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天龙策(典藏版上中下)

  • 定价: ¥126
  • ISBN:978755683239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二十一世纪
  • 页数:936页
  • 作者:王大为
  • 立即节省:
  • 2018-04-01 第1版
  • 2018-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论兴亡,失人才者失天下;说更替,得人才者得江山。
    他是明朝锦衣卫安插在后金的一把利剑;她是努尔哈赤精通汉文最富才情的孙女。
    他们双双坠入情网,却又以警惕的目光注视着对方。
    血雨腥风中,武长春虽然与赫梅蓝真心相爱,却各为其主继续着惊心动魄的情报生涯。孤身奋战的武长春能否挽回大明风雨飘摇的江山?他与赫蓝梅的感情又何去何从?
    一切精彩尽在王大为著的《天龙策(典藏版上中下)》!

内容提要

    王大为著的《天龙策(典藏版上中下)》讲述了公元1600年,努尔哈赤励精图治,欲问鼎中原,为了控制情报系统,命精通汉文的孙女赫梅蓝下嫁都护府总管大明叛将李永芳。孰料赫梅蓝嫁入李府后决死不圆房,却与武长春产生恋情。武长春是李永芳的女婿,明朝锦衣卫安插在后金的高级卧底间谍。李永芳觉察出两人的暧昧关系,想方设法离间二人灭掉武长春。
    大明国土辽阔人才济济,努尔哈赤和四贝勒皇太极精心制定“天龙策”,旨在离间大明君臣,绝杀大明高级将帅精英人才。武长春冒死盗取“天龙策”,送交大明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但大明高层忙于内斗一盘散沙,阉党魏忠贤与东林党的酸儒们竟然置国家安危于不顾,将极为重要的战略情报“天龙策”抛在一边。
    随着“天龙策”计划步步实施,明清两大政权短兵相接。崇祯帝刚愎自用,皇太极内争外斗,离间计反间计频频得手,孙承宗被迫辞职,袁崇焕惨遭凌迟,孙元化蒙冤而死,能臣武将风流云散,大明江山风雨飘摇……
    孤身奋战的武长春能否挽回败局?他与赫蓝梅的感情又何去何从?

作者简介

    王大为,著名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上海山庄》《天龙策》等;创作有电影《绑票》《雨雾魔影》《无使命行动》、动画片《宝莲灯》、长篇电视动画片《三毛流浪记》系列等。担任动画片“三国演义》总编剧、《秦汉英雄传》总编剧、“西游记”主创。曾获金鸡奖、金鹰奖、“五个一工程”奖、华表奖、童牛奖、骏马奖、最佳编剧奖等。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中册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下册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武长春立即伸手在窗台上一撑,轻巧地跃过窗台,走近鸽棚,一把抓住那只鸽子,看着它脚腕缠着的绸带,好笑地想,这鸽儿刚从北京飞来,飞得也够远了,还要吃醋,准备与占了窝的情敌打架,劲头也够大的。他揭下绸带,取出一张纸条,又打开那扇窝窗,把手中那鸽子塞了进去,笑道:“这儿只有一个窝,一只母鸽子,你们谁有能耐就是谁的,鄙人严持中立。”说完转过身来,又是一跃,回到屋内,关上窗户,从抽屉里取出一只从俄罗斯商人那儿用一两金子买来、产自泰西的放大镜。他借助灯光与放大镜,看完纸条上那些微雕似的小字,心想:看来,这老秃子取代舒哈达的机会来了……
    武长春是都护副将李永芳的书记官,李永芳是他的上司,也是丈人。李永芳原本为明朝驻守抚顺的游击,大前年后金大汗努尔哈赤在萨尔浒大胜明军后挥师南下,兵I临抚顺。抚顺虽然城高壕深,粮草充足,易守难攻,但他没有抵抗,而是开门迎降,武长春也随着丈人一起归顺。因为李永芳是努尔哈赤起兵叛明、自立为汗后首个向他投诚的高级将领,因此对他大加犒赏,任命他为专门负责情报工作的都护使舒哈达的副手——都护副将,官位三品。对此,李永芳感恩不尽,因为工作努力而出色,颇受努尔哈赤与主管情报的四贝勒皇太极的赏识。昨天,李永芳就预感到这两天会有重要情报到达,要武长春晚上在机密房里当值候守,接到情报后随时报告。
    于是,李长春便前往李永芳的卧室报告。然而,他还没走到门前,就听见卧室内传出女人兴奋的呻吟声。这种声音对他这样的年轻人尤其敏感,他马上明白,是那精力旺盛的老丈人正与那侍候他、刚过三十的老妈子激情交欢。李永芳是个鳏夫,其妻年初因病过世。武长春只能停在门口,耐心等到高潮过去,屋内变静,方才抬手敲了敲门:“阿爸……”
    “是长春吗?”卧室内,正要入睡的李永芳从床帐里钻出脑袋问。虽说他还不满五十,身板硬朗,但早已谢顶,垂着一根勉强扎成的细辫子。
    “正是。”
    光着脊梁的李永芳赶紧把衣服套上,此时那个老妈子也把脑袋伸了出来。李永芳一见,朝她瞪了一眼,她又缩回帐内。
    李永芳走到门口,把门打开,问着等在门口的武长春:“天亮的雨点儿回来了?”
    “回来了。”
    李永芳立即与武长春来到机密室,他推门走进后,没等坐下就问:“天亮怎么说的?”
    武长春道:“天亮说,有迹象表明,胖子被锦衣卫盯上了,他已经通过一条暗道提醒过胖子,可胖子听不进。”
    “这说明我们这儿很可能有内鬼!”
    “阿爸怀疑是我们这儿的内鬼,向锦衣卫通报了我们在关内的细作网?”
    “可能性很大,我早就提醒过舒哈达,但他听不进,还嚷着要把黄胖子派送北京。”
    “那天亮会有危险吗?”
    “不会,除了你,没人知道我把天亮派往北京,我连舒哈达也没说,你若不是我的女婿,我也不会告诉你,搞情报的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要是舒哈达知道,阿爸背着他重新埋下一条暗线,准会恼羞成怒,这小子从来就瞧不起咱们汉人。”
    “怕什么,我这样做是四贝勒批的。四贝勒清楚,舒哈达能力有限,对我又不满与猜忌,不肯放手让我行动。以前他不把舒哈达换掉,主要是他的家族都曾支持过四贝勒。如今,四贝勒接班早已铁板钉钉,只是碍着过去的情面才没把他换掉,有些事,他都是暗中与我商量,征求我的看法。”
    “真没想到,四贝勒这么信任阿爸。”武长春意外地感叹道。(P2-3)