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骸骨迷宫

  • 定价: ¥38
  • ISBN:978755510714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广西科技
  • 页数:468页
  • 作者:(美)弗朗西斯卡·...
  • 立即节省:
  • 2016-12-01 第1版
  • 2016-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骸骨迷宫》作者弗朗西斯卡·海格——好莱坞五大经纪公司之一——联合人才经纪公司 (United Talent Agency)签约作家,知名诗人,曾获英国霍桑登文学奖奖学金。
    比《饥饿游戏》更沉痛,比《移动迷宫》更惊惶,奇幻与科幻二者完美结合的反乌托邦科幻佳作。
    自由岛沦陷后,阿尔法与欧米茄之间的生存矛盾持续升级,找到方外之地对欧米茄人来说已是刻不容缓。扎克企图彻底铲除欧米茄人的行为愈加疯狂,令阿尔法阵营的内部出现了分化。此时,有关大爆炸之前人类为避难而建的方舟的线索也逐渐浮出水面。在纷乱的情势下,卡丝一行人只有壮大队伍,才可能突出重围,抢占先机,并揭开史前之谜。但当希望的坐标才刚刚出现,她却不得不再一次与自己的哥哥针锋相对……

内容提要

  

    《骸骨迷宫》是弗朗西斯卡·海格的首部科幻系列小说《烈火的召唤》的第二本。全书以一对双胞胎兄妹为核心,讲述了他们分别所处的敌对阵营,试图重建末日后的世界以及为了破除同生共死的命运、重获自由而斗争的故事。作者以高度丰满的叙事架构和诗意的语言,构建了一个黑暗与希望交织的世界,引领读者跟随着勇敢的主人公一路冒险,破除桎梏,拯救他们所爱。作品充满了迷人的复杂性,隐秘而深刻的氛围贯穿始终,引人入胜。

媒体推荐

    海格的小说建筑了一个架构丰满的世界,其中的人物栩棚如生。隐藏在双生子不可打破的牵系下的那些恐惧和愤怒,驱使着一股紧张的力量贯穿情节始终。海格的写作清晰,有力,优美,世界观完整,角色鲜明,故事耐读。这本书又是一部必读三部曲。
    ——《科克斯评论》

作者简介

    弗朗西斯卡·海格(Francesca Haig),作家,诗人。墨尔本大学博士毕业,主要研究领域是灾难文学,现任英国切斯特大学高级讲师,好莱坞知名经纪公司UTA签约作家。她曾在澳大利亚与英国的文学刊物上发表多篇诗作,并于2006年出版首部个人诗集《生命之水》,2010年获英国霍桑登(Hawthornden)奖学金。

目录

第一篇 跋涉
  1. 阵痛
  2. 忍耐
  3.渗透者
  4.避难所
  5.僵持
  6. 练习
  7.吟游诗人
  8. 沉没滩
  9. 莎莉与赞德
  10. 新联合
  11. 方舟密卷
第二篇  重围
  12.采石场
  13. 盟军
  14. 开拔
  15. 格斗
  16. 南瓜田
  17. 卡丝的赌注
  18. 集结
  19. 霍巴特之殇
  20. 破局
  21. 缓冲
  22. 艾尔莎
  23. 乔的秘密
  24. 树洞
第三篇  方舟
  25. 骸骨迷宫
  26. 潘多拉计划
  27. 希顿教授
  28. 坐标
  29. 迈进
  30. 佐伊的往事
  31. 通风井
  32. 入口
  33. 搜索
  34. 真相
  35. 房间
  36. 死结
  37. 淹没
  38.无望角
  39. 罗萨林德号

前言

  

    每次他在我梦里出现,都一如我首次见到他时的情景:漂浮在玻璃缸中,透过厚厚的玻璃和周身的黏稠液体,所有细节都模糊了,只能显示出身体的轮廓。我只看到一些零碎的画面:歪靠在肩膀上的头部,脸颊的曲线。我无法看清他的脸,但我知道那就是吉普,就如同我无比清楚他的独臂拥抱我的力量,或是他在黑暗中缓缓的呼吸声。
    他的躯干向前蜷曲着,双腿悬空,身体像一个漂浮的问号,而我对此却没有答案。
    我宁愿梦到其他场景,哪怕是他从高台跳下的画面。白天时这些画面常常在我眼前出现:他耸耸肩,然后一跃而下,坠落的瞬间显得无比漫长,最后,核弹发射井的水泥地面像研钵一样,把他捣得粉身碎骨。
    当我梦到他在玻璃缸里时,那种恐怖的感觉并不一样,虽然没有鲜血在发射井地面上流淌,却更加令我难受,因为他正在一尘不染的导管和电线中间备受折磨。数月之前,是我把他从水缸中解放了出来。然而自从目睹他死在发射井后,我梦到他又重新被关进了玻璃缸之中。
    梦境随后转换,吉普不见了,熟睡的扎克出现在我面前。他的一只手伸向我,我能看到指甲周围被咬过的痕迹,他的下巴上满是胡楂。
    我们很小的时候,每晚都蜷缩在同一张床上睡觉。即便到了后来我们慢慢长大,他开始害怕我,鄙视我,我们的身体却一直那么亲密。当那张小床躺不下我们两个人时,我在自己的床上翻个身,会看到睡在房问另一头的他也会同时翻身。
    如今我正注视着扎克熟睡的脸庞,从那上面绝看不出他究竟做了什么坏事。我是被烙印标记的欧米茄没错,但他的脸才应该刻上某种记号。他一手建立了水缸密室,下令屠杀自由岛上的人,怎么还能睡得如此安详,嘴巴微微张开,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醒着的时候他从不会安静下来,我记起他的双手总是动来动去,在空气中打着看不见的结。现在他终于一动不动了。只有他的双眼,还在随着梦中的动作而悸动。在他的颈部,一条血管随着心跳在不断起伏抽动,我也一样,它们本是一体的,当他的心跳停止时,我也会同时死去。人生中的每一次转机,他都无情背叛了我,但我们共同的死亡却是他无法打破的魔咒。
    他睁开了眼睛。
    “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他问道。
    为了避开他,我一路逃到自由岛,然后又来到东方的死亡之地,但我的孪生兄弟仍旧在那里,在我沉静的梦中注视着我。似乎有一条绳索把我们两个绑在了一起,我们彼此跑得越远,越会感觉到绳索不断变紧。
    “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他又问了一遍。
    “我要阻止你。”我说。我曾经说过我想挽救他,可能这两者之间根本没什么区别。
    “你办不到。”他说,嗓音里没有丝毫胜利的意味,只是斩钉截铁,坚如磐石。
    “我都为你做了些什么?”我问他,“而你又对我们做了些什么?”
    扎克没有回答,只有烈焰默默回应。大爆炸再次出现,白色闪光占据了梦境,偷走整个世界,只留下无尽的烈火。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阵痛
    我从烈焰中惊醒,尖叫声划破黑暗的夜空。我伸出手去想找吉普,却只摸到身上的毯子,上面覆盖着一层苍白色的灰烬。每天我都要适应吉普已经不在这个事实,但每次醒来,我的身体都会忘记这一点,致意要去寻找他的温暖抚慰。
    我再次躺下,尖叫的回声远远传来。大爆炸在睡梦中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了,间或还在我清醒时闪现在眼前。我越来越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先知都变成了疯子。作为一名先知,就像在结冰的湖面行走,每个幻象都如同脚底浮冰的一道裂纹。在很多日子里,我都确信自己将要冲破脆裂的理智冰层,陷入精神失常的无底深渊中。
    “你在冒汗,”派珀看着我说。
    我的呼吸粗重急促,半天缓不下来。
    “天气并不热,你发烧了吗?”
    “她还没法说话,”佐伊在火堆另一边说道。“你还得等一会儿。”
    “她在发烧,”派珀边说边摸了摸我的额头。每次只要我看到幻象,他都是这种反应,迅速来到我身旁,在幻象还没来得及消失之前问一大堆问题。
    “我没病。”我坐起来把他的手拂到一旁,然后抹了一把脸。“又看到大爆炸了而已。”
    不管这幻象已折磨了我多少次,它仍是说来就来,而且威力丝毫不减,将我的神经根根挫断,痛彻入骨。它的声响如一片漆黑,在我的两耳旁轰鸣。迎面而来的灼热感已经了疼痛,它无所不在。火焰到处都是,烈火有多大根本无法形容。地平线已被吞没,整个世界在一瞬间消失无踪,只剩下永无止尽的烈焰。
    佐伊站起身来,踏过火堆的灰烬走到我面前,把水壶递给我。
    “它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是吧?”派珀问。
    我从佐伊手里接过水壶,回应派珀道:“难道你一直在数吗?”他什么都没说,只在我喝水时一直盯着我。
    我知道到那天晚上为止,我已经好几个礼拜没有尖叫了。为此我尝试了各种方法,备受煎熬:比如不睡觉,在幻象来临时紧紧屏住呼吸,以及咬紧牙关,感觉两排牙齿快要磨碎了。尽管如此,派珀还是注意到了。
    “你一直在观察我?”我问。
    “没错。”我紧盯着他,他却毫不畏缩。“为了抵抗组织,我必须尽我所能。你的职责是忍受这些幻象,而由我来决定如何利用它们。”
    我不敢再凝视他,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
    数周以来,我们见到的世界都是一片灰烬。即使在离开死亡之地以后,大风依旧从东方吹来厚厚的黑色尘埃,布满天际。我骑在派珀和佐伊后面时,能够清楚看到灰尘落在他们的耳廓。
    如果我忍不住哭泣,那眼泪一定会变成黑色。但我根本顾不上流泪。况且,我为谁而哭呢?吉普?自由岛上被杀死的人?被困在新霍巴特的居民?还是那些依旧悬浮在水缸密室中,不知人间岁月的实验品?实在太多太多了,而我的泪水对他们一丁点用处都没有。P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