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圣殿的预言

  • 定价: ¥39
  • ISBN:978756217895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西南师大
  • 页数:319页
  • 作者:(英)麦利欧·瑞汀...
  • 立即节省:
  • 2016-10-01 第1版
  • 2016-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麦利欧·瑞汀著的《圣殿的预言》讲述了几个世纪以来,历史上有许多伟人都曾拥有过朗基努斯之枪(圣矛)。据传说,持有圣矛者便可主宰世界的命运。君士坦丁大帝、东罗马帝国皇帝、马特、查理曼大帝、拿破仑……时光流转到现在,英国摄影记者哈特发现自己的父亲被杀害,身边还留下了一个长矛的记号。随着哈特调查的深入,他发现了一个来自德国的神秘组织——圣矛兄弟会。为了调查父亲的死亡谜团,哈特渗入这个组织,展开了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内容提要

  

    传说,圣矛即朗基努斯之枪,因刺入耶稣胸口而被认为拥有神秘的力量,持有它便可主宰世界。几个世纪以来,历史上许多伟人如君士坦丁大帝、查理·马特、拿破仑等都曾拥有过它。麦利欧·瑞汀著的《圣殿的预言》以该神秘传说为设定,构思了一部引人入胜的惊悚悬疑穿越小说。
    1190年,圣殿骑士约翰尼斯·冯·哈特柳斯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中,目睹了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巴巴罗萨的溺亡,他带着皇帝的圣矛死里逃生,成为圣矛的守护者。
    1945年4月29日,希特勒自杀前一天,他将一份神秘文件与圣矛一起装入皮箱,让约翰尼斯·冯·哈特柳斯夫妇驾乘战斗机穿越封锁,把皮箱交给海因里希·雷切尔中尉,而约翰尼斯·冯·哈特柳斯夫妇驾乘的飞机却在中途坠毁……
    时光流转到现在,英国新闻摄影记者约翰•哈特发现自己的父亲全身赤裸着,呈十字架状被钉在了危地马拉住所的墙上,右胸有被刺的痕迹。为弄清父亲死亡的真相,伤心困惑的他逐步深入德国神秘右翼组织——圣矛兄弟会,却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是圣矛的世袭守护者;而圣矛兄弟会的领导人、美丽迷人的艾尔菲里德·雷切尔则是海因里希·雷切尔中尉的孙女……

媒体推荐

    让人毛骨悚然、欲罢不能的惊悚小说。
    ——《出版人周刊》

作者简介

    麦利欧·瑞汀(Mario Reading),才华横溢的作家,《星期日泰晤士报》撰稿人,研究诺查丹玛斯预言的著名专家,同时也是世界顶级高智商俱乐部门萨会(Mensa)的会员,藏书家,马术教练,种植园主。
    瑞汀出生在多塞特郡(Dorset),年轻时曾生活在英格兰、德国和法国南部。他曾在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学习法德比较文学。
    截至目前,瑞汀总共创作了6本小说和8本非小说作品,包括《诺查丹玛斯预言》(The Nostradamus Proph.ecies)、《玛雅抄本》(The Mayan Codex)等,全球畅销数百万册。2004年,瑞汀荣获艺术委员会写作奖(Arts Council Writinq Awara)。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哈特之前曾遇到过这种情况。这是一个糟糕的信号,它预示着人们不再关注自身的诉求,而是企图依赖人多势众来保全自己。
    此时此刻,哈特被挤在大道旁,他闻到了催泪瓦斯的味道。他快速拐进一条和主干道平行的小路,随即便发觉自己正和一帮30岁左右的年轻人一起奔跑。这群人个个都蒙着脸,其中一些人还拿着手机在讲电话。哈特确定这个地方必定有什么组织,是的,他非常确定。他决定跟踪他们,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哈特和他的“同行者们”来到一座半废弃的广场。这里应该刚刚遭到过轰炸或坦克袭击,一片片碎玻璃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金属片和破裂的混凝土使这里看起来越发像月球表面。
    哈特侧身避开了这些年轻人,一直在拍摄照片。
    这时,一辆黄色标致205以极快的速度驶向广场远处的角落,但很不幸撞上了一块混凝土,翻了车。
    这帮年轻人像动物嗅到了猎物一样,改变了关注的方向。驾车男子从被撞坏的标致前车门爬出来,身上全是血。他看到周围人越来越多,做出了他人生中最危险的一个决定一他掏出了他的手枪。
    人群立马喧闹起来。这帮人完全变成了一群暴民,他们原本是很随意地关注这名男子,现在却变得十分目的明确。
    那名司机向空中开了三枪。暴民们沉寂了一会儿又重新聚在一起,一边跑一边向这名男子扔砖头、石头和混凝土块。哈特意识到,此时此刻不会有人注意到标致车顶上用英文和阿拉伯语印刷的“新闻”字样。
    他站在碎混凝土块堆成的金字塔上,开始拍照。身为一名老兵,他曾参与围困萨拉热窝的行动、塞拉利昂和车臣战争以及阿富汗战争,他才不至于蠢到让自己置身危险之中。他知道,摄影师并不会创造历史,他们只能记录历史。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所以万万不能多管闲事。
    就在那时,一个女人闯入了他的视线,接下来发生的事改变了所有他确信的东西。这位女士一直坐在标致车的后座上,在她的iPad上输入文字,iPad就像护身符一样被她紧紧地抱在胸前。尽管她穿着防弹背心,头部也包在软垫头盔里一头盔前用耐高温白墨水标注了她的血型章——尽管如此,哈特还是认出了她,她就是记者阿米拉·艾森伯格。
    哈特认识阿米拉已经十年了。他们曾在阿比让、开罗、巴格达一起睡过,甚至在肯尼亚的拉姆岛共度了两周假期,之后阿米拉还曾怀孕流产过。这种开始和结束灵活转换的关系很适合他们这种职业。两人并没有确定过什么关系,也没什么承诺。在战争时期坠入爱河没什么大不了的,当和平再次降临,艰难时刻必将过去。
    那个司机已经死了,暴民开始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这个女人身上。哈特将相机背在后背上,全速向暴民奔去并高声呼喊。
    一个年轻人试图抓住阿米拉的iPad,她设法紧紧握住它,但那个年轻人用手背扇了她一下后拿着战利品飞快地跑了,跑开时还在那具伤痕累累的尸体上踢了一脚。
    另一个人,比其他人年龄要大一些,他捡起了司机的手枪,逼迫阿米拉跪下,脱下了她的头盔,把手枪指向她的太阳穴。
    “不!”哈特喊道,“她是一名记者。她是站在你们这边的。”
    暴民们纷纷将视线转向哈特。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