童话梦幻般的爱情。也许是我现在的心境变成熟了的缘故吧……
    拥有邪恶之气的古董写得有些压抑,也许大家看完这部之后心情会有些憋闷,但这也是正常的。世界不止有正能量,希望大家在遇到负能量的事情时,可以及时排解心情,不要扩大负能量在心中的影响。我选择这一部的主题,也是希望挑战一下人性的黑暗面。
    不过有可能因为我本身性格就开朗乐观,并没有按照原计划每一章节都是黑暗的。好吧,就是不承认自己是后妈!事实上还是可以给大家发糖的亲妈! 当然,有些邪气古董的选择也是为了兼顾主线剧情,并不能成独立故事。还有一些关于邪气古董的设定因为篇幅关系没有来得及写,不过没关系,以后的剧情有机会就写出来给大家看! 这里照例和大家聊聊我在写这一部查史料时发现的有趣事情。 历史上的富豪很多,但最土豪最霸气的,当属石崇。 我很早就想写石崇这个人,但无论从哪个角度,这位爷怎么看都是反角的样子,所以我一直留到第五部才写他。翻阅了石崇的生平,我发现这位也是个厉害人物。 石崇的父亲是三国曹魏到西晋时期重要将领,西晋开国元勋石苞。 ‘《晋书·卷三十三·列传第三》中曰:石苞,字仲容,渤海南皮人也。雅旷有智局,容仪伟丽,不修小节。故时·人为之语日:‘石仲容,姣无双。”’ 父亲是个大帅哥,那么儿子肯定也是。咳,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石崇是石苞最小的儿子,但石苞临终的时候,却并没有把家产分给石崇,并且预测自己这个幼子虽小,后自能得,铁口直断了自家儿子以后的豪富。 石崇年纪轻轻便白手起家。嗯,史料上记载,这位是靠劫掠富商致富……做的居然是无本生意啊!当然那奢侈的斗富是真事还是后人添油加醋已不可考,但也足以说明石崇的奢靡。 我很早就看过石崇斩美人劝酒的记载,所以最开始构思出来的故事和定稿完全不一样,石崇帅气有钱又残酷无情,是个很有趣的角色。但随着我查找的史料越来越多,有关于这件事的疑点就越来越多。 那“斩美人劝酒”的轶事,在《世说新语》之中《汰侈》的第一篇就挂在了石崇的名下。可《晋书·王敦传》之中明明白白地写着是王恺曾经置酒宴,斩美人劝酒。 ‘《世说新语·汰侈》:石崇每要客燕集,常令美人行酒。客饮酒不尽者,使黄门交斩美人。王丞相与大将军尝共诣崇。丞相素不能饮,辄自勉强,至于沉醉。每至大将军,固不饮,以观其变。已斩三人,颜色如故,尚不肯饮。丞相让之,大将军日:‘自杀伊家人,何预卿事!”’ ‘《晋书·王敦传》:时王恺、石崇以豪侈相尚,恺尝置酒,敦与导俱在坐,有女伎吹笛小失声韵,恺便驱杀之,一坐改容,敦神色自若。他日,又造恺,恺使美人行酒,以客饮不尽,辄杀之。酒至敦、导所,敦故不肯持,美人悲惧失色,而敦傲然不视。导素不能饮,恐行酒者得罪,遂勉强尽觞。”   《晋书》和《世说新语》之中所讲述的事情差不多,但宴客的主人却完全不同。 《晋书》之中的前文中虽有石崇的名字在,但依据古代请客的惯例,一般一次宴会只会有一个主人,就是文中反复提到的王恺。  原文之中并没有准确的年代,我只好根据晋书前后所提到的王敦官职和王导的反应推算出大概的年代,再与石崇的人生际遇比对,猜测在王恺设宴之时,石崇尚未发迹。 为此,我纠结了许久。 是为了故事的精彩而忽略正史? 还是要尊重正史,把已经设定好的故事全部推翻重来?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后者。 因为若是我查资料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彻底疏忽过去也就算了。知道了并非如此,强写出来的故事估计也不会让我自己满意。 我之后几易其稿,才有了现在《苍玉藻》的故事。 《世说新语》离石崇所在的年代不过百余年,就已经出现了张冠李戴的现象。不过《世说新语》是一本记载奇闻异事的笔记小说,加以润色也是这本书的看点。 至于《苍玉藻》之中提到的曲水流觞,真正出名的是在二十多年后的一次聚会,在那次酒宴上出现了天下闻名的《兰亭集序》。 我相信曲水流觞这个习俗,断不会是这次聚会首创的,所以才想象了一个王恺豪奢至极的场景,也不知道当年真正的富豪是否如此,再加之后面写到的金谷园,反正这已是我所能想象的奢靡极限了,希望大家满意。 像这样构思好的故事在查阅资料的时候被反复推翻的情况,实在是太多啦!多到我都已经麻木了……所以《哑舍》废弃的大纲和文档特别多,多到我自己都不忍翻阅…… 不过第五部的故事,涉及史实的倒不是太多,能让我尽情发挥想象力写一些稀奇古怪的设定。 例如神奇的天光墟,各个时代的杰出人物可以忽略时光的界限,共聚一堂。不过碍于篇幅,没有继续展开,有机会后文应该还会出现这个副本地图。 《海蜃贝》源自于某一天晚上我做的梦,难得做得十分完整。也许是因为我的脑洞太大,每天晚上的梦境都如同美国大片一样,而且大部分精彩情节都会记忆深刻,即使醒过来都会记得。不过有许多梦境都没有逻辑,无法使用,《海蜃贝》这篇却比较例外。我记得梦中女主发现自己原以为死去多时的男主其实就在身边时,那种激动澎湃的心情,醒过来之后就立刻打开了文档。 而《青石碣》这个故事来源于我曾经看到过的一则新闻。一座几百年的桥头立碑,被醉驾的司机撞碎了。这条新闻已经很久远了,但我依旧记得当时看到这条新闻时的震撼。我并不记得那名司机是否受伤,新闻之中好像也没有那座碑被撞碎的画面。在岁月之中,被损坏的古董数不胜数,若是古董也有生命,它们是否也会甘心呢? 至于老板和医生的初遇,是我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想好的,只是一直想要放到这里来写。失去记忆的医生,回想起当年两人初遇时的情景,会是什么反应?这一部最后两个故事我一气呵成,写得十分畅快!希望大家看得也开心。 虽然预定要在这一部结局的,还是没有收尾成功,只能下一部继续努力了…… 医生恢复记忆、老板与之相认、赵高所设的棋局……这些都要在第六部中去写了。 至于第五部结尾的时候所提到的守藏库,就是《哑舍》第四部之中提到的“库”的概念延伸。 ‘《周礼·夏官·司弓矢》:‘司弓矢掌六弓、四弩、八矢之法,辨其名物,而掌其守藏与其出入。”’ ‘《左传·僖公二十四年》:‘初,晋侯之竖头须,守藏者也。其出也,窃藏以逃,尽用以求纳之。”’ 古时的博物馆和藏书室,被称之为守藏室。而负责守藏室的官吏,被称之为守藏吏。身负看守宝藏守护宝藏之责。相传,老子便是诸多守藏吏之一。准确说来,哑舍算是其中一处守藏宝,而老板和师父也算是守藏吏。 每一部《哑舍》都有新的挑战,第六部我便打算换成探险模式,挑战一下我的想象力,希望能给大家展开一个不一样的哑舍世界。 去各地的守藏库寻宝什么的,说不定写到的地点就是大家去过的地方哦! 敬请期待! 必须郑重感谢一下各位勤劳辛苦的编辑们,《哑舍·伍》的出版离不开你们的努力。 当然,还要特别感谢晓泊,现在哑舍开业已经六年啦,从插图到画集,再到漫画,和他的合作也越来越好,我们一起继续努力^_^ 最后还要多谢读者朋友们的支持,哑舍的成长也离不开你们的关注。如果喜欢这个故事,喜欢这家店,喜欢老板,那么就请继续期待吧! 至于《哑舍》的第六部什么时候出版…… 这个我真没法保证,因为最近的脑洞真是一个接一个……坑越挖越多……第六部什么时候与大家见面……争取明年吧……泣…… 玄色于2016年2月13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刺耳的闹铃声在屋中响起,汤远过了好一阵才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睡眼惺忪地打着哈欠往厕所走。他动作麻利地踩着小板凳放了水、冲了手、刷了牙、洗了脸后,又拿着梳子对着镜子扒拉了两下头发,这才满意地对着镜子里那个可爱的小正太露齿一笑。
    “臭美什么呢?快让地方。”一只大手亳不客气地拍上他的头,破坏了他刚弄好的发型。
    “啊!叔你好坏!”汤远炸毛,捂着自己的小脑袋从小板凳上跳了下来,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子。
    “乖,小汤圆,我早餐都买回来了,在餐厅的桌子上,有豆浆、油条、葱油饼还有两碗小馄饨。”医生完全不把小朋友的小脾气放在眼里,悠然地拿起了香皂。
    果然他的话音刚落,汤远小正太就如他所想的那样,一声欢呼便冲向了餐厅,随后就传来了叮叮哐哐的碗筷声。
    医生有着些许职业洁癖,导致他在家洗手的时候都喜欢多花费一些时间。当然不至于像进手术室那样需要八步洗手法,也用不到医用洗手刷就是了。他低头仔仔细细地把双手洗干净,洗完再修剪了一下稍微长出来一点点的指甲,这才满意地用毛巾擦干。所以等他走进餐厅的时候,发现桌上的早餐已经下去了一小半,汤远正左手馅饼右手油条吃得狼吞虎咽。
    “慢点吃,细嚼慢咽对身体好。”医生暗叹了一声,心想这孩子被他从大街上捡到、送到医院救回来后,也说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只知道自己叫汤远,有记忆以来就是跟师父一起生活,而他的那个师父也不知去向了。
    想到这里,医生也不由得暗骂那个不靠谱的师父,这孩子肯定是从小被拐卖的,他甚至偷偷拍了汤远的照片发到微博上,请网友帮忙扩散下,期望能找到他的父母。可是若是据这孩子的说法,他很小就跟着那个师父了,两三岁的小孩儿和十岁的小孩儿差距是很大的,所以找到这孩子父母的可能性很小。
    汤远当时只是被冻得厉害,救醒了之后压根也没什么医药费,在医院也没办法安排住院。一般来说按照这种情况,就应该去上报地区片警,开了证明之后联系孤儿福利院收留汤远,然后警方会在庞大的数据库之中寻找有可能是汤远父母的人选。
    而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
    医生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看着神情怏怏的汤远,就心一软,跟前来登记资料的片警沟通了一下情况了一下情况,就让汤远先在他家住着了。
    好在汤远特别乖巧,也很懂事,一点儿会给医生添麻烦,甚至还有种在家里养了宠物等他回家的感觉,让医生特别有成就感。当然,说到宠物,医生至今依旧不习惯那条在他家里神出鬼没的小白蛇。
    吃油条吃到一半,医生脸色难看地从裤筒里拎起擅自爬上他小腿的小白蛇。
    “哈哈……小露露本来是在冬眠,可能屋里暖和,就醒过来了。”汤远一边干笑着,一边从医生手里接过那条通体白色的小蛇。
    看着汤远怀里那条正懒洋洋吐着红色信子的小白蛇,医生心里不受控制地升起了惊惧之感。他下意识地皱起了眉。
    他小时候在乡下长大,早就见惯了田间流窜的草蛇,已经可以做到熟视无睹了。他从不知道怎么现在的自己居然还会怕蛇?
    可是就算他怕蛇吧,就这样手指头粗细的蛇,他一手就能捏死,怎么还会害怕?太荒谬了吧!
    对,蛇是冷血动物,一定是刚刚冷不丁地爬上他小腿,那股寒气激得他吓一跳而已。
    那边医生正在给自己找借口,汤远就连忙跳下餐桌,抱着小白蛇跑到客厅的角落里,那里放着那个古朴的藤编药篓。汤远一边把小白蛇放回去,一边低声告饶道:“我的小祖宗唉,求你不要再搞状况了,万一这小叔发脾气,把我们扫地出门了怎么办?外面冰天雪地的!你可以冬眠,我没那能力啊!”
    小白蛇优雅地在药篓里盘了几个圈,但并未睡觉,而是略带高傲地微抬头,吐出鲜红色的信子,发出咝咝的声音。
    “啊?你说什么?我可不像哈利·波特那样会蛇佬腔。”汤远为难地用手指刮了刮脸颊。
    小白蛇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难道是饿了?我看师父平时也不喂你吃东西啊……”说到这里,汤远忽然打了个冷战,因为他想起这白蛇确实是不吃普通东西的,而是偶尔会咬上师父的脖颈,并不是吸血,而是吸食灵气。现在师父不在,他要找谁给这美女蛇当储备粮?汤远讪笑了两声,决定当什么都不知道,同手同脚地走回餐厅,继续解决他那碗还没喝完的豆浆。
    见汤远回来,医生正从厕所重新洗了手出来,顺便监督着汤远也再洗了遍手,一大一小再次坐回餐桌的时候,都闷头继续解决剩余的早餐。
    风卷残云之后,医生收拾了一下餐桌,见离他上班还有点时间,便推了推眼镜,对汤远认真严肃地说道:“小汤圆,你这样下去不行啊,我昨天联系了那个片警,他说你这种情况是可以去学校插班上学的。我这几天帮你去附属小学问问,就离我们家一条街的距离。”
    汤远被医生口中的“我们家”感动了一下,但随后小脑袋便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上学?我不需要上学。”
    医生愣了一下,因为汤远并没有说他不想上学,而是说他不需要上学:“胡闹,哪有小孩子不去上学的?”
    汤远指着书架上的那摞书,理直气壮地说道:“这些书是我用你的图书证去市图书馆借的,你觉得普通小学能教得了我什么吗?”
    医生顺着汤远指的方向看去,瞬间就被那一摞看起来高深莫测的书震得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小学生都已经可以研究什么星占学、震荡学说、阴阳五行风水学……医生的嘴角抽动了两下,拿他没办法,笑道:“挑这些看不懂的书回来,怪沉的,你能拿得动吗?”
    关注的重点完全不对啊!汤远忍着掀桌的欲望,鼓着腮帮子跳下桌子,噔噔噔地跑到书架前把那摞书放到医生面前,扬起下巴骄傲地宣布:“随便考!”P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