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莽荒诡境(Ⅱ)

  • 定价: ¥35
  • ISBN:978756823628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理工大学
  • 页数:283页
  • 作者:无意归
  • 立即节省:
  • 2017-03-01 第1版
  • 2017-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无意归著的《莽荒诡境(Ⅱ)》描述一次诡秘离奇的探险之旅,一部揭示人类未知世界的旷世奇书!
    这是一支复杂的团队——特种战士、日本特工、草莽英雄、柔弱女子、市井草民……
    这是一次冒险的旅途——苍山荒莽、洞穴奇府……
    先秦隐秘、史前遗存、流传江湖的宝藏金殿、人类进化的密码……探险队伍将走向何方?发现什么惊天秘密?又是谁设下了这个千古迷局?
    比《鬼吹灯》《盗墓笔记》《藏地密码》更有内涵,比《三体》更接地气!听着莽荒秘境之中的阴森诡咒,一起慢慢揭开鬼魂、地狱、天堂、僵尸复活、百慕大等不可解灵异现象与外星文明之间的内在关联……

内容提要

  

    《莽荒诡境》系列为本土原创虚构科幻探险小说。很多地球上不可解的神秘、灵异现象,都与地外文明有关。在地球45亿年历史中,外星文明曾经多次光临地球,并留下许多他们到达地球的证据。外星文明甚至数次出手干涉过人类的进化过程,也因此,在世界各地,才有大同小异的关于鬼神的传说……1948年,一个神秘的特别小组进入了中国最神秘的地区之一——神农架。他们由特种兵、特异人员、大学教授、古董商、囚犯等组成。他们探寻的,不仅是一个传说之中的宝藏,还有北纬30度这个神奇地带中所隐藏的秘密,更有中华文明中的种种未解之谜。这个特别小组表面上是一个团队,实际上貌合心离,代表着不同的势力。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一开始只以为是去寻找一处宝藏,但随着故事的发展——特别是当他们发现前有野人阻路,后有暗敌追踪之后,才发现真相远比他们想象的更为神秘难测。进秘洞、游地府、探诡墓,九死一生,一部有关地球历史的恐怖真相逐渐被揭开……
    本书为第二部,由无意归著。

作者简介

    无意归,本名杨林清,80年生,毕业于南开大学社会学系,文字客一个。已出版心理惊悚小说《602噬人公寓》、《荒宅迷兆》系列。其中《602噬人公寓》一书在红袖、新浪文学点击率均过百万,2006年一度荣登全国畅销图书百强榜。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刘大当家你说,冷长官两个时辰能赶回来吗?”坐在一棵足有三人合围粗的大树底下,林从熙从森林里寻了些野果回来,分与王微奕、刘开山等人一起分享,边吃边问。
    刘开山似乎藏有沉沉的心事,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对林从熙的问题置若罔闻。
    林从熙讨了个没趣,转向王微奕“王教授,你知道冷长官的过去吗?”
    王微奕先前重新接收了一次水晶球的“催眠”,精神好了许多,答道:“略知一二。”
    卜开乔也来了兴趣:“他为什么老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呢,是他不会笑吗?”
    王微奕叹息了一声:“说起来,冷长官可是个受尽磨难的人……”
    没有人知道冷寒铁的确切身世,只知道他出现在世人的面前时尚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衣衫褴褛,神情冷漠,似乎经历过巨大的变故,使得他的心境过早地沧桑老化。他当时所踏临的是西北的某个小镇,镇上民风彪悍,极为好斗。有混混见到陌生人,前去挑衅,却被冷寒铁三两下打得抱头乱窜而去。混混不服,纠结了十余人持棍拿棒地前去报仇,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成为他们后半生中挥之不去的噩梦。冷寒铁赤手空拳应对十余名混混的棒棍交加,却依然毫无惧色。他全身上下浑如钢铁铸就,一双拳头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器,而他凌厉的杀机让每一个混混事后回想起来骨子深处都忍不住涌出一股战栗。
    “他就是个魔鬼,天生的杀人恶魔。”领头的混混不止一次在醉后如此哭泣道,全身颤抖不已。无人会去嘲笑他。因为能够活着从冷寒铁的拳头下走出来的,只有寥寥数人。那都是识时务且腿脚伶俐的人,其余的人全都折损在冷寒铁的铁拳之下,一个个不是头破血流,就是肋骨寸裂。他们所带去的棍棒则像火柴一般地被冷寒铁轻易折断,丢弃在地,或者捅入混混们的腹中。整个打斗只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冷寒铁毫发无损,混混们却死伤一地。那一幕打斗的场景震慑住了小镇上的所有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小镇上的居民无人敢再招惹陌生人,哪怕对方只是一个黄发稚童,镇上的武斗之风也渐渐消散。
    冷寒铁在小镇上大开杀戒,自然引起了当局震动。当地县长派了五十余名军警前去缉捕冷寒铁,然而冷寒铁却神出鬼没。军警们将小镇闹得鸡飞狗跳,却根本抓捕不到冷寒铁。无奈之下,县长接受了属下的一个建议,四处贴出告示,说是抓到杀人凶手(冷寒铁)的父母,如果凶手不主动投案的话,将拿他的父母来顶罪。
    这本是一个病急乱投医的计策,却成功地招引来了冷寒铁。当他走进县府大院时,整个大院都震动了。那些军警一个个如临大敌,握着枪,手却在打战,仿佛被包围的是他们。冷寒铁面无表情,眼睛里却闪烁着灼热的光芒。这光芒就像一把熊熊烈火,烧灼每一个人的心。随后他见到他的“父母”:披头散发被绑缚在柱子后,看不清表情。旁边则是两把枪顶着他们的头颅。
    冷寒铁就像一条受伤的狼一般,凄厉地叫唤了起来。声音里有悲,有愤,亦有喜。声音高亢,响遏行云,撕裂每个人的耳膜。紧接着,一道银光从他的袖中飞出,卷住抵在他“父母亲”头颅上的枪支。握枪的两名军警也算是百里挑一的人物,然而却被这一股大力所拖拽,手枪脱手飞出。冷寒铁随即长啸一声,扑身而上,准备救出自己的“父母亲”。
    “住手!”一声暴喝响起。
    冷寒铁定睛看去,却见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背着手走出。他正是县长陈道余。说起来,这陈道余也算个人物。他将手一挥,后面的军警抬出一挺机关枪,对准冷寒铁和他的“父母亲”。陈道余淡淡地说:“就算你能够救你的家人,也不可能带着他们一起逃出这座大院。投降吧!”
    冷寒铁怔怔地注视着身后黑洞洞的枪口,又看了下眼前的“父母亲”,有血自他的眼角渐渐渗出——只有无尽的悲伤才可能现此血泪。他“扑通”一声跪下,对着“父母亲”长拜了三下,随即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陈道余见状,连忙一挥手,顿时有军警拿了铁链上去,将冷寒铁五花大绑起来。陈道余再一挥手,有军警将冷寒铁“父母亲”身上的绳索解开,护送他们出了院子。自始至终,冷寒铁都没有半点挣扎和反抗,也没有抬头看一眼他的“父母”,仿佛已经伤心到绝望。
    陈道余抓住冷寒铁,并没有将他按律处决,而是悄悄地将他押送到“西北王”李宗南那里。从此这个孤僻凶狠的少年从世人的眼中消失。他经过特别的训练后,进入最隐秘的军队系统,执行最隐秘的任务。
    然而十年前,在奉命执行一项秘密任务之后,他再度消失。当局的最高领导人几乎发疯,调动一切人力来查找他的下落,然而大海捞针般地全国搜寻了半年却毫无音信,包括冷寒铁执行任务时所带去的四名部下也全都下落不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当局领导人在痛心之余,渐渐死心,将冷寒铁拉入死亡名单。
    在冷寒铁“消失”三个月后,中国西南的一个小县城来了一个流浪汉。说是流浪汉,是因为他须发乱成一团,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而且沾满了草汁果渍,眉目间没有半点生气,就像是跋涉了千万里的路前来投亲却发现亲人已经绝户一般。如果说他与其他流浪汉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从来不向人乞食,也不拾食垃圾。他只是行尸走肉般地在县城里四处游荡,渴了找井舀口水喝,饿了就找些野果,偶尔也会去别人田间采摘一些蔬菜或者是抓取人家的鸡,都是生吃。若刚好被主人撞见,免不了挨一顿臭骂乃至棍打。他也从不反抗,最多只是伸手遮挡一下。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