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蹲在洋车上/经典悦读

  • 定价: ¥19.8
  • ISBN:978753405095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人美
  • 页数:166页
  • 作者:萧红
  • 立即节省:
  • 2016-08-01 第1版
  • 2016-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萧红是我国著名的现代女作家。她的小说名篇如《生死场》,《马伯乐》、《呼兰河传》、《牛车上》、《小城三月》等等都闻名于世;同样,她的散文创作也具有很高的成就。她的散文凄切忧婉,在情感浓度和抒写张力上都较深刻强烈,刻画人物注重心理深层的挖掘,文字优美。
    《蹲在洋车上/经典悦读》收录了萧红的经典作品,是一本不可或缺的阅读精品。

内容提要

    本书从萧红作品中精选了适合青少年读者阅读的篇目,题材上偏向于作者年少的成长故事,对亲人、朋友的回忆、对生活经历的记录等,主要包括《蹲在洋车上》《镀金的学说》《家族以外的人》《祖父死了的时候》《威尼斯》《回忆鲁迅先生》等。

作者简介

    萧红(1911年—1942年),黑龙江人。原名张乃莹,笔名萧红,悄吟。1930年,结识萧军,两人相爱,两人一同完成散文集《商市街》。1933年与萧军自赞出版第一本作品合集《跋涉》。1934年到上海,同年完成长篇《生死场》,次年在鲁迅帮助下作为“奴隶丛书”之一出版。萧红由此取得了在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1936年,为摆脱精神上的苦恼东渡日本,在东京写下了散文《孤独的生活》、长篇组诗《砂粒》等。抗日战争爆发后。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后在民族革命大学任教。1940年去香港。萧红主要作品有长篇《马伯乐》,回忆性长篇小说《呼兰河传》,以及一系列回忆故乡的中短篇如《牛车上》、《小城三月》等。  

目录

永久的瞳憬和追求
蹲在洋车上
镀金的学说
我的祖父
家族以外的人
祖父死了的时候
感情的碎片
回忆鲁迅先生

前言

    萧红(1911—1942),原名张迪莹,黑龙江呼兰(今哈尔滨市呼兰区)人,中国现代著名女作家,“民国四大才女”之一,被誉为“20世纪30年代的文学洛神”。
    萧红出生于黑龙江省呼兰河畔的一个地主家庭,幼年丧母,与父亲也始终疏远,唯与祖父亲近,在祖父以古诗为主的启蒙教育下,她从小打下较好的文学基础。读中学时,祖父去世,萧红十分悲痛,对家庭也没有了感情和留恋。中学毕业后,她逃离了父亲和家庭的牢笼,也从此开始了辗转各地的颠沛流离与坎坷苦难。
    流落哈尔滨时,萧红认识了青年作家萧军,互相爱慕,在萧军的影响下,萧红开始了文学创作,1933年以悄吟为笔名发表了第一篇小说《弃儿》。1934年,萧红先后辗转到上海,见到了她最为敬仰的鲁迅,在鲁迅的指导和帮助下,她创作和发表了许多小说、诗歌和散文。“七七事变”爆发后,萧红从上海辗转到武汉,次年1月,她应李公朴之邀,到山西临汾民族革命大学任教,2月下旬又随丁玲的西北战地服务团去了西安。1940年春,萧红来到香港,把更多的时间用于创作,写出了她一生最重要的作品《呼兰河传》。1942年1月,萧红病逝于香港,年仅31岁。
    萧红一生孤独漂泊、遭遇坎坷,却始终憧憬追求着心中的爱和温暖,孜孜不倦、一笔一画地书写着她挚爱的人与土地。她的小说语言直率而自然,抒情色彩浓烈,形成了一种萧红式的独特的小说文体。鲁迅在为《生死场》所作的序言中称赞她所描写的“北方人民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却往往已经力透纸背;女性作品的细致的观察和越轨的笔致,又增加了不少明丽和新鲜”;茅盾在为《呼兰河传》所作的序言中评价“不像是一部严格意义的小说,而在于它这不像之外,还有别的东西,一写小说更为诱人的东西,它是一篇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文学评论家夏志清称萧红为“二十世纪中国最优秀的作家之一”。
    本书从萧红作品中精选了适合青少年学生阅读的篇目,尽量保留作品原貌,但因这些文章的写作时间大都为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部分词语、标点的用法已发生变化,为避免引起读者误解,对少量文字和标点按照现代汉语规范略作修改。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看到了乡巴佬坐洋车,忽然想起一个童年的故事。
    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祖母常常进街。我们并不住在城外,只是离市镇较偏的地方罢了!有一天,祖母她又要进街,她命令我:
    “叫你妈妈把斗风给我拿来!”
    那时因为我过于娇惯,把舌头故意缩短一些,叫斗篷作斗风,所以祖母学着我,把风字拖得很长。
    她知道我最爱惜皮球,每次进街的时候,她问我:
    “你要些什么呢?”
    “我要皮球。”
    “你要多大的呢?”
    “我要这样大的。”
    我赶快把手臂拱向两面,好像张着的,鹰的翅膀。大家都笑了!祖父轻动着嘴唇好像要骂我一些什么话,因我的小小的姿势感动了他。
    祖母的斗风消失在高烟囱的背后。
    等她回来的时候,什么皮球也没带给我,可是我也不追问一声:
    “我的皮球呢?”
    因为每次她也不带给我;下次祖母再上街的时候,我仍说是要皮球,我是说惯了!我是熟练而惯于做那种姿势。
    祖母上街尽是坐马车回来。今天却不是,她睡在仿佛是小槽子里,大概是槽子装置了两个大车轮。非常轻快,雁似的从大门口飞来,一直到房门。在前面挽着的那个人,把祖母停下。我站在玻璃窗里,小小的心灵上,有无限的奇秘冲击着。我以为祖母不会从那里头走出来,我想祖母为什么要被装进槽子里呢?我渐渐惊怕起来,我完全成个呆气的孩子,把头盖顶住玻璃,想尽方法理解我所不能理解的那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槽子。
    很快我领会了!看见祖母从口袋里拿钱给那个人,并且祖母非常兴奋,她说叫着,斗风几乎从她的肩上脱溜下去!
    “呵!今天我坐的是东洋驴子回来的,那是过于安稳呀!还是头一次呢,我坐过安稳的车子!”
    祖父在街上也看见过人们所呼叫的东洋驴子,妈妈也没有奇怪。只是我,仍旧头皮顶撞在玻璃窗那儿。我眼看那个驴子从大门口飘飘地不见了!我的心魂被引了去。
    等我离开窗子,祖母的斗风已是脱在炕的中央,她嘴里叨,叨地讲着她街上所见的新闻,可是我没有留心听,就是给我吃什么糖果之类,我也不会留心吃,只是那样的车子太吸引我了!太捉住我小小的心灵了!
    夜晚在灯光里,我们的邻居,刘三奶奶摇闪着走来,我知道又是找祖母来谈天的,所以我稳当当地占了一个位置在桌边。于是我咬起嘴唇来,仿佛大人样能了解一切话语。祖母又讲关于街上所见的新闻,我用心听,我十分费力!
    “……那是可笑,真好笑呢!一切人站下瞧,可是那个乡下佬还不知道笑自己。拉车的回头才知道乡巴佬是蹲在车子的前面,放脚的地方,拉车的问:
    “‘你为什么蹲在这地方?’
    “他说怕拉车的过于吃力,蹲着不是比坐着强吗?比坐在那里不是轻吗?所以没敢坐下。……”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