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少儿百科 > 少儿百科词典

昆虫记(青少年读本)

  • 定价: ¥20
  • ISBN:978720111712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津人民
  • 页数:219页
  • 作者:(法)让-亨利·法...
  • 立即节省:
  • 2017-05-01 第1版
  • 2019-06-12 第9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让-亨利·法布尔著戚译引译的《昆虫记(青少年读本)》是法国杰出昆虫学家让-亨利·法布尔的传世佳作,它不仅是一部文学巨著,也是一部科学百科。该作品是一部概括昆虫的种类、特征、习性和婚习的昆虫学巨著,同时也是一部富含知识、趣味美感和哲理的文学宝藏。作者将昆虫的多彩生活与自己的人生感悟融为一体,用人性去看待昆虫。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作者对生命尊敬与热爱。本书融作者毕生研究成果和人生感悟于一炉,以人性关照虫性,又用虫性反观社会人生,将昆虫世界化作供人类获得知识、趣味、美感和思想的美文,是兼具科学性和审美性的经典之作。

内容提要

  

    1879年,法国著名昆虫学家让-亨利·法布尔买下塞里尼昂镇附近乡村一块荒地,种上百里香和薰衣草,邀请心爱的虫子们到来。他向红牧蚁发问,为什么它们永远不会迷路?萤火虫这个提灯笼的家伙,到底靠什么来发光?在他眼中,圣甲虫的工具包就像一个神奇的科技博物馆,蜾蠃是技术高超的建筑师,而花金龟如同馋嘴的小孩,总会吃得瘫倒在又甜又黏的水果旁边酣睡。法布尔用了一生时间忠实记录着奇妙的昆虫世界,达尔文盛赞他是“无法效仿的观察家”。《昆虫记》原版共十卷,让-亨利·法布尔著戚译引译的《昆虫记(青少年读本)》精选了一百二十多种中国读者耳熟能详的昆虫,由“科学松鼠会·小红猪翻译组”科普作者戚译引精心翻译,并特约专业昆虫研究者严莹审读校订,六十一幅写实插画精准还原每个细节。愿这十六篇观察笔记为您开启另一个世界的神秘之门。

媒体推荐

    《昆虫记》的中译本多如牛毛,但堪称佳作的几乎没有。这个中译本首先做到了动植物的中文名正规科学,这才对得起法布尔昆虫学家的身份。其次,文字语句通顺优美,不辜负《昆虫记》文学巨著的地位。如果让我选一本好的中文版《昆虫记》,我就推荐这本。
    ——《博物杂志》张辰亮
    有许多人看过自然,有不少人看见过自然,但是几乎没有人像法布尔这样,亲身参与过自然。
    ——“果壳网”Ent

目录

荒石园
圣甲虫
多毛长足泥蜂
蜾赢
红牧蚁
法国狼蛛
天牛
蝉出地洞
蝉的羽化
负葬甲
蟋蟀的歌唱和交配
大蝼步甲
欧洲榛实象
孔雀天蚕蛾
花金龟
大萤火虫
学名翻译对照表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沙土还为另一些族群提供了庇护所。沙蜂正在打扫地穴的门槛,在身后抛下一把把尘土。掘土蜂咬住螽斯’的触角把它拖走,一只大唇泥蜂正在把捕到的叶蝉拖进地窖里。后来,泥瓦匠把这些捕猎者都赶走了,这让我深感遗憾。不过,如果我想把它们召回来,只要再砌起几个沙堆就好,它们很快会住进去的。
    也有一些捕猎者留下来,尽管它们的家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有沙泥蜂,我曾在春天或秋天看见它们在花园中的小径和草地上飞来飞去,寻找毛毛虫;有警觉的蛛蜂,它们拍着翅膀,四处搜寻蜘蛛的踪迹。个头最大的蛛蜂会捕食法国狼蛛,这种狼蛛的巢穴在荒石园里并不少见,那是一种垂直的深坑,洞口还有用稻草和蛛丝编成的围栏。如果你朝坑里望去,你会看到蜘蛛的眼睛像钻石一般闪闪发亮,但大多数人会对这样的景象感到恐惧。对蛛蜂来说,这样的猎物是多么危险!现在,在夏日午后的酷热中,红牧蚁从蚁窝出发,开始了一场艰苦的远征,它们要去俘获奴隶。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我们可以跟着它,看看这场狩猎。在一小片茂盛的牧草上,还能见到长达一法寸半。的土蜂,它们懒洋洋地飞着,然后钻进草丛中,拖出一条肥大的虫子,那是某种鳃角类金龟子的幼虫,比如犀金龟或花金龟。
    这里有多少昆虫等待我去研究啊,而且我还没说完!人们抛下了这块地,留下闲置的房子。人去楼空之后,动物们便前来占领这片清静之地。莺在丁香丛中筑巢;翠雀在茂盛的柏树中隐居;麻雀把破布和稻草搬到瓦片下;金丝雀从南方飞来,在梧桐树梢头歌唱,它那柔软的窝只有半个杏那么大;红角鹗每晚发出单调的鸣唱,如同笛子一般;还有象征雅典娜的纵纹腹小鹗’,每天都能听到它呜呜咽咽的叫声。房子前面有一个大水塘,里面的水来自向村里的喷泉供水的渡槽。到了繁殖的季节,方圆一公里内的两栖动物都会在这里聚集。黄条背蟾蜍就常在这里约会,它们有的能长到盘子大小,背上有一条窄窄的黄色条纹。当暮色降临的时候,产婆蟾’在池塘边沿跳来跳去,雄性的后腿上挂着一串串的卵,每个卵都像胡椒那么大。这些慈爱的父亲远道而来,只为了把珍贵的卵袋放到水里,然后它就藏到石板下,发出铃铛般清脆的呜叫声。还有雨蛙,它们不是躲在树叶间呱呱叫,就是忙着潜水,姿态优雅。五月的夜里,池塘变成了一个嘈杂的交响乐团,蛙声震耳欲聋,吵得人寝食难安。我们得采取严厉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能怎么办呢?一个被吵得睡不着的人可是很凶的。
    膜翅目的昆虫们更加大胆,它们甚至敢强占我的隐庐。白边切叶蜂在我门槛边的一小堆瓦砾里筑巢,我进门的时候得小心别踩坏了它的窝,别踩死了正在忙活的矿工。我已经有二十多年没见过这种专门捕捉蝗虫的切叶蜂了。我刚刚认识它时,曾顶着八月里火辣辣的太阳,走上几公里的路,才能见到它。现在,它就在我家门前,我们成了亲密的邻居。关着的窗户还为壁泥蜂提供了温度适宜的居所,它在石砖墙上用泥巴做了一个窝。这种泥蜂捕食蜘蛛,百叶窗上刚好有个小洞,它就从那里钻进它的巢穴。还有几只石蜂把巢搭在百叶窗的线脚上,一只蜾赢。在半开的屏风下部建起它的小圆顶。胡蜂和马蜂是我餐桌上的常客,它们常常飞过来,看看我们吃的葡萄是不是熟透了。
    这里的生物数量繁多,种类齐全,而且我还远远没有把它们一一列出来。如果我能让它们开口说话,它们的对话一定十分有趣,足以慰藉我的孤独。这些可爱的生灵有的是我的旧交,有的我才刚刚认识,它们都在这里捕猎、采蜜、筑巢。而且,如果要换一个地方进行观察,附近几百米处就是山坡,那里生长着一丛丛的野革莓、岩蔷薇和欧石楠,那里有沙蜂喜爱的沙地,那里的泥灰岩坡地住满了各种膜翅目的昆虫。正因为预见到这里丰富的物种,我才逃离城市来到乡村,给萝卜除草,给莴苣浇水。
    人们投入了巨额资金,在大西洋和地中海沿岸建起实验室,解剖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的海洋动物;人们大量使用功能强大的显微镜、精密的解剖仪器、捕捉动物的机关,出动大批的渔民和小船,建设许多水族馆,只是为了研究某种环节动物’的卵黄如何分裂,我真是想不通为什么要研究这个问题。我们瞧不起陆地上的昆虫,然而它们和我们息息相关。它们为普通生理学提供了无价的资料,有些昆虫还会毁坏庄稼,危及我们的公共利益。什么时候能有这样一个昆虫实验室,不研究泡在三六烧酒。里的昆虫尸体,而是研究活生生的昆虫,并观察昆虫的本能、习性、生活方式、劳动、抗争和繁衍,让农业和哲学从中获得启发?深入了解一种会毁坏葡萄的昆虫,也许要比知道某种蔓足亚纲’动物的一根神经末梢长什么样重要得多;用实验确定智能与本能之间的分界,通过比较动物界的现象来解释人的理性是否可以改变,这也比知道甲壳纲的生物有多少触须重要得多。为了弄清这些大问题,我们需要大量的研究人员,现在却一个人也没有。研究软体动物和植虫‘成为流行的风尚。人们用拖网探索海底,却对脚下的土地几乎一无所知。我等待着这种风气发生改变,与此同时,我开辟了荒石园这个实验室,用来观察鲜活的生命,并且没有花纳税人一分钱。
    P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