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红帆船

  • 定价: ¥42
  • ISBN:978702012179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页数:368页
  • 作者:赵利平
  • 立即节省:
  • 2017-02-01 第1版
  • 2017-0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赵利平,1962年生于浙江定海,研究生学历。从小在舟山渔场长大,一直从事与海洋有关的工作:十九岁开始创作,1983年起先后发表过中短篇小说、散文等若干。《红帆船》是一部反映中国当代海岛渔民和海洋生活的长篇小说。以普通渔民于阿良为主线,讲述了主人公为实现世代梦想所产生的一系列悲欢离合的故事。

内容提要

  

    赵利平著的《红帆船》这是一部反映中国当代海岛渔民和海洋生活的长篇小说。作品以普通渔民于阿良为主线,讲述了主人公为实现世代梦想所产生的一系列悲欢离合的故事,描写了海洋与人的关系.呈现了与海打交道的人的精神特质,引出了对生命的哲学思考,全景式地展现了当代渔区的真实生活,有情、有爱、有孤岛求生、有异国风情,故事错综复杂,语言铿锵有力,具有很强的吸引力,是我国少见的当代海洋文学佳作。

作者简介

    赵利平,1962年生于浙江定海,研究生学历。从小在舟山渔场长大,一直从事与海洋有关的工作:十九岁开始创作,1983年起先后发表过中短篇小说、散文等若干,1987年加入浙江省作家协会:小说《摇橹歌》曾获《小说林》短篇小说奖,《东极老大节》获《东海》散文奖,《千年普陀山》获普陀山杯散文奖。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
    大鱼肯定是有的,只是没有办法把它捕到。阿良把头埋进了酒杯里。
    晃动在阿良满脑子里的大鱼,东山县人也叫毛常鱼,鳞橙褐色,腹部银灰色,性凶猛,喜栖息岩礁流急海域,昼伏夜动,一般有六七十斤重。
    那天半夜,在黄大洋海面,阿良听到过大鱼的呜叫,声如擂鼓。现在这声音又由轻至重地在他的耳边嗡嗡作响,伴随而来的是海生和珊珊在古碉堡里的嬉笑声。
    那大鱼是阿良这辈子从没见过的大鱼,是名副其实的大鱼,半个鱼身已到了阿良的那条小船上,船身都要侧翻了。就在这一刹那,大鱼顺着海生和珊珊的身影黑沉沉地滑落在海里,阿良只看见大鱼白森森的牙齿淌出一股海水直通通地流进他的嘴里,就像现在喝进嘴里的黄酒那样。满口都是黄连般的苦味。
    阿良不由得把喝进嘴里的那口黄酒吐了出来。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大鱼没有了,海生没有了。珊珊没有了。海没有了。声音没有了。屋子里静悄悄的,酒杯斜横在桌上。
    阿良感到自己在喝酒的极短时问里做了一个梦,或是产生了一个幻觉,或是掉进了一个迷魂阵。这些年来,他经常会产生这样的幻境。他重新拾起酒杯,倒满酒,轻喝了一口,无意识地抬起头,飘忽、茫然的目光越过窗户看见了公司码头上的船队。
    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个秋汛的大忙季节。尽管柴油价格涨得惊人,但附近渔村能开出去的渔船都出海了。只有东山县渔都乡鱼盆岙渔业公司的渔船都泊在渔港里,密集的渔船挤在一起就像是在开会,却没人发言一样,寂静得有几分压抑和阴冷,唯有浑黄的海水在船与船之间的缝隙里不时蹿进蹿出,因为无法顺畅地流动,发出一些愠怒又无可奈何的声响。
    阿良家就在渔港旁边的小山坡上。这是一幢二层的小楼,依山而筑,外墙是用大块石头砌成的,平屋顶上罩着不少破渔网,上面压着一些石块,是防台风掀翻屋顶的。远远看过来,小楼就像是一个石楼;正面是两扇大木门,但没有上漆,嵌在左门里的玻璃已经碎了,糊着张挂历上撕下来的美人照。
    阿良的父亲福明正从楼上走下来,一边咳嗽着,一边说:“阿良啊,这船老这样抛着也不是办法。”
    阿良忙不迭地从桌边站起来,喝完一口酒后,把酒杯一搡,涨红着脸:“海生经理说,柴油价格高,船开出去就要亏损。"
    儿子的脸瘦而黑,眼里好像荡漾着笼罩在海面上的雾气,看上去茫然而又阴郁。福明按着胸口,努力不让自己咳嗽:“日子这样过,也不是办法。”
    阿良看见父亲很难受的样子,说:“你也别管了,还是上医院去查一下身体吧。”
    福明摇摇头:“家里钱也不多,能省就省吧。”
    阿良问:“翠珠呢?”
    翠珠是阿良的老婆。福明无精打采地说:“可能在打麻将吧。”
    阿良说:“明天你叫她陪你去,我今晚要管船去。”
    福明终于忍住了咳嗽,轻轻地叹息一声说:“你带好手电筒,早点去吧。要去我自己会去,不用她陪的。”
    阿良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什么,接过父亲递过来的手电简走出家门。
    翠珠是父亲叫人介绍给他的。一开始,他并不喜欢翠珠。他喜欢的是珊珊,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喜欢的是珊珊。阿爸不知道。鱼盆岙所有人不知道。当然珊珊也是不知道的。阿良明白没有必要让珊珊知道。因为大鱼跑了。事实上即便大鱼没有跑,珊珊也不可能知道他喜欢她。和翠珠结婚后,他们感情还好,但最近他感到不是他对她冷淡,而是翠珠对他冷淡了。她好像对他待在家里不去捕鱼,并不感到喜悦,白天不在家,夜里也很晚才回家。这完全不同于他同船的伙计老婆。他们老婆对老公不用出海都很开心,连麻将都不打了,整日整夜地陪着老公。而这些家伙当他说他晚上来管船时,都兴高采烈地连说谢谢,还分香烟给他。
    儿子晨晨也不在家。他在家也不会说什么,都五六岁了,只会含糊其薛重复教他的几个字。他总是指着各色各样的船机械地喃喃自语:“红帆船、红帆船、红帆船”,这也不知是谁教他的。现在的船,早就没有了帆,以前的船有帆,也是棕色的布做的。红帆船那是有关鱼盆岙村起源的一种特殊船只。现在上了年纪的人比如父亲和胡指挥都会唱《红帆船》歌谣:
    二十四海黑黝黝噢,
    日出东方一点红呢,
    顺风顺水踏潮去噢,
    上天入地忙拔蓬呢。
    阿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歌也可以教晨晨的,省得只会说红帆船、红帆船的,只是儿子在岳母家没有人会教他。岳父母他们不知道这歌谣。他得去看看儿子了。
    海风有点清冷,毕竟是深秋了。阿良感到头有点晕,这可能是喝了酒的关系吧。最近,他喝完酒,总是要上头,想喝点酒舒服一下,反而弄得不对劲。
    阿良踉踉跄跄来到渔港,跳上渔船。夜已经暗下来了,月光在海面晃动,在船上晃动,也在阿良的心上晃动。他想睡觉。他稀里糊涂地抓着船舷,来到船甲板。月亮晃动得更加厉害了,像要向他冲过来一样。他摸进船舱,找到自己的铺位,倒下身,很快就睡了过去。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