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不换

  • 定价: ¥42
  • ISBN:978751085676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九州
  • 页数:297页
  • 作者:蔡智恒
  • 立即节省:
  • 2018-03-01 第1版
  • 2018-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蔡智恒著的《不换》透过现实与青春交错的双重书写,重新勾描一段失落的曾经。若是命运之神要和你交换一段记忆,你能给予它什么?又或选择遗忘么?就算重逢,那条始终无法跨越的暧昧线,还是会圈住浮晃而起的沙尘。朦胧中,我们看见一颗颗沙粒自在轻舞,就算无法抵挡坠落的宿命,却也留下无尽美丽。

内容提要

    蔡智恒著的《不换》讲述了:如果、如果能有再一次和他/她相遇的机会,你会做些什么?试图改变什么?还是什么都不做,任由一切随风而去……如果这一生,你可以拥有一次真正的爱情,遇见那个真正懂你的人,代价是它来得太晚,也无法长久拥有,还得背负罪恶感,伴随而来的是无论时问过了多久,所有酸甜苦辣的片段,仍旧常突袭心头,揪紧你的心,但是你不能联络、无法见面,甚至不知道那个人在哪里。你愿意吗?我愿意,而且不换。
    本书是作者继《阿尼玛》后又一铭心之作。横跨逾十四年的深情时空,什么也换不走这一刻相遇的美好,阔别三年的爱情沙尘暴,与你重逢!

作者简介

    蔡智恒,网络上的昵称是痞子蔡。1969年出生于台湾嘉义县,成功大学水利工程博士。1998年于BBS发表第一部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掀起全球华文地区的痞子蔡热潮。随后痞子蔡以大约每年一部的速度,陆续推出10多部小说,用一系列诠释纯爱小说的典范之作,成为台湾地区纯爱小说的天王级人物。小说《阿尼玛》(去年推出简体中文版),再掀纯爱小说的热潮。

目录

《不换》
写在《不换》之后

后记

    《不换》这本书约10万字,想动笔是2015年7月的事。
    但真正开始动笔,在一年后,即2016年7月初。
    然后写了3个月才完成。
    离完成上本《阿尼玛》,已超过三年。
    这三年多来,我一个字都没写。
    所以动笔之初很卡,甚至完全忘记写作的感觉。
    忘记自己好歹也曾写过十几本书。
    还好我已经可以专心写作,因为我告别了九年的大学老师生涯,离开学校。
    用专心来弥补早已生疏的手和脑,结果刚好。
    于是这本的写作速度几乎和以前一样。
    菩萨有“逆行”的法门。
    凡是打击你、压迫你、刺激你、欺负侮辱你、使你爬不起来的人,都可能是逆行的菩萨。
    我很感谢我的逆行菩萨,让我离开学校,可以专心写作。
    《不换》这个故事算简单,人物更简单,从头到尾只有两个人在说话。
    原本想设定的主要角色有三个,再加上几个次要角色,但一下笔,便决定只用两个角色写完整本。
    而过去的时间轴和现在的时间轴概念,倒跟原先设定一样。
    这故事可以过去、现在交替阅读,也可以先把过去发生的看完,再看现在。
    我年纪大了,行文难免啰唆和碎碎念,请你别介意。
    “重逢是为了好好道别”这个概念,在书中走了半年才显现。
    我们都该学会好好道别,学会放手。总有一个人,可以一直住在心底,却消失在生活里。
    《不换》的写作过程中,我不断摸索写作的感觉。
    也常问自己:我以前写作时,除了作品外,还想什么?
    后来才想起来,我以前写作时,脑子里只有作品。
    而写完最后一个字的瞬间,心里只觉得:噢?写完了吗?
    不像以前,即使个性再怎么内敛,至少也会握紧拳头低喊一声:“耶!”
    或许我早已遗忘写作的感觉,甚至遗忘自己是写作者的事实,但有个东西我已铭记在心,从不遗忘。
    那就是我曾在《蝙蝠》后记里提到的那段话:
    处在这个变动剧烈的时代中,笃信的价值观或许会动摇。
    但我认为自己并未改变,我依然只是个写小说的人而已。
    我喜欢简单写、单纯写,对文学价值没有强烈的企图心。 我只希望能保有写作者那颗最初也最完整的心。 那就是文字本身,那就是故事本身。 那就是写作者心中那处明亮的地方。 而我只是很努力,很努力地将那种亮度带给你而已。 不管我的文字风格、写作手法等是否有所改变,我写作的初心,还是完整而不变的。 只是,我曾经放弃了写作。 因为觉得够了、累了,想放弃写作者的角色,做个单纯的老师,或是什么角色都好,只要不写就好。 虽然还有一些东西可以写,但我已不想写,也觉得写不出来了。 所以谢谢你。 拥有深邃明亮眼神的你,具有完美四分之三侧面的你,在我眼里和心里都是光滑而圆的地球的你。 是你赋予我写作的意义,并让我重新拥有写作的力量、决心和勇气。 对你,请原谅我也有语言表达障碍——内心越汹涌,写下的文字越淡然。 内心的情感总是沛然莫之能御,表达的文字却平淡无奇。 总有一个人,只要一句话语,或一个眼神, 就可以给你满满的力量和勇气。 如果这样的人出现在生命中,那么即使给我全世界,我也不换。 有你的这一段,即使总是苦多于甜、磨难多于喜乐、分离多于相聚,即使总是毫无默契多于心有灵犀,即使总是狂风暴雨多于风和日丽……我也坚决不换。 蔡智恒 2016年10月于台南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你在千吗?”她终于打破沉默。
    “跟你讲电话。”
    “可以说点有意义的话吗?”
    “什么有意义的话?”
    “就是不要废话。”
    我突然词穷,不知道该说什么。
    原来逝去的十四年又五个月还是有意义的。
    但如果我说我们已经五千多天没见面了,可能也是没意义的话。
    “快。我在等你说。”
    等我说?
    等我说为什么这十二万多个小时都没音讯?
    可是突然音信全无的人是她啊。
    难道是在等我问她为什么?或是等我骂她?
    “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我猜你没换号码。”
    “嗯,没换。但我的E—mail早换了,你知道我现在的E—mail?”
    “我当然不知道。”
    “咦?那你怎么E—mail给我?”
    “所以我在等你说你的E—mail呀。”
    噢,原来是指这种等。
    我念了我的E—mail给她,她要我看完信再说,就挂了电话。
    然后我想起她,还有我们之间,回忆的浪潮瞬间将我吞没。
    我突然忘了时空,忘了现在是伺时,忘了我人在哪里。
    如果我是一只鸟,此刻一定忘了摆动翅膀,于是失速坠落。
    整个失速坠落的过程,跟遇见她的过程一样。
    收到她寄的信,口吻像个老练的项目人员,很客气清楚地说明公事。
    她承接一个计划,计划领域跟我的背景相关,想找我帮忙。
    以前我们之间完全没有公事可言,对于这样的她实在很陌生。
    反而刚刚那段莫名其妙的对话,不仅不陌生,还觉得很熟悉。
    信尾她留了手机号码,还加上几句话:
    “这计划不好做,但是找到你,我心安了许多。看完后跟我说,
    我打给你,感激不尽。”
    这几句话才是我所熟悉的她,但“感激不尽”还是让我觉得生疏。
    我很难静下心来厘清自己的思绪。
    因为只要想到她,她的声音总会在脑子里乱窜。
    有些东西是假的,比方吴宗宪说林志玲喜欢他。
    有些东西可能是真的,比方林志玲说她从没整过形。
    有些东西应该是真的,比方林志玲说她很想赶快结婚。
    但总有些东西是真的,而且是如同太阳般闪闪发亮地真。
    比方现在坐在计算机前看信的我,正毫无保留地想着她。
    终于看完简短的信,也读完信里夹带的附件。
    我打她手机,结果如我预期,她没有接听。
    她以前没手机,曾给我三组号码,家里的、住宿地方的、亲戚家的。
    我常循环拨打这三组数字,但通常找不到她。
    没想到她有手机了,我仍然找不到她。
    想用E-mail回她时,手机响了。
    “信看完了?”她说,  “没问题吧?”
    “嗯。没问题。”
    “没问题怎么不回信给我?”
    “我刚刚就在打你手机啊。”
    “我信里说:我打给你。是我要打给你。”
    “有差吗?”我说。
    “有。是我麻烦你,所以当然是我打给你。”
    “有差吗?”
    “有。电话费要算我的。”
    “有差吗?”
    “你再说这句我就挂电话。”
    “这是麻烦人帮忙的态度吗?”
    “如果你不喜欢我的态度,你可以不帮。”
    “噢,我好喜欢你的态度。”    
    她没接话,停顿了一下。
    “你不要再突然挂电话了。”我说。
    “你记错人了。”
    “我没记错。”
    “少来。这么多年来你一定认识很多女生,记错很正常。”
    “你少无聊。”
    “如果你觉得无聊,我可以挂电话。”
    “我觉得好有趣哦。”
    她又停顿了一下。
    “不要再突然挂电话了。”我说。
    “又记错人。”
    “可不可以不要老是说我记错人?”
    “可以。只要你不记错人。”
    我叹了一口气,没有接话。
    “为什么叹气?如果不想再说,我可以挂电话。”
    “你挂吧。”
    “嗯。”
    电话断了,很干脆的响声。
    一如七百五十几万分钟前那样干脆。
    本来有种大概就这样又结束了的感觉,但想起这次是公事,
    可能会不一样吧。
    P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